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三十六章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三十五章

接着,我们没再多逗留,扶着黑瞎子和那个伙计走回了石门前。

同子和灰老鼠还在睡,估计是累惨了,没有一点动静,胖子背靠着墓道,见我们拧了两个人回来,顿时大惊道:“不是去那炸药吗?怎么还拿一送二?”

我将黑瞎子放下,道:“这不是你老熟人吗?他们身体现在很虚弱,给上点葡萄糖。”为了便于携带,我们带的是压缩包的粉状葡萄糖,给黑瞎子和那伙计灌了下去,也不知有没有用。

五个打捞装备带全部被闷油瓶拧在身上,他将东西放地上后,胖子便迫不及待的去翻里面的装备,乐得他连连叫好,我瞥了一下,也不由惊心。

黑瞎子的人马,可谓是一支极其严密的队伍,五个打捞袋里,装的东西都不一样,一支全是枪支弹药、一支全是药品、一支是食物、一支是倒斗装备、还有一些绳索等配件,十分严密。下斗这个海斗,少了其中的任何一样都不行,德国美女分配装备的方式,是个每个人都配置全套,也就说,每个人得打捞袋里,都有食物和枪支,这样即便走散也能生存下去。

但黑瞎子的人不同,他们这样的携带方式,可以带入更多的资源,因此现在这五个装备包里的资源,比我们这边所有人加起来都多。

但这样有一个坏处,那就是黑瞎子的人马不能走散,一旦走散一个人,其余人就会失去其中一份装备。但换个想法,这又是一种很高明的手段,将所有人都绑在一起,没有人赶生出二心。

这种装备的分配方式,让我想起了陈皮阿四,他似乎一直也是用这种方法约束斗里的人,只不过他死了,我还活着。

片刻后,胖子清点出了一部分炸药,叫醒了同子和灰老鼠后,开始埋线,片刻后,胖子麻利的弄好了一条导火索,我们一直退到看不到石门的位置,才开始引爆炸药。

巨大的爆破声瞬间响了起来,一般我们下斗是不敢用炸药的,但这个斗是礁石结构,而且气孔纵横,不但坚固,还能最快的分散冲击力,因此胖子也没什么顾忌。

爆破声炸响后,整个墓道都摇晃了起来,伸手摸上去,都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。片刻后,当一切都静止下来时,黑瞎子两人也被爆破声震醒了。

在黑瞎子醒来的那一刻,气氛明显变得沉重了,闷油瓶目光瞬间停留在了他身上。片刻后,黑瞎子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话,但由于身体太虚弱,结果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胖子道:“别在这里磨蹭了,大批大批的明器还等着我们,”他被黑瞎子整过,自然没什么好脸色。

我们一行人里,如今就有三个伤患,走起路来都需要人扶,胖子打趣说我们这不是倒斗队伍,而是救死扶伤游击队。闷油瓶依旧在前面带路,很快,石门后的世界呈现在我们眼前。

这是一个墓殿,空荡荡的,在探照灯有限的照明范围里,也看不出东西。闷油瓶始终走在最前面,他的探照灯在扫了一圈之后,突然停在了一个方位,紧跟着,人朝那儿走了过去。

那个位置是我们所有人的正前方,借着探照灯的亮度,只隐隐绰绰看到有一个巨大的黑影,我估计应该是棺材一类的,毕竟这地方是古墓,不可能摆一张桌子或者几把椅子。

我将黑瞎子和那伙计放下,让同子看着他们俩,赶紧跟到闷油瓶身后。这次他虽然有事情瞒我,但人生在世,谁都会有不可告人的隐晦,这点事情,还不至于影响我们的关系。

随着距离的拉近,我看清了那图硕大的黑色事物,是一个靠着石壁凿出来的平台,平台大约不足一米高,呈黑色,和周围的礁石融为一体,应该也是顺势凿出来的。

石头至之上,如我所料,是一口巨大的漆黑石棺。

我看着那石头不由觉得奇怪,因为那口石棺明显也是礁石制成的,而且很可能是就地打磨。古时候死了人,不像现在这么方便,中国的墓葬文化博大情深,一个骨灰盒是搞不定的,那时候的人,五十岁左右就会将自己的棺材准备好,放到家中专用的祠堂里,这叫‘备料’,所谓五十而知天命,往往是人还没死,棺材就放了好几年了。

