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一章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章

紧接着,我重新将目光投向了那个伏趴着的女人,如果是一般情况下,我很难弄清楚这个女人的具体意义,但结合她所驼的石柱,以及石柱上的古怪尸体,却让我想起了一个古代的陋俗。

古时候,有一些建筑物,需要修建在水里,最常见的就是河堤。在元以前,不少地方都流传着一种陋俗,就是在修建河堤或者某些水上建筑时,需要弄一具镇水尸。

如果是官方建筑,大多会找一些死囚,在工程完工后,往往会有一个大型的祈福仪式,祈祷河神保佑,在这一天,用一根刻满河神塑像的柱子绑在囚徒身上,然后沉水于河堤旁,以此来镇水。

后来也有些大户人家,兴起了在水上修建避暑园林,据说也会买一些贫苦人家的孩子,用来做镇水尸。元朝以后,随着明朝体制的改革,这种陋俗才逐渐取消,但后来相传,圆明园的修建工程中,曾经有大型的水景,也曾经绑柱投尸。

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,眼前这跟就地取材的礁石柱,应该也是一根镇水柱,而柱上所绑着的尸体,大约就是镇水尸,只不过这些尸体骨骼赤红如血,也不知是不是生前被喂食过某种东西,导致骨骼所产生的异变。

而那个驼柱的女人,则让我想起了古时候的一个传说。相传大禹治水时期,有神龟背负文字从河中冒出,大禹根据这些文字的提示,终于治水成功,后来,中国的墓葬与神鬼文化中,就逐渐衍生出一种乌龟驼碑的造型,在寺庙或者一些古墓里,大多可以看到。

而这种女人驼柱的形象,虽然很少记载,但相传古时候,有人为了效仿神龟驼书,会在德高望重的长者死后,选一些童贞女子,驼着长者的生平记载献到坟墓前,利用神龟驼书的模式,来为长着祈福。

但向这种女人驼尸柱的情况,却从来没有记载过。

张秃头跟着凑过来,继续盯着女人的胸研究,似乎在等那个诡异的头颅冒出来,我安抚胖子之后,便跟众人打了个手势,示意继续寻找德国美女。

此刻,我们下水的时间已经有半个小时左右,也就是说,很可能下一分钟,海水就会倒灌进来,我们必须争取分分秒秒,尽快进入墓室中,否则海水一旦回涌,水压加大,那么我们身着的潜水服,根本无法抵达接近两百米的水压。

那三个德国人虽然怀疑我们,但这种关头,众人都无法起冲突,三人用德语交流一阵,便四散分开,重新往上游,这一次,他们将目光锁定在了尸柱上,显然觉得小龙女的失踪,和这根古怪的尸柱脱不了干系。

比起他们的想法,我更愿意相信,小龙女或许是发现了什么,从而单独离队了。这根尸柱虽然古怪,但上面的尸体都只剩下骨头了,绝对没有起尸的可能,更不会有什么杀伤力。

因此当三个德国人往上游时,我带着胖子三人在水底下搜索。这个驼尸柱设立在这个地方,一定有它的原因,说不定斗的入口,就在这附近。

但这茫茫海域,究竟该往哪个方向找,实在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。

下意识的,我将目光看向那个女人,张秃头还在那里研究女人的胸部,让我恨不得在他的肥屁股上踹一脚。

我看着那女人的脸,心里突然咯噔一下,发现了一丝古怪之处。

这女人的造型,是驼着尸柱往前爬的姿势,也就说,她的目的地在前方,而她的脸却向右转,与身体爬行的方向完全不一样,仿佛在爬动的过程中,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,而她所望的那个方位,正好也是位于岛斗的礁石上。

我心中一动,难道这是一种提示?那块地方有什么东西?

