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章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三章

我继续开车,后面不断传来一种类似于玻璃碎裂的声音,但我已经没有时间去看了,很快,视线中出现了一栋栋老旧的楼房,这些房屋大多是九十年代初建立的,没有贴瓷砖,裸露着水泥外壳,有些已经歪斜,仿佛随时会倒塌,看不到一丝人气,在下午的日光中,显出一种阴沉的感觉。

我立刻就瞄准了一条老车道,直接一转弯将车开进了车道里,这车道不过四米左右,车子在里面只能直行,稍微一偏就会撞到两边的砖墙,我保持着直线往前冲,后面立刻传来了砰砰砰毫不掩饰的枪声,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危楼里,杀人简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王盟惊呼一声,猛的缩蹲了下去,于此同时,车尾后的玻璃也完全碎裂了,匆忙间我只看到闷油瓶依旧背对着我,将头藏到了坐垫后面,一颗子弹直接射到了我前面的挡风玻璃上,顿时裂开了蜘蛛网,使得前方的道路如同万花筒一样,裂成了无数块。

此刻我们笔直前行,后面的车子跟着追进来,几乎是拿我们当靶子打,连瞄准都不用了,只要子弹带的够多,多扫射几次,我们迟早完蛋。

我忍不住骂了句娘,冷汗都冒出来了,就在这时,这条直道终于到了尽头,尽头处出现一个十字路口,我将方向盘一打,立刻往左边开过去,险险避开了一次扫射。

一转过去,前方不远处,又是一个十字路口,王盟喜道:“快,甩掉他们。”

“闭嘴。”我吼了一句,趁着后面的车还没有拐弯,连忙以最快的速度将车行驶到了十字路口,不过这一次我没向左,而是往右。

现在我们已经连过两个十字路口,第一个十字路口的方向已经暴露,但第二个他们却并没有看到,我们可以开始兜圈子了。

我接着往前开,陆陆续续碰到了很多十字路口,我都是随机选择的,连我自己都没有刻意去想该走那条路,后面的人就更难知道了,除非碰运气。

很快,身后时不时就传来几声枪响,完全是在恐吓,一会儿在左,一会儿在右,显然那帮人也被饶晕了,王盟乐的直叫:“老板英明。”

我心里也跟着得意,正想说话,闷油瓶突然转过身,道:“快,下车,他们追上来了。”

追上来?怎么可能,他们又不是狗,难不成还能闻着我们的气味找路?

没等我开口,闷油瓶打开了车门,快速窜下车,我虽然没搞明白,但对闷油瓶的命令已经形成了一种下意识的习惯,于是也连忙下车,王盟还没回过味来,大叫:“哎哎,老板,下车会被追上的。”

我踹了他一脚,道:“张爷叫你往东,你***就别往西,快滚下来。”

接着,闷油瓶指了指车后的位置,我看了一下,顿时惊住了,因为车后面的路上,散了一些车窗的碎玻璃,虽然不多,但只要留意,就很容易发现。

我总算明白闷油瓶为什么让我们下车了,这车子简直就是一个追踪器,只要那些人顺着碎玻璃渣子的痕迹,不管快还是慢,我们都是无法摆脱的。

我暗骂一句,心道,今天你们把我追的跟耗子一样,要是落在我手里,非得剥你们一层皮。

“这里不宜久留。”闷油瓶眯着眼看了看四周,接着冲我们打了个手势,示意我们跟上,绕过一个老车道后,他直接钻进了一栋老楼里。

这栋水泥楼,大约有六七层,顶上似乎还有一个天台,楼的正中央位置,裂了一条极大的缝,露出里面的钢筋结构,整个楼体已经成为一个倾斜的形状,由于这些楼建的很密集,因此这栋楼倾斜后,就与旁边的一栋楼挨在一起了,如果硬要形容,就是一个女的靠在一个男的肩膀上,小鸟依人,像一对依偎的情侣。

王盟惊了一下,道:“这还能进去?老板,我们会被活埋的。”

我紧跟着闷油瓶窜了进去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这是九十年代的房子,货真价实,里面的钢筋到现在都还没断,你以为是现代的豆腐渣工程啊,不想进来就在外面呆着。”一进去,除了门口有一片阳光外,上面都是黑漆漆的,楼道狭窄,有些已经坍塌,从墙上的裂缝中透进一些阳光,空气中跳动着尘埃的颗粒。

