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四章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三章

现在下船?难道跳海?

胖子乐了,将同子搀扶着坐起来,调侃道:“你小子醒的倒是时候,差点就闹分裂了。”不知为何,我突然松了口气,转头对三人说道:“现在这种天气,即便是往回走,你们有信心能到岸吗?”风暴的范围是非常大的,我们整整行驶了一天一夜才到达这里,如果要想回去,至少还要在风暴中行驶一天一夜。

三人没说话,面面相觑,最后小胡子苦笑道:“爷,你都这么说了,弟兄们还能怎么办?”他这话有点怨气,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咱们现在是同一条船,我不想带着你们送命,但既然前后都有风险,我宁愿往前走。”

大痣估计是想通了,叹了口气道:“爷说的也有道理,咱们现在即使回去,也不一定有把握,二爷待咱们都不错……不如……”

“还不如什么,直接就干脆了。”胖子挥了挥手,道:“红军不怕远征难,万水千山只等闲。咱们这条船上,有舵手,有武器,有汉子,还怕什么?毛主席说了,只有团结一致,坚持不懈,才能赢得最终的胜利!”

我暗暗为胖子叫好,连忙也跟着鼓动气氛:“说的不错,宁愿死在冲锋的路上,也不后退做走狗,咱们有枪有人有装备,就是来它十多条鲨鱼,也能一个个捅翻,只要我们……”我话没说完,大痣脸色顿时就垮下来了,一脸要哭的表情,扯了扯我的衣袖,道:“爷,您别说了……”

我觉得奇怪,心说难道自己鼓动士气的能力已经比胖子还厉害,居然把大痣给感动哭了?

没等我开口询问,胖子倒抽一口凉气,道:“我了个乖乖,***,把他的嘴给胖爷我堵起来。”我刚想问堵谁的嘴,就见所有人的目光,都看向我身后的方向,跟见了鬼似的。

我立刻就明白情况有变,刚一转头,就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大耳光,只见波涛汹涌的大海中,数十道三角形的东西时隐时现,在暴风雨中,如同一颗颗巨兽的獠牙。

鲨鱼!

我惊了,整个人都呆住。

我们的救生艇是橡胶制的,虽然材质很柔韧,但也经不起鲨鱼咬上几口。

胖子直接就抄出了枪,转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,骂道:“你他娘的什么时候能吐出象牙来?”我连跳海的心都有了,忍不住道:“这事儿不赖我……”

“靠!”胖子骂了声,道:“不赖你?赖你那张乌鸦嘴!赶明儿胖爷我就用水泥给你糊上。”说话间,我发现那鲨鱼似乎还没有要对我们发起攻击的架势,不知是不是没有发现我们。

我赶紧对众人道:“它们还没有异动,快,先离开这片海域。”

姓聂的伙计又问了句朝哪儿开,这次大痣也跟着踹了他一脚,道:“朝没有鲨鱼的地方开,你小子犯傻呀。”紧接着,小胡子便和姓聂的伙计开船,这救生艇是靠储电马达推动,打燃电机,救生艇立刻就速度很快的冲了出去,朝着鲨鱼的反方向走,刚好就是往前的方向,我也顾不得想其他的,拍了拍大痣的肩膀,道:“你去和他们一起开船,随时防止故障。”接着我从装备包里掏出枪,用雨布先将同子盖住,随后与胖子和灰老鼠,三人趴在船尾,三枝枪比着鲨鱼的方向,随时准备反击。

但很快,我们便发现不对劲,那十多只鲨鱼,虽然在海浪中时隐时现,但位置却一直没有移动过,就跟死了一样,我心说不对,忙示意小胡子停船,又在原地观察半晌后,胖子眯着眼道:“好像不是鲨鱼。”

