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十二章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十一章

黑瞎子笑道:“小三爷的推测倒是很有意思,连时空都为之停留的东西,听起来倒是挺有趣,难怪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了。”我本来还在为自己不靠谱的推测感到脸红,但当黑瞎子说出这句话时,我忍不住愣住了。

不错,连时空都能停留的东西,能吸引这么多人下斗,完全有这个魅力。

难道……这就是所有人的目的?

我猛的看向黑瞎子,他正站在路人甲的旁边,似笑非笑,面朝着我的方向。

我几乎立刻就可以肯定,这句话,绝对是黑瞎子故意说出来的,他是在变相的提醒我。或许是黑瞎子这句话说的太过直白,我看到闷油瓶的眉头明显皱了一下。

这个斗,很显然也是张家人的杰作,我想,对于任何一个想在张家祖坟里挖宝的人来说,闷油瓶都是不欢迎的,特别是,连他自己都想得到这种力量,让时空为之停留的力量。

胖子道:“我说,前面那究竟是什么东西,咱们去会一会自然就知道了,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先想办法解决这一座刀山在说。”

他的话提醒了我,那片吞噬石头的虚空虽然诡异,但这一切毕竟都只是猜测,于是猜测,不如先解决这座刀山,在慢慢证实。二叔如今困在里面生死不明,实在不宜再耽搁了。

至于路人甲他们,恐怕也比我淡定不了多少,因为里面的东西,对于他们,或许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
我们一行人在刀山前驻足了很久,胖子提议说:“刀山毕竟是架起了的,干脆从隧道边上打洞,将刀山给拆了。”我本来觉得这个办法可行,比较礁石虽然坚硬,但相关的工具我没也并不缺少,只是耗时一点而已,总比在这里干瞪眼强。

谁知我刚点头,闷油瓶指了指刀山的构架处,淡淡道:“里面也有机关,凿开后有火油。”

胖子道:“对啊,这机关是小哥你们家祖传的,构造当然比我们明白,您给支个招儿啊?”

我觉得有些沮丧,心说闷油瓶显然对这种刀山机关很了解,他如果有招,恐怕也不会等到现在了。果然,我去看闷油瓶,发现他漆黑的目光直直盯着刀山,似乎在琢磨,能不能破解老祖宗的机关。

我们一行人都没有办法,最后路人甲那本窃窃私语的商议,有人说用炸药,胖子直接走过,踹了那个伙计一脚,道:“是不是第一次下斗,不知道火油是什么东西吧?用炸药,胖爷我看你小子是想找死吧。”

那是路人甲的伙计,我心里惊了一下,心说大狗还要看主人呢,胖子这可冒失。

刚想把胖子拉回来,却听黑瞎子笑道:“胖爷,你眼睛够毒的,这俩小子确实不是下斗的料,没有别的技能,就会杀人。”

我呛了一下,赶紧胖子拽回来,压低声音道:“听见没,人家不是下斗的,人家是制造粽子的,咱别跟他们一般见识。”胖子向来胆大,哪会真的怕他们,冲人家拍了拍大屁股,便重新跟我们凑到一起,出主意道:“既然挖墙脚不行,我看咱们换个思维。”

“换个思维?”我有些搞不明白,但胖子一向主意多,便问道:“怎么还思维?”

胖子乐了,解释道:“现在,唯一启动机关的方法在里面,也就是说,只有里面的人能打开。但你们想想,既然如此,吴二爷他们是怎么进去的?”

我道:“那还用说,二叔跟我们走的,根本不是同一条路线。”

“不错!”胖子一击掌,道:“你这话是说到点子上了,但你们有没有留意咱们通过的这条隧道还有隧道外的塌方,这隧道很长,塌方面积也大,可不是炸药能弄出来的。”

我惊了一下,蓦地反应过来,道:“是密闭系统被破坏,机关造成的!”

“不错。”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,道:“胖爷记得,你当初跟我说,吴二爷是因为不小心触发了机关,造成斗里的密闭出问题,海水倒灌进来,你看看隧道里的水迹,不就是海水倒灌的结果吗?这说明什么?”

话说到这份上,连同子都明白过来,道:“说明二爷曾经在外面那件墓室里呆过。”

“是啊。”胖子得意道:“既然在外面的那间墓室呆过,就说明不管二爷跟咱们走的是不是同一条路,但最后都走到一处了,既然如此,吴二爷他们是怎么进去的?”

同子提醒道:“之前不是说,是二爷为了抵挡什么东西,所以从里面启动的吗?”

胖子道:“话虽然这么说,但小哥,我问你一句,这个机关不是一次性的吧?是可以随时启动的对不对?”