闷油瓶已经上了二楼,我只看到他的身影在楼道里一拐角便看不到了,不知为何,一看到这一幕我心中就跳了一下,这闷油瓶可是个职业失踪人员,不看紧点可不行。

我连忙往二楼跑,王盟一见我们都上去了,也不敢在磨磨唧唧,紧跟在我身后,很快,我们到了二楼,这里的整个走廊都因为楼体倾斜而向下,十分滑溜,粗糙的水泥地板,就像一个劣质滑梯,我一上去就踉跄了一下,闷油瓶从楼梯口窜出来,拉了我一把,紧接着指了指走廊的上端,道:“去里面。”

这走廊的两侧,全是一间间单房,九十年代时,修建了很多工人宿舍楼,全都是这种格局,我们顺着倾斜的走廊往上跑,两边全是破烂的木门,偶尔能看到一两扇铁门,也都是锈迹斑斑。

紧接着,闷油瓶带我们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里,房门口有一扇铁门,还算完好,上面有一道没上锁的铁栓,铁门后面还有一扇木门,我看了闷油瓶一眼,用眼神询问他。

闷油瓶没理我,将铁栓拉开后,快速闪了进去,我早习惯了闷油瓶先做后说的习惯,当即扯了慢一拍的王盟一把,三人窜进了房间里,只听身后传来咔嚓一声,是闷油瓶将门关闭了。

房间里原本应该很黑,但有一面墙上裂了很大一条缝,水泥都掉光了,只剩下几根弯曲的粗钢筋,阳光顺着这条裂缝照射进来,房间里满是跳动的尘埃。

里面有一架散木床,还有一些床单以及一些胶质的脸盆,应该都是搬家不要的东西,房间靠左的位置就是厨房,里面布满黑油,显得很肮脏。

闷油瓶进来后,立刻蹲到了那条裂缝边上,探出半个脑袋往下张望,我也跟过去,为了不暴露,于是将下巴放到闷油瓶脑袋上,王盟也凑过来,把下巴放我头上,顶的我很不舒服,我推了他一把,道:“大人办事,走远点。“

闷油瓶猛的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眼神很犀利的看了我一眼,吓的我顿时不敢动了,一安静下来,我顿时听到了一种声音,是汽车的声音。

戌时,汽车声音停下来了,安静了很一阵,我估计是那帮人已经到了我们弃车的位置,估计正在商量什么,但人说话的声音不比汽车的马达声,因此我什么也没听到。

这段时间,大约只持续了两分钟左右,我脑袋搁在闷油瓶头上,两人透过裂缝观察着下面的动静,紧接着,转角处突然出现了两个人。

我总算看清是谁在追击我们了,但这两个人我都不认识,穿着打扮,就跟电视里的黑道没两样,两人都穿着黑皮外套,手里都端着枪,而且那枪还不错,虽然比不上路人甲搞的军用装备,但在民间也算是精品了。

由于距离比较远,我看不清两人的样子,忍不住想探头看仔细些,身体才刚一动,闷油瓶抬手将我的脑袋压了回去,一句话也没说,淡漠的眼神警告性的看了我一眼。

“老板,你也有今天……”王盟小声道,有些幸灾乐祸。

我理都没理他,弱肉强食,谁本事大谁就是老大,对于这句话,这两年我深有体会。

两人在巷道里转了一下,随后似乎说了什么,紧接着,其中一个个子稍高的人冲矮个子的人打了个手势,两人便分别进了一栋楼,那个比较高的,恰好进了我们这一栋,而矮个子的则进了旁边那一栋,也就是这栋楼的男朋友那里。

闷油瓶眯了眯眼,低声道:“别出去。”说完,起身准备往外走,我知道这闷油瓶是要去解决那个闯进来的高个,不由觉得好笑,这帮人事先也不调查清楚,居然将人分散,这一个人,实在不够闷油瓶练手的。

就在这时,门外的走廊里,突然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,声音控制的比较低,显然来人在刻意隐藏,我惊了一下,顿时觉得不对劲。

我们现在是在二楼走廊的尽头,而离那高个子进大门,还不到几十秒的时间,他不可能那么快就到我们房门外面。

来人是谁?

