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十四章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十三章

我不知道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收到闷油瓶信号的一瞬间,我们四人同时发力,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将人往上拉,然而,就拉到一半时,绳子下方的重量突然消失了,这种瞬间发大力扯空绳的做法,让我们四人同时往后跌,四个屁股全部摔在地上。

于此同时,那截绳子也被我们拉了上来,绳子只剩下一半,断口处是被整齐割断的。

难道是闷油瓶自己动手割断的?

我惊了一下,顾不得屁股痛得要命,连忙又爬到方柱边缘往下看,下面黑沉沉的,什么也看不见,唯一能听到的,就是从底下传出的,如同机关发动的尖啸声。

我连忙将探照灯打下去,期望可以给闷油瓶帮一点忙,虽然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事,但有点光总比黑灯瞎火好,但就在我将探照灯打过去的一瞬间,我看到,方柱底下,趴了一个东西。

那绝对不是闷油瓶。

它像一个人形的大蛤蟆,四只趴在方柱上,似乎还有一条尾巴,紧接着,那个人形大蛤蟆速度极快的顺着方柱往上爬,我倒抽一口凉气,吼道:“敌袭,备枪!”

虽然没有看清那玩意的具体造型,但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东西,我吼完,同子等人已经反映极快,准备对着下面放枪,胖子却道:“小哥还在下面。”

那东西移动速度快,我们四人如果放枪,铁定会有很多空枪,届时打中闷油瓶的可能性很大。

就这一迟疑的功夫,那玩意已经爬上了好长一段距离,但还是黑漆漆一团看不清楚,怎么回事?我拔出匕首,准备等它接近,但到后来,我总算知道为什么看不清它的样子了,因为它根本就没有样子!

那东西,完全就是黑漆漆一团的人形,就如同电影里的异性一样。

连胖子都吸了口气,说:“什么玩意!”当然,事实上,对于它是什么玩意,我们所有人都不感兴趣,因为,不管是什么,它决定不是什么好货色。

我怀疑闷油瓶是不是遭了它毒手,于是趁它还没上来,对胖子道:“你枪法好,一枪崩了它。”

不用我说,胖子已经开始瞄准,然而,没等胖子放枪,从那东西的下面,又冒出一个人影,那人影不似蛤蟆,而像一只灵活的金丝猴,很快就爬到了那人形蛤蟆下面,紧接着,似乎揪住了蛤蟆的什么地方,紧接着,那蛤蟆就被从方柱上拔了下来,直接掉进了黑暗里。

那只金丝猴自然是闷油瓶,他速度极快的爬上来,脸上全是汗,喘息道:“填充了毒液,暗弩,还有刚才那种东西。”

灰老鼠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闷油瓶没回答,一般他不回答的事,要么是他不知道,要么就是他不想说。

我仔细回忆了一下,道:“像‘有求’。”

“有求?”同子似乎想起了什么,道:“《山海经》里的?”我没料到他居然会知道,于是点了点头,道:“形如蟾蜍,没有五官,腹部有吸盘,将东西吸进去。”

同子愣了,道:“这……这可是神怪小说里的东西,怎么会跑出来?”

我忍不住苦笑,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,我想到了烛九阴还有人面鸟,它们都是神怪小说里的东西,但是它们都出现了。我之前一直在想,那条烛九阴,究竟是生来就住在青铜树里的,还是后来受我思想影响,从而物质化出来的。

刚才,我在看到有黑影往上爬的一瞬间,潜意识里,有点害怕出什么意外,结果,意外就真的出现了,这让我想起了那个青铜墩,当时那具棺材上面,就曾经出现过六角青铜树的造型,这让我不得不怀疑,这个地方,是不是也拥有同样的力量。

为了证明这个力量的存在,我决心试一试,但青铜树的力量,是依靠人的潜意识做出来的,于是我皱了皱眉,看向同子,道:“现在想这个也没用……对了,你的枪掉了。”我看着同子身后的空地,说了一句。

