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三十七章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三十六章

在第四幅画里还有六个人,但在第五幅画里,却突然少了一个人。

也就是说,少了的那个人,是在开棺之后消失的,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而且这五个人面部表情极为扭曲,他们又看到了什么?

我琢磨不透,紧了紧摸尸手套,仔细去看尸体,胖子问我想干嘛,怎么突然对尸体产生兴趣,我分析道:“我在想,这里面突然少了一个人,而这五个人临死前,又遭遇了很恐怖的事情,你说,这五个人,会不会是被最后那一个人干掉的?我在找伤口。”

胖子被我一提醒,嘶了一声,道:“没准儿还真是,你看,第四幅画里的东西在发光,肯定是个绝世的宝贝,没准第六个人起了歹心,将人全杀了。”

我道:“如果是这样,那个人必须要有很好的身手。”我将尸体上每个重点部位都检查了一遍,没有发现外伤,这些人……似乎真是活活给饿死的。

最后我起身,对胖子摇了摇头,道:“没什么发现,算了,找找其它地方,第六个人能出去,这里肯定有其它出口。

我和胖子放弃了那五具尸体,继续向没有探索过的黑暗处走,就在这时,我发现原来这些靠近角落的地方,都在石壁上镶嵌了一根根手臂粗的铁锁。

铁锁攀着山崖,一步步往上,似乎原本就是用来攀登的东西。我立刻顺着铁锁的走势,将探照灯往上打,只见顶部隐隐绰绰,似乎悬挂了一个很大的东西,仔细一看,那东西有点像人的形状,我惊了一下,心说难道是悬尸?

我赶紧冲胖子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将灯光打过来,随着两柄探照灯聚在一起,那上面悬吊的人形也更加清楚,确确实实是悬尸,只不过和我之前看到的,有很大的差别。

这些悬尸,并不是头朝下,而是背朝下,四只的关节仿佛被是被人敲碎的,以一种不可能的姿势弯曲过来,被掉在顶部。这些尸体都呈现出蜡化的状态,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损,一排一排的悬挂在上面。

悬尸吊顶,一般是主墓才有的规格,意外处于正中,悬尸可以监视整座陵墓,但这里显然不是主墓,而悬尸的数量也并不多,我一具具看过去,看都第八具时,我和胖子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第八具尸体没有蜡化,甚至他身上的衣服还很完备……是现代人的,而且可以看出,刚死了没多久,他也是同样的姿势,背朝下,四个关节似乎被打断了,扭曲过来掉在了顶部,胸前似乎有什么伤口,正有血顺着胸口的伤流到背部。

血液已经凝结,并没有滴落下来,死亡时间,大约在三个小时之内。

我和胖子对望一眼,胖子压低声音道:“刚才叫救命的……难道是他?”我整颗心都已经乱了,回想起之前那种呼救声,按声音传播来看,应该就在这附近的范围,而且时间上也出奇的吻合。

难道先前呼救的不是二叔……而是这个人?

他是谁的人马?

死于三个小时前,三小时前,谁最有可能来过这里?

我想来想去,觉得德国人的可能性不大,他们与我没分开,没有德国美女的带领,估计后来的行程够呛,而黑瞎子就更不可能能,他的人马,已经折在仿制古楼内了,那么最有可能的……还是二叔的人。

我立刻道:“把他放下来。”

“等等。”胖子拽了我一把,道:“其它的古尸就算了,你有没有想过,这个人是怎么上去的?还有,他的关节是被谁打断的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问胖子,按我的理解,这很显然是被人个杀了,然后吊上去的。

胖子嘶了一声,道:“我说你怎么光长肉不长脑子,如果是你,你杀了人之后,会这么费力的把人给吊上去?为了什么?难道是掩盖现场?***,这里有没有条子,掩盖什么犯罪现场?”

胖子的话提醒了我,我怔了下,心说,对啊,谁这么无聊,把尸体挂上去?

胖子站在下面看了看,道:“这事儿不对头,你别去碍手碍脚,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,你一去准坏事。”顿了顿,胖子道:“我来。”他撸了撸袖子,正打算往上爬,这时候,突然传来灰老鼠的惊呼声:“怎么会这样。”

我和胖子立刻朝着灰老鼠那边看去,一看之下,不由也愣住了。

他们一直是位于墓道口不远处,但此时,墓道口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黑色的山壁。我惊了一下,顿时忍不住骂娘,又来这种把戏,不知道小爷身上有炸药吗?

我和胖子立刻放弃了这里,奔到了墓室口,检查原先墓道的地方。

灰老鼠显然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,平时虽然机灵,但这会儿也有些慌神,道:“我们坐这儿休息,就听见后面响了一声,路就没了。”

我没理灰老鼠,打着探照灯仔仔细细的摸索,很快,我和胖子各摸到了一条细缝。

这两条细缝连在一起,刚好是一个拱圆形,看来又是一扇石门,只不过是礁石打造的,因此看起来,似乎和周围融为一体了。

胖子拍了拍,也看不出厚度,无所谓道:“小把戏,炸药就能搞定。”

我刚想开口说炸药已经不多了,一边靠坐着的黑瞎子突然道:“小三爷,这次托您的福了。”他声音虚弱,一边说,似乎还在笑。我暗骂,笑笑笑,都什么时候了还笑。

于是挥了挥手,不想跟他多谈。

但我不想理他,并不代表他不想招惹我,黑瞎子嘴角露出一个笑容,道:“小三爷,哑巴张在那里看了很久了,难道你不好奇他在看什么东西?”

