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巫山妖棺 第六十五章 真假难辨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巫山妖棺 第六十四章 引雷

老胡没有回答胖子,而是对我们分析道:“这鬼雷山的旱天雷,其实多半是那些地雷搞出来的,真正能打上十八道的旱天雷,百年也难遇一次,我看你们所听到的那十八道神雷,肯定是打煞弄出来的,普通的粽子生物电不够,根本引不了雷。”

胖子目瞪口呆,喃喃道:“乖乖,小哥还藏着这么一手,早知道咱们当时直接钻盗洞出去等雷就成了。”赵旺也在旁边猛点头,道:“邪哥,我早就劝你出去了,你就是不听,现在好了吧……”

此刻,我真是有种想骂娘的冲动。那挨千刀的闷油瓶,既然要带着粽子去引雷,也不知道提前招呼一声,现在我带着一帮人执意往前走,如果真折在这里,我死倒也罢了,要连累老胡两人跟着陪葬,我就是死了也不安心。

大约是看到我一脸懊悔的神情,胖子叹了口气,拍了拍我的肩膀,道:“只要小哥没事就好,他没见到咱们出去,肯定还会下斗来找人,有他在,咱们想死也死不了。”

我忍不住叹了一声,胖子虽然不靠谱,但他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。闷油瓶平时虽然像个闷葫芦,但他对我和胖子怎样,我心里跟明镜儿似的,只要他平安无事,肯定会下斗救我们,以闷油瓶机的阅历,肯定会发现这个墓中墓的奥秘。

想到有闷油瓶当后援,我们几人都精神大振,老胡补充了些体力便缓过劲儿来,起身观察周围的环境,接着,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扇墓门上,看的极为专注。

我一边想着闷油瓶的事,一边却在提防着赵旺,但越看越觉得他于常人无异,忍不住有些怀疑,先前是不是我自己看错了?没准是这小子跟哪位美女亲热时种下的印迹?

但细细一想,这小子在我店里打工两年多,也没见他与什么女人来往,即便真有来往,这十多天下来,印记也该消了。

我越想越没底,便忍不住想确认一下。

赵旺大概也累的狠了,有休息的机会,便可着劲儿歇气,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。我心中一动,轻咳一声走到他旁边,道:“装备包里还有些药,你腿上的伤趁机会包扎一下,我帮你。”

如果真是尸斑,那么他的脚底肯定会有印记,因为尸斑的形成,是由于人死后的血液沉积,都是由下往上,越是下面的地方越明显。

赵旺顿时睁开眼,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,道:“这、这多不好意思,我自己来就行了。”我没理他,把他的腿抱在怀里,装模作样要去脱他的鞋子。

胖子在旁边感慨道:“小赵同志,你瞧瞧,这么好的老板打着灯笼都找不到,你以后可得好好效力。”赵旺连连点头,道:“是,是,邪哥人就是好,不过还是别脱鞋了,我脚臭。”

我没理他,直接扒了他的鞋子,顿时,一股脚臭味直冲鼻腔,差点儿没把我熏死。

胖子哎哟一声,道:“这味儿比我还大,我说年轻人,要讲卫生。”

赵旺脸都红了,我怕错失良机,赶紧骂了胖子一句,道:“他娘的,你下斗还有空洗脚啊。”说着便去脱赵旺的袜子,赵旺有些不好意思,脸红脖子粗的直叫:“老板,别、别这样……”

不过他阻止不了我,很快就被扒光了,我一边给他上药,一边趁机看他的脚底,一看之下我不由愣住了。

他的脚底是烂的,但不是腐烂,而是水泡破裂后的伤口,粘腻腻一片,看着都疼,难怪这小子走路都一瘸一拐的。由于他整个脚底几乎都是烂水泡,还粘黏着血丝,我几乎看不到原貌,瞟了好几眼都没有发现尸斑一类的痕迹。

难道真是我多心了?

那或许不是什么尸斑,而是淤痕?他一个菜鸟下斗,身上带上些淤痕也很正常。想到这儿,我甩了甩头,觉得自己这两年真是小心过头了,正所谓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看来自己真的不适合再下斗了,在这样下去,肯定会成为一个疑神疑鬼的神经病。

我摇了摇头,将他脚一扔,道:“自己上。”

“啊!”

我瞪了他一眼,道:“啊什么啊?你脚太臭了,注意卫生。”赵旺顿时露出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,让我有一种在欺负妇女儿童的感觉。

就在这时,老胡突然倒抽一口凉气,头也不回的叫道:“吴邪,你过来。”他目光紧紧盯着墓门上的图案,道:“你们看,这是什么?”

我凑过去细看,发现墓门上刻的是墓主下葬时的场景,但看着看着,我就发现不对劲了,因为这画的上半部分,竟然是那个明朝墓的修建图!