我看胖子等人正在其它位置搜索,便没有叫他们,而是自己朝着女人张望的方向游过去。随着距离的拉近,我看清了那片礁石附近的地形。

那是一片凹凸不平的起伏地带,礁石的外围完全是自然的,看不出人工打磨的痕迹,然而在那块礁石的位置,却有一个很奇怪的空缺地带。

原本这个空缺地带,我是不应该发现的,但之所以那个地方会那么显眼,是因为在空缺地带的外围,长满了一种如同海苔一样的植物。

我认出来了,是‘科摩罗食肉黑藻’。

而显然,这片空缺地带是人为清理出来的,上面依稀还能看到海藻的根部,我连忙凑近了仔细观察,顿时心脏突突的跳动起来,因为我发现,这个地方,确实是一个入口,但不知为何,入口处的礁石,呈现出一种碎裂的状态,似乎发生过什么大的爆炸,使得礁石将洞口完全堵住了。

我转头,发现胖子他们离我有一段距离,便打探照灯,示意他们都过来帮忙。

很快,我们围到了一处,胖子二话不说,冲我比了个大拇指,紧接着便动手去搬礁石。

由于是在海水里,搬动虽然不困难,但动作却很笨,我们搬了足足十分钟,只搬了不到三十块礁石,随着我们的清理,眼前出现了一个直径大约一米的洞口。

我继续往前搬了一阵,突然,我们手上的水压表,开始发出警报。这种水压表是连接着潜水装备的,它的警报声直接在偷窥里响起,听起来分外紧张,于此同时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变的沉重起来,身上的皮肤如同在被挤压一般,极其不舒服。

我赶紧看了看水压表,水压显示深度一百七,已经超过了潜水服的标准深度一百五。

如果再呆下去,随着海水的继续上升,我们的潜水服随时会出现故障。

胖子看了看眼前的入口,显然不死心,又去搬了两块,但没几下,胖子就喘的厉害了,因为海水压力的变化,我们在海中的行动也受到了阻碍。

情急之下,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目光冷冷的注视着那些堵住入口的礁石。

这些礁石棱角锐利,而且互相挤压之间,由于形状不同,都保留有大大小小的缝隙,如果是入口修建之初就出现的,显然不太可能,因为这样会使得里面的陵墓进水,破坏斗里的密闭结构。

因此,这些堵住礁石的洞口,一定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,导致洞口坍塌而造成的。礁石质地坚硬,要想形成这种坍塌,除非用炸药,而海里是无法引爆炸药的,也就是说,导致礁石坍塌的炸药,是在斗里点燃的。

越分析,我就感觉思路越清晰起来,对于接下来要做的,也有更加清晰的认识。

首先,这条入口在修建之处,为了密闭结构的需要,必然是修建的很长,到了一定的深度,然后在往上,形成一个‘l’型的转角,阻止海水进入内部,而炸药引爆后,整条入口都已经被坍塌的礁石堵住,我们显然没有时间清理这么长一条入口。

其次,坍塌的礁石,肯定是从入口周围掉下来的,而我们现在清理后,入口的直径是一米,也就是说,在这个入口没有坍塌的时候,它的实际直径,或许只有半米。

一个半米的洞口,显然不可能是真正的入口,这个地方,很可能只是其中一个密闭系统的排水孔,但修建的人,为了防止有漏网之鱼,甚至很可能刻意的在外围种植了‘科摩罗食肉黑藻’。

二叔当初,或许也是受了那个女人的暗示,曾经在这里寻找过,将这一片的食肉黑藻清理出来,这才发生了后来黑藻漂浮在海上的一幕。

真正的入口不是这里。

我想通了这一点,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正在逐渐加强,便招呼胖子等人往上游,示意放弃这个地方。

胖子很了解我追根究底的个性,对此显得很不理解,挑了挑眉,做了个唇形:咋了?

如果是以前,在这种没有头绪的情况下,我或许会死守着这个洞口,一路挖到底,但现在,我所承担的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性命,还有我的两个伙计,以及我最重要的兄弟。

我摇了摇头,此时无法说太多,只率先往回游,而就在这时,我发现,张秃头不知何时,竟然只剩下半个屁股了!

他的大半个身体,都探进了那女人的双乳中,只剩下屁股和腿露在外面。

胖子顿时就怒了,嘴里骂骂咧咧,语速太快,也不知他在骂什么。

我愣了一下,心说这张秃头难道真的不是闷油瓶?这他娘的也太猥琐了,对着这么一个丑的跟鬼一样的石头女人,居然都能提起兴趣?在大海底下干这种龌龊事?

