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五十三章 尾声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3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五十二章

 

三天后,我们到达了加罗列岛,胖子一上岛就找上了卖船给我们的船老大,二话不说,将人按在沙滩上一顿海扁,那船老大手下有不少伙计,都冲上来帮忙,但我们人手也不差,狠狠干了一架。

胖子的郁闷之情我很能理解,花四十多万买一艘破船,这种要人命的事情,揍他一顿算轻的。

路人甲上岛后,几乎没做停留,但我们手头上没船,只能等商船,因此在岛上逗留了一天才启程。

夜间的时候,二叔问起关于老雷的事情,我将李招四的情况说明,道:“后来我在斗里确实看到过雷叔他们遗留的装备,我估计他们……”

二叔叹了口气,神情十分虚弱。

虽然我知道这是个复制品,但复制两个词得意义,是一模一样,哪怕外表不一样都没有关系,但他们不仅仅是外表相似,连思想都是一致的,对于这样一个复制品,我没办法狠心,只能安慰道:“那下面气孔纵横,他们也可能只是一时迷路,雷叔这个人办事一向很周全,咱们再等一段时间。”

二叔看了我一眼,只得点了点头。

三天后,我们回到了杭州,二叔被送往当地医院疗养,十天后出院回了长沙。

闷油瓶是在我们回到杭州的第二天就走的,他走的十分仓促,仅仅在我家里休息了一晚,第二天便背上了行囊,他找我要钱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闷油瓶是一个身价极高的穷光蛋,我曾听说过,哑巴张夹喇叭的价格惊人,周杰伦的出场费都没他高,更别说还有顺手倒出来的明器,但我不知道他的钱都花在什么地方去了,自从西王母国失忆后,他更是连身份证都没有了。

人在世间行走,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总会找一个落脚的地方,我怀疑闷油瓶在某个地方,肯定有一套宅子,只不过现在他自己也忘了。

胖子曾推测,闷油瓶的钱都拿去养小蜜了,我觉得不靠谱,我无法想象,闷油瓶这样一个清心寡欲的人,被一堆小蜜簇拥着,你亲一口,我摸一把,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。

他是个很没有欲望的人,以前住在我家的时候,他从来不要东西,也从来不买东西,不抽烟、不喝酒,根本就没有花钱的地方,我不愿意亏待兄弟,一般都会放一个钱夹子在他衣服里,里面给他装满钞票,但大多数情况下,我装进去有多厚,他临走时,依旧有多厚。

这次回来的急,人人都脱了一层皮,第一天,我们都是倒头就睡,根本没有心思去管这些,所以当第二天,我还浑身酸痛,闷油瓶却背了个包找我要钱时,我甚至有些迷迷糊糊,以为他是要吃早餐,于是道:“钱?哦,小哥,你是不是想吃包子,我让王盟去买……”

闷油瓶摇了摇头,指着自己的背包。

我一瞬间就清醒了,不知该说什么。

在那个无名海岛时,我问过闷油瓶,他的回答是不可能。很显然,即便交出了尼日婆显牌,闷油瓶也不可能让终极落在它手里,他肯定还会有下一步动作。

但我没想到闷油瓶会这么急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如果不是为了老九门,如果不是看着我的面子上,闷油瓶大可直接毁了尼日婆显牌。而路人甲不知是不是看中了这一点,十分高明的让闷油瓶在尼日婆显牌和老九门之间做选择。

我不知道闷油瓶究竟是不是为了我这个兄弟,但最终,他是将东西交出去了,所以,我们回到杭州后,日子过的很平静,甚至我一度有种错觉,自己似乎是回到了还没有和三叔下斗之前的日子。

东西是交出去了,但终极不能交出去。

这件事情,我有很大的责任,甚至,整个老九门,都欠了张起灵。

我清醒过来,立刻道:“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忙?小哥,你别嫌弃我,从现在开始,你们张家的事,就是我们吴家的事。”其余几家,要不要报闷油瓶的恩我没兴趣,但我不行,我很清楚,闷油瓶在交出尼日婆显牌的时候,为我们做了多大的牺牲,因此,如果真的要走到某一步,那么我是可以为了张家豁出性命的。

闷油瓶眉头一皱,道:“不用,你与这件事情,再也没有关系了。”

不错,不仅是我,它在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以后,整个老九门都从此解脱了。

我不参与进去,是最好的选择,因此我现在,不仅仅代表自己,还表明了老九门的立场。

我无法反驳闷油瓶的话,最好只能无力的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闷油瓶淡淡道:“他们解开密码需要一段时间,我要利用这一段时间找回所有的记忆,然后去那个地方。”我不禁沉默下来,不错,闷油瓶接下来所要做的事情,我已经完全无法参与了。

尼日婆显牌的密码里,隐藏了终极的所在地,如今东西落在它手里,只要等密码破译出来,它一定会去那个地方,而闷油瓶尴尬的立场却是,他要守护终极,却又不知道终极在哪里。

那么唯一的办法,只有在它没有破译出密码前,找回自己更久远的记忆,一旦记忆恢复,就可以赶在它之前去所谓的终极,或许在那里,还能做最后的补救。

闷油瓶用尼日婆显牌,让整个老九门都解脱出来,但他所面临的,却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人物。

恢复记忆,这何其容易,他该去哪里找?又像以前一样,一个一个的下斗?

