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九章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八章

为了确认这个想法,我示意德国美女将船往后退,德国美女这一次显露出为难的神色,显然,她认为时间紧迫,没有功夫来让我做实验,但她只犹豫了片刻,还是下令让船后退,这一点,令我非常感动。

随着船的后退,我示意德国美女也将高速望远镜跟我打向同一个方位,很快,大约后退两百海里后,那片光晕又出现了,德国美女惊呼一声,显然也被那种奇怪的光学现象给震慑到了,她用结结巴巴的中文说道:“太、太不可思议了,这是怎、怎么回事?”

如果真的是一些光学现象,我或许可以列出很多种假设,但如果涉及到星象与风水,我就完全不懂了,这条船上,唯一知道一些的,只有胖子那个半吊子,也不知靠不靠的住。

我正想,既然如此,干脆就不管那什么反光了,按原计划先执行,这次出海,已经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了,还有很多条人命牵扯在我得身上。

我正想告诉德国美女,按原计划执行,却听胖子突然道:“我想起来了。”胖子向来这样,我没搭理他,随口问他想起什么了,是不是拉屎忘记擦屁股了?

胖子骂了句娘,让我别这么低俗,随后他指了指那片反光的海面,道:“我想起个事,你们有没有听过,海底海市蜃楼?”

我想了想,道:“海面上倒是听过,海底还有海市蜃楼?”刚问完,一边的张秃头便人模人样的说道:“有,不过很少见,需要很多种巧合连在一起,比如月亮的方位,月光的亮度,海下的地貌环境,海水压力与海涌情况,只要所有因素都齐了,海下蜃楼是可以存在的。”他表现出一幅很专业的模样。

胖子第一次没挤兑他,而是点头道:“意思差不多,我很久之前听他说过,海底下的地貌虽然复杂,但有很多重复地貌,据说跟地球的版块运动有关,这些重复地貌,如果离的比较近,就会形成一种双龙格局,当然,地势好的,被称为活龙,地势差的,就被称为死龙。其中,活龙又可以分出很多大小风水,其中有一个,就叫‘玉蟾挂蜃’,说的就是这种情况,如果猜的不错,那片反光的海底下面,实际上正在进行海市蜃楼。”

海市蜃楼,事实上也就是虚假的东西,也就是说,那片海底所发生的海市蜃楼现象,只是另一条龙的反射。

这种真龙假龙混合的风水,历来被帝王所钟爱,因为这种墓穴可以混淆很多盗掘者,被列为上等宝穴,我几乎已经有种肯定的猜想,或许那条真龙,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岛斗。

我当时听李招四说,岛斗出现的时间,大约在半个小时左右,半个小时之后便会重新被海水淹没,而我们如果用船进行无目的的搜索,那么很可能就此错过,而且一旦错过,之前的一切就都功亏一篑了,如果能尽快确定岛斗的大致位置,哪怕只是一个东南西北的方向,我们的成功率也会增大很多。

我连忙对胖子说,别管那海市蜃楼,你就说,能不能通过海市蜃楼找到那条真龙?胖子想了想,哭丧着脸,道:“他没说,那家伙精的很,总是喜欢留一手。”

我不由暗叹报应,就这时,张秃头却道:“如果那下面真是海市蜃楼,我们也可以通过科学的手段进行推测,小吴啊,我挺喜欢你的,但你们怎么就喜欢宣扬封建迷信呢。”

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心说您别喜欢我,您要喜欢我,我立刻就砍了你。

张秃头一边说,一边正了正自己胸前的教授牌,接着便找了张纸,在高速望远镜前,进行测量,这都是一些比较专业的东西,我除了能看懂几个距离换算之外,便什么也看不懂了。

张秃头速度挺快,大约只用了五分钟时间,他便道:“按照现在月亮的方位与我们跟蜃楼相隔的距离,我进行了一系列换算,得出的结果显示,我们与月亮与蜃楼所产生的角度,恰好可以……”

胖子打断他,道:“听不懂,你就告诉我们,该怎么开船,再***说下,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
张秃头砸了砸嘴,被人打断演讲,显然很不满意,但最后还是手一指,道:“往北大约四百海里,进行直径为一百的圆周搜索,应该差不离。”

这种时候,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,或许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,老祖宗们风水理论中蕴含着的神奇力量,终将被破解,就如同胖子当初的尸斑毒,我都已经绝望的时候,闷油瓶一句送医院就搞定了。