现在则是人死了送火葬场,殡仪馆一条龙服务,现成的骨灰盒,像这种‘备料’的习俗,也只有偏远的农村还保留着。

那么,按照这种延续了几千年的习俗来看,眼前这口礁石大黑棺,显然就有些不合理,难不成人死了之后,搬进斗里,才开始造棺材?

这可相当不靠谱。

我道:“小哥,估计这里面装的不是人。”

闷油瓶微微点头,手中的探照灯在附近又搜寻几圈后,最终停留在了棺材盖上。

这口礁石大黑棺,宽约有两米,长约有四米,就是躺上两个日本相扑选手都不成问题,棺盖的四角处,雕刻着虎头,应该也是整雕。

四个虎头朝着四个方向,张口怒目,威风凛凛。

虎在古时候一般比喻将领,所以调兵遣将的令牌又可称为‘虎符’,我心道,莫非跟我想的不一样,这里面实际是躺了个将军?

将军的身份也算大,但这间空旷的大墓室,怎么看也没有主墓室的规格,而且这口大黑棺放置的规格是靠墙整体雕凿出来的,因此更不可能。

主墓室有一个最主要的特点,那就是棺材必定放在正中,是为‘中元’,而且墓主人身份越高,拖尸台规格也越高,据野史传闻,秦始皇的托尸台,高百丈,中圆而附九龙,圆中点诸天星宿,始皇位于紫薇。

大意是说,秦始皇的拖尸体做的极为庞大,中间为圆形,上面刻画了诸天星宿,而棺材则放置于紫薇帝星的位置,圆形外侧,有九龙盘绕,相当于真龙护卫,神仙抬棺,相当的大手笔。

而这口礁石大黑棺,从外形看,庄严厚重,取材和所用的工艺,也非常耗时耗力,用来做棺椁,也不会降低墓主人的格调,但显然,这里不是主墓室,也就是说,里面躺着的,是个陪葬的。

但偏偏,这个陪葬者有资格用虎,那这里真正的墓主人,身份该有多尊贵?

难不成这里还是座皇陵?

我越想到越觉得可能,除了皇家地位,谁还有能力在这茫茫深海造墓?但之前发现的种种,又明显和张家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这到有些不对劲了。

我正想着,闷油瓶两根黄金二指已经在棺材盖上游走了一圈,但他的手势很轻,不像在摸机关,倒像是在抚摸这口棺材。

我不禁迟疑了一下,斟酌着问道:“小哥,莫非这里面躺着的,是张家的前辈?”

闷油瓶既没有点头,也没有否认,戌时,他眉头一皱,又重新用探照灯扫射周围,似乎在寻找什么,我连忙也狗腿的跟着找,但这附近,除了这一口规模不错的礁石大黑棺,实在没有其它东西。

然而就在这时,闷油瓶手里的灯光又一次停止了,停向来大棺的斜对角处,紧接着,他从拖尸台上跳下去,又朝着那个方向走去。

我看了远处的胖子一眼,黑瞎子似乎好了一点,胖子正可这劲儿抱负他,估计是在进行言语攻击,我比较在意的是那阵救命的声音,似乎从我们进了那条墓道后不久,声音就消失了。

这间墓室比较大,探照灯打下去看不到头,因此我还没有摸索完整,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通道,见闷油瓶朝那个方向走过去,我略一迟疑,便打着探照灯去干自己的事情,寻找下一条通道。

这里很空旷,显然已经没有人,对于我来说,现在最重要的是寻找到二叔他们的踪迹。我没有跟上闷油瓶,而是单独朝着没有人的那一片黑暗走过去,期望能在那里有一点收获。

探照灯的光芒逐步蚕食着黑暗,黑暗中,闷油瓶和我都没有说话,只时不时听到胖子的声音,或许是由于距离和空间的关系,胖子究竟说的什么,也听不出来,但没多久,胖子大约是把黑瞎子洗刷够了,晃了晃脑海,目光停留在我身上,最后朝我走过来。

