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五章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四章

本来,如果我不想到这一层,我可能会直接退回去,选择另一个气孔,但如今,我却连脚都动不了,迫切的想去证明什么。

片刻后,我忍着恶臭,伸手将那具胖尸体的双腿用力往下拉,他的骨头都已经僵硬了,我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将他双腿打直,甚至听到了骨骼扭曲的声音。

很快,那具跪趴着的尸体,被我改为了全趴,我的两双手手,几乎都沾了浓黄色的恶臭粘液,我只能分散注意力不去理睬,打着探照灯往前看,一看之下,不由松了口气,因为前面并没有别的尸体。

紧接着,我便觉得奇怪了,这具尸体为什么会死在这里?他身体上,似乎没有其它外伤。

先前,由于他是屁股朝着我,因此我看不见他的脸,但此刻,当我抬头往前看时,不由愣住了,因为这个尸体的头不见了。

确切的说,是他的头,如同鸵鸟一样,扎进了地底。

在他的前方,那种粘稠物更多,黑漆漆的,与礁石融为一体,不仔细看,可能根本无法发现,而此刻,这具尸体,就是这样,将头插进了粘稠物中,乍一看,还以为他的头没了。

我虽然很好奇,这人临死前究竟为什么这么干,但好奇心害死猫,我这些年深有体会,况且这次下斗,不是为了满足好奇心,而是为了救人。

我只是略一犹豫,便压下好奇心,准备往后退,既然闷油瓶他们不是走这条道,那么我再往前走,也没意思,谁知就在我往后退了没几步时,我的脚突然顶到一个硬硬的东西,我下意识的蹬了蹬,质感很像石头,但我很清楚,我的后面是一条通道。

我知道事情有变,立刻转头往后看,一看之下,顿时就有种想骂娘的冲动,因为我身后的通道,不知何时,竟然消失了。

不错,消失了。

这辈子,我只遇到过一次类似的事,那是巴乃的密洛陀弄出来的,但这里显然没有密洛陀。

我又蹬了一下腿,依旧踢到坚硬的石头,甚至踢的脚腕隐隐作痛。

紧接着,我又想到了一个词,鬼打墙。

难道这种寻常人一生都难以遇到的事情,又被我赶上了?虽然说夜路走多总会撞鬼,下斗太多总会遇棕,但我遇到的粽子,是不是也太多了?

而且玩什么不好,非得打墙,还好我没带蜡烛,否则,它是不是会把灯也顺便吹了?

但是,如果是鬼打墙,那么粽子在哪儿?

我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那具埋头尸,难道是他?

肠子都烂出来了,应该起不来尸了,难道是个软粽?

想了想,我发现自己的打捞袋里,没有太多对付粽子的装备,倒是有一个黑驴蹄子,但那玩意,对付软粽子,恐怕也够呛。我心说难道是我刚才摸了他屁股,这胖粽子不爽了?

这些年,我遇到的事情也不少,一时到没有害怕的感觉,能沟通的粽子我也不是没遇到过,便从打捞袋里摸出一包黄鹤楼,插了三只烟点上,道:“兄弟,刚才无意冒犯,我只是来救人的,你死在这里,我深表痛惜,回去之后,肯定会慰问你一家老小,你就放心吧。”说完,我等了会儿,再转头一看,后面依旧是石壁。

我心里有些没底了,忍不住又看了那具尸体一眼,这一看,我顿时愣住了,因为原本将头埋在泥里的尸体,不知何时,他的头,竟然冒出来了。

头脸上全是黑漆漆的粘稠物,粘稠物里,隐隐还有些黄色的老蛆翻滚,此刻,那张脸正侧着,刚好面朝我的位置。

我背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,心说我只是想让你开门,没让你露脸啊?

我不断往后缩,由于空间狭窄,只能缩成一团,掏出手中的匕首,与那张污黑腐烂的脸对视,洞窟里空气很浑浊,充斥着恶臭,如果不是此刻危急的情况,我很可能会直接吐出来。

我与那张脸足足对视了十多分钟,我本以为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,但什么也没发生,除了身后的洞口依旧没有露出来以外,几乎没有任何改变。

许久之后,我有些稳不住了,它可以一直在那里待着,我不可能一辈子也缩在这里,最后,我深深吸了口气后,便开始往前爬。

虽然我知道黑驴蹄子浇上童子血,可以照出软粽子,但照出来之后呢?难道我扑上去掐它的脖子?我没有闷油瓶的本事,也不是驱鬼的道士,在这种时候,我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可想。