同子立刻转身去拿枪,结果……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,一柄枪,真的凭空出现了。

同子还恍然未觉,那把枪,和他现在身上的枪一模一样,当他将枪往自己身上插时,他愣了,道:“怎么多出了一把?”而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我们,此时全都沉默下来。

胖子看着我,道:“天真,这就是你说的物质化?”我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,胖子顿时就踹了我一脚,一脸的恨铁不成钢,道:“捡什么枪啊。你应该对我说:胖子,你身后有一尊蟠螭双耳青铜鼎。”

我道:“呸,那鼎在北京博物馆呢,你想得美吧。”顿了顿,我将这种力量大致解释了一遍,秦岭的事情我跟胖子说过,但没跟闷油瓶细说,也不知他能不能理解。

我说完,闷油瓶依旧没什么表情,但当他看向我时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这时候最忌讳的就是瞎想,我道:“大家尽量控制自己的思想,不要想杂七杂八的。”我有些汗颜,因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方柱下面那些毒液,或许就是被我物质化出来的。

从我们进入这个空间开始,那种物质化的力量,已经在起作用了。

我们三人很容易接受,但同子和灰老鼠,俨然是一幅世界观崩塌的神情,这种状态我理解,因为我曾经也经历过。

半晌,灰老鼠才缓过来,道:“这么说,我如果想钱,就会有钱?”

我点了点头,道:“是,但前提是你能控制住自己的潜意识。”人的思想,是最难控制的东西,即便老痒当年特意进行过训练,也无法自如的掌握。

灰老鼠点了点头,道:“那如果我想鬼,是不是也会有鬼……太可怕了。”说完,警惕的看了下四周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顿时升起一种把他踢下方柱毒死算了,因为根据他的这句话和神情,我几乎已经可以知道,他的潜意识在想什么了。

就在这时,密闭的空间里,突然吹来了一阵凉风。

我脑海里瞬间冒出一个词:鬼喘气。

紧接着,就在灰老鼠身后,出现了一件红衣,确切的说,是被人穿在身上的红衣。那个人悬吊在半空中,身形隐在黑暗里,很难辨别。

而灰老鼠,此刻还是有些害怕的模样,他显然也反映过来,几乎立刻去看自己的身后,紧接着,他倒抽一口凉气,猛的不敢动了。

倒斗这一行有句老话:叫笑面尸,红衣鬼,三个头,往后退。这意思是说,如果遇见这样的东西,你也别挣扎了,挣扎也没用,也别开枪了,开枪也搞不定,磕个头就赶紧走人,人家放不放过你,那就看你自个儿的运气。

灰老鼠估计是受此影响颇深,竟然弄出了一个红衣鬼。

他脸色就跟要哭一样,道:“吴哥,怎么想什么来什么。”胖子踹了他一脚,道:“你也不想点好的,这不存心找抽嘛。”说话间,那阵凉风吹的更加急骤,紧接着,那个红衣鬼消失了,周围想起了女人的笑声,就跟在你耳边笑一样。

胖子举着枪,道:“胖爷最恨装神弄鬼。”说完,朝着黑暗处空放一枪,砰的一声枪响震得人心中一定,鬼……小爷又不是没见过,相反,我见过的软粽子,都能组织去相亲了。

定了定神,我踢了灰老鼠一脚,让他起来,道:“一正压百邪,别再想什么邪念头,这红衣粽子虽然凶,但我们有捉鬼大师。”

“捉鬼大师?”灰老鼠没反应过来,就在这时,闷油瓶反手抽出了青铜古刀,带血的手从刀柄抹至刀尖,随后道:“她不敢过来,想办法离开这里。”

那个物质化出来的红衣软粽子,估计是惧怕闷油瓶带血的宝刀,笑声戛然而止,恢复了平静。

灰老鼠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她已经走了?”

我摆了摆手,道:“没有,还在附近,大家不要离开张爷周围,不要再想些杂七杂八的念头。”同子甩了甩头,显得比较镇定,道:“爷,现在怎么办?”

