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五章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章

闷油瓶原本放软的身体,肌肉突然绷紧了,紧接着,他一个翻身将我压到下面,身体如同一张弓一样弯起,黑色的眼睛犀利的盯着座椅的方向。

王盟咽了下口水,显然也知道自己犯了错,大气都不敢喘。

车里安静下来,紧接着便有了动静,我们前面的坐垫动了一下,一根黑幽幽的枪管从坐垫的细缝位置伸了出来,枪口刚好对着闷油瓶的脑袋。

外面的人不清楚后备箱里有什么,因此他们一时没动,只是先用枪壮胆,我知道,一但等他们确认目标,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放枪,我不动声色的推了推闷油瓶,他头都没回,手一摆,示意我不要动,紧接着,闷油瓶的手突然如同闪电般探了出去,伸手握住了枪管,瞬间将枪管掰到车顶的位置。

我知道时机来了,直接踢了王盟一脚,示意他不要再挺尸,紧接着,和闷油瓶在同一时间探头扑了上去。

探枪出来的是瘦个子,此刻他手中的枪已经被闷油瓶制伏,他还没来得及挣扎,已经被闷油瓶那两根奇长的手指捏住了后颈,瞬间就将人弄晕了。

而那个高个子看见闷油瓶和我,就如同见了鬼一样,他很快反应过来,来不及掏枪之下,抄起座位旁边的一把砍刀就像我砍过来,我惊了一下,整个人快速的缩了下去,随即用肩膀将坐垫用力往前一顶,坐垫上得高个子顿时被撞的踉跄一下,趁着这功夫,我又窜起来,直接骑到了他身上,捂着他的嘴,王盟连忙过来帮忙,将人的双手给制住,高个子顿时动弹不得,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而这时,闷油瓶已经用手中的枪,指住了驾驶座上那人的额头,那人动也不敢动,透过后视镜观察后面的情况,额头上全是冷汗。

闷油瓶枪管指着他的额头,淡淡道:“继续开车。”

就在这时,从车身后面传来一个人的吼声:“刘麻子,怎么回事!”

闷油瓶枪往前顶了顶,做了个扣动机班的动作,刘麻子身体一僵,半晌才答道:“有条狗跑过去了,没事。”

高个子唔唔直叫,我直接就给了他一拳,低声威胁:“老实点,不然小爷直接阉了你。”王盟打了个寒颤,道:“老板,这不太好吧?”

我没搭理他,对开车那人说道:“继续走,敢出声,我们直接做了你。”说话间,我指了指瞬间被闷油瓶弄晕得矮个子,示意他,我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开车那人大概是刚混这一行,一见我们人多势众,两个老手也被我们制住了,顿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,油门一踩,车子飙飞出去。

我看这小子直冒冷汗,知道是个软柿子,便威胁道:“小子,买我命的是谁?”

他手哆嗦了一下,被枪管顶着,吓的脸色青白,声音不稳道:“不、不知道,这是我第一次跟组织行动,买家的身份,我这种小人物是不会知道的,不过……黄鼠狼知道,你问他。”一边说,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被我和赵旺联手制服的高个子。

高个子一听,气的脸都青了,恶狠狠的瞪了刘麻子一眼,随后又看着我们。

这人眼神极为不羁,之前我们在情侣楼里审问的时候,这小子一口咬死说不知道,没成想现在就被人给卖了,他顿时双眼充血,仿佛要吃我的肉一样。

这种眼神,我这两年不知见了多少,于是忍不住笑了一下,示意王盟继续压制他,随后从他身上掏出枪,将灭音器慢慢转上去,这车里有很多违禁品,车座下面塞着砍刀,车门旁边的物品盒里,还有小型灭音器一类的物件,我将东西装上后,便将枪口指着他其中一个手指,小声道:“现在开枪,谁也听不见,这里面有十发子弹,都说十指连心,不如咱们试一试?”

高个子眼神动了一下,盯着我手里的枪,又盯着我,在我将枪口移向他第一根手指的时候,他突然唔唔的叫了一声,于是我将枪口移到了他嘴巴上方,示意王盟放手。

“我说了,你真会放过我们?”

我道:“当然,但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样,我手上不差你一条人命。”

他沉默了一下,道:“好,我说。不过我告诉你之后,你们最好快点下车,装作什么也不知道,否则等我们开入了总部,不仅我们三个,连你们也会死。”

我和闷油瓶对视一眼,接着我点了点头,道:“走不走你说了不算,说,是谁?”