难道还有一部分人,从其它门口进来了?

这种楼房,都不会只有一个大门,往往还会开两个后门,后门外面设计一小片广场,供人洗衣服或者晒东西用,难道还有人从后门进来?

我听脚步声,似乎只有一个人。

闷油瓶显然也没料到,他外外走的姿势顿了一下,紧接着,他将我和王盟往后一推,直接将我们推进了厨房里,我知道他是让我们藏起来,来人身上很可能有枪,人越多,反而目标越大。

我相信闷油瓶的实力,因此乖乖的躲进了厨房里,厨房里很脏,有很多黑煤炭渣子,墙上也有些不规则的裂缝,我贴着裂缝上,眯着一只眼睛往外看。

这时,闷油瓶后退了一步,紧接着一个助跑,脚在墙上一蹬,身体顿时腾空而起,瞬间没了踪影。

我愣了愣,他这招我见过不止一次,只不过看从来没见他突然消失过,难道这小子又学会什么新技能了?我忍不住贴得更近,努力往闷油瓶消失的地方看,这时我才发现,他并不是消失了,而是躲到了天花板上。

那块水泥天花板已经烂的不成样子,露出了里面的金属下水管道,由于房间里光线黯淡,因此我们一直没留意,而闷油瓶此刻,就如同一只猫一样,一动不动的蹲在金属管道上面。

紧接着,外面传来了开门声,铁门被打开,而木门则直接被人一脚踹开了。

门被踹开后,我耳里立刻响起了两省区枪响,紧接着,一个穿着黑皮衣的男人显出身形,那男人面目极其凶狠,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刀疤,他一踹开门,直接就放了两枪,但当他看到空无一人的时候,明显也愣了一下,接着他目光盯到了地面上。

我顺着一看,顿时觉得不好,这顿老楼地面上积了很厚的灰,由于里面很昏暗,我之前呢一直没留意,但现在一看,那些脚印却很明显。

难怪这人一下子就找到了这间房。

他看到没人,目光扫了一圈后,立刻盯向了厨房的位置,他眼神极其凶恶,往厨房的方向一盯,我甚至有种错觉,仿佛他好像透过这条裂缝,在与我对视一样。

我脊背一阵发寒,但紧接着,让我更觉得恐怖的一幕出现了。

刀疤男盯着厨房,眼神凶狠而禁戒,随后,他举了举枪,似乎准备走过来,就在这一瞬间,有一条绳索,确切的说,是一条床单拧成的绳索从上面慢慢放了下来,不动声色的垂到了刀疤男的脑后,就如同恐怖片中一样,突然从天花板上吊下一个绳子。

但恐怖片中的一幕,就在我眼前上演了,那绳子悄无声息,在刀疤男打量厨房时已经到了他头顶,紧接着,那床单拧成的绳索速度极快的套上了刀疤男的脖子,只一瞬间,原本还维持着上膛姿势的刀疤男,直接被吊了起来,手中的枪砰的落地,整个人眼球瞪大,剧烈的挣扎起来,就如同一个上吊的人临死前的痛苦挣扎。

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紧接着,闷油瓶从上面跳了下来,他看都没看吊着的人,快速捡起了枪,接着便又一次攀到了金属管道上方,幽暗的房间里,只能看到那个人在不停的挣扎

被吊着的刀疤男,喉咙里不断发出一种嘶哑的声音,伴随着这种声音,走廊里响起了一阵快速的脚步声,我知道,是那个高个子来了。

王盟看呆了,不停的扯我的衣袖,猛咽口水,道:“老板,杀人了。”

“呸。”我道:“不是老板杀人,不要栽赃陷害,你放心,那人死不了。”我话音刚落,脚步声就停在了门口处,但没有人进来,外面的人似乎在犹豫,而闷油瓶则隐匿在黑暗处。

戌时,门口的人大约是听到里面的动静,速度极快的冲进来,保持着举枪的姿势,但紧接着,当他看到被吊在空中的人时脸色明显变了一下。

刀疤男见来了同伴,扑腾的更加厉害,舌头似乎都快顶出来了,我心想,闷油瓶难道真要吊死这个人?