我也觉得不像,但那十多个东西连在一起,随着海浪涌动,似乎是什么大型物件,我观察了一会儿,却见那玩意顺势的海浪越推越前,很快便离我们比较近。

我重新找了只大功率的水下手电筒打开,随着手电的光芒穿云破雾的射出去,只见不远处,赫然漂浮着十多块木制的尖角物,似乎是什么东西的零部件。

我们等那东西被海浪推进后,便捞出了一只,是一个造型十分古怪的东西。

这玩意底下有一块平木板,木板中央又笔直插着一块三角姓的木板,三角的顶角处,还有人工做出的圆形孔洞,约有硬币大小。

这东西我从来没见过,翻来覆去看了一遍,正想问问胖子这是什么玩意,却听大痣惊道:“是风板。”

风板?

我没听过这个词,便用眼神询问大痣,他立刻解释道:“这是配备在大型渔船上顶端的,主要用来勘测风力,渔船越大,风板分布的越多。”

我立刻就明白过来,道:“咱们之前那艘有吗?”

“有。”他点头,道:“在顶上有三个,处于船顶的角落处,一般人都不会注意。”

我看了看海中漂浮的十多块风板,忍不住皱了皱眉,那意味着,在不久前,有一艘至少比我们快船大三倍的船只,在这片海域出事了。

“不吉利.”灰老鼠说道。

我也觉得不是个好兆头,先是海魁,现在又多了十几块风板,怎么看都觉得倒霉。

我正想说继续开船,胖子突然嘱咐道:“小心点,这船能在这地方出事,我估计附近可能有暗礁。”掌舵的二人点点头,便继续往前行,没有再提起该往哪个地方走,我们只是一路往前,先避开这场风暴再说。

很快,我们用那张雨布,在船尾处做出了个简易的避雨棚,将受伤的同子抬进去,他哎哟哎哟道:“爷,我就是腿上被咬了一口,人还没废,您就别来搬我了,再这么下去,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”

“心脏跳出来?”胖子道:“咱们小天真已经名花有主,你少起龌龊心思。”同子呛了一下,嘴里发出吭哧吭哧的憋笑声。

我有些纳闷,道:“胖子,我怎么就名花有主了?不对,谁是花?你他妈全家都是花!”

胖子戳了戳我的胸口,一脸你是负心汉的表情,道:“当然是林妹妹,我离开北京说要来帮你时,人家说了一篮子话,就差没自己拎着裙摆跟过来,我说……那什么姓张的,你就忘了吧,还是小林好,多标致的一个人,要不是胖爷我天天跟她说你的好话,人还看不上你这个二货。”

我忍不住摇头,心说我也没惦记着张博士,人都死了,这死胖子怎么老跟她较劲,便道:“行了行了,我的终身大事,我妈还没操心,你跟着瞎掺合啥,什么提着裙摆跟过来……我要没记错,北京这会儿该下雪了吧?下雪还提溜着裙摆……你他妈脑中进水了。”

灰老鼠正在外面警戒,闻言转身道:“好像真进水了。”他指了指救生艇。

我一看,发现救生艇边缘的细缝处,正冒着密密麻麻的水泡,水泡极其细小,无声无息,不注意还真难发现,我们一直以为救生艇里的水,是被海潮带进来的,但现在一看,才发现那水根本就是从海底涌进来的,我顿时就头皮发麻了,踹了胖子一脚,道:“靠,别他妈扯皮,再这么下去,别说林妹妹,小爷我连贾哥哥都没机会娶了。”

我和胖子赶紧从避雨棚里出去,到了近处,才发现水已经进了三分之一,整个救生艇已经吃水很深,在船头的三人也放弃了开船,看了半天,小胡子果断道:“肯定是个西贝货,这艇要沉。”

我忍不住踹了胖子一脚,骂道:“你***买得什么破船,船底被一口咬穿也就罢了,怎么连个救生艇都是西贝货,你这对招子是白长的!”

胖子顿时就怒了,道:“你个怂货,少他妈挤兑我,要不是胖爷提前买下来,你小子现在还在岛上晒屁股呢。这肯定不是船的问题!”

