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巫山妖棺 第二十一章 古寨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巫山妖棺 第二十章 豺熊

胖子直接在我脑袋上拍了一巴掌,骂道:“你小子脑袋烧坏了,被你整死的珍惜动物还少啊!”说完,哈哈大笑,道:“我就说小哥不会那么没义气,都怪你,早让你带小哥上北京,你非得婆婆妈妈跟个娘们似的,害的小哥大老远一个人赶过来,身上又没钱又没身份证,多辛苦。”

我被胖子一提醒,立刻反应过来,不对!闷油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我昨天才接到王盟的电话,说闷油瓶失踪,他怎么可能今天就到这里?

胖子见熊一死,也顾不得疼痛,嚷嚷着要把熊掌砍下来,回去蒸蜂蜜吃。老胡抹了把血,教育他:“熊掌、鱼翅是腐败的资本主义食品,小胖你就消停点,不要瞎搀和。”

我对老胡的话深表赞同,也道:“虽然这熊可恶,但怎么也是二级保护动物,给它留个全尸吧。”胖子不干,道:“不行,贼不走空,反正都被当成偷猎的了,不吃它的熊掌,难消胖爷的心头之恨。

闷油瓶突然啧了一声,似乎不赖烦胖子的啰嗦,他走到那两头熊跟前,手起刀落,将两只熊的前掌全部砍了下来,刀尖一挑,血淋淋的熊掌就飞到了胖子怀里,而且闷油瓶只砍了两只熊的前左掌。我听人说,熊掌以前掌为贵,又以左掌为妙。

据说跟古代人左尊右卑的观念有关,也有人说,是因为熊喜欢用左掌掏蜂蜜,所以左掌味道最美,不过吃熊掌是犯法的,我也没试过,而且看那血淋淋毛茸茸的样子,我也吃不下。

胖子目瞪口呆,大约没想到闷油瓶对他这么好,感动的就差没流泪,抱着俩熊掌,激动道:“小哥,听说熊胆也很名贵,要不……”

话没说完,闷油瓶将刀插回腰后,漆黑的目光冷冷瞪了胖子一眼,明显是警告他,别蹬鼻子上脸。胖子立刻噤声,掏出件衣服,包了熊掌,不敢再多说屁话。

解小九肩头被棕熊抓出的伤口很重,他从树上翻下来,看了闷油瓶一眼,没什么表情,脸上冒着冷汗,沉声道:“这里不宜久留,走吧。”现在除了闷油瓶,我们几乎人人负伤,再不找地方疗伤,恐怕就得失血过多而死,草草将伤口包扎了一下,我们开始往古村寨的方向走去。

按老江的说法,古村寨应该已经不远了。

老胡对突然冒出来的闷油瓶很有兴趣,他上前搭了两句话,闷油瓶没吭声,他自讨了个没趣,加上身体也累了,便没吭声。

接下来的一路尚算平静,我虽然对闷油瓶出现在这里很怀疑,但眼下人多,也不方便问,便一声不吭的往前走,不多时,走在最前面的老胡停了下来,打着手电筒往前照。

我们此刻再一个斜坡上,斜坡是由很多巨大的石块形成,上面布满了青苔和草被,斜坡下方不远处,一座古村寨安静的坐落在黑暗中。

黑暗中,视线模糊不清,我隐隐只能看见几座木制的古寨楼,寨子里没有灯光,黑沉沉的,没有一点活人的迹象,让人感觉很怪异。

闷油瓶率先往下走,我赶紧一跛一跛的跟在后面,这人是职业失踪人员,还是看紧点。

不多时,我们一行人下到了古寨的外围,这时,那种俯视所产生的阴沉感就不见了。借着强烈的手电光,可以看见青石板,石板上晒着红薯干一类的东西,寨楼上挂着红红的辣椒,活人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,顿时驱走了黑夜所带来的阴沉。

我和胖子早已经要累趴下了,立刻便要往寨子里走,老胡做了个阻止的手势,指了指地面。

我这才发现,进入寨子的碎石道上,夹了一座小型的石桥,石桥两侧的路都是开阔的空地,按理说走哪里都可以进入村寨,为什么要造一座小石桥多此一举呢?

石桥两侧的路上,铺了毛茸茸的干草,而且有规律的形成了一个圆,将寨子外围围困起来。小花嘴里啧了一声,抽出腰间的棍子,加长后,直接将干草挑起来,随着干草被翻过去,下面露出了薄薄的竹片,透过竹片看下去,我发现干草下面是被掏空的,打着手电往下一看,顿时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。

下面竟然插了无数削尖的木棍!

胖子一阵后怕,爆了句粗话,道:“他娘的,还好胖爷没走过去,这是个黑寨啊!”要不是刚才老胡看出不对劲,我和胖子这一踏上去,还不被扎成马蜂窝?