既然打不过粽子,那就只有绕过去,这人周围没有装备,也就是说,他的装备很可能是死后被同伴拿走的,或许,他的同伴也是往前走。

当然,也有第二个可能,就是他也跟同伴失踪了,因为遭遇了什么事情,一个人死在了这里。

显然,这个气孔并不安全,至少这个胖子,看体型也不是个好招惹的。

我定了定心神,口中默念勿怪之类的安抚说辞,慢慢从他身体上爬过去,这个过程我不想赘述,因为这实在不是什么好的体验。

当我爬过去之后,那具胖尸体依旧没有发生任何改变,洞口也没有露出来,但好在没有发生更坏的事情。

我于是打算接着往前爬,走下去,或许会沿着二叔他们的足迹,也或许会与闷油瓶他们彻底失散,又或许在气孔交错的过程中,我们会再次相遇,这些都无法确定,都有风险性,但我不可能等在这里坐以待毙。

后面的空间稍微大了一些,如同一个血栓瘤一样,中间凸起了一块,勉强可以让人坐起来,但必须得低着头,因此,我干脆继续爬行,一边爬,我一边留意着身后的动静,生怕后面那位‘兄弟’不甘寂寞,突然起来与我一起玩爬动游戏。

但注意了一会儿,我发现它还算安分,但很快,我就明白它为什么那么安分了,因为前方没路了,这个气洞彻底到了尽头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,有一种被玩弄的错觉,我不死心,同样用手摸了一遍,但坚硬冰冷的触感告诉我,这是货真价实的礁石。

然而,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。

礁石内部气孔的形成,大多是由于地质运动过程中所产生的压力,使得礁石内部形成中空地带,根据礁石形状的不同,内部所形成的中空地带,大小、长短都会不一样,但无论如何,要想受压,就必须要有两个排气口,换句话说,一定会有两个出口,就如同一条水管一样。

而像这种鸡蛋一样的密封构造,是不可能存在的,除非广西的密洛陀进行物种大迁移了。

我待在远处,越想越觉得有些冒冷汗,回想起之前的一切,我发现,这整件事情,就如同是一件阴谋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安排,将我带入一条死路里。

先是无缘无故的掉队、紧接着是这具尸体、然后是这个奇怪的洞穴。

我突然有些怀疑,究竟是不是软粽子在捣鬼,如果真是它,那么它想干什么?拉我陪葬?

那具尸体,依旧是先前的姿势,由于我爬到了他前面,所以此刻看上去,他的脑袋正在往后看,只留给我一个头顶,我几乎想不到任何办法,足足过了十多分钟后,只能一咬牙,心说死就死吧,先把粽子照出来再说。

当即,我摸出打捞袋里的黑驴蹄子,这玩意只备了一个,毕竟下水不比在陆地上,能携带的东西都十分有限,这个黑驴蹄子,我和胖子是随身带着,当初跳海时都没扔下,此刻该是它排上用场了。

我浑身都是血,也犯不着在割新的伤口,但为了应付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恶战,我在燃黑驴蹄子之前,先给自己身上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处理,大的地方都进行了包扎,随后补充了食物与水源,在身体调节到最佳状态时,我将那个带血的黑驴蹄子点燃了。

驴蹄子本是不容易燃烧的,但不知是不是带了血的原因,黑蹄外面,包裹了一层淡淡的橘红色火苗,仿佛随时会熄灭一样,我整个人的神经都绷成了一根弦,捏着燃烧的黑驴蹄子,借着橘红色的光芒,仔仔细细的看着洞窟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
没有看到软粽子,洞窟除了颜色有些光变外,没有多出任何东西。

那具尸体也依旧安安静静,只是那张腐烂的脸,在橘红的光芒下,似乎透着一种血腥。

我勉强盯着它看了半天,没有任何异动,直到那个黑驴蹄子烧光了,那种诡异的感觉才消失。

下意识的舒了口气,等我反应过来时,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,竟然出了一层冷汗。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几乎想尽了办法,对于眼前的情况,我做了无数次假设,但最终,我只罗列出了三个较为靠谱的假设。

第一:依旧是软粽子在搞鬼,只不过这粽子比较厉害,黑驴蹄子照不出来。

第二:广西的密洛陀搬家了,或者是这里,有什么类似密洛陀的生物在作怪。

第三:以上的情况都不是,我遭遇的,是一种全新的危机。

这三个假设在我脑海里翻来覆去,但无论是哪一个,我都无法做出反应,黑暗中,我手里的探照灯发出了三级预警灯。

这种探照灯有储备电,一共设置了三个预警灯,当三个预警灯同时亮时,意味着剩下的电量,还能维持三十分钟,当两个预警灯亮时,意味着电量能维持二十分钟,以此类推,也就是说,这个探照灯的电量,最多只能维持三十分钟的长亮,接下来就没电了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我现在恐怕就是这个状况了,为了节约电源,我只能将探照灯关了,缩在角落里,尽量远离尸体,在黑暗中思考着该如何出去。

这里活动空间太小,我就是想挖地洞也施展不开手脚,更何况,我根本没有打洞的工具。

黑暗中,洞窟里全是腐烂的恶臭,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了多久,头脑就像要爆炸一样,就在这种僵硬的形态下,我突然发现了一丝不对劲。

不对!