接着,我们将船速开到最快,很快就到达了张秃头所说的北四百海里外,海面上海流涌动,通过我们提前准备的探测器械,已经可以看出,这片海域的海水,已经下降了将近三十米,按照李招四的说法,那座海岛,在海底一百米左右,当初露头时,体型就十分巨大,根据这个推测,也就是说,海水降到大约五十至六十米左右,应该就会出现那座岛斗。

我看了看探测仪,发现才降了三十米,不由暗暗松了口气,也就是说,我们并没有来晚。

当然,我们也不用进行百米内的圆周搜索,因为如同张秃头的换算是正确的,那么那座岛斗,应该就在附近一百米左右,甚至有可能就在我们的船底下方,我们只需要等着水位下降,便能找到那个岛斗。

我和胖子开始穿潜水装备,并且在潜水袋里塞满了食物与各种必须品,潜水袋可以撑的很大,我们足足带了三十斤左右的负重,但等下了海,由于海水的浮力,这些重量,并不会带给我们多大的负担。

水位降的很快,几乎就在我们穿戴装备期间,就已经下降了接近十米,我看了看天空那轮明月,皎洁如雪,比在杭州所见的,不知干净多少,但不知为何,此时此刻,在这种环境下,我却觉得那月亮太过干净,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我转移视线,继续盯着附近的海面,当灰老鼠报数,说水位已经下降到五十米时,我的心跟着抽了一下,因为那个岛斗并没有出现。

我深深吸了口气,安慰自己,还有十米的几率。

就在这时,突然有人发出了一阵欢呼,我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,所有人都朝着那个方位转过头去,紧接着,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一大片几乎望不到头的礁石裸露出来,上面还附着着各类海生物,海参、贝壳、龙虾,珊瑚、海藻……由于海水的退却,这些东西爬来爬去,最终跟跳水运动员一样,一个个噗通的跳进海里。

浮现出来的礁石地貌十分庞大,一眼已经看不到头,如同一条山脉的山脊一样,从我这个方向看去,就如同一条黑龙潜伏在海里,刚好露出了一条脊背一样。

而此刻,从那条脊背上,我们还能看出人工的痕迹,它裸露而出的造型,就像一个陵的顶部。陵墓,陵是指表面上那一部分,而墓则是埋在土里的阴宅,陵可以供活人祭拜,但墓却是死人所在。

这块裸露出的小岛,明显经过人工改造,顺着礁石的走势,凿出了陵顶,在正中央的位置,还竖立着一块礁石碑,只不过此刻,那些礁石上,各种生物盘踞,要想看清碑上原本的字迹,已经很难了。

我试着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,发现漆黑的礁石碑上附着了很多积灰石与贝类,已经完全被破坏了。

李照四可能不太专业,他当初告诉我,岛露出来后,就直接露出了地宫构造,而照现在的情况估计,李招四是错将陵当成了地宫,如果这个倒斗,真是按照地上陵墓的设计,那么真正的地宫,恐怕还在更深的海底。

一船人已经看的目瞪口呆,特别是那些德国人,显然很难理解,古老的中国人究竟从哪里借来的力量,能够做出这样鬼斧神工的奇迹。

很久之后,他们才慢慢回过神来,脸上的神色激动而敬畏,冲充满了不可思议,互相之间,不停的用德文做交流。灰老鼠也是第一次下斗,咽了咽口水,问胖子:“胖爷,这斗得多大啊,是不是有很多宝贝?”

胖子说:“礁石很硬,古代人很难在里面凿空间,最有可能的是顺势建墓,所以看外表是看不出墓有多大的,没准比鸽子笼还小,至于明器嘛……”胖子撇了撇嘴,道:“得看什么年代,而且海里的东西不好保存……”

我忍不住摇了摇头,水还没下,这死胖子就在担心明器了,我怀疑,他究竟是来帮我的,还是来捞明器的。

挥了挥手,示意两人闭嘴,我对德国美女说可以下水了,紧接着,在最后一次检查装备后,我们一行人,由我和胖子打头,一个个的跳下了冰冷的海水。

此刻正是十一月的天气,但下水后,除了最初的冰凉感以外,便只剩下温暖的感觉,如同置身于温水中一样。我扑腾了一下,发现即使不动,也有一股水流将我往外推,而且奇怪的是,刚好是将我们推离小岛的位置。