就在这时,那个闯进来的高个已经准备去营救刀疤男,他从腰上抽出一把瑞士折叠军刀,弹出里面的刀片就准备救人,但紧接着,他的手顿住了,因为就在他头顶,赫然有人举着一把枪对着他的。

高个子惊了一下,反射性的抬枪要打,但闷油瓶比他更快,我耳里只听道咔嗒一声上膛声,只需要轻轻一扣,那个高个子就要被直接爆头了。

高个子举枪的动作顿时僵住了,只听闷油瓶淡淡道:“把枪放下。”

高个子没动,但我可以看出,他脸皮都在抖动,上面渗着汗珠,他盯着黑暗中的闷油瓶,声音听起来很镇定,但只要细细分析,可以发现他其实已经害怕了,明显的底气不足,说话声音很大:“你不敢开枪的,外面全是我们的人。”而这时,那个刀疤男,几乎已经是出气多,进气少了,挣扎渐渐微弱下去,我心里咯噔一下,搞不懂闷油瓶究竟要做什么,难道真要吊死这个人?

说真的,在雅布达我杀过人,但那时候的情况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但现在,那刀疤男明显已经无力反抗了,如果就这样吊死,那岂不是……我想到这儿,心中有些不舒服,那是一种很没有底气的感觉,仿佛如果这个人真的吊死了,一直以来坚持的某些东西,就会从此消失一般。

但我并不知道,我究竟在坚持什么。

高个子说完,咽了咽口水,道:“哑巴张,我们玩不过你,不过我们要杀的不是你,只要你肯……”他话才说一般,房间里突然响起了撕拉一声,紧接着,吊在空中的刀疤男脖子上的床单突然松了,整个人就朝着高个子砸下去。

高个子就在他下面,猝不及防之下,直接扑了个满怀被压倒在地,闷油瓶立刻跳到了地面,没等高个子爬起来,直接一脚踩住了他拿枪的手腕。

我知道人已经被制伏了,于是带着王盟走出去,刀疤男没有死,但已经处于深度昏迷状态,高个子被闷油瓶踩住,也不知踩到了什么经脉,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动弹不得,几次想起了,身体却如同僵住了一般。

最后他知道自己跑不了了,顿时就瞪大眼,恐惧的看着我们三人,紧接着,他的目光看向刀疤男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我看穿了他的想法,于是蹲下身,拍了拍他的脸颊,淡淡道:“你的同伴已经晕过去了,现在别想反抗,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,否则,下一个被吊上去的就是你,而且……绝不会有人放你下来。”

高个子咽了咽口水,目光闪烁不定,最后摇头道:“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“噢?”我道:“你知道我要问你什么?”

他道:“还能问什么,不就是谁派我们来杀你吗,我不知道,真不知道。”我不禁怔了一下,道:“不知道?不知道你杀我干什么?好玩?”

“拿钱办事。”

我道:“出钱的是谁?”我问完,突然发现高个子的脖颈位置似乎有什么东西,像纹身一类的东西,我立刻压制住他的另一只手,将他的衣领给扒开。

高个子惊道:“干什么?”

我盯着他脖子以下的纹身,冷笑道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干的,今天我不杀你,回去告诉你的买家,这笔账我一定会讨回来。”闷油瓶似乎有些惊讶,看了我一眼,我摇了摇头,道:“我已经知道是谁了,杀这些人没必要,只会脏了我的手。”

闷油瓶皱了皱眉,最后直接将手伸到了高个子后面,接着,只听咔嚓一声,高个子脖子一歪晕了过去。

王盟惊讶道:“老板,你已经知道是谁了?是不是狼三那混蛋?”

“很有可能是他,不过不能确定。”我道:“你看到这个纹身没有,这个飞虎,是咱们这一带最有势力的地下帮派,三叔曾经说过,我们倒斗的,是跟死人斗,砍的都是死人,而这些人,砍得全是活人,一行有一行的规矩,狼三如果真的跟这些人勾结,我就真要清理门户了。”

王盟愣了愣,道:“你也不确定?你你刚才……”我踹了他一脚,道:“这两个人又不可能真的杀了,而且这些人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勾当,你就是打的他断手断脚,他也不一定说真话,与其这样,不如来个螳螂捕蝉。”