“这个话题,其实非常敏感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小佛爷,咱们都是在道上混的,你们做死人生意,我们干活人勾当,历来是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心道:何止是井水不犯河水,三叔在世上,偶尔还会搞搞外交,据说这些人有关系,可以搞到很多民间弄不到的东西。

见我点头,高个子似乎舒了口气,紧接着便叙述了‘接活’的过程。

他们帮派接活分为三类,第一类是‘做人’,要价很高,根据难度,一笔赚个千百万都有,第二类是旗下的一些‘黑点’,用来聚财,第三类比较常见的,就是我们俗称的收保护费,不过这个保护费不是路边的小地痞,找买早餐的阿姨收钱,他们的保护费,都是跟一些高级场所挂钩,敛财手段十分高明。

这样的帮派,财力不可谓不大,背后自然有一些靠山,这个靠山,便是高个子所说的敏感点。

帮派里的等级制度很森严,最大的那一位,实际上已经漂白,明里是一家高级酒店的总裁,但在道上,被称为‘黑老虎’,据说这人轻易不出面,属于不动则已,一动惊人的人。

黑老虎之下,便如同我们盘口的分级制度一样,有六个领头人,分别掌管不同的区域,而高个子这一批人,就隶属于这一区域的老大‘铁雷张’。

我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忍不住怔了一下,甚至惊的想跳起来。

我跟飞虎帮虽然没有联系,但三叔在时,却是有来往的,这个铁雷张,算起来应该还是同行,他年轻的时候倒过斗,期间认识了一下倒斗界的人,不过他倒斗属于水货,在这一行混不下去之后,仗着倒斗练出的一身横胆,干起了免费得勾当,先是打劫,后来被警察叔叔逮了,还蹲过号子。

放出来之后,不知怎么混进了飞虎帮,那还是二十年前的往事,那时候飞虎帮势力还不像现在这么大,因此铁雷张现在算是元老级的人物。

他掌管长沙一代的地下后,自然会将地头上各行各业的门路打探清楚,那时我三叔已经极有名气,长沙一代倒斗的,几乎为他是从,因此自然就搭上关系了。

说来我小时候还见过他,那是我爷爷过大寿的时候,邀约了很多‘同流’,当时铁雷张就曾经到场过,如果我的记忆力没错的话,他曾经还抱过我,跟摸狗一样摸过我的头,只不过样子已经记不清了,但在我印象中,我们吴家跟铁雷张虽然没有过频繁的交往,但关系还不至于恶劣至此,居然要杀我?

我忍不住心中的愤怒与惊讶,继续听高个子说。

据说就在十天前,帮里接待了一位客人,那位客人的身份比较敏感,当时高个子就守在门外,门里只有那位客人和铁雷张,期间似乎起了争执,但争执很快就没了,紧接着,那位客人便走了,帮里的帐上没有多出一分钱,但铁雷张还是下命令要截我的命,也就是说,买我命的那个人,实际上一分钱也没花。

听到这儿,我心里凉了一下。

那个敏感人物是谁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所代表的势力,已经真真实实向我动手了。

路人甲曾经约定过两个月的期限,他曾说过,两个月后,如果一切安稳下来,就说明他成功了,如果我的身边发生了什么大变故,就说明他失败了……甚至是,他死了?

我整个人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,如果真的是‘它’开始对付我,那我怎么躲的过?个人的力量,怎么才能与这个社会的法则抗衡。

我目光下意识的看向闷油瓶,这个人就是一个神迹,一个连‘它’都不得不避让的神迹,他可以击退时光,但我呢?我是一个普通人,我不行。

这一刻,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。那是一种沉重的,如同困兽一样的心理,因此听完高个子的交待后,我根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就在这时,闷油瓶淡淡道:“那个人是谁?”