不是船的问题?难道又有海魁在下面咬?

我和胖子吵架的次数已经不可统计,刚骂完,我便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下水看看。”胖子怒容一收,一脸没事人的样子,用救生艇里的备用桨搅了搅水面,见没有什么东西,便比了个ok的手势,直接跳下了水。

船上的几人显然有些懵,估计是被我和胖子一吵一喝的态度搞的不清不楚,我便冲他们打了个手势,问小胡子:“能不能补?”

小胡子想了想,道:“给我一块牛皮,一瓶502,我可以试试。”

胖子冒出了水,摇了摇头,道:“下面划了道大口子。”接着,他正经道:“匕首弄出来的,是人为的。”此话一出,船上的人顿时面面相觑。

我定了定心神,问胖子道:“你之前买船的时候,难道没有验过货?”

“验了。”胖子咂咂嘴,道:“不过救生艇这类型小玩意没验,但这是气艇,如果出海之前就破了,里面的气早空了。”换句话就是说,这道口子,是我们下水以后才出现的……胖子这人对兵器很有研究,他说是匕首割出来的,就绝对不会是刀片割的。

但究竟是谁会在救生艇下面划口子?如果是船上的人,那岂不是在自寻死路?况且,船上的几人中,即便谁跟我有仇怨,想要同归于尽,那么想在船底划口子,势必要下水,但上船之后,除了胖子,我们根本就没有人下过水,而且胖子还是在漏水之后才下海的。

我将胖子拉上来,水里的气泡越来越密集,最多五分钟,这艘气艇就要沉下去。

我看了看满船的装备,有一种无力的感觉,这一次,真的是什么都完了。

我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冰冷的,不是对于死亡的恐惧,而是将同伴们带入死亡所产生的负罪感,再胖子说出这个结论的一瞬间,我脑海里瞬间闪过老胡的样子,紧接着,便是更多死去的人,那种滋味,比死还难受。

一时间,我无法说出一句话。

这种时候,如果还念什么红军不怕远征难,就太找抽了,即便再团结一心,眼前的情况,几乎都是个死字。

我不知道底下的那道口子,究竟是谁用什么方法割开的,我不愿意去怀疑船上的人,这些都是年轻的面孔,实在没有跟我同归于尽的必要,甚至我在想……或许是胖子看走眼,水下情况混乱,没准是被礁石或者其它什么东西划破的。

但现在想这些,一切都晚了。

船上的人一开始都很镇定,但渐渐的,先是姓聂的伙计开始慌了,他看着汹涌的大海,居然发起抖来,也不知是冷得还是吓的。

大痣咽了咽口水,喃喃自语道:“想办法,想办法。”接着他去翻装备,估计是想找个能浮起来的东西,但我们带的都是重仪器,连块木板都没有,怎么可能浮起来?

突然,我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,立刻道:“大痣,把食物和潜水装备拿出来,所有人补充体力,穿上潜水服,往前游,这附近有礁石,总能找一个歇脚的地方,快!”我话一出,众人才反应过来,立刻七手八脚的去拿潜水服,这玩意比较难穿,都是互相帮忙,一边穿衣服,一边往嘴里塞食物和淡水,在短短几分钟之内,所有人都穿上了潜水服,带上的深海头盔,背后背着氧气瓶,但装备却很难带走。

最终,当救生艇沉没时,我们只抢救了两袋装备,一袋装着食物和医药,一袋装着武器和一些求生必备散件。

我们七人浮在大海上,随着海浪的沉沉浮浮,为了不被冲散,七个人互相抱腰,形成了一条直线,由于潜水头盔有隔音功能,下水后,虽然我看到所有人的嘴巴都张张合合,但却什么声音都听不道,最后胖子率先拿下头盔,比了个手势,示意我们也摘下来。