“老板,你的意思是?”王盟皱眉想了半天,似乎没想明白,但闷油瓶却点了点头,淡淡道:“外面还有人,很快就会过来,先走。”我们卸了这两人身上的装备,立刻往外走,由于楼道里灰尘很重,留下了一串整齐的脚印,我们直接沿着大门口摸出去,很快就回到了原先弃车的位置,在车后面,还停了三辆黑壳子车,站了一个人留守。

我们躲在拐角处,留意着周围的动静,我掂起一块水泥石子,扔到了另一边,随后快速的躲了起来。

“谁。”那人叫了一声,紧接着便是一阵脚步声,向着石子扔去的地方跑过去,我探头一看,那人已经走了,连忙打了个手势,快速窜到了车里面,掀起其中一个车的后备箱,立刻窜了进去。

这一串动作做的极快,我们三人一句话都没说,动作迅速的躲了进去,后备箱不小,但三个大男人挤进去却连翻身都困难。

王盟挤在最里面,背贴着坐垫,我和闷油瓶在外面,一上一下的趴着,后尾箱里弥漫着浓重的尾气味道。

不多时,脚步声又回来了,随后便是很久都没有声音,我们一直躲在后备箱里,没人说话,一动不动,我就趴在闷油瓶上面,半个小时过后,几乎浑身的骨头都抗议了,最后干脆直接躺上去了。

谁知我刚一躺,突然有东西膈应了我一下,是我胸口挂着的那颗仙丹。

我以为是要吃下去,但一想到这玩意是从尸体里挖出来的,我就觉得很恶心,别说吃,拿在手里都很不对劲。后来闷油瓶告诉我,这玩意不用吞下去,只需要带在身上,要不了多久,那玩意就会自己退出来。

我问他要多久,闷油瓶说看个人体质,因此我将仙丹穿了个孔,挂在脖子上。

这玩意膈应的我胸口发痛,我忍不住动了一下,闷油瓶突然按住我,低声道:“别动,有人。”他声音极小,显得非常谨慎,我下意识的僵住身体,侧耳一听,果然有很多细碎的脚步声,从四面八方而来。

那些脚步声越来越近,逐渐大起来,最后大约停到了车周围,紧接着,响起了人说话的声音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他们被人弄晕了,那三个人已经跑掉了,先回去复命,看老大怎么说。”这两个声音我都没听过,也不知道是谁。

“……他说知道雇主是谁,咱们该不会是……”这个声音我听出来了,是高个子,大概被其他人给弄醒了,声音有些虚弱,他话没说完,被人喝止了,那人声音比较粗,似乎是东北人,操着东北腔的普通话,道:“是不是你小子说的?”

高个子似乎惊了一下,顿时就不怎么客气,骂道:“老子能说什么,那是上面的事,我就是想说也说不过来,你什么意思!”

“什么意思?那三个人又不是菩萨,混死人饭的,你们两个被逮,他们没杀你们,这事说出去谁信?”

高个子顿时就跟他吵了起来,吵了几句似乎想动手,被其它人拉开了,紧接着,他们商量了一阵,决定先回去跟他们老大汇报,车子随即发动起来,不知驶向何处。

我侧了侧身体,眯着眼睛,透过坐垫间的缝隙往外看,只见这辆车子上一共坐了三个人。

开车的是之前留守的那个人,看起来不像其他人那么凶狠,大概混这一行不久。另外两个都是熟人,一个是被闷油瓶弄晕的高个子,一个是进了情侣楼的矮个子,紧接着,高个子就骂了起来,道:“那个东北佬,总有一天要弄死他。”

矮个子劝了几句,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那死疤子这次没被弄死,真是便宜他了。”

高个子呸了一声,道:“差点就轮到我,那个吴家的人,道上人称小佛爷,据说心软的跟豆腐一样,没想到也是个狠角色,跟传闻差的远,下次他要是落在我手里,老子非得把他……”

突然,整个车身猛烈的震了一下,将高个子的话打断了。

我整个人都颠了一下,似乎车子是从什么硬物上碾过去了,王盟的脑袋大概撞到了坐垫裸露的位置,顿时发出嘶的一声,这一声过后,车里所有声音都静了。

我大脑一懵,恨不得把王盟这小子大卸八块。

下一篇: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五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