紧接着,我心里猛的咯噔一下。

不对!那女人胸后面,可是那个大头怪物啊!难道张秃头他……

我几乎寒毛都竖起来了,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,立刻举起了气压枪,也顾不得越来越强的水压,拼命的往张秃头那把游去。

而就在这时,张秃头的屁股突然动了动,紧接着,他仿佛被什么东西拉扯一样,后半个身体,逐渐被拖进了女人的双乳后面,逐渐只剩下一只脚,最后……连脚都不见了。

几乎是下意识的,我端起小鱼雷就冲了上去,头盔上得强力探照灯,随着我的游动,灯光自然而然的照射到女人的双乳中,在幽暗的海水下,只见里面隐隐绰绰,也不知有什么东西。

就在这时,突然一个东西探了出来,是一只穿着潜水服的手,那只手正朝我打手势,示意我上前。

我估计张秃头是没什么问题,便跟着游到女人双乳处,探头一看,却发现就在女人肚腹下方的礁石处,竟然有一个地下通道。

那通道呈圆形,直径约有一米,此刻,张秃头正蜷缩在通道旁边,用单独配备的水下探照灯往水洞里打,显然正在探明情况。

胖子等人以及那三个德国人都围了过来,在我身后张望,但由于位置关系,估计他们也看不到什么东西。张秃头回过头,指了指那个水洞,冲我比了个ok的手势,紧接着,便开始往水洞深处钻,很快就看不到人影。

我紧跟着挤进了女人的双乳间,冲胖子等人指了指水洞,便也跟着进去,很快,胖子紧跟其后,所有人都开始爬进了水洞里。

这条水洞也是礁石构造,但不知为何,洞壁十分光滑,我们穿上潜水服后,身材臃肿不少,潜水服基本是贴着洞壁划过,令人心惊胆战,生怕会有什么意外,但一路下去,我紧跟在张秃头后面,都比较顺畅,就在这时,张秃头突然停下了身体,手在地上摸索一阵,紧接着摸出了一个东西。

那个东西起初我还没看清模样,但突然间,它就发出了亮光,一看之下我怔住了,因为那是一支水下探照灯,而且和我手中的一模一样。

由于是潜水作业,因此我们每个人所能携带的装备都十分有限,光源一共只有两个,一个是单独配备的水下探照灯,一个是连接着头盔的强力水下探灯,而此刻,张秃头却在这个水洞里,摸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水下探照灯。

这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?

几乎是一瞬间,我就想到了小龙女,除了她,没有别人。

难道她先前失踪,就是进入这条水洞之中了?

我觉得这个是最有可能的,但当时我和胖子首先下到海底,紧接着才是德国人,而在我和胖子往海底游的时候,德国美女并没有消失,换句话说,她根本没有时间进入这条水洞。

张秃头显然也觉得蹊跷,盯着探照灯看了看,便将视线移向前方,游动的速度加快了。我想也没想,紧随其后跟了上去,然而,很快我就发现,我们的路径有些不对劲,因为在往前游了一段距离后,路线开始往上延伸,形成了一个‘l’型,这种结构,只适合于水下密闭系统。

难道我们是进入一条排水口了?

很快,我便有了答案,因为在向上游了一段距离后,张秃头突然从水里消失了,紧接着,我的头也跟着探出了水面。

眼前的环境让我有些发懵,水面不远处,便是一条圆形的隧道,而且凹凸不平,布满了尖锐的棱角,隧道的直径甚至还不到一米,以我们穿着潜水服的情况,根本不可能进去。

其余的地方,全部是密封的礁石,也就是说,我们此时已经进入了礁岛的内部,而在那条隧道的入口处,赫然摆放了一堆装备,银灰色的潜水服,还有一罐氧气瓶。

很快,胖子也冒出了水面,由于空间的关系,水洞里的其他人根本无法探头,胖子看见那堆潜水服后,登时倒抽一口凉气,将自己的潜水头盔摘下来,道:“憋死我了,那堆衣服是谁的?”