或许是我们的说话声吵醒了村里的人,很快就听到寨子里响起了咯吱咯吱的开门声,是那种老旧木门被推开时特有的声音。

很快,寨子里亮起了火光,有几个穿着打扮像是民国时期的人举着火把到了寨口,我看去,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。

他看见我们几口,立刻朝村里吆喝几声,很快,当头那个穿着蓝布中山装的大爷朝我们走过来,用川腔极重的话问我们:“打啥子地方来的,哎哟哟,好多血,快点进来。”他说的不像四川话,音味更重,不仔细听,几乎听不出他说的什么。

但这老大爷一开口就很善意,我们放松了警惕,跟着老大爷往寨子里走。

寨子里果然如同老江所说,连电都没有通,此刻天黑,外来人的进入仿佛是一件大事,已经歇歇的老老少少全部起来了,在古寨的空地上聚集着,举着火把,黄橙橙的火光几乎照亮了半边天。

胖子咽了咽口水,道:“这阵仗怎么搞这么大。”

出来就我们的老大爷是这个寨子的族长,我对少数民族不太了解,而且匆匆一看,他们穿的衣服,也没有什么少数民族的特色,大多老旧又破烂,不过我记得,巫峡一带,聚集了很多土家族,或许这个寨子也是土家族的一个村寨。

进了老寨主的家,家门口立刻挤满了人,大约是我们浑身是血,以及身上的探险装备比较奇怪,门口的大人小孩都露出好奇的神色,跟看猴子似的盯着我们。

族长给我们准备了自制的伤药,说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,专门治疗猛兽咬出来的伤口,又问我们是不是遇上狼了。胖子说:“狼到是没遇到,遇到了一大群狼的亲戚,还有两只大熊。”

老族长脸色一变,门口的村人也一片哗然,有些用汉语,有些大概用他们自己的语言,不过明显是觉得不信,毕竟豺群和两只熊,哪是一般人能对付的。

老族长以为是我们在吹牛,也没往心里去,带我们到后堂洗漱换了药,等出来是,桌子上摆了煮好的红薯。这里确实如老江说的,十分贫穷,老族长的家大概是村里最好的,木梁都已经被烟火熏黑,我跟着去后堂换药的时候,床上的被子都是烂的,没有看到一样完整的家具,床脚都断了一根,用石头垫着,房梁很高,上面结满了蜘蛛网,不知道是不是有闷油瓶在,蜘蛛网一大堆,蜘蛛没看到一只。

房间少,所以我们几个大男人挤在一个屋子里上药,老族长生火给我们烧热水,没有煤气,连像样的炉灶也没有,一个小火塘,上面吊一口铁锅,就是烧水做饭的地方。

我看他一个老人家趴在地上生火,不知怎么觉得特别心酸,就想去帮忙,结果没经验,反而把火弄灭了。胖子骂我:“行了天真,别尽添乱,过来好好呆着,你腿不跛了是不是?”

升起火,老族长又去水缸里舀水,简简单单烧个水就折腾了很久,我们一帮人,靠着一盆热水清洗伤口,好在我们自己也有带急救药品,几人打了抗感染的消炎针,我正打算用敷自己带的药,闷油瓶将我胳膊一拽,摇了摇头,道:“用这个。”

那是一个石碗,里面是老族长让村人给我们捣碎好的草药,黑呼呼一团,看不清什么东西。不过闷油瓶这人懂的很多,既然他让我用,估计是这草药比现代药品还要好。

胖子一向为闷油瓶是从,见此,立刻也改用草药,老胡道:“这药这么好?我也试试。”最后只有小花一声不吭,默默用现代药品,倒有些像我们在孤立他一样,我顿时犯了老毛病,端着石碗凑过去:“试试?”

解小九眼皮都没抬,给自己伤口扎了个风骚的蝴蝶结,递给我一个白眼。

一行人上完药就去吃红薯,胖子立刻不乐意了,嚷道:“这几个红薯,还不够胖爷我塞牙缝。”老族长就在旁边,我顿时恨不得抽这死胖子,直接就踢了他一脚,道:“少他妈屁话,不吃滚一边去,你牙缝有这么大?”

胖子嘶了一声,道:“流了这么多血,当然得好好补补,吃熊掌,我请客。”胖子说完,拍了拍老胡肩膀,对我们道:“我这兄弟别看是个爷们,厨艺可是一绝,小胡同志,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,就交给你了。”说完,从包里掏出熊掌。

老族长在旁边一看,大惊失色,堵住门口看热闹的人也哗然不已。

我暗骂一声,这死胖子,一遇到吃脑子就成了豆腐渣,这鲜血淋淋的生熊掌,能这么拿出来吗?就算这里偏僻落后,但你当国家这几年,野兽动物保护宣传是白做的?

下一篇:巫山妖棺 第二十二章 雨夜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