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巫山妖棺 第七十四章 夺命棺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巫山妖棺 第七十三章 点灯

接着,我们便扯着绳子往下缩,本来我还担心绳索的长度不够,但越往下,洞窟之间的距离就越密集,到最后,几乎都不用依靠绳索的力量。

很快,我们便双脚够到了地面,借着幽幽的绿光,我们找到了那只手电筒,手电筒恰好摔在了一处柔软的位置,我打了一下开关,居然亮起来了,只是光芒黯淡许多,估计是快没电了。

随着手电筒的光芒照射出去,我们的眼前,出现了一条石道,石道笔直延伸到对面,也不知道尽头在哪里,而石道的两侧,密密麻麻堆放着尸体,由于先前已经有过心里准备,因此当我们看到这些数量庞大的尸体时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这一幕,让我不由自主想起了秦岭斗里的尸阵,但秦岭的尸阵里,尸体大多已经变成了累累白骨,但这个地方,大约是由于风水原因,里面的尸体完好无损,也不知究竟堆积了多少。

我觉得不对劲,按理说,明朝时期,已经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活人殉葬,那么这些尸体是怎么来的?就算那个方士利用了王爷的力量,也不可能找来这么多得活人殉葬。

秦岭里的尸阵,可以令人在其中迷失方向,拿这些尸体堆积在这里,有什么用?

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洞壁上得悬空灯,心中不禁升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这时,老胡道:“这下面很可能是尸魁的老巢,还不知有什么东西,大家提高警惕。”

接着,我们三人开始往那条石道上走,由于之前有了秦岭尸阵的经验,因此我这次走的极为小心,每走几步,就要回身看一下,深怕又闯进了什么奇门阵法里。

胖子打头,我们三人形成了一个三角形,举着昏暗的手电光向前推进,就在这时,手电光的尽头,出现了一堵石墙。

到头了?

我愣了愣,觉得应该没这么快,这个洞窟的宽度至少在百米左右,而我们此刻,也不过前进了五六十米,几乎已经走到了洞窟的中央位置。

胖子嘴里嘶了一声,将手电筒打高了一些,随着光芒的扩散,眼前出现的东西,不禁让我们面面相觑,因为那根本不是什么石墙,而是一个高约两米的托尸台。

大凡墓室里放置主棺的位置,一定会设有托尸台,就如同人睡觉时的床一样,我想过很多种情况,但从没有想过,会再这里看到放置主棺的托尸台。

难道这里就是主墓室?

老胡显然也觉得奇怪,眉头皱成疙瘩,打着手电筒不断往其它地方射,但这个洞窟位置太大,除了能照到密密麻麻排列的尸体之外,便只有眼前这一条石道。

托尸台上面所放置的,一定会是主棺木,但眼前的台面上却放置了一个十分奇怪的长方形东西,大约有一人长,突出了很多锐利的棱角,如果硬是要形容,有点像很多刀具堆在一起时形成的堆,此刻我们距离托尸台大约有十多米左右,也看不清那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。

我们三人对视一眼,胖子道:“怎么看都像是个陷阱,这老粽子太精明,别是个虚棺。”

我跟胖子的想法差不多,但眼前突然出现放置主棺的托尸台,只要是个倒斗的,就没有人能抵挡这种诱惑,难道看见了主棺还有绕过去?那还倒个屁斗?

我想了想,道:“别管是不是虚棺,现在棺材就放在前面,难道咱们要绕过去?”

胖子嘶了一声,道:“绕?胖爷我这辈子,见棺就开,只有粽子见了我绕道,还没给粽子让过道,兄弟们,抄家伙。”胖子的话正和我心意,当即,我们就朝着那托尸台走过去,老胡这个人心思缜密,估计是有些忌讳,因此走在最后一个。

很快,我们就到了托尸台跟前,这才发现,那台上面放置着的,竟然是一架造型奇特的铁棺。

老胡登时倒抽一口凉气,道:“是铁锁棺,小心。”

铁锁棺?

这个名字,我似乎在哪儿听过,但一时却想不起来,忙问道:“胡哥,这棺材有问题?”

