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巫山妖棺 第三十八章 鼠王(下)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巫山妖棺 第三十七章 鼠王(上)

我立时想起来了,是胖子烤的王老五酱牛肉。

听说鼠王是有剧毒的,最毒的是它的牙齿,被它咬一口,就会得鼠疫,而且很难消除,容易引起大面积的鼠疫泛滥。

鼠王是成了精的,在民间被称为灰仙,轻易不出洞,也不会乱咬人,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它的巢穴里,接受鼠子鼠孙的供奉。

民间历来就有五仙的说法,既狐、黄、白、柳、灰,也就是狐狸、黄鼠狼、刺猬、蛇、老鼠,这些东西是最常与人类打交道,又最容易修炼成精的,民间有请‘保家仙’的说法,将狐仙或者黄大仙请到家里供奉,可以驱邪避灾,保佑家运不衰。

其中鼠王就被称为灰仙,是最少人请的,因为老鼠性狡诈、贪婪,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,灰仙一旦请入家门,如果不能好好供奉,就会遭来灾祸,到时候,想把它请出去可就难办了。

我虽然见过不少诡异事物,但对五仙的说法还是嗤之以鼻,如果真要保家镇宅,庙里的正神那么多,何必要请些邪神入家门?

我正想着这老鼠吃完快走,看着它那对血红血红的眼睛,实在让人渗的慌,但它吃完酱牛肉,却并没有走的打算,在原地转了一圈,突然一转头,霎时间我吓了一跳,因为它那对眼睛,正透过排气孔,与我直直对视。

那种目光,绝对不是一只老鼠应该拥有的,那是一种十分邪气而阴森的目光,直直盯着我,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来,我想移开目光,却发现自己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样,完全做不到。

紧接着,那只老鼠慢慢向我爬过来,它的嘴一张,露出两个大牙,牙齿泛着一种墨黑的青绿色。

眼见那老鼠朝着帐篷走过来,我急的不知如何是好,居然连眼睛都移不开。就在这时,一只手突然伸过来,猛的蒙在我眼睛上,然后我听到闷油瓶的声音:“你们先走。”

眼前一黑,我立刻发现自己能动弹了,扯下眼睑上的那只手才发现,自己不知何时,竟然已经到了帐篷边,甚至准备去拉帐篷的链子。

怎么回事?我怎么会再这儿?

胖子立刻在我后脑勺上拍了一把,道:“差点就被那肥老鼠迷了心眼。”闷油瓶看了我一眼,拉开帐篷的链子准备出去,我赶紧拉了他一把,从装备里翻出一把小口径的枪,随即指了指那个排气孔。

老胡一喜,道:“聪明。小哥你还是别出去,我听说要是沾上灰仙的血,会招来老鼠的报复,咱们今天就来个兵不血刃。”说完,他从我手里接过枪,比着排气孔开始瞄准。

我想起刚才的事情,就觉得一阵后怕,民间传说虽然诡异,但却不得不信,正所谓空穴不来风,有些东西能传承千年,还是有它的道理。

那老鼠一直在帐篷外,我不敢再去看,老胡没瞄几下,就刷刷开了两枪,接着他面露喜色,道:“成了,死透了。”

这么容易?

我透过排气口看了一眼,发现火堆处果然躺着一团黑漆漆的东西,估计就是那玩意的尸体。

我们几人赶紧出了帐篷,快速收拾好气垫,帐篷直接扔了,上面有很多湿漉漉的东西,估计是老鼠尿。

老胡道:“那些老鼠估计是遇到什么情况,所以集体出洞,连鼠王都引出来了。”

“大半夜的往山上跑,难不成山上有宝贝?”胖子说着,背上装备包,用枪拨了拨那鼠王的尸体。突然,他大骂一声,道:“靠,这是什么东西!”

我立刻将手电光移过去,一看之下,顿时懵了,那地上哪是什么老鼠,赫然只剩下一只肥厚的鼠皮!

我们三人面面相觑,老鼠呢……老鼠去哪儿了?

闷油瓶神色警惕,四下看了一眼,道:“鼠王跑了,那些东西会报复,今晚不要休息,连夜上山。”

一只硕鼠,居然在我们眼前上演金蝉脱壳的把戏,这一幕实在太让人震惊,鬼雷山果然名不虚传,什么神神鬼鬼的东西都齐了。

不仅我和胖子,连老胡现在都很重视闷油瓶的话,闷油瓶说完,我们二话不说,背着装备就开始转移。那些老鼠突然往山上跑,估计是发生了什么变故,我们紧跟其后,开了三盏手电筒连夜上山。

这一路连夜往山上走,非常艰辛,到最后几乎是拖着脚步再移动,很快,我们的前方出现了大片被踩踏的痕迹,痕迹很细碎,显然是那些老鼠留下的。

我们沿着痕迹往上走,走到头时,一条缓缓流淌的河流出现在我们眼前。

这应该是一条地下河,河水估计是从大型地下水出口涌出来的,河面并不宽,目测只有六七米,但水看起来很深,河的另一面,是一刃峭壁,我们此刻,已经是到了龙隐脚下。

此刻正是黎明,峭壁的具体形势也看不清楚,因此一时无法断定路线,是攀上峭壁,还是沿着河道走?如果是走河道,那么是往上游还是下游?