我没有多做停留,大多数情况下,我是和胖子一起行动的,因此我一边等着他跟上来,一边打量视线里的发现。

空的,到处都是空的。

这位陪葬的将军挺可怜,除了那口不算差的棺材外,连一个瓶瓶罐罐都没有。

胖子这时已经到了我身边,满口放炮道:“修个墓实在一点,墓道、墓室一个接一个的,整这些虚的有什么意思,放几件儿陪葬的明器才是硬道理。”

他不死心,也拿了一把探照灯,跟我同一个方向,分两头开始搜索,不过我是观察出口和机关,他是摸明器。

就在这时,我突然发现,视线里似乎出现了一个瓶型的黑影,看轮廓,像圆身细底的观赏瓷器瓶。

我赶紧叫胖子:“别找了,这儿有明器。”

“***。”胖子兴奋的爆粗口,道:“胖爷那店铺的房租总算是有着落了。”他用比我还快的速度冲到了前面,随后兴奋的表情瞬间就垮了,冲我道:“让你***下斗戴眼镜,你小子偏不听,你看看那是个什么玩意。”

由于胖子冲到我前面打探照灯,因此照片范围扩大了不少,原本黑影模糊的轮廓也清晰起来,我一看不用惊了一下,是一个水瓶。

而且是过去很老式的军用水壶,但这个水壶又有些不一样,是窄底扁身的,像是特制的,专门方便打捞袋存放的。我看了胖子一眼,立刻躲步上前,将那水壶拿在手里。

水壶很轻,里面是空的,而且已经扁了,铁皮包制的,将重量压缩到了最小,表层刷着绿漆,已经掉了很多,看起来有些年月了。

但根据材质与制作工艺来看,至少也有五十年左右的历史。

五十年前,还有一批现代人来过这里……

可是,那时候的潜水条件,根本达不到入海的要求,如果我没有记错,五十年前那种环境,除了国家级的专业水下作业工人,普通人,是不可能弄到潜水衣的。

将这个水壶带下来的人难道是……

我有些不敢想下去,觉得嗓子干干的。

胖子显然想法跟我差不多,但他眼珠子转了几下,道:“天真,不是这么回事。”我根本没说我的想法,但胖子似乎明白了,他解释道:“五十年前,在国内确实没有这个下水条件,但你忘记老德了,德国人的水下装备,当时还算比较领先的,而且相比其它国家,更容易弄到。”

我道:“你是说,五十年前有一批德国人来过这里?”

“也有可能是买了德国装备的中国人。”胖子解释道。

那么,拥有这支水壶的队伍,最后有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?他们是死是活?如果死了,尸体在哪儿?

我握着水壶,给胖子使了个眼色,道:“找。”

两人分头行动,不多时,胖子便招手道:“找到了。”他已经走到了比较靠石壁的地方,而我什么也没发现,于是我朝着胖子的方向走过去,接下来看到的一幕,让我倒抽一口凉气。

胖子砸了砸嘴,道:“胖爷刚刚也被吓了一跳。”

只见靠墙的地方,居然坐了一排的死尸。

这些死尸几乎都是骨瘦如柴,而且身上穿的衣服,恰巧吻合五十年前的时代环境,看来这个水壶的主人就是他们了。

我压下心头的怪异,开始观察这些尸体。

一共五具,都是男性,统一盘腿而坐,背靠着石壁,尸身没有腐烂,呈现出干尸的状态,面容已经无法辨别,但从轮廓上来看,这几个都是中国人。

看来如胖子所说,是买了德国装备的中国人。

他们一行究竟有多少人?难道全都死在这里了?