待众人都可以通话后,我们互相抱腰,在原地商议,决定继续朝前游,因为之前在没有起风浪时,海潮是向下流的,将风板从前面带到了后面,直到风暴开始时,才又将风板从后往前推,也就是说,那块礁石区,应该就在我们原定路线的前方。

接着,我们选出水性最好的几人轮流当前锋,一路交差的往前游,第一个人浮水带方位,后面的人扑脚,分别节约上身力道与下身力道,如此交替前行,足足游了半个多小时,才终于看到了那片礁石区。

那片礁石带很大,但由于海潮,很多礁石都已经被海水淹没,只有几处特别突出的礁石,依然冒在海平面上。我们选了个平切面积最大的礁石攀上去,坐在上面喘气。

这块礁石足足高出海平面三四米,只要这次风暴不继续加大,那么我们就不会有危险。

戌时,待所有人都气息平复后,才有人开口说话。

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灰老鼠问道。

众人都将目光看向我,我缓了缓,知道这次的行动,是要彻底告罄了,连船都没有,还想往前走,简直是痴心妄想,忍不住苦笑一声,道:“这里还没有出国海域,应该会有船舰巡航,咱们等一等,,撑个十天半个月,应该就能脱困。”胖子想了想,道:“要海军叔叔问我们是干嘛的,该怎么回答?”

我翻了个白眼,道:“一大把年纪了,别装嫩,什么海军叔叔,是海军小弟弟,见了他们,就说咱们是自助潜泳的。”说完,我们没人吭声。

这片海域,事实上已经算是偏僻了,虽然也有船只经过,但估计十天半个月才会有一艘,好在这里是大海,最不缺的就是吃,只是难熬的很。

众人经此一翻,心情都十分抑郁,我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便招呼几人,用雨布,在礁石上搭起了一个建议的避雨帐篷,就像是一朵海上的绿蘑菇,我一看,觉得挺得意,雨布的材质,在阳光下本来就惹眼,这么扎眼的东西在这里,我们被发现的几率也要多些。

胖子见士气低落,便准备给我们讲个荤段子提提气氛,我忍不住踹了他一脚,道:“靠,七个大男人,讲什么荤段子,出了事谁负责?”此行功亏一篑,我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老雷身上,我要现在还能听得进荤段子,除非我神经搭错了。

“他娘的。”胖子怒了,道:“我负责。”

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愣了,最后同子忍不住撇过脸去,肩膀一抖一抖,吭哧吭哧的憋笑。我忍不住摇了摇头,心说这死胖子要真肯负责,我得想想脱了潜水衣跳海,怎么才能淹死的更快。

胖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脸色顿时郁闷起来,起身到了礁石的另一边,也不知倒腾什么。

这块礁石成椭圆形,顶端比较平整,长约有四米,宽约有两米,我见胖子到了另一头,便也没跟上去,招呼众人脱了潜水服,收拾好装备,便一起缩进了雨盆里。

如今十一月份,天气冷得很,我们所有人都衣衫湿透,也没有抢救出备用的,进了帐篷便脱得只剩内裤,挤在一起,牙齿咯咯咯的取暖,裤子冰冷刺骨,让人恨不得连内裤都脱了。

我们没有抢救出无烟炉,再加上暴雨,根本就无法生火,六人缩在一起,嘴里嘶嘶有声,我心道再这样下去,迟早要病死。

想着胖子还在外面淋雨,便吼道:“我说胖爷,您回来吧,是小的错了成不成?”刚说完,雨布便被人撩开,胖子缩进来,怀里抱了一堆东西,我一看,忍不住骂娘,竟然是贝类生物,合着这死胖子是找食去了,这才吃了多久,又饿了。

胖子已经拖了潜水服,扫视了我们六人一眼,摇了摇头,说了句世风日下,搞的我恨不得把他踹回海里。

紧接着,胖子坐到了边上,将那贝类生物一个个搬开,小胡子的眼睛顿时就亮了,道:“油蛤。”