他点了点头,对我们做了个小心的手势,紧接着道:“这铁锁棺,又名夺命棺,你看,这整具棺材,都是用一道道铁锁构成的,这些铁锁就是一个大型机关,不信你看。”接着,老胡张头四望了一下,最后居然走到左边,举起匕首,就将其中一具尸体的手臂锯了下来,手起刀落,毫不拖泥带水,就跟切白菜一样。

我看的心中一颤,生怕那尸体会炸起来,但那尸体除了弹跳了一下,就一动不动,显然是个死粽子。

紧接着,老胡带上了摸尸手套,将那手臂举在手里,就跟斗蛐蛐一样,将那只青紫的手向着夺命棺探去,那只手才刚碰到铁棺,突然就听咔嚓一声响,紧接着,那些凸出来的棱角,竟然如同刀片一样,飞速的旋转起来,老胡手一颤,握着的手臂脱手而出,整只手臂顷刻间就被搅成了碎渣,还有不少都溅到了我们身上。

胖子目瞪口呆,咂咂嘴,道:“这……这棺材,放在这儿,难道就是用来绞肉的?”

铁棺上凸起的棱角,转动了片刻便停止了,老胡看了我和胖子一眼,道:“不止是这样,这夺命棺,据说传自战国一位民间机巧师,铁棺如同织毛衣一样被编起来,尸体放入里面,机关变幻万千,就算是摸金倒斗的老祖宗来了,也别想把尸体从里面摸出来,唯一能打开的方法,只能从内部打开,这种夺命棺在历史上,几乎是昙花一现就失传了,我还以为只是个传说,没想到……这里居然会有。”

从内部打开?

我脖子有些发凉,道:“难不成……要等尸体自己打开棺材?”

老胡没吭声。

胖子嘶了一声,抬头看了看那口夺命棺,突然双手在托尸台上一撑,肥胖的身体如同轻灵的燕子一样,跃上了托尸台的边缘,我被他的动作惊得心头一跳,差点没叫出声。

这时,胖子小心翼翼的探出头,从上至下的凝视着棺材,片刻后,他冲我俩摇了摇头,脸色阴沉,道:“棺材是密封的,没开过。”

没开过?这么说里面还有尸体?

这个托尸台外加夺命棺,怎么看都是主墓的规格,难道这里就是主墓室?

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按照我们之前的分析,那方士设置八十一道机关锁,就是为了将盗墓贼困死,但现在,主棺却出现在了墓室后面,这样就显得自相矛盾,盗墓贼都已经进入主墓室了,那么设置那八十一道机关锁,也就没有必要了。

而且这个方士,毕竟没有太大的财力与物力,还要利用上面那位王爷才能入住此地,哪里有什么能力制造夺命棺?况且,这周围堆积的尸体也显得太过离奇,明朝时期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规模的人殉。

我将自己的想法跟老胡两人说了一番,胖子道:“我有个想法,你们说……会不会,这也是一个假墓?”我怔了一下,道:“假墓?”不对,如果这真是个假墓,那这假墓也可以以假乱真了。

我摇了摇头,道:“假不了,只是这棺材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如果我没估计错,这地方应该就是龙隐的中轴,是龙头所在地,是个货真价实的神仙穴,谁会用神仙穴来设一个虚冢?”

胖子又道:“你还记不记的鲁殇王?”

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明白了胖子的意思,忍不住看了看周围的悬空灯,道:“胖子,你的意思是说……这又是一个鸠占鹊巢的戏码?”

老胡脸色一变,道:“鸠占鹊巢……我明白了。”

说完,我们三人面面相觑,谁也没料到,这一次下斗,竟然会同时遇到三座墓。

如果我没猜错,这个地方实际上就是一间主墓室,占得了龙头,而眼前这具夺命棺,至少也是战国时期的产物,这些殉葬的尸体,根本不是为那方士殉葬,而是为夺命棺里面的主人在殉葬。

那方士想必也看中了这个墓穴,没想到被这战国主人捷足先登了。

老胡嘶了一声,道:“王胖子,你这次算是说到点子上了,这应该是个战国墓,估计是被那方士进行过什么改造,你们还记不记得那墓门上的壁画,壁画的最后一副,那个方士确实在坐化了,也就是说,他肯定也埋在这个斗里。”