我心中有种激动的感觉,这些人最后都没有出去,那么也就说,身上所携带的东西,也一定还留在这里,或许会留下很多线索,能来到这个墓里的人……绝对和终极有关。

我虽然已经下定决心,不再去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,但当有这么一个机会白白放在我眼前的时候,我想任何人都不愿意错过。

我取出打捞袋里的摸尸手套,立刻挨个挨个检查尸体的随身物品。

五年前的我,如论如何也想不到,有这么一天,我可以像三叔一样,面不改色的对着尸体摸来摸去,恐惧多了,慢慢就习惯了。

但令我惊讶的是,我将这五具尸体,挨个的摸过去后,除了他们身上的衣服,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能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,我不死心,又拿着探照灯在周围找了一圈,试图找到他们的打捞袋,但依旧一无所获。

我总算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死,在这种情况下,不被饿死也肯定被渴死。

他们的装备去哪了?是丢失还是被什么人拿走了?难道当初……还有幸存者?

我搜寻无果,盯着五具尸体显得很郁闷,这时,胖子不慌不忙道:“我说天真,你摸了这么半天,就没觉得不对劲儿?”我嗯了一声,道:“发现了什么,别卖关子,现在没工夫跟你瞎扯。”

胖子讪讪的摸了摸鼻子,正色道:“你会临死前坐的这么端正吗?五个人还特意摆个造型?如果是胖爷我,我肯定是怎么舒服怎么死,最好就是躺着席梦思上,就算没有席梦思,那躺着也成,这么坐着,腰可够酸的。”

我一愣,猛的一击掌,忍不住乐道:“我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。”

临死前还要摆这种姿势,只能说明两点,一是有人把他们摆成这样的,他有什么用意?二是他们自己摆成这样的,对于一群快要死的人来说,这种行为,显然不符合实际,除非,他们是想要告诉后来的人什么……

我立刻招呼胖子,一起把尸体搬开,紧接着,五幅画出现在了我们眼前,而原本,这些画是压在尸体的屁股下面的。

由于尸体的蜡化,画已经被弄的很难辨认,但幸好,这五个人应该是用匕首一类的坚硬物品刻上去的,但刻的不深,想必当时,五个人已经没有力气了。

这只有五幅画,画得十分简陋,而且画功不一,显然,他们一人承担了一幅。

第一幅,形似一个码头,用一条白线当岸,岸的对面有波浪纹,代表水,水里,还有一个简单的船型。有六个人正上船。

那六个人画的极简单,一个圈代表头,一个圈代表身体,四条线代表了手脚,六人上了船,似乎扬帆出海。

第二幅是六个人,围着一个棺材,这幅画的比较仔细,将棺材画的很大,并且很鲜明的表达出了棺材靠墙的特性,看来,这一幅表达的是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。

他们发现棺材之后呢?发生了什么事?

我迫不及待的去看第三幅,一看之下,不禁愣住了,棺材被打开了,石棺盖在地上,六个脑袋往棺材里张望。这可能画的有点夸张,哪怕是倒斗的菜鸟也知道,开馆后不能直接去看尸体,因为人嘴里呼出的阳气,很可能会想冲,从而起尸,当然,如果已经是一具白骨架子,自然没事。

我紧接着去看第四幅,依旧是看棺材的模样,只不过棺材周围,画了一道道线条,表面里面有什么东西,正在发出光芒,或者又在寓意,棺材里的东西很宝贵。

胖子看到第四幅画就稳不住了,道:“总算是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。”紧接着,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道:“不成,这儿就五具尸体,还活了一个人,别是把里面的好货都掏光了。”说着,他赶紧去看第五幅画,这幅画没有什么特别,甚至让人有些看不懂。

因为棺材没了,人也突然少了一个,而且最为奇特的是,原本用圆圈代替的五个人,在这幅画里有了五官,但他们的五官,无一例外,全部都露出惊惧扭曲的表情,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。

胖子推测道:“难不成那棺材里放的,是一个浑身带了黄金的粽子,先是闪瞎了他们的眼,然后跟着起尸了。”我目光盯着这幅画,总觉得诡异无比,甚至当我看到那种极其扭曲的五官时,甚至有种浑身发寒的感觉。

我关注的重点不在粽子,而在于第六个人……他去哪儿了?

下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三十七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