这里的空间并不大,为什么空气还没有耗尽?

整个洞窟,根据我的目测,高约一米,长度约为六米左右,而我在这里至少已经待了不下二十分钟,按理说,这里的空气早就应该耗尽了。

这说明,这个洞窟里,肯定有通风换气的地方。

想到这儿,我精神一振,决定再将这个地方搜索一遍,但之前肉眼能见的位置,我几乎都打探过了,那么剩下的,只有肉眼不可见的地方。

但这个地方会在哪里?

我目光在狭窄的空间中扫视了一圈,最后停留在那具尸体的头颅上。

不管他是怎么死的,但一个人临死前,将自己的头像鸵鸟一样埋入泥土里,岂不是显得太奇怪?我伸手探了探那总淤泥一样的物质,黑色的粘稠物一直覆盖到了我的小臂,也就是说,这层堆积物,至少有半米的高度,堆积物的底部是一层坚硬的东西,像是礁石。

我心里咯噔一下,难道下面没有通气口?

但随即我就认命了,即便下面真的有通气口,那么空气也不可能穿透烂泥散发出来,也就是说,保持这个空间气流稳定的通气口,并不在淤泥下面。

但除了这个地方是肉眼看不见的以外,我实在想不出,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,还有什么是被我忽略掉,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特长,就是观察力强,但此刻,我的观察力似乎失效了。

我不停的给自己催眠,提醒自己冷静下来,越是混乱就越难以发现破绽,正当我将手从淤泥一样的物质里往外拨时,我的手掌底下,突然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。

是个活物。

我惊了一下,下意识的想将手抽出来,但紧接着,我的手背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,有什么东西咬在上面了。

“嘶……”我倒抽一口凉气,猛的将手拔出来,黑色的粘稠物顺势甩的到处都是,只见我手背的位置正爬了一个东西,大约只有婴儿手掌大,浑身裹着一层黑泥。

应该是什么吸血类的昆虫。

我也顾不得看,右手抄起匕首就削了过去,但那玩意咬的极紧,我的匕首削过去,没把它拨下去,反而扯的自己皮肉疼痛,这时我才发现,那东西嘴上居然有一对灰色的大鳌。

我霎时间就愣住了,这不是尸蟞吗?

这是一只普通的尸蟞,由于浑身裹着一层烂泥状的东西,因此一开始我还真没看出来,此刻,那玩意正咬着我的手背,大概嫌那里肉少,嘴里的大鳌一松,转而顺着上臂往上爬。

这又不是尸蟞王,我也没了忌讳,直接就跟抓螃蟹一样,钳制它的背部,将它拽下来,扔到地上后一脚踩了个稀巴烂。但就在这时,我突然发现,那些淤泥一样的东西里,突然又冒出了两只尸蟞,我心中警铃大作,心说不会吧,难道这下面全是尸蟞?

那两只尸蟞一出来,就跟跳蚤一样朝我蹦过来,但它们都只是普通货色,比起积尸洞里的大尸蟞,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,我一边缩紧身体,尽量让背靠着石壁,一边用脚去踩尸蟞,来一个踩一只,来一对踩一双。

虽然烂泥里不断有尸蟞往上钻,但好在数量不多,都是零零散散的出来,我踩了大约三十只后,就再也没有尸蟞爬出来了。这时,我突然觉得有问题。

先前我以为是鬼打墙,这男尸将脑袋拔出来,想跟我亲近亲近,但看现在这情况,估计这男尸的头,应该是被里面的尸蟞给顶上来的,再加上我之前用黑驴蹄子也没有照出软粽,难不成这实际上不是这位兄弟在捣鬼?

不是粽子,难道是密洛陀?