闷油瓶点了点头。

胖子又道:“这机关建在这里,就是为了阻挡盗墓贼的,也就是说,从封墓的那一刻起,这个机关就应该是这种封闭的状态。”

不错,这是常识。

我点了点头,紧接着,猛的发现了问题的关键点。

不仅是我,几乎所有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我被都被二叔迷惑了,但事实上,情况并不是如此。

首先,这座墓建成后,这个刀山机关就是如同现在的形式,是一直存在的,紧接着,有一批人打开了它,使得机关隐藏起来,紧接着,二叔等人在破坏密闭结构后,躲进了这里面,随后,为了阻挡什么东西,二叔又将这个机关给启动了,才会造成现在这种假象,使我们以为,二叔之所以能进去,是因为这个机关一开始就是未启动的。

然而这并不正确,事实上,这个机关,在一开始就应该是启动状态的,是‘有一批’人打开过它,才使得它呈现未启动状态,所以二叔才能进去。

这一点,被我们所有人的遗漏了。

胖子的话,路人甲一行人也听见耳里,显然,他们一开始也没有想到,紧接着,路人甲说了句很奇怪的话,他道:“张家人的机关,连他自己都破解不了,当初是谁打开的?”

这话一出,我们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,胖子忍不住对闷油瓶道:“小哥,你在好好想想,不应该啊,这可是你的祖坟。”见闷油瓶没什么反应,胖子直接在我脑袋上拍了一把,道:“让你平时给小哥多吃点核桃,你小子就是不听,现在好了,一到关键时刻就卡机。”

我一边揉头,一边浮现出一个奇怪的猜测,闷油瓶说,他好像来过这里,或许,第一个打开这个机关的,就是他。

那么,那一次,他下这个斗,是为什么而来?

现在的闷油瓶,说自己只恢复了近四十年的记忆,那么更远之前,他来这个斗里做了什么?如果那个人真的是他,那么当初他是怎么打开这个机关的?

或许,这是只有张家起灵才会知道的答案,而现在,闷油瓶已经忘了。

在我们所有人的注视下,闷油瓶背过身,脸上浮现出一种疲惫的神情,片刻后,他张开眼,一脸茫然,淡淡道: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
胖子叹气,一摊手道:“没辙。不过至少证明一点,这个不能从外面破解的机关,是可以从外面破解的,这是个好消息,咱们都是接受过现代教育的高级知识分子,总不至于斗不过古人,好好想想办法。”

我苦笑一声,斗古人?说真的,我下斗这几年来,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粽子也不是机关,而是老祖宗们的智慧,不可小觑,千万不可小觑。

胖子调动起士气来很有一套,连灰老鼠都一瘸一拐的站起来,道:“胖爷说的对,咱们在好好找找,说不定有什么破解的方法。”

刚说完,胖子拍了他一下,道:“一边呆着去,你懂个屁机关,这事儿得专业人士来。”说话间,他看向闷油瓶,而闷油瓶,这时候却突然站起来了。

我心里突的跳了一下,下意识的跟着起身,往往在这种时刻,闷油瓶都充当了一个奇迹的角色,望着刀山另一头的二叔,我迫切期待能出现下一个奇迹。

然而,闷油瓶起身后,又一次拿起了一块随时扔到刀山里,无意外的,机关启动间,石块变成了粉末,此刻,几乎所有人都注视着闷油瓶的动作,他盯着刀山若有所思,片刻后,他转头,对我说道:“你们先退出去。”

我们其余人面面相觑,没能理解他是什么意思。胖子道:“小哥,人多力量大,我们都出去了,你在这儿干嘛?”

闷油瓶指了指刀山角落的位置,淡淡道:“取火油。”

我心里惊了一下,想也没想,道:“不行。这火油竖着填充,比琉璃顶可厉害多了,稍不注意,都会喷溅出来,这样做太危险了。”

闷油瓶没回话,从打捞袋里摸工具,显然,他并没有将我的话听进去。

胖子扯了扯我的胳膊,道:“行了,小哥有分寸,咱们听话就是。”

我心里一团邪火,道:“他如果真有分寸,就不会让我们都躲起来。”很明显,闷油瓶根本没有完全的把握,竖着填充的火油,要想完全导出来,根本不能仅凭技术,即便闷油瓶再小心,也难保不出意外,到时候……

我几乎立刻就想起了爷爷笔记上得内容,想起了那具从墓井里冒出来的‘血尸’,几乎可以想象闷油瓶浑身被火油拨皮的样子。

胖子顿时也有了顾忌,他看了闷油瓶一眼,分析道:“反正吴二爷也不差这一刻半刻的,我看咱们在好好商量商量,犯不着这么冒险。”

如果是别人说话,闷油瓶可能根本不会搭理,但我和胖子同时开口,他还是顿了顿,神色有些无奈,淡淡道:“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,到处都有危险,不能躲。”

我明天他的意思,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路只有一条,但无论怎么做,必然都会有生命危险,古人造出来的机关,不是摆着好看的,特别是,造这个机关的,还是闷油瓶的祖宗。

我和胖子相顾无言,无法再劝什么,最后我道:“小哥,既然如此,那咱们也不用躲,我和胖子留下来帮忙,真有什么意外,也好搭把手,如果你要一个人冒险,那我不答应。”

“是啊,小哥,你要是真出半点意外,小天真还不扒了我的皮不可。”胖子符合着,身体往石壁上一靠,显然不打算挪窝,而路人甲等人却往后退了一步,注视着我们这边的动静。

我本想让同子和灰老鼠也往后躲一阵,但这两人是个死心眼,我还没开口,两人反而凑的更紧,摆明了不换地方。我一时间说不上感动还是什么,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,但有时候,比鬼神更可敬的也是人心,它会制造出恶,也好迸发出善。