由于在水下,我们带着潜水头盔,没有办法进行太多交流,就只见德国美女比了个唇形,说:“暖流。”我点了点头,示意明白。

海底下的暗流现象并不少见,大多都是由于海下地貌形成的,最常见的就是由海底沟壑活动的岩浆所造成的暖流,但这条暖流,所处的位置让人觉得十分奇妙,哪怕它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,我都不会觉得奇怪,但偏偏,它会出现在这个小岛附近。

我们一行人试着往前游,水里的可见度很低,即便打着高压探照灯,也只能看到三四米左右的距离,我眼前只能看到水下礁岛如同一个黑乎乎的,庞大的怪物,离这个怪物越近,暖流的阻力就越大,到快要接近的时候,我整个人几乎都控制不住身形了。

这时我才发现,不仅是我,还有胖子等人,都是摇摇晃晃的,德国美女体重最轻,甚至在水里栽了个跟头,样子十分搞笑,但我此刻却笑不出来。

显然,德国美女比我更着急,她栽了个跟头后,脸上明显带着怒气,冲同行的四个德国人打手势,很快,五人形成了一个湖搭双肩的姿势,他们继续往前游,受到的暖流阻力明显小了。

我和胖子几人,照葫芦画瓢,紧紧跟在她们后面,很快穿过了暖流带,逐渐靠近了礁岛,越往前,礁岛便越来越大,当我们游到它跟前时,已经看不到它的全貌。

除了在海面露出的陵顶以外,这里的礁石看不出太多人工雕凿的痕迹,我们围着附近转了一圈,没有找到任何类似于出口的东西,只看到了很多附着在上面的海生物,我看胖子的神情,大有一股找不到墓,就先捞些回去吃海鲜的冲动,让他到这么物产丰富的地方下斗,还真是难为他了。

我推了胖子一把,在水中打手势,说道:“分散,找入口。”为了水下交流的必要,我们说话都尽量简洁,以方便对方能读懂唇形。

众人点了点头,德国美女指了指右边,示意她的人往右搜索,然后指了指下面,又比了个五的手势,示意搜索深度为五十米。我做了个ok的手势,表示没问题。

接着,我这边的四人,便朝左搜索,由同子和灰老鼠负责上下范围的搜索,我和胖子进行横向搜索,很快,所有人便分散开来。

在漆黑的海底,分开其实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,但好在我们头盔上配备的强力探照灯,光芒十分吸引人,即使隔得很远,都可以看到冷黄色的光团。

我和胖子沿着礁石搜索,很快便发现了一些人工雕凿的痕迹,一开始,雕工十分粗糙,比较礁石硬度很可观,因此对于这种拙劣的雕工,我并没有的觉得奇怪,但越往前,雕刻的东西就越来越多,拼凑起来,也逐渐看出些门道。

这些雕出来的纹饰,事实上并不是什么动物或者有其它意思,它更像是一栋建筑,但由于视角太小,我们所看到的东西极为有限,眼前仅仅能看到钩型的房檐。

我看着那个飞钩,不禁心中一动,觉得有些明白过来。

这个岛斗,是以礁石为材料,而礁石极其坚硬,要想将它修建为一个陵,即便是现代,也是不可能完成的工程,所以修建这个岛斗的人,便退而求次,只是在礁石的外围,雕刻出了上陵的模样,换句话来说,这个礁岛,应该是实心的,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入口,真正的陵墓入口,应该是在更深的水下。

我暗暗心惊,为了证实这个猜测,我拽了一下胖子,胖子回过头,眼神疑惑。在水下,我也没办法解释太多,便拉着胖子往外游,直到离开礁石大约有五六米的时候,我便贴在胖子身后,将脑袋放到他肩膀上。

胖子被我一系列的动作,搞的脸都青了,估计以为我被禁婆俯身,手肘一拐就要攻击我,我连忙压住他的手,道:“别动!”

胖子看懂了唇形,神色显得很郁闷,他指了指我的脑袋,问我什么意思,于是我又指了指头盔上配备的高压探照灯,示意这么做是为了光源。

胖子立刻明白过来,立刻也将脑袋一偏,我们头顶的探照灯,光源打在一起,立刻光芒暴涨,发射范围变得更大,也就在这时,我们终于看清了礁石上雕刻的全貌,不、或许并不是全貌,而是它内容的一部分。