我们劳碌了一天,现在又无法判断路线,便在河滩上休整,准备等到天光大亮再做打算,闷油瓶让我们先睡,恢复体力。

现在即便睡也睡不了多久,闷油瓶和老胡身上都有伤,我和胖子便让他们俩休息,老胡摇了摇头,道:“那鼠王不会善罢甘休,现在不是谦让的时候,恢复体力最重要。

我奔波了一天一夜,确实累得很,便也不再推辞,也顾不得充气垫什么的,找个几块干燥的大石头,倒下便睡,这一觉无梦,睡的特别沉,最后我是被说话声吵醒的。

醒来的时候浑身舒畅,如同做了一场按摩一样,听说人在高度紧张的环境中会形成一种心理暗示,比如正常人需要八个小时才能恢复的体力,在心理暗示的条件下,身体的新陈代谢加快,细胞活力会恢复的更快,三四个小时就能恢复过来。

胖子估计也刚醒,正在河边洗脸,脸上水淋淋的,此刻正跟老胡说话。

“这些小虫子是哪儿来的?”胖子指了指河水,我忍不住跑过去一看,只见河面居然漂浮着一种灰色的虫子,密密麻麻,将整个河水都覆住了。

这虫子有些像水生甲虫,都已经死了,漂浮在河面上一动不动,我捞起了一只捏了捏,发现并没有甲壳,比较软。

闷油瓶不知去了哪里,大概是放水去了。

老胡回应胖子的话,道:“这个是四川地区特有的虫子,生活在河滩的石缝或水草根部,叫‘放屁虫’,像臭鼬一样,可以排放出一种气体进行自卫,据说人还可以吃,捉起来,让它们放完屁,然后油炸,听说味道不错。”

胖子一脸恶心,道:“大清早的,洗吧洗吧脸,眼屎还没洗掉就飘下来这么多虫子,它们这是集体闹自杀啊。”

此刻已经天光大亮,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发现对面的峭壁很陡,而且也很高,现在阳光并不烈,峭壁之上云烟雾绕,也看不清真容,要想爬上去,有一定的难度,也不知我们带的攀山绳究竟够不够。

闷油瓶从林子里钻出来,慢悠悠的走到河边,看着一河的虫子默不作声,随后,他目光看向上游,似乎在想什么东西。

老胡看着眼前的河水,皱眉道:“咱们去上游看看。”

胖子一直盯着崖壁瞧,一听老胡要去上游,便道:“不是说斗在龙隐峰上面吗?咱们这次装备齐全,直接爬上去多省事,你管这些虫子是怎么死的。”

老胡瞪了他一眼,道:“小胖同志,不懂就不要开口。龙隐……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没有水,哪儿来的龙?这条河是龙隐风水的一部分,龙隐所产生的水汽,全部来自与这条河水,咱们找到河水的源头,便能找到神仙穴的所在地。那山峰上全是巨石,就算你爬上去,怎么下斗?用洛阳铲挖石头?”

胖子噎了一下,总算不吭声了,我们一行四人,这一次由老胡带头,开始沿着河道往上走。

下游的河水很平静,但越往上走,河水就越激烈,河里滚动着雪白的浪花,两岸蒸腾的水汽扑面而来。河底有很多巨石,有些甚至冒出了水面,估计是从悬崖上坠落下来的。水从高处流淌下来,遇到这些巨石,顿时激起大片水幕。雪浪里还翻滚着很多‘放屁虫’的尸体

我们沿河而上,一直走了两个多小时,耳里便听到了轰鸣的水声,声若震雷,一听就是有大型瀑布的声音。果然,转过一个弯,眼前出现了一道大型的瀑布,只是这道瀑布的形状,有些令人匪夷所思。

李白曾用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来形容瀑布,但我眼前的,却是一条歪歪扭扭,如同闪电状的瀑布。

瀑布的源头处就在龙隐顶端,由于峰顶云烟雾绕,瀑布的源头具体也看不出在哪里。

龙隐峰上,裂开了闪电状的巨型沟壑,白色的水龙顺着闪电形的沟壑往下奔流,如同一道雪白的迅雷,声势浩大的汇入了眼前的水潭中,溅起了无数雪白的水花。

潭中水珠迸溅,雾气蒸腾,烟云笼罩,在阳光下,反射出七彩的光晕,令人目眩神迷,我们所有人都没料到,居然会看到这样一幕奇景,一时之间目瞪口呆。

片刻后,老胡仿佛是想到了什么,突然倒抽一口凉气,喃喃道:“龙吸水,好家伙。”说完,他一脸激动,指着瀑布的源头,道:“就在上面,这就是个神仙穴,里面一定有大斗!”

胖子一听,立刻准备往上冲,道:“那还等什么,立马上去,开馆挖仙丹。”老胡激动的神色还未平复,连忙将胖子一拦,道:“等等,你进的去才怪。”

胖子道:“你不是说在上面吗?这炸药、洛阳铲、黑驴蹄子,胖爷这次可是一个都没落下,怎么进不去?”老胡定了定神冷静下来,片刻后,指着上方的瀑布,道:“常言道,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你怎么不想想,这座龙隐峰拔地而起,周围地势平坦,瀑布的水,是怎么从峰顶流下来的?”

老胡一说,我立刻发现不对劲。

对啊!

山里有瀑布并不奇怪,瀑布的形成,要么是上游连接着大河,要么就是地下水涌出而形成的,但这座山峰形同一把利剑,山顶即没有大河,也不可能有地下水,怎么会无端端形成一条瀑布?

那水是从哪儿来的?

下一篇:巫山妖棺 第三十九章 白龙罩玉骨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