被黑瞎子一提醒,我猛的反应过来,对啊,闷油瓶看什么东西,看了这么久?

下意识的回了一下头,结果由于位置关系,我只能看到一片黑暗,闷油瓶所处的地方,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,似乎那个人已经不存在了。

胖子也跟着看,看着看着,他脸色变得严肃起来,低声道:“咱们别过去,小哥在办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我没反应过来,下意识的问了句。

胖子一副黑铁不成刚的样子瞪着我,骂道:“你小子怎么这么不开窍,一个人躲在僻静的地方,黑漆漆的又不发出一点声音,能做什么,还不是……”说着,他做了一个极其下流的动作。

我反应过来,直接踹了他一脚,骂道:“***,这话有本事你当着小哥的面说。”顿了顿,我道: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随后我看了眼脸上还挂着笑容的黑瞎子,吩咐同子:“看紧他们,如果他们敢有什么小动作,好好招呼,别跟黑爷客气。”

同子认真的点了点头,黑瞎子照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似乎在等着看好戏,他越是这个模样,我越是觉得心中没底,心说难道闷油瓶真有什么把柄被他抓住了?

一边想,一边加快了脚步,等到了那具大黑棺的位置时,才总算看到了闷油瓶的身影。

他是身处于一个角落处,手里的探照灯直直打着石壁,似乎是在看什么东西。我和胖子走过去,发现石壁上是一片浮雕。

闷油瓶正在认真研究这些浮雕,上面雕刻的是下葬的场景,一个东西被装进了一口大棺材里,看情形,似乎就是我们所处的这间墓室。

此刻,闷油瓶正盯着这些浮雕目不转睛。我大致看了眼,事实上,浮雕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信息,我实在不能理解,这些有哪里能够吸引闷油瓶的。

我和胖子站在他身边半晌,闷油瓶就跟老僧入定一样,一直盯着这些浮雕,跟入了魔一样,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忍不住问道:“小哥,你在看什么?”

闷油瓶终于有了反应,他转头看着我,道:“这个地方……我好像来过。”

好像来过?

我有些发懵,试探着问道:“小哥,你的记忆,应该已经恢复很多了,难道你不记得?”

闷油瓶似乎在想,但片刻后,他摇了摇头,淡淡道:“只有最近四十多年的记忆,还有更久的,记不清了……这里,或许在很久之前,我来过一次。”

我忍不住汗颜,这闷油瓶子,到底活了多少岁了?一百年有没有?靠,那岂不是我爷爷辈的?

猛的,我又想起很久之前那个猜测,如果闷油瓶真的活了那么久,那他和张大佛爷之间,肯定有过交际,没准当年老九门的破事,闷油瓶也掺过一脚。

我越想越觉得郁闷,但看闷油瓶有些茫然的双眼,又觉得他挺可怜的,便道:“以前有没有来过都无所谓了,那你现在还记得多少……比如,这棺材里放了什么?”

浮雕上刻的东西比较抽象,我最多只能辨别那不是一个人,但具体是什么东西,却不得而知了。闷油瓶似乎在回忆,但他的眼神有些茫然,我连忙将五具尸体下面的发现告诉给闷油瓶,希望给他的记忆力带去一点帮助,但片刻后,闷油瓶摇了摇头,道:“想不起来,开棺看。”

倒斗的人,对棺材总是有一些执着,我将那五个人的情况跟闷油瓶叙述了一遍,道:“棺材里的东西也不知还在不在,而且他们开棺后便遇到了一些可怕的东西,咱们还是小心点。”

闷油瓶点了点头,手指开始在大黑棺上游走,这一次可以看出,他并不是在抚摸,而是确确实实在找机关,没多久,他的手在虎头的位置挺了下来,似乎发现了问题。

随后,闷油瓶从自己的打捞袋里,掏出了一根簪子粗细的铁棍,随后将铁棍从虎嘴里捅进去,原来那虎嘴里,居然有一个孔,似乎可以往外喷东西,而此刻,闷油瓶正把铁棍塞进孔里。

我忍不住凑进了些,想学两手,闷油瓶顿了顿,用手把我脑袋推开,淡淡道:“小心。”我还没回过味儿来,就听那虎头内部,突然响起了咔咔的声音,就跟老虎在磨牙一样,紧接着,闷油瓶将铁棍从虎嘴里抽出来,将自己的水袋快速的凑上去,只见一股绿色的汁液从虎嘴里流了出来。

我忍不住问道:“这什么东西?”