胖子叹了口气,道:“这神仙穴已经被这具粽子占了,棺材又不能从外面打开,那方士还埋在这地方,有什么意思?”胖子说的话,恰好说到最重要的地方。

我们眼前这具夺命棺完好无损,而且端正的放在托尸台上,也就是说,从头到尾,这具棺材被放上去后,就没有再被移动过。

如果我是这个方士,肯定会想办法将夺命棺毁了,自己躺上去,但现在,这具棺材并没有被人动过,这说明什么?唯一的可能,就是那方士对付不了夺命棺,只好改葬其它地方了。

我将自己的分析对老胡一说,老胡立刻否认,道:“一开始,我以为这是个明朝斗,所以没想到这一层,现在知道它其实是个战国斗,我就有些眉目了,在战国时期,用大批活人殉葬还是存在的,你们看,这具夺命棺就处于龙隐中轴,也就是神仙穴里,周围这些活人殉葬,被称为‘仙官’,是为了等墓主人复活后供人使唤的奴隶,估计生前都是战俘一类的,这也是一种风水布局,叫‘吸宝’,可以将周围的龙气汇聚于此,如果那方士真想葬在这里,就肯定会想办法除去这个夺命棺,现在它却好好的,说明那人肯定没有葬在这里!”

没有葬在这里?那方士为了死而复生,连王爷都敢利用,还设置了八十一道自毁锁,难道会因为一具夺命棺半途而废?

胖子不耐烦道:“别管那方士葬在哪儿,眼前这具粽子就埋在穴眼上,泥丸里肯定有仙丹,咱们这次下斗,不就是为了这个东西?我看先想办法把这夺命棺打开,再图后计。”

我没吭声,现在我们三个人中,唯有老胡对夺命棺有一些了解,他自己也说了,棺材只能从内部打开,难道真的要等那粽子自己开棺?

况且,这如果真是一只战国粽子,时隔千年,仙丹早已经成熟,按理说,这人也该死而复活,开棺而出了,但现在夺命棺是密封的,这让我心中有些没底,难道老胡说的那个仙丹,实际上只是古人瞎扯出来的?

老胡摇了摇头,叹气道:“这棺我开不了,也没那本事。”他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,连胖子也没辙了,本来这个二层墓已经够让人头大,现在还跑出一个战国墓,我都有些担心,闷油瓶究竟能不能找到这儿来,难道我们三人,今天真要命损于此了?

就在我们相顾无言之时,我手里的手电筒,光芒突然跳动了两下,似乎快要熄灭了,我赶紧拿在手上拍了两下,手电筒的光芒立刻变得忽明忽暗,就在这一瞬间,我眼睛突然瞥见,在那夺命棺下面,似乎有一个凹进去的东西,我手电筒摇晃的那两下,从那个凹处,竟然发射出了一种光芒,似乎下面放了什么东西。

我惊了一下,立刻学着胖子的模样,手臂一撑越上了托尸台,紧接着,我趴下脑袋,将手电光打进了夺命棺与石台相连的地方。

那里只露出一条极细的缝,我趴在地上,换着姿势看了好几遍,也看不出棺材下面究竟压了什么东西。

胖子嘶了一声,道:“我说天真,你是不是被刺激到神经错乱了,怎么跟耍猴一样?”

我骂了句娘,道:“少瞎扯,你们快来看,这里面是什么东西?”胖子立刻也低下头,与我对趴着往里张望,紧接着道:“像个什么窝。”

我将手电筒的灯光晃了几下,里面立刻反射出一种光芒,似乎是有什么珠宝在反光一样,胖子被那光芒晃了眼,立刻喜道:“好像是什么宝贝……我说老胡,有没有什么办法,把这铁疙瘩移开?”

“设置的机关不一样,千万别动,谁也预料不到会有什么东西出来。”

一想到刚才那只被绞碎的手,我也有些发憷,但那东西既然会压在夺命棺下面,肯定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三叔曾经说过,唐宋元明清,里面的东西,只能说是巧夺天工,但只有战国以前的墓,才是出神器的地方。我刚才被那一阵光芒晃的眼花,心里也跟猫爪一样,七上八下的。

胖子一脸的着急上火,就差没骂娘了,突然,他顿了顿,道:“不对啊,你们说,这夺命棺要真的不能动,那尸体是怎么装进去的?还有……棺材是怎么搬到托尸台上面的?”