我觉得自己有种要被逼疯的感觉,如果真的是密洛陀,恐怕我这时候已经被分尸了,但这个洞窟,除了将我困住之外,没有任何异动,即便出来几只尸蟞,也是一脚死的等级,根本不足以造成威胁。

这种情况我遭遇过很多次,但至少每次都有头绪,能分析出是粽子还是机关在捣鬼,但这一次,我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头绪,即使一开始是冷静的,但现在下来,我已经感觉有些焦躁了。

我想了很久,却一点办法也没有,时间在黑暗中一点点流失,空气中散发着恶臭,一开始我还能强迫自己去想办法,但到最后,我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可能性了,由于长期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,我甚至觉得内脏都在被挤压一样,难受的让人喘不过气。

也不知坐了多久,我再也沉不住气,忍不住对着面前的尸体骂娘:“***,是不是你搞的鬼,有本事就起来单挑!啊!来啊!”

没人应我,这种安静而窒息的感觉,简直要把人逼疯,我卷缩的浑身都难受,最后只能以爬行的姿势在狭窄的空间里活动,周围全是黑色的粘稠物,还有尸蟞的尸体,至于那具男尸,光是那种恶臭以及身上的老蛆,已经足有让人望而却步了。

为了节约光源,我一直是关着探照灯的,在这种狭窄的空间里,时间的流逝仿佛过的特别缓慢,到最后,我甚至连爬动的心思都没有了,心中唯一的念头只有出去,无论有什么方法,只要能见到一个活人,听到一点声音都行。

我想起自己身上还有匕首,便用它去挖礁石,虽然这个举动很傻,但在这种绝望的关头,实在没有办法再想更多,如果就让我这么一直无所作为的等着,我一定会发疯的。

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挖了多久,耳朵里只有匕首与礁石撞击时发出的声音,单调而凄厉,一声声的扎入耳膜,直到我手腕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时,匕首的尖端钝了。

最后,或许是在黑暗中待的太久,太渴望光明,所以即便知道光源宝贵,我还是忍不住将探照灯打开,在灯光被打开的一瞬间,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,上面的时间显示让我震惊了一下,因为我发现,自己已经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待了整整六个小时。

我此刻根本就感觉不到饥饿,估计任何人处于这种环境时,对于吃喝的欲望都会消失掉,但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绝望,再后来,探照灯关了又开,开了又关,那把已经钝掉的匕首,换了无数个位置,除了敲下一两块碎石,没有再获得更多的东西,最后,探照灯亮起了一级警示灯。

我愣了愣,整个人颓然的爬在地上,眼前是黑漆漆的污泥,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,这一刻,我又一次体会到了绝望,而且是彻底的绝望。

在这个地方,没有人能找的到我,即便闷油瓶发现我失踪了,再回头来找我,会不会就像在广西的密洛陀洞一样,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路了?

我隐约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,甚至不敢再想下去,当我的目光看向那具男尸时,整个人不可遏制的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恐惧……或许再过不久,我就会变得跟他一样……

到时候,会不会有人像我发现他一样发现我,然后顺道摸一摸我的屁股?

越想下去,我越觉得胃里翻腾,蹭满粘稠物的皮肤上,甚至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,万一那个人是胖子也就算了,要是个女的,那得多不好意思啊?

想着想着,我越来越暴躁,就在这样狭小与浑浊的空间内,人的精神与体力,也消失的特别快,到最后,我甚至累得睡着了,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几乎要疯了,最后终于忍受不了,在狭窄的空间里,大呼一些人的名字。

具体叫了哪些人,我说不上来,只觉得脑袋浑浑噩噩的,似乎又叫闷油瓶的名字,似乎又有叫三叔的名字,人在脆弱的时候,就容易露出最本能的恐惧,或许在我的潜意识里,还保留着一种希望,在某一个转角处,那些因为保护我而死亡的人,会再一次出现……

这是一种极其幼稚而不靠谱的思维,但此刻,我的大脑完全已经瘫痪了,就像一个人临终前的哀嚎一样,无数人的名字在狭窄的洞里回荡。

我一直觉得自己虽然身手不行,但心里承受能力还不算低,但现在我才发现,人类的心既可以是最强大的,也可以是最软弱的。

我不知道自己叫了多久,但奇迹没有出现,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改变,依旧是恶臭,依旧是狭小,我彻底绝望了,疯狂中,直接朝着那具男尸扑了过去。

“都是你!***,去死!”在绝望的环境中,人本性里的残暴被激发出来,在我呼唤了无数人的名字而得不到回应时,绝望与恐惧之下,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破坏!

那具男尸被我一拳揍到了脸上,尸水飞溅,我一向是恶心那些软体昆虫的,但在这种时刻,看着那些小生命在烂泥里挣扎,我反而升起一种同类的感觉,至少这里不止我一个活物。

如果是胖子在这里,肯定会狠狠的耻笑我,竟然把自己和蛆虫相提并论,但此刻,我却笑不出来,只想哭。

然而,就在这时,我突然发现,从那具男尸的怀里,竟然露出了一个东西……

下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六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