我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点,不禁失声道:“小哥,难道你要回那块陨玉里?”这个想法,简直让我手脚冰凉,这太冒险了。

谁知,闷油瓶却缓缓摇头,道:“不,不是那里,还有一些地方,我需要去证明一些东西。”

“我真的不能帮忙吗?”最后,我还是不死心的问。

“不用。”闷油瓶淡淡的笑了一下,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道:“一切都结束了,剩下的,该由我来。”顿了顿,他又道:“我的东西先留着,两年之后,如果我没有回来,你就处理掉吧。”说完,闷油瓶背上了装备包,淡淡道:“钱。”

我眼眶都是热的,拿出了一张卡,将密码告诉他,又塞了一些现金,道:“小哥,密码记住,你可别再失忆了,这里面有千多万呢。”闷油瓶点了点头,收起卡走了。

我第三次送他,一路将他送到了汽车站,那辆车是直达黄山市的长途,我不知道闷油瓶为什么选择这个交通工具,毕竟我有给他弄过一张身份证,他即便坐飞机也没什么问题,潜意识里,我知道闷油瓶是想避开我们,他接下来真正要去的地方,不想让任何人知道。

一切事情都沉淀下来,二叔身体好起来之后,比之前还要年轻一些,周围的人都说他养生有方,越活越年轻,但我明白,当初二叔潜意识里,物质化的人是状态最佳的时期,现在的二叔,明里有五十岁,事实上,估计才三十多岁左右。

我一直不敢怎么见他,那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。

直到有一次中秋回家时,我看到二叔在给三叔上香,神情很是落寞,直到那时,我才从心理上接受了这个二叔。

他知道我对三叔的产业无意,便自己接手了,在半年内将产业全面漂白。

这么做的不止我们吴家,包括解家和霍家,都在积极洗盘,因此漂白那段时间,各家的日子十分难过,很多胃口大的盘口纷纷闹独立,二叔手段比我高了何止一点两点,有好几个比较凶悍都人,都莫名其妙消失了,剩下的中规中矩,扫清底盘后,不愿意留的,便自己滚出去。

那段时间,三叔留下的产业,几乎处于一种崩溃的局面。

但中国有句老话,叫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。在二叔的操持下,我们一边进行较为干净的古玩交易,一边开始做玉石一类的生意。乱世黄金,盛世古董,但同样,伴随着盛世火起来的,还有玉器。

我不是管家的料,便成了二把手,时常天南地北的跑货,期间,胖子将从海斗里带出来的明器销赃,着实卖了个大价钱,这钱一共分成四份,闷油瓶那一份,由我帮他存着,多出来那一份,我和胖子拿去慰问那些死去伙计的家人,当其中一笔钱送到大奎老家时我才知道,他父母,早在两年前,都已经去了。

走的时候,没有儿子送终。

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我眼眶有种刺痛的感觉,难受的要命。

一年到头时,胖子打电话,问兄弟要不要聚一聚,我说:“等两年后再说,胖子,啥时候娶个媳妇儿,我也好给你儿子包红包。”

胖子挺郁闷,道:“想娶媳妇啊,但怕人家说我老牛吃嫩草。”

我道:“呸,谁嫌弃你那是她青光眼,你也别尽挑嫩的,女人如玉,年头越深越好。”

“去你大爷的。”胖子骂道:“那你怎么不找个年头深一点的。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我脑海里确实闪过几个女人的样子,但都是死人,我顿时苦笑不已,心说,这都是下斗的报应。

期间,我和小花也聚过一次,一切真相明了,便也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了,当天我们是在二叔的祖宅里聚,我问起了关于地下室以及二叔留下黑匣子一回事,那匣子至今没交到我手上。

二叔和小花对望一眼,最后二叔讳莫如深的说道:“那些都是当年为了对付它时,所用的一些手段,现在过去的,就让它过去吧。”

我没说话,如果是以前,我肯定会追根究底,但就如一位外国学着所说,人的好奇心,和他的年龄经历,是成正比的。我已经能够压下那蠢蠢欲动的好奇心了。

第二年,闷油瓶没有回来,我和胖子两人在楼外楼聚会,一顿饭拖拖拉拉,吃了很久,楼外楼的女服务员都不耐烦了,最后她忍耐着说道:“先生,你们是来等人的吗?”

我和胖子对视一眼,我发现胖子眼眶是红的,不知是喝酒还是因为什么,最后直吃到第二天早上,我知道,自己等的人,怕是等不到了。

闷油瓶留下的东西并不多,大多都是我买的,几件衣服,几样平常的日用品,但我没舍得处理掉,一看到它们,我仿佛就看到了一个冷冰冰的年轻人。

好吧……他其实是个老怪物。

2013年,那个结束了一切的人没有回来。

我想,他或许是在某个地方耽搁了吧。(www.dmbiji.com)

《盗墓笔记9》完结,请继续阅读邪灵一把刀的《圣雪寻踪》,就让我们从第一章 青海开始吧。

下一篇:圣雪寻踪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