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巫山妖棺 第四十八章 机关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巫山妖棺 第四十七章 汉奸

我将那封血书塞回尸体怀里,老胡叹了口气道:“看来刚才那双头凶煞应该就是这神仙斗的主人,尸体已经作凶,想必仙丹也是无望了。”

我现在对仙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,但一听老胡说双头凶煞,便想起了刚才那只双头粽子,这种古怪的尸体我还是第一次见,都快赶上万奴王了。

正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那粽子连闷油瓶都这么忌讳,必定有什么来路,看老胡的神情,似乎知道些底细,我便问他:“那双头凶煞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老胡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个就说来话长,你有没有注意到,那口变蟒大棺比寻常的棺椁都要宽,其实那是一种合葬棺,里面应该是躺了一对夫妻。这对夫妻死的时候,其中一个必定有什么怨气,没有吐出最后一口阳气,如果我没猜错,里面的女尸很可能是墓主的宠姬,强行给墓主陪葬的,所以怨气难消。男子为阳,女子为阴,女尸阳气未尽,有尸变之像,再加上这里风水奇特,尸身在腐烂过程中,骨肉结合在一起,形成了这种双头煞,力大无穷,筋骨如同精钢,这种粽子,一般的葬尸地养不出来,而且它最厉害的,不是那个男头粽,而是那个女头粽,我也只是听老一辈人说过,这种双头煞和子母煞是最难对付的粽子,盗墓贼遇到,十有八九都会折在里面。”

胖子道:“那不是比血尸还厉害,不行,咱们得快点找机关。”

老胡摇了摇头,道“血尸是属于活尸,卸了阳气就能对付,但双头煞是属于阴阳尸,简单说,就是硬粽和软粽的结合体,难以对付,让人防不胜防。”

我心中一沉,难怪连闷油瓶这样的人都神色大变,这双头煞居然比血尸还厉害,我见老胡知道的这么清楚,连忙问他:“对付这粽子有什么好方法?”

老胡神情凝重,道:“你知道打旱魃吗?这阴阳尸,几乎跟旱魃是一个等级,寻常人是杀不死的。”接着,他指了指上方,沉声道:“只能学习打旱魃的方法,借天之力!”

我脑袋里阵阵发胀,借天之力?难道真的会有雷神相助?虽然老胡确实有些本事,但他的说法,迷信成分太严重,只要是个正常人,都不会相信。

大约是看出了我的疑狐,老胡摇了摇头,道:“那小哥已经把双头煞引到了深处,我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,不过我告诉你,这双头煞再厉害,毕竟也是粽子,只要能把它引出墓里,晒它的尸气,就会引来神雷。”

胖子不像我这么客气,直接就给了老胡一拳,道:“行了行了,我说姓胡的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在这儿宣扬封建迷信,要真能引来雷电,我这个王字就倒过来写!”

老胡重重的哼了一声,道:“小胖同志,你这就不懂了,虽然这事情听着迷信,但从科学的角度也是可以解释的。那双头煞浑身硬如钢铁,很可能是侵入了铁一类的元素,再加上尸煞自身的生物电,就如同一个大型的倒雷针,引来雷电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我到底是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,从小接受科学教育,老胡这么一解释,我反而觉得靠谱了,当即打断准备反驳的胖子,道:“现在说这么也没用,如果那双头煞真有胡哥说的这么厉害,我估计小哥这次也是撞到铁板了,咱们与其在这里商量,不如好好找找机关。”

胖子立刻点头同意,我们三人又将整个墓室都摸了一遍,依旧一无所获,最后我和胖子对视一眼,连胖子都泄气了,没有插科打诨,眉头皱成一个结。

这间墓室是完全密封的,四面的墙上个头一个人性的灯座,除此之外便没有其它东西。墓室里有几件人工钉出来桌椅,几乎可以想象,在六十年前,那批日本军人在挖掘的过程中,甚至将这里当成了一间休息室,即便里面曾经有什么明器或机关,或许都一间被盗掘和破坏了。

除了墓室的顶端,我们几乎摸遍了每一块墓砖,我的十根手指都火辣辣的痛着,但依旧没有发现任何机关,如果不是地上那一滩血迹,我几乎都要怀疑,闷油瓶究竟有没有进来过。

此时,随着耽误的时间越来越久,我的思绪也越来越乱,直到现在都一无所获,我几乎有种抓狂的感觉,胖子忍不住开始骂娘,踢那些尸体撒气,纳西白骨被胖子一脚踹过去,顿时散了架,一颗带着钢盔的头颅,咕噜噜的滚到了我脚边。

虽然都是人类,但对我这种从小接受爱国教育的人来说,一见着小日本就觉得来气,那头颅滚到我脚边,我直接就一脚踹了过去,接着,它又咕噜噜的滚到了墙角。

那地方,也散落这几具日军的尸骸,就在看到那堆尸骸的一瞬间,我脑海里突然咯噔一下,顿时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。

这里的尸骨都是整的,即便有缺,也大多数是身首分家,其余的尸体,要么就是关节全部折断,但即使折断了,也依旧被军服裹着,一眼看去,尸骨都很完整,但墙角那一堆尸体,却是零零散散的,如同被什么人踢过一样。

胖子确实也在踢尸体,但他踢的是我左手边的尸骸,根本没往那里去过,那么那些尸骸是谁动的?