胖子得意道:“小子不错,有眼光。”小胡子一说,我顿时也乐了。

油蛤是一种可燃性很高的贝类,点火就着,一般只生活在离岸比较远的礁石群里,富含丰富的深海鱼油,营养价值很高。由于采集困难,市价也比较高。

胖子将油蛤剥了,堆起了三斤左右的油蛤肉,接着用打火机一点,火便燃起来了。

燃了大约三分钟左右,我们的身体就开始回暖了,接着胖子从里面掏出一块燃的焦黄的蛤肉,用手指拎着在我面前晃了一圈,随后放进自己的嘴里:“香,真香。”

我闻着那味道,嘴里顿时自动开始分泌唾液,立刻用匕首去戳,见我也动了手,剩下的几人都稳不住了,一行人一边烤火一边吃蛤肉,到最后,我有种自己实际上是出来旅游的错觉。

为了维持火源不断,我们轮流休息,剩下的人轮流下水,到附近的礁石上采蛤,从黎明直到傍晚,暴风雨依旧没有缩小的迹象,晚上我正守夜,雨布突然被人撩开,我一看,发现是穿着潜水服出去采油蛤的灰老鼠,但奇怪的是,他手上一个蛤也没有。

透过透明的头盔罩,我发现灰老鼠脸色不太好看,估计是没捞到蛤,空手而归,所以很郁闷,我心想他毕竟还年轻,便安慰道:“没事,把潜水服脱下来,我再去找找。”

灰老鼠摇了摇头,打开头盔,指着外面,急切道:“吴哥,外面有船。”我愣了一下,随即整个人都蹦了起来,道:“在哪里?”

“不远!船上灯火通明。”他道。

我立刻将胖子踢醒,道:“别睡了,快,船来了。”胖子前一秒还打哈欠,后一秒立刻清醒过来,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,道:“是什么船?”

我看向灰老鼠,突然发现不对劲,因为他的脸上,一点喜色都没有。

我立刻知道事情不对劲,便用眼神询问他,究竟出了什么事。

“应该也是艘死人船,铁包皮的,他们发现了我,但是……他们不肯让我们上去,直接开走了。”他道。

我愣了愣,心说不应该,正常人不会干这种事,中国人助人为乐,向这种举手之劳就能拯救几条性命的事,一般人都不会袖手旁观,除非那艘船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海盗开的。

我详细询问了一下,灰老鼠道:“不,是一艘外国人的船,他们说什么我听不懂,但我给他们打手势,说要上船,他们摇了摇头,没理人,我在水里等了很久,也没有悬梯放下来,但他们的船在前进,没有停留。”

这时,其余人也醒了过来,同子骂道:“该死的外国佬。”

大痣道:“骂有什么用,那船估计是干些什么见不得人勾当。”我看了众人一眼,随后用目光询问胖子,示意他怎么看。胖子略一思索,分析道:“天真,这地方本来就够偏的,你说怎么突然来了一帮外国人?”

我想了想,道:“没准是进行什么考察的外国同胞。”

“啊呸。”他道:“要真是干正经事的,巴不得多救几个人上头条新闻,我估计,这帮人就像黑毛痣说的,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咱们还是别往那上面打主意。”我明白了胖子的意思,如果真是这样,我们如果硬跟上去,估计还有被杀人灭口的可能,这片海域很乱,杀了人往海里一丢,连根头发丝都不会留下。

我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胖子的意思,决定稍等片刻,再重新出去采油蛤,但没等我开口,灰老鼠迟疑道:“吴哥,我看到过,上面有个中国人,看起来挺面善的,要不咱们试试运气,这地方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,这么呆下去也不是办法,错过这艘船,谁知道下一艘会在哪里?”