但仅仅这一部分,已经让我和胖子震惊了。

因为我们的眼前,出现了一座张家古楼。

确切的来说,这是一栋雕刻在礁石上的张家古楼,而且它的造型跟样式雷的完全不一样,但偏偏有几个很显著的特征,让你一眼就能将它和张家古楼连接起来。

这片雕刻群也不知有多大,上面雕刻的‘张家古楼’,似乎只是某个大型建筑的一部分,因为从背景上,可以看见很多其它建筑的雕刻,只不过这些浮雕太大,我们根本无法看清全貌,但此时我已经明白过来,这上面雕刻的是一个地方,但肯定不是巴乃的张家古楼。

我和胖子对望一眼,接着,我们两人开始同时往下游,以期能看到剩下的雕刻。随着灯光往下,我们这才发现,那栋‘张家古楼’并不是单独存在的,而是建在另一个建筑物的顶部,换句话来说,它实际上只是某一个建筑中很小的一部分。

我心中一惊,心说难道张家古楼的设计,是样式雷参照这个来建造的?又或者,那根本不是样式雷自己设计的,而是有人给了他某个地方的图案,让他照葫芦画瓢弄出来的?

我们继续往下,这片雕刻群十分庞大,我简直无法想象,千年前的古人是如何完成这样的工程的,除非那时候海水还没有上涨到现在的情况,否则谁也无法解释,在没有潜水设备的当初,那些人究竟是怎么办到的。

我和胖子期望能够看清全貌,至少也得知道,礁石上雕刻的究竟是一个地方,还是这个海斗的修建人,为海斗设计的表层陵顶。

如果是第一个情况,那么这个动用大工程,被记录在礁石上的建筑物,一定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,但如果是第二个情况,我就有必要怀疑,这个海斗,是不是又跟张家的人有关系,莫不是里面埋葬着张家哪位了不得的祖宗?

如果真是这样?德国美女和二叔,为什么非得进闷油瓶的祖坟不可?

我觉得这事情有些扑朔迷离,于是拉着胖子继续下潜,由于位置的关系,我们所见到的,一直只是建筑雕刻中间的一段形象,大约下潜了二十米左右,建筑物终于到底了,从底部的雕刻可以看出,这座建筑物,实际上是建造在一座悬崖上的,后面用数颗青松做了铺垫。

我有些看的明白过来,这栋建筑的整体结构,应该是依着悬崖而建,就像四川著名的悬空寺,便是依悬崖而建,底部打上数以千记的木桩,将寺庙架空在悬崖上。

据说那样修建,是为了让寺里的人与世隔绝,从而达到苦修的目的,后来为了接待前来朝拜的香客,才修建了一条直通庙宇的栈道,被称为‘悬空天梯’,据说走过一次的游人,对栈道的惊险与巧妙,几乎终身难忘。

然而那座庙宇,虽然修建的鬼斧神工,但毕竟大小摆在那里,也不能算什么惊世奇迹,然而我眼前这片庞大的建筑,却让我有种怀疑的感觉,它是不是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?

它的结构太过庞大,即使只看见中间一部分,但仅凭雕刻所表现出来的高度,我都可以想象,这片建筑如果真实存在,该有多么壮丽辉煌,然而,在我的记忆中,绝对没有那个地方,拥有这样一处建筑物。

我在脑海里搜索,将我所了解的地方,从西藏到广东,从京都到巴蜀,将大半个中国的名胜回忆了一遍,都难以扎到与之匹配的。

难道说……这栋建筑是岛斗修建人,虚构出来的陵顶?

如果真是陵顶,那后面那些代表悬崖的青松白云又是怎么回事?

胖子显然也觉得奇怪,但他干劲很足,立刻扯着我的胳膊,往右移动,接着又开始往上游,估计是想通过这种方式,将建筑物的全貌看清,但我们一路看上去,除了各种各样形似张家古楼结构的屋宇外,并没有别的发现。

通过样式的结构,我也很难看出它究竟属于哪个朝代,按理说我是建筑学毕业的,虽然不能说了解从古到今所有建筑物的特征,但至少也知道个七八分,然而,眼前的建筑群,在我看来,既有带有宗教性质,又有少数民族的风格,再细看,你却很难将它和某个特定宗教联系起来。

但如果是少数民族,我想,在历史长河中,很难有哪个少数民族,有能力建设起这样的建筑,毕竟他们的人力与物理都摆在那里,如果真是哪个少数民族修建的,历史上肯定会留下只言片语。

我想了半天,最后只做出了两个推论,要么就是这栋建筑确实存在过,只不过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,就被毁坏了,要么就是我见闻太少,或许它真的存在于某个地方,只是我孤陋寡闻,不知道而已。

下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