高个子没反应过来,愣了一下,随即他摇了摇头,神色复杂道:“我这样的小人物,是没有资格知道的,现在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,请你们下车,这件事情泄露出去,如果被上面知道,我们几个都得死。”

闷油瓶没吭声,片刻后,他突然伸手,速度极快的将高个子弄晕了,淡淡道:“这样你就是被迫。”接着他看向我,半晌没说话,枪口指着开车的刘麻子,没动。

刘麻子冷汗出了一头,声音不稳道:“你们、你们不下车吗?那里戒备森严,你们进不去的。”闷油瓶将目光看向我,似乎在征询我的意见。

“我要去。”我道:“小哥,这件事情逃避不了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必须要去问铁雷张。”

闷油瓶微微点头,目光直直盯着前方,大约又开了十多分钟左右,车子饶进了一片山路,周围全是矮山丘与杂草,在路途的尽头,有一大片空地,上面有很多建筑物。

刘麻子忍不住道:“这就是我们总部,是用狗场的身份做掩护,那些狗都是训练过的,你们绝对进不去。”他话音刚说完,闷油瓶突然伸手,将方向盘猛的一打,整个车身顿时冲进了枯黄的杂草丛里,闷油瓶猛喝道:“跑。”我立刻反应过来,直接从敞开的车窗窜了出去,在草丛里打了个滚躲进深处。

于此同时,王盟和闷油瓶也窜了出来,我们三人立刻半俯着身体,迅速往草丛深处绕。

“可以了。”闷油瓶出声,我们三人在深草丛里隐蔽下来,目光看着远处的‘狗场’和车辆。

“小哥,他们会不会说出去?”

闷油瓶没吭声,手指着前方,示意我不要多嘴,先看情况。

片刻后,后面的两辆车停了下来,他们走到我们所坐的车前,接着,刘麻子三人都下了车,我惊讶的看着闷油瓶,不明白他为什么下车之前,会把另外一个人弄醒。

一堆人在车辆旁边似乎讨论什么,片刻后,他们径自走入了狗场。

王盟惊讶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我想了想便明白过来,道:“他们三个也想活命,消息泄露出去的事情,他们根本不敢提。”闷油瓶点了点头。

王盟又问:“老板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“等。”我说。

想了想,我又道:“等没人的时候,你就先回去,盘口的事情不能放下。”

此刻是下午,太阳已经垂下一半,但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,我们伏在草丛里看去,只看的见一片很大的空地,空地外围有铁丝网,看起来很粗糙,铁丝网里面,有很多竖起的木桩,上面栓了各种各样的大型犬,来来回回,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。

再往里面看,就是很多铁皮房,从外表看,这里俨然是一家狗场,但在被铁皮房所包围的地方,究竟是什么,则看不到了。

狗场一直没有人出来,后来我们干脆就坐起来等,等太阳只剩下一条边时,王盟开始下山,我和闷油瓶继续等。

“小哥,那些狗怎么避开?”

闷油瓶摇了摇头,淡淡道:“数量太多,没有办法避开。”我忍不住叹了口气,听着狗场时不时传出的狗吠,觉得憋屈,粽子砍死无数,到这里,却被狗栓住了,连闷油瓶都没有办法。

我想了想,觉得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,于是道:“这狗场是块围起来的圆地,不可能整圈都放了狗,咱们小心些,顺着狗场绕一圈,应该能找到突破口。”

闷油瓶点了点头,表示这个方法可行,我们又等到太阳完全落山,周围都一片麻麻的时候,便开始向狗场前进,大约在离狗场二十米左右时,有些机警的狗就开始叫起来,里面放哨的人穿着工作人员的衣服,一手打着手电,一手拿着砍刀,开始往外查看,手电筒的光芒时不时就从我们头顶掠过。

但此时,我们已经开始绕道,围着‘狗场’转起了圆圈,它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杂草,在里面很容易躲避。巡查的人扫了几圈手电筒没有发现后,便去安抚狗,犬吠声很快安静下来,我和闷油瓶在草丛里一路绕圈,眼前全是黑匝匝的,但又不能开光源,因此走的很慢。

就在这时,我感觉自己脚下突然踩了一个什么东西,那东西绝对不是石头一类的,因为我一踩上去,它就发出了咯噔一声,类似于点灯开关一类的声音。

凭借着这几年的经验,我听到这个声音时,下意识的就停止了脚步,一动不动。

闷油瓶立刻转身,在我跟前蹲下,黑暗中用手指在我脚周围摸索了一圈,片刻后,他沉声道:“是报警器。”我听了,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。

这周围的杂草,很容易藏人,可以说是狗场戒严最大的障碍,这些刀口上混的人,怎么可能不做一些措施?自己之前居然被想到,真他妈活该被人逮。

我站着没动,虽然报警器被踩到了,但狗场里很安静,既没有什么灯光,也没有突然响起报警声,我估计是跟地雷一个原理,用的是弹簧启动,只要我的脚一移开,警报就会启动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,因为论起奇巧淫技这类东西,闷油瓶是它们的老祖宗,现在这社会,他认第二,就没人敢认第一。