“面善?”胖子惊道:“小子,胖爷看你长得也很面善,可没看出你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灰老鼠顿时苦着脸,道:“胖爷,您就别寒颤我了,我这脸长什么样我自己清楚,面善跟我沾不上边。”

趁他们说话,我思索了一番,灰老鼠的话不无道理,这艘船是什么来头,总得探一探才放心,但这么多人去,太过眼杂,我便让灰老鼠带路,胖子和我下水,跟自己的兄弟合作,这才顺手。

片刻后,我们三人穿戴好装备,便一路抱腰往前游,我们速度本来不快,好在海流涌动,加上偶们又穿了潜水装备,顺分顺水之下推进的很快,仅仅五分钟左右,在我们的前方便出现了一艘大船,和我们之前的快船个头差不多,但是铁包皮,而且刷着防火白漆,形似缩小版的军舰,看起来十分正规。

我不由觉得纳闷,这装备,可不像是干黑道生意的。

由于这里是暗礁区,那船刻意放慢了速度,因此我们很快就游到了船边上,船上灯火通明,配备很先进,跟我们那艘黑厂出来的快船完全不是一个档次,就在我们三人围着船转悠时,胖子突然停了下来,一只手猛掐我腰。

我忍不住抽了口气,心说我究竟是哪里招惹到你了,都下海了还要对我痛下杀手,谁知这时,胖子猛的转过头,手往上指,我顺着他指的方位抬头一看,顿时整个人都懵了,因为我看到了一个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熟人。

是德国小龙女!

胖子显然也无法相信,他跟着看了半晌,轻轻打开头盔,对我道:“天真同志,你让我抽一巴掌,胖爷怎么觉得最近视力有问题。”

我道:“你怎么不抽自己。”我一边说,目光死死盯着倚在指挥室里的德国美女,外国人就是有情调,她此刻正靠着玻璃,估计是在欣赏海上风暴,由于距离的关系,我无法看清她得具体表情,但光是她出现在这里,我已经觉得很震惊了。

胖子没吭声,见我目光发直,显然也明白我看到了同样的东西,他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,压低声音道:“这女人居然还没死!”

我不想她死,但现在她活着,我却觉得整个心都沉了下去,因为这或许意味着,路人甲死了。我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一种什么感觉,但潜意识里,我希望他能活得好好的。

灰老鼠也摘开头盔,惊奇道:“吴哥,你们认识?”我没回答他,和胖子两人对视一眼,彼此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于是胖子将双手放在嘴边,中气十足的大吼:“好妹子,看看是谁来了。”

坐在指挥室的德国美女身影动了一下,片刻后,窗户被打开了,她探出头来,一头卷发瞬间被暴雨打湿,我几乎能清楚的看到她眼里的震惊。

紧接着,德国美女缩回了头,大概是离开了指挥室,片刻后,甲板上传来脚步声,一架悬梯被抛了下来。

我们三人顺着悬梯爬上去,只见德国美女穿着件雨衣,身后跟了三个德国大汉,她直接就扑上来给了个拥抱,用比较蹩脚的中文道:“吴,居然在这里见到你,太好了,感谢上帝。”

胖子道:“别啊,别感谢上帝,感谢胖爷我,没我罩着他,你的吴哥哥早就跟上帝报道去了。”

德国美女了解胖子的个性,本来还想跟他扯两句,但见我们都还淋着雨,便拉着我的手,招呼众人进屋。

我心里很复杂,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看着德国美女仿佛真挚流露出的喜悦,我不知道是真是假,我庆幸这么可爱的人还活着,但同时,我又有个念头,她为什么还不死?

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情,我们进了德国美女安排的一间休息室,我直接开门见山的告诉她,还有队友在礁石上等待救援,德国美女似乎是领头人,二话不说,招呼调转船头救人,接着,便准备了些吃食,以及热水澡,甚至还有全套的衣物。

我们一行人,瞬间重地狱进入天堂,当被热水冲刷的那一刻,整个人冰冷僵硬的肌肉,都仿佛要融化一样,舒服的人晕晕乎乎,什么都不愿意想了。(www.daomubiji.org)

下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五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