老胡也怔了一下,显然没料到胖子会想到这一层面上,他目光闪动了几下,半晌才道:“你是说还有其它的活口?”我听着胖子的话也觉得有理,连忙道:“夺命棺毕竟只是传说,几千年流传下来,难免有人加油添醋,将事情说的离奇古怪,失了原貌,这棺材再厉害,总得有人抬上去,肯定有什么关闭的活口,咱们好好找找。”

老胡皱着眉,但也没有反驳,接下来,我们三人都爬上了托尸台,将整个夺命棺几乎看了个遍,除了凸起的棱角,便什么也没发现,我不死心,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就在这时,我在棺材靠底的地方,发现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凸起处,如果不是我这么仔细看,恐怕很容易就忽略过去。

“胖子、老胡,看这里。”我赶紧冲他俩打了个手势,示意他们凑近些。

老胡盯着看了半晌,迟疑道:“像是个机关扣,可以试一下。”紧接着,我们下了托尸台,半蹲着身体,尽量远离夺命棺,老胡带着摸尸手套,脑袋只冒出半个头,极其快速的按了一下那个机关扣,我心里突突跳动起来,就怕会突然从里面喷出什么毒气或者暗弩。

‘咔嚓’

一声轻响过后,什么也没发生。

老胡额头见汗,等了半天才冒出头,另我们惊讶的一幕出现了,因为那具夺命棺居然开了。

胖子目瞪口呆,摇头道:“所以说,古代人民的话不能全信,他们太能瞎扯了。”

我立刻探头往立刻,一看之下不禁有些发愣。

那棺里确实有一具尸体,只不过,连衣服都已经烂光了,骨头都已经发黄发青,估计再过不久,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。

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道:“这……这就是神仙穴?”难道这骨头还能复活?

老胡明显也呆住了,喃喃道:“不、这不可能!”我看老胡受到的打击,似乎比我还大,正想安慰两句,老胡突然抬起头,目光恶狠狠的盯着夺命棺,道:“肯定有问题!”说完,不等我和胖子有所反应,他突然狠狠的将棺材推了一把,他这一推,我的心脏差点都跳了出来,这才发现,这个所谓的夺命棺,实际上已经脆弱不堪,铁器内部都是锈迹斑斑,一推之下,只听数声咔嚓声响起,竟然有散架的趋势。

胖子惊了一下,一把将老胡扑倒在地,叫道:“姓胡的,你发什么疯!”

随着夺命棺接近散架的响声,它底部的凹槽也露出了一半,在黄昏的灯光下,反射出夺目光彩,里面的东西显露无疑,既不是什么珠宝,也不是什么惊世神器,居然是一汪黑水!

那水中,还漂浮着一尾小指长得金鱼,已然死透,翻起了肚皮。

棺材底下……怎么会养金鱼?

这时,老胡和胖子不知何时也到了托尸台边,老胡似乎已经清醒过来,盯着托尸台的一汪黑水,似乎出神了。

胖子嘴巴都合不拢,盯着黑水和死鱼看了半天,对我道:“天真,你掐我一把,我怎么觉着自己还在做梦。”我直接就拧了他一把,胖子惨叫起来。

我道:“看来不是在做梦。”

胖子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,指着一汪黑水,道:“那你告诉我,这鱼是怎么回事?胖爷我是来拿仙丹,摸明器的,不是来摸鱼的,靠,哪里没有鱼钓,我吃饱了撑的,跑这深山老林来摸鱼?这鱼也太小了,还是金色的,吃了不顶饿,没准还有毒。”

我纠结了很久,道:“大概是墓主人喜欢养鱼,死的时候在棺材下面养了一条。”

这时,老胡突然吐了口长气,整个人顿时就瘫软下来,如同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一样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突然说了一句:“到此为止了。”

我和胖子同时看向他,顿时,我差点就疯掉了,因为不知何时,老胡的脸上,居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尸斑!

下一篇:巫山妖棺 第七十五章 过去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