胖子直夸灰老鼠两人够义气,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道:“不要出声。”闷油瓶已经开始顺着刀山买机关的地方开始凿。火油是事先填进去的,接着才接机关,因此使得火油镶嵌在了礁石内部,而唯一的出口,又被刀山所堵住,我们要想取火油,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,在礁石上开一个小洞。

这就急需要技术,因为稍不注意,凿子可能打深,里面的火油破裂,就会顺着刀山喷溅而出,那时候的情节,几乎难以想象,恐怕只能用刀山火海来形容。

因此当闷油瓶开始凿时,我们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出,一动不动盯着闷油瓶的手。

许久之后,他突然取了凿子,换上一把考古作业用的小毛刷,开始凿出来的孔洞上细细轻刷,弄下了很多小石子和岁末,紧接着,从孔洞里,便露出了红彤彤的火油。

火油是被一层白蜡所包裹着的,闷油瓶从打捞袋里掏出了一根打点滴的塑料管,一头链接着针头,随后,他将针头小心的刺进蜡层,火油顿时顺着塑料导管往下流,导管的另一头由我牵着,悬在地面的一处凹陷地。

此时,闷油瓶额头上已经冒了一层汗,显然,这个不需要体力的劳动,事实上并不轻松。

当最后一点火油被抽出来时,我脚下那个凹地里,已经全是橘红的液体,如果要形容的话,就像是烧红的岩浆,只不过没有温度,火油的温度,要遇到燃烧物才会体验出来。

胖子冲闷油瓶竖起了大拇指,感叹道:“家有一哥,如有一宝,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有两个,小哥你排第一。”眼见火油被成功抽出来,我也放松了些,笑问道:“小哥第一,那第二是不是我?”

“是。”胖子正色道:“胖爷一直很崇拜你惹祸的本领,所以当之无愧的第二名。”

我顿时不乐意了,心说要论惹祸,小爷已经很久没惹祸了,至于把我菜鸟时代的光辉事迹反复提来提去吗?我于是损道:“论惹祸我可比不上胖爷您,当初胖爷您一个屁,血尸都差点被您给臭死。”

胖子噎了一下,过来掐我脖子,摇晃道:“你小子嘴巴越来越毒,胖爷的小天真哪里去了,你给我还回来。”这问题他早就问过一遍了,于是我翻了个白眼,重复道:“下了场冰雹,已经砸死了。”

说话间,路人甲怀揣着双手慢慢走过来,不过他似乎出了什么事,望着我们的方向,嘴角却是一个十分冰冷的,就在我看向他时,路人甲的脸色突然变了,猛的加大步伐朝我跑过来。

怎么回事?

我怔了一下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。然而,随着我后退的脚步,我却发现,身侧不知是谁,竟然将坑里的火油浇了出去,路人甲倒抽一口凉气,显然也反映不过来,几乎是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,而这时我才发现,泼火油的竟然是胖子,他用打捞袋里的折叠铲当工具,将火油泼了出去,而与此同时,那柄折叠铲也彻底报废了。

这是干什么?

虽然我没弄明白这变故是怎么发生的,但我很清楚自己的立场,因此没有出声阻止,也就在这时,我的身后,传来了一种机关咔咔的声音。

于此同时,路人甲的脸色顿时变了,他瞬间掏出了枪,但枪口指着的方向,似乎是我身后。

我身后……岂不是闷油瓶?

下意识的,我做了个很蠢的姿势,往右一移,将枪口挡住了。这一幕确实挺狗血的,但没有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,是无法理解这种为兄弟挡枪的狗血剧情的,所以当我身体移动时,路人甲的嘴角似乎抽了一下,随后砰的一声,他开枪了,但不是朝我开枪,而是朝着我们身边的火油!

几乎瞬间,我眼里都能看到通红的液体溅起来,然后开出火花,那一刻,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……这么死一定很疼,很痛苦。

然而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我感觉自己的后领子突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,随后整个人都被往后扯,天旋地转的滚了一圈。

虽然那人扯我的动作很快,但我还是被火油溅了几下,衣服上瞬间冒起火花,这时,我便听胖子道:“靠,火烤天真!”说完,我便觉得身上一重,一个庞然大物压下来,压的我几乎要吐血,但与此同时,我身上的火被压灭了。

我觉得浑身都痛,没有哪处地方是好的,等我终于缓过那一阵被火油灼烧的痛苦后,胖子才从我身上起来,而这时,我却发现,自己竟然到了刀山后面。

怎么回事?

一开始我不明白,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,取完火油后,闷油瓶打开了机关。但显然,他并不想让路人甲等人过来,所以才有了后面那一幕。

此刻,我们位于刀山的后面,而奇怪的是,刀山的外面却被一堆乱石堵住,从乱石的细缝中,隐约可见红彤彤的火焰。

那些火油燃烧起来了!

那路人甲等人岂不是……我心里突的跳动了一下,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下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十三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