怎么办?我也想知道怎么办,可惜现在没人能告诉我。张家人历来就有牵坟的习惯,就像龙脉破坏神,敲骨吸髓,吸了一条龙脉就换一条,鬼知道这个诡异的斗里,究竟隐藏着什么,或许是个连尸体都没有的废斗,但所有人都跟着搀和下来了。

我示意同子先不要问,低头想了片刻,我去问胖子的意见,大多数时候,他能提出比较靠谱的办法。

我一问,胖子就道:“不是有物质化吗?依照胖爷我说,咱们不如物质化一座桥,直接搭过去。”他的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天马行空,但当物质化真的存在时,这个办法并不是不可能的,但这个办法有很多不好解决的问题。

一:该怎么启动潜意识去构架这一座桥?

二:这座桥的终点应该放在哪里?

三:我们的潜意识,最后会不会影响整个墓的布局,从而造成混乱?

胖子嘶了一声,考虑我的问题,随后道:“有办法解决。”说着,他竖起一根手指,道:“第一点,我们可以慢慢试,咱们人手比较够,总能试出来。”

“第二点,既然不知道终点,那就先不考虑,咱们先把桥驾到吴二爷那边去,但是……前提是,那个吴二爷不是你物质化出来的。”我噎了一下,心里没办法肯定。

“第三点……”胖子没明说,他凑道了闷油瓶耳朵边上说悄悄话,我正纳闷这死胖子在干嘛,就见闷油瓶朝着同子两人走过去。

这是做什么?

我用眼神询问胖子,他朝我挤眉弄眼。

就在这瞬间的功夫,闷油瓶突然出手如电,按住了灰老鼠和同子的后脖,这种事我不是没遭遇过,顿时就明白他要干什么了,紧接着,灰老鼠和同子就软塌塌的晕了下去。

胖子这才竖起第三根手指,道:“咱们五个人里,胖爷的潜意识里只有明器,最不怕蹦出粽子,所以胖爷也不会想到粽子。至于小哥……小哥绝对不用我们操心,他的潜意识一向是开外挂的,这俩小子晕了,就想不出别的东西了,剩下的就只有你。”胖子指着我,道:“你给胖爷争气点。”

要不怎么说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呢。我们三个虽然不是亲兄弟,但一差不离了,至少我想,如果我真有个亲弟弟,能不能为他死,我还得考虑很久,但如果是胖子和闷油瓶,真到了要牺牲那一天,我也就脖子一横,眼睛一闭,从容赴死了。

胖子的分析在正常情况下是非常不靠谱的,但恰恰相反,我们现在就处于一种不正常的情况下,所以他为我们理出的思路十分有建设性。

接着,我们三人坐下,商讨该怎么控制潜意识去架桥,我和胖子一边讨论,一边不断做实验,但桥还是没有出现,就在这时,闷油瓶道:“睡觉。”

睡觉?我愣了愣,道:“小哥你也确实累了,那你睡吧,一会儿桥出来了我们叫你。”

闷油瓶摇了摇头,微微眯眼,淡淡道:“人的意思在清醒的那一刻是最模糊的。”我暂时没回过味儿来,胖子却十分机灵,一击掌,道:“还是小哥牛x,咱们现在马上睡觉,一边睡觉一边想桥,一直不要停,等处于半睡的状态时,小哥再把我们叫醒,那时候,我们潜意识的第一反应,肯定也是桥。”

我乐了,顿时有种恨不得抱着闷油瓶咬一口的激动感。

有些人喜欢睡觉前想东西,我记得大学的时候玩网络游戏,当时白天完一天,整个心神都在游戏上,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在想,想着想着睡着了,由于这种刺激,使得大脑产生习惯性记忆,因此第二天早上一起床,睡觉做了什么梦全忘了,还迷迷糊糊中,潜意识又回到了游戏上面。

事实上,这属于精神催眠的一种,长期想象一件事情,会造成大脑麻痹,就像催眠一样,最古老的遗忘催眠,就是催眠师不断的提醒你忘记,配合特定的迷惑方法,大脑就会出现麻痹,从而达到真实的忘记效果。