画中又一次出现了那口变形蟒棺,只不过这一次,棺材还没有盖上,里面躺了一男一女两个人,是一副合葬的场景,棺材旁边,站了一个面带鸟面具的人,似乎是在举行下葬仪式。

而画的下半部分,场景却突然变了,似乎是在另一座陵墓里,画中的主人翁是那个带着鸟面具的人,他只留下了一个背影,似乎一直在往前走。

紧接着,画的最后一副场景,那个带鸟面具的人转过了身,接着就盘腿而坐,不再动了。

怎么回事?这扇墓门里,怎么会有上面明朝墓的修建情景?

我顿时就发懵了,一直以来,我以为这个墓中墓是不同朝代的,但现在看来,这两座墓,竟然是在同一时间修筑的,这太不符合常理了。

胖子显然也觉得不对劲,盯着墓门上的图案不住揣测,道:“这两座墓的主人,难不成是亲戚?”

我也觉得丈二和尚,摸不着头脑,特别是壁画里面那个带着鸟面具的人,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两座墓里面?难道说他就是这两座墓的设计者?

胖子推测了半天都没有头绪,便对老胡道:“我说姓胡的,你没事瞎咋呼什么劲儿,我看这上面刻的,就是一户亲戚同时死了,为图方便,修了个二层墓,没什么搞头。”

老胡目光一直没离开过墓门,闻言呸了一声,道:“你懂个屁。”说着,他指着画中那个带鸟面具的人,对我道:“吴邪,你来看,这人的衣服有什么问题。”

这石门上的壁画是刻出来的,篇幅较大,但线条比较细,因此不太好辨认,我盯着看了半天才终于看出一点苗头,顿时察觉出问题,因为那带鸟面具的人,身上所穿的衣服是一件羽衣。

羽衣不属于古人的便服,而是一种特殊身份才会穿的衣服。

“这人是个方士。”我回道。

赵旺也跑过了凑热闹,道:“好像是,应该是个道士。”

老胡点了点头,神色颇为激动,道:“不错,他穿的衣服,是古代一些方士的正服,这种羽衣的造型层层叠叠,寓意鸟羽,有‘如鸟升天’的寓意。”

“我之前就跟你们说过,真正能认出神仙穴的,往往都是这些堪舆方士,但他们即便认出来也不会点出来,而是偷偷摸摸记下方位,留着给自己用,你再看这个人。”

说着,老胡指着最后一副图案,上面是那个盘腿而坐的鸟人。

这时,赵旺突然咦了一声,道:“他死了。”

我和胖子一时没反映过来,赵旺见我俩不明白,便指着那个人道:“邪哥你看,这个人双腿叠坐的方式叫‘叠云坐忘’,是一些修仙练道的人死时的坐化方式,这人已经死了。”我对这些方士的事情还真不了解,赵旺平日里喜欢琢磨些冷门的东西,到是比我还清楚。

我看着那个带着鸟面具的方士,再一想老胡先前的话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顿时冒出一个想法。

老胡点点头,对赵旺的话表示认同,紧接着,他分析道:“这些方士想要进神仙穴,并不是挖个坑一埋就能了事,要想聚集穴里的生机,必须要对葬地进行风水布局,这是一个大工程,并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,况且,大多数的方士,并不会有太大的财力与物力。”

这下子,不仅是我,连胖子也反映过来,嘴里啧了一声,喜道:“他娘的,我明白了。这鸟人是借了上面那位王爷的势力,在王墓下又挖了一个墓穴。”

老胡激动的搓了一下手,道:“不错,这人也算有大本事,他帮这王爷点好墓穴,修了这个上下墓,让王爷住上面,自己在下面,而且,他还把这位王爷当枪使了。”

赵旺疑惑道:“当枪使?”

老胡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把,笑道:“傻小子。”

接着,他解释道:“咱们进了那王爷墓后,凶物就层出不穷,其实我当时就在奇怪,按理说,一个神仙斗里,是不应该出现这么多凶物的,当时我甚至怀疑,是不是这里的风水已经被破坏了,现在我才明白,这方士不仅利用王爷的财力为自己造墓,而且他还很隐晦的对上面的风水做了改变,使得上面的墓穴呈现大凶之像,风气完全败坏,碰上会摸金点穴的盗墓贼,肯定会上当,以为上面是个神仙斗,事实上,真正的神仙斗却是这里,而那上面却被这方士布置成了一个大凶之地,用墓主人当挡箭牌,这份心机实在可怕。”

胖子嘴里嘶了口气,道:“搞了半天,上面是个引蛇出洞的假穴,那王爷可真够可怜的,生前帮人造坟,连死后都被人利用了。”

我心里顿时激动起来,难怪那上面的墓穴处处透着诡异,搞了半天根本就是幌子,那么这斗里,岂不是有真正的仙丹?

下一篇:巫山妖棺 第六十六章 杀心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