“毒液。”闷油瓶顿了顿,又道:“通过机关,可以以烟雾的形式喷出来,是毒烟机关的一种,放掉这些毒液就可以。”闷油瓶一口气说这么多,胖子惊讶道:“小哥,你这是要收天真当徒弟啊?你可不能搞差别对待。”

我忍不住乐了,心说自己要有闷油瓶这身手,那以后下斗得多拉风了。

闷油瓶没理他,继续将剩下三个虎头取了毒液,将那个水袋装的胀鼓鼓的,这些毒液看着不多,但如果挥发成烟,将这整个空间填满都不是问题,我想了想,拔出匕首,在毒液里沁了一下,随后又用布擦干,匕首原本澄亮的光泽,顿时便暗了。

胖子噎了一下,道:“我说天真,你这是干啥……别,别对着我,胖爷可没干对不起你的事儿。”我将匕首插回小腿处,道:“别贫了,这是以防万一,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会拿出来用的,瞎担心什么。”

说话间,闷油瓶示意我和胖子站到推棺。

石棺细缝处没有封蜡,即便又封蜡,这具棺材也不知被人光顾过多少次,早就没了。石棺的棺盖比较重,我们三人站在一头推,石棺发出咯吱的摩擦声,戌时,露出了一半。

仅仅这一半,整个石棺都亮了起来,和壁画上描绘的情景一模一样。我的眼睛一直就没离开过棺材,随着石棺的亮起,棺材里的东西,将我惊的呼吸都忘了。

那是一块如同圭的东西,形状像故事朝臣的朝牌,长方形,长约一米,宽约半米,一头微抬,有一丝弧度,整体呈现出一种血珊瑚的颜色,温润剔透。最奇特的是,它本身,居然散发着一种柔光。

这就是那个人所见到的光芒,是这件东西发出来的……

我这辈子,见过的古董也不算少,但这件东西,不管是它的造型还是材质,我不仅从没有见过,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,这究竟是什么玩意?

我甚至有些怀疑,这是不是咱们地球上会有的东西。

下意识的,我将身体往前探了一下,希望将东西看的更清楚,但随着我探身的动作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愣住了,因为那块形似血珊瑚的玉牌里,竟然出现了一个血人!

血红的头颅,血红的身体,没有衣服,浑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线条,像是人体的脉络。随着我探身的动作,里面的人也跟着动,我瞬间反应过来……这是我!

靠!

胖子稳不住了,声音都变了,问闷油瓶:“小哥,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?”

而我,则一直盯着里面如同剥了皮的血人,我试着向又移动,它也跟着移动,我抬手,它也跟着抬手,如同是一面镜子。但镜子……怎么会照出这么奇怪的东西?

闷油瓶没有回答胖子,但他不知是想起了什么,一向淡然的神情,瞬间就变了,猛的将我拉扯过去,喝道:“不要照!”我猝不及防,整个人差点从托尸台上摔下去。

闷油瓶说完这句,眼神凶的可怕,立刻道:“快,封棺!”

出什么事了?

我无法理解,胖子也无法理解,但在斗里听闷油瓶的准没错,我赶紧一屁股爬起来,三人合力,瞬间就将棺材给封住了,随着棺盖的推紧,那种令人震撼的红色光晕,也一点点被封入了黑暗中,直到此时,我才有时间去问怎么回事。

闷油瓶并没有答话,而且走到我跟前盯着我的脸,盯的我毛骨悚然。片刻后,他似乎是确认了什么,神情才逐渐放松,微微摇头,解释道:“这是一种陨石,跟陨玉里的东西很像……它会给人的身体带来一些改变。”顿了顿,闷油瓶问我:“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。”

这种话,我简直不敢相信是从闷油瓶嘴里问出来的,因此,当我回忆起那种光辉时,更觉得毛骨悚然,于是试着动了动身体,感受了一下,才道:“好……好像没事。小哥,会有什么改变?为什么会这样?”

闷油瓶没有明说陨玉里东西,但如果文锦没骗我,那么陨玉里的那块古怪的石头,应该是一种能剥夺和储存记忆的石头,这样的功能很神奇,但却确确实实存在。

如果说,棺材里的东西和陨玉里的东西相似,那么它会带来的改变是什么?

我总算明白闷油瓶刚才的举动是为了什么,陨玉里的东西,闷油瓶无法抵挡,同样,这里的东西他也无法抵挡。我心里咯噔一下……难道那五个人的死,跟棺材里的东西有关?

我蓦地想起里面照出的血人,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凉了。

闷油瓶顿了半晌,摇了摇头,道:“我忘了,或许是一种辐射,人类未知的辐射。”

我猛的想起了李招四,让他加速衰老的原因,会不会也跟里面这块血石有关,那我岂不是也会……

想到那个血人,我才会晤过来,人的骨骼和经脉都看的清清楚楚,岂不是比x机还厉害?这辐射,肯定是相当大的。

胖子虽然没有像我凑的那么近,但如果真是跟辐射有关,那么估计也受到波及,他道:“小哥,你坑我们。”

闷油瓶没说话,转头看了看那具棺材,显然也没有预料到,开棺会开出和陨玉里近似的东西。

下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三十八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