而我们想要潜意识里出现桥,那么就需要麻痹我们的潜意识,闷油瓶所谓的睡觉,这个主意是相当不错,而且也有可行性。

当即,我和胖子直接躺在了方柱上,闷油瓶则依旧握着青铜古刀,侧躺在地上,但他没有睡,事实上,闷油瓶是个没有太多欲望,也没有恐惧的人,他和我们有很大的区别。

当我走入一团黑暗时,我潜意识的想象力,会觉得黑暗中站着什么东西在窥视我,而如果换成闷油瓶,他可能心如止水,因为他不怕黑暗。

这个任务,由我和胖子来完成,睡觉过程中,我脑海里一直想象着,已经有一架桥通向二叔所在的地方,这个过程挺痛苦的,但只要持续放松,持续放空大脑,要入睡也不是难事,大约四十多分钟后,我出现了浓重的睡意,意识也有些模糊,但模糊中,由于重复的想象,即便我不在动脑子,也会自动浮现出桥的样子,在这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下,我彻底陷入了睡眠。

这个睡眠过程并不长,因为我们的自我催眠时间并不长,如果睡太久,醒来的时候,麻痹的大脑已经放松,会成为一种放空的状态,因此闷油瓶并没有让我们睡太久,甚至我觉得,自己才刚刚要进入深眠,他就把我弄醒了。

醒过来的一瞬间,我潜意识里想到的依旧是桥,只不过这个时候,由于大脑麻痹,我所想到的,是那里有一架桥,但等我下意识的看过去时,我愣住了,因为……那里有两架桥。

其中一座位于上方,是我潜意识中的拱形桥,这是古墓里最常见的桥,因此它形成了,但是另一座桥……是一架铁索桥,看起来很旧,不用说,这绝对是胖子的杰作,但问题是,为什么这座桥还是烂得?铁锁上木板上的可怜,这样的桥不是给人用的,是给鸟用的!

我指着那铁锁桥,问胖子:“这什么桥?”

胖子打着哈哈,道:“那个……飞夺泸定桥。”

靠!我忍不住想骂娘,合着他潜意识里,想的是电影。

我刚想扑上去揍他,闷油瓶道:“不要耽误,走。”于是由闷油瓶挂着三人份的打捞袋,我和胖子一人扶起一个,为了防止这两个愣头青再整出什么‘有求’和红衣粽子,我们一致认为,在这个环境下,还是让他们继续晕着比较好。

我和胖子一人背了一个,由闷油瓶在前面开道,这次我算是有经验,也不瞎想,只给自己做暗示,人多枪马壮,有闷油瓶在,来什么也不怕。

这样的暗示还是有一定作用的,因此即便周围黑洞洞的,我还是觉得没什么好怕的,大不了当自己家里关了灯而已。

很快,我们走到了拱桥的尽头,桥的那一端,刚好搭在二叔所在的方柱内,我刚想奔过去,闷油瓶拦了我一下,紧接着,他伸出青铜古刀,扔到了方柱上。

落地时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这根方柱是实体,不是虚影。

我松了口气,将身上的灰老鼠扔下,赶忙去看二叔。

二叔是背对着我的,当我看清他的面容时,顿时鼻子就发酸了,差点流泪。据说我二叔年轻时就十分俊雅,留下了很多风流债,后来是在我爷爷的教育下,才收敛起来,开始修身养性,虽然年近五十,但他十分注重养身,再加上手里的财力,一身雅致贵气,不管走到哪里,都很难让人忽视。(www.daomubiji.org)

但我眼前的人,哪里像我平时看到的二叔,他整个人都廋的凹陷下去,脸色灰败,身上的衣服也脏污破烂,黑发中夹杂着灰白,看到他的一瞬间,我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三叔,三叔当年是何等的意气风发,后来几次下斗,无一不是落魄。

想到三叔,再一看二叔如同重蹈覆辙的场景,我只觉得心脏难受的要爆炸一样。

下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十五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