我也跟着将头盔摘下来,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除了潜水服和氧气瓶,并没有留下其它的装备,而那套潜水服,也和我们身上穿着的一模一样,那么,这套潜水服的主人是谁,自然不言而喻了。

我有些弄不明白,德国美女为什么要单独行动,首先,她即便防着我们,也不必防着她自己的手下,但现实情况是,她连自己的手下都不管,而是直接单独行动了。

但随即,我又觉得不对头,因为那套潜水头盔也被留在了入口处,再加上张秃头在水洞里所捡到的探照灯,也就是说,德国美女手上已经没有光源了。

她如果真要有什么行动,怎么会扔下唯一的光源?难道说德国美女并不是自愿的,而是在进入这条水洞后,发生了什么危急的情况,使得她的探照灯遗失了,最后又不得不脱了潜水服?

猛的,我想起了那个畸形的大头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觉得这个狭窄的水洞,怎么看怎么危险。张秃头不知何时,已经爬到了入口的位置,他打着探照灯往洞口照了一下,便道:“这个洞石往下的,看样子是人掏出来的,katharine小姐肯定是遇到什么危险,从这里下去了。”

一边说,张秃头一边脱下潜水服,看样子也准备下那个洞口,他在脱潜水服时,我特意去观察他的手,希望能看出一点端倪,但他的手与正常人无异,根本没有我期待的长手指。

我回忆了一下四年前在西沙,闷油瓶假扮张教授时,似乎也没有长手指显露出来,中国的易容术博大精深,几乎可以以假乱真,想要看出些端倪,并不容易。

张秃头脱完潜水服后,便深深的吸气,最后他露出一副专业的模样,说道:“这里面有空气,而且质量不错,我估计这个陵墓的结构非常庞大,而且礁石本身有很多地质活动形成的气孔,气孔应该还连接着外界,所以这里的空气是流通的。”

胖子道:“听你的意思,这些礁石还连到海外面?那咱们还下什么水?当初直接从外面找出口不更省事儿。”张秃头一脸鄙夷的看着胖子,摇头道:“这你就不专业了,礁石里的气孔,大的有十几米,小的只有几厘米甚至几毫米,这个礁石墓穴,事实上只占了礁石带的极小一部分,你说的海上入口,没准在几千海里以外呢。”

我心知张秃头说的不错,但此时不是研究地质结构的时候,便打断他得话,道:“张教授,这堆潜水服应该就是katharine留下的,她现在手头上没有光源,之所以这样,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,咱们先前看到的那个大头不是个善茬,还是先找人,否则katharine恐怕会有危险。”

这时,其他人也相继从狭窄的水口一个个冒出来,张秃头懂德文,在和那三个德国人进行一番交流,说明现在的情况后,便一致决定,先找到德国美女再说。

毕竟他们这支队伍是由德国美女带队,而具体目标,也只有德国美女清楚,如果小龙女出了什么事,就意味着他们这次的行动彻底失败了。

虽然德国美女的死活与我这边没什么关系,但这两次下来,我也无法无动于衷,况且虽然进入了礁岛内部,但这条水洞明显只是密闭系统的一部分,能不能通过它到达斗里还是个未知数,现如今,与德国美女的合作,非常必要。

我们很快就达成了共识,纷纷脱了潜水服,将装备与氧气瓶堆在入口处。张秃头先前打头阵,此刻体力不济,因此有些气喘,便由胖子打头阵,我跟在后面,张秃头第三个,后面便依次是三个德国人,灰老鼠和同子垫后。

入口处只有大约两米的距离是直行的,接着便是一路向下,上面全是棱角尖锐的礁石,爬上去非得小心翼翼,一不留神就是一道口。

胖子在前面打头阵,一手打着探照灯,一手捏着匕首,大约往下爬了十多米之后,胖子突然停下了身形,由于我们距离靠的很近,他这突然一停,我整张脸差点都埋到他屁股上,顿时就怒了:“死胖子,前面又有什么鬼东西!下次要停的时候,能不能说一声。”

下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二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