果然,片刻后,闷油瓶就拍了拍我的脚,示意我可以抽脚,也不知他刚才蹲下去弄了些什么,紧接着,他道:“是网路型警报器,后面一路都有,你跟紧我。”

网路型报警器,是一种大面积铺在地面的报警装置,跟渔网的结构类似,上面布满一个个报警的‘鱼钩’,一踩到就会中招,唯一安全的地方,就是网路的中空位置,如果是白天,只要仔细些就能避过去,但现在天已经接近全黑,我们又不能大火,要摸黑避开机关的难度太大了。

这时,闷油瓶道:“它们之间有固定距离,我来算,你跟在我后面走。”紧接着,以被我踩中的‘鱼钩’为起点,闷油瓶走在前面,算准每一个网路的位置,每当他踏完一个,就伸脚过来,我一只脚踩着他的脚背,被带到安全区,如此往复,我忍不住道:“小哥,你这么一身本事,应该找个徒弟,你看我怎么样?”

闷油瓶顿了顿,黑暗中脸上似乎笑了一下,他道:“你……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我道:“虽说教会了徒弟饿死师父,但咱俩谁跟谁,就算只剩一口饭,我也把多的留给你。”说话间,我们已经饶到了狗场的西面,里面的铁皮房里,透着星星点点的火光,没有看见狗一类的东西。

我停住了话头,两人对视一眼,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,当即小心翼翼往铁皮边上走。

其实,默契这种事情,是种很奇怪的东西,我永远都不知道闷油瓶在想些什么,但偏偏有时候,却能很轻易看出他的想法,比如现在。

或许,这种东西,只能在实践中不断总结出来。

围着狗场的是一张铁网,事实上这是一种比较高明的防盗办法,有些人喜欢在住宅外面,围一圈铁栏。事实上那种铁栏完全没有丝毫用处,唯一的可取之处,大概就是比较坚硬,方便小偷攀爬,而这种铁网,虽然造型难看,但无法承受人的重量,因此无法攀爬,反而是最为安全的。

我看了一圈,没找到进去的方法,就在这是,闷油瓶拉了我一把,扯着我往反方向走,我心道,闷油瓶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啊?难道一张铁网就将他拦住了?

我抽出手,刚想劝他有点毅力时,突然发现在铁网的有一角,居然破了个大洞,我惊了一下,道:“你弄的?”

“狗洞。”闷油瓶说完,就钻了过去。

算了,狗洞和盗洞,其实差不了多少。我连忙跟在他后面钻过去,狗场中央的位置,全都被铁皮房保温起来,那铁雷张给上面办事,必定是心绪不定,等着刘麻子等人复命,而我和闷油瓶在外面等了一下午,也没有任何人外出,那么也就是说,铁雷张还在狗场里,很可能就是这些铁皮房的中央位置。

我没多说,进去后便弓着身体,靠着铁皮房一路往中央地带而去,一路上时不时可以听到从铁皮房里传出的声音,有赌博的,有喝酒的,甚至还有在床上做运动的,可以看出,这地方人不少,估计这次截我的命是件大事,铁雷张不敢掉以轻心,因此将大部分人都调过来了。

我不知道是该自豪还是怎么?如此殊荣,恐怕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

闷油瓶耳力极佳,偶尔有狗场的‘工作人员’巡逻,他也能很快发现,极快的隐秘起来,很快,我们穿越了外围的铁皮房。一动黑色的别墅建筑出现在我们眼前。

这栋别墅修建的很低调,从外表看不出多精美,但灯火通明,角落的地方,肉眼都可以看到很多摄像头,我们避开那些地方,从别墅后面翻了上去,在闷油瓶的帮助下,如同小偷一般,爬上了其中一扇窗户。

透过窗户看过去,这是一间书房,灯打开着,没有人,我才冒了个头,正打算推窗进去,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,紧接着,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踱步进来,穿着白色的唐装,竖着寸头,显得很悠闲,他一进门,目光顿时和我对上了,霎时间就一个踉跄,失声喝道:“谁!”

我估计,任谁看到窗户上出现一颗人头都不会镇定自若。这人我认识,就是铁雷张,虽然之前想不起来,但一看到本人,还是有些映像。

我笑了笑,推开窗户,翻身进去,道:“张叔叔,你忘记我了吗?”

下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六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