先前我们寻找机关,都避开了日军的尸骨,此刻我一看到墙角那对碎裂的尸骸,顿时清醒过来,不错,我们还遗漏了一些位置,比如那些尸体下面。

想通了这一点,我立刻冲胖子比了个手势,示意他消停一下,紧接着,他和老胡的目光都聚集到我身上,我指了指那些尸骸,冷静道:“下面还没有找过。”

胖子一拍脑袋,反应过来后,立刻抄起手中的枪,将那些尸骸如同挑破布一样挑开,我则是直接向着那一堆已经散列的尸骨走去,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一幕场景。

闷油瓶进了墓室,为了引开双头煞,先放血,趁着放血的功夫,他极快的找到了机关,接着将机关处的那些尸骸一脚踢开,启动机关,扯着青铜链条,将那双头煞扯入了机关后面。

这虽然是我想象的场景,但这一幕,很有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。我强行镇定心神,接着开始去翻那些散落的骸骨,在它们周围,大约有十多块墓砖,这是我们没用打探过的。

这里没用什么凸起的机关槽,那么启动的机关,一定是藏在这些墓砖里,启动墓砖,必定是一个施力的过程,比如踩到其中一块墓砖,启动里面的机关扣。

胖子那边一无所获,很快和老胡聚集到我这边,三人将十多块墓砖摸了一遍,但令人失望的是,这些墓砖纹丝不动。我不禁有些失望,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专业能力不及格。我这几年踩雷无数,对于机关的认识,大多来自于自身经验,但此刻,我的经验却不管用了。

老胡拍了拍我的肩膀,示意我不要着急,所谓关心则乱,此刻他倒是比我和胖子都要镇定,片刻后,老胡道:“吴邪,你觉得张小哥刚才是在这里启动机关的?”

我不明白老胡这话的意思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现在根据这里所展现出的环境看来,闷油瓶最后一次停留的地方,很可能就是现在这里。

老胡见我点头,便放下装备包,很快,他从里面掏出了一根开棺的铁凿,然后解释道:“既然你确定张小哥是在这里启动机关,那么机关的开口,就是这里无疑了。墓砖的启动方法,往往是靠压力,但现在我们压了一圈都没有动静,很可能是因为,这是一个一次性机关。”

“一次性机关?”

“不错。吴邪,你们有没有发现,这两间墓室的解构非常不合理。现在咱们所处的墓室是封闭的,相连的那间墓室也是封闭的,也就是说,这里原本就是一个封闭的密室。”

封闭的密室……

我瞬间醒悟过来,忍不住想抽自己一个耳光。不错,一个斗里,不可能莫名其妙多出两间墓室,那么这两个封闭的密室既然存在,就必然有它的道理。

想象一下,如果有盗墓贼进入陵墓,不小心踩中机关,而进入这间墓室,那么结果会是什么?

不用脑都能知道,那个盗墓贼必然会被困死在这里,简单来说,这两间墓室,原本就是一个只进不出的机关,就是用来困死盗墓的人,而那些日本军人,在那位大义同行的带领下,直接将地道挖进了这个密室内,而事实上,这间密室只能从陵墓的内部开启。

但这种机关也有一个缺陷,那就是在建筑这间墓室的时候,埋机关的人要想从密室出去,必须事先留下两个活口,这样才能在墓室竣工后,通过这个活口离开墓室。

根据机关的设置不同,活口可以启动的次数也就不同,而闷油瓶在情况危急之中,很可能启动了最后一个活口!换句话来说,如果没有日军挖开的那条地道,我和老胡以及胖子三人,相当于是陷入了一间只进不出的密室!

即便是有机关,那么剩下的机关活口,也已经彻底封闭了。

现在,只有等闷油瓶从另一面打开机关,否则,我们谁也进不去。

想通了这一点,我不禁有种想骂娘的冲动。

为了以防万一,埋机关的人不会只留一个活口,这帮小日本当初将地道打进密室,发现面前没路之后,肯定是让那位同行破解机关,将活口找出来,我们算是运气不佳,最后一次活口启动的机会没有遇上。

那么唯今之计,要么就是等闷油瓶自己出来,要么就是找到其它方法进入墓室。

等闷油瓶出来显然不太可能,不是我不信任他,相反,我和胖子对闷油瓶几乎形成了一种盲目的崇拜,如同有一天,闷油瓶告诉我,太阳其实是围着地球转的,我恐怕都会相信。

但这一次,那双头煞是比血尸还厉害,甚至是和旱魃同等级的存在,旱魃是什么?那是尸中之王,旱魃一出,赤地千里,颗粒无收,甭管是人还是动植物,没一个能逃脱它的毒手,几乎是一种神话般的存在了。

民间流传了几千年,唯一能打死旱魃的方法,就如同老胡所说,只能靠天雷,难不成,闷油瓶比天雷还厉害?就算我再崇拜他,也不会犯傻到这种程度,现在别说等闷油瓶主动打开机关,他有没有遭了双头煞的毒手都还未可知。

现在唯一的办法,就只能靠其它方法进入墓室,我看了看老胡手中的凿子,立刻知道他的想法,当即也从自己包里掏出凿子,道:“这机关是人埋的,活口是人设的,咱们把表层的墓砖启开,肯定能找到设机关的地方,如果真找不到,咱就用炸药!”

胖子嘶了一声,道:“天真,这不是在昆仑斗里,这墓室还没,在这里放炸药,除了被活埋,还能有什么结果?”

我也知道自己在说昏话,当即不再多言,三人围着那一圈地砖,开始用凿子往下敲。

下一篇:巫山妖棺 第四十九章 殉葬坑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