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巫山妖棺 第十八章 水鬼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巫山妖棺 第十七章 巫峡

我看向那条裂缝,凭肉眼看去,夹缝的山壁棱角突出,两壁间的水面,可以看到突出的尖锐礁石,竹筏子撑进去,没有高超的技巧,很容易被卡住,甚至是损坏。

此刻江水平静,但那条裂缝比起宽阔的江面,还是显得很窄,一眼望去,有一种压抑阴沉的感觉。

老江脸色一变,忙道:“唉,要不得,要不得!那里面不能去。”

老胡目光紧紧盯着那条狭缝,时不时又打量周围的山壁,神色若有所思,听见老江的说法,头也不回的问道:“为什么不能去?”

老江将竹篙一横,竹筏放缓了下游的速度,他如同回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,原本谈笑的神色,立刻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,道:“那里面真的不能去,我不骗你们,我自小在这巫峡长大,小时候仗着水性好,没少在水里闹腾。我十二岁那年,跟几个年岁相近的伙伴,撑着竹筏在江里玩,男孩子都比较野,喜欢刺激一些的东西,所以就过了江口,进了铁索湾,当时还小,大人们从来不肯让我们过江口,所以趁着大人农忙,我们这些野孩子就过了江口。”

说完,他叹息一声,脸上神情复杂,看着那道裂缝,道:“那时候,我记得,我们一共是五个人,都是十二三岁,正野的年纪,住在巫峡江边的小孩,十多岁就能撑竹篙,我们过了江口,就跟现在一样,沿着铁索湾到了这个地方。我记得,那天雾气特别大,山壁的两边也跟现在一样,长满了青松,雾气蒸腾,就跟仙境一样。”

“古代就有诗人赞美巫峡: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,又有屈原的《山鬼》传唱千年。我没读过多少书,但祖祖辈辈生活在巫峡,关于它的种种诗咏和传说,我记在了骨子里。那是我第一次过江口,再加上如同诗歌中的美景,五个人都仿佛被山鬼迷了心一样,本来只准备再铁索湾游荡,结果不知不觉,看到了这道裂谷。”

我大概猜到接下来的事情,接话道:“后来你们进去了?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?”

老江猛的点头,咽了咽口水,道:“我们中间,有一个小伙伴,小名叫水牛,他胆子大,喜欢冒险,就出主意,说要进那道裂谷探险。那裂谷里暗礁很多,就像是……像是鳄鱼交错的牙齿一样,竹筏很难撑过去,当时我胆子是比较小的,立刻表示不同意。水牛就嘲笑我胆小,男孩子嘛,争强好胜,我被他一嘲笑,就咬牙答应了。”

“当时,我们一共撑了三个木筏,没有这么大,是平时上江打鱼的小筏子,小孩子,一个人就能撑起来,当时年龄最大的那个男孩子自己撑了一条,其余的两人一条。水牛出主意,说比赛看谁划的快。我们就撑着小筏子进了峡谷。由于筏子比较小,所以那些暗礁没对我们造成很大的影响,但里面的水路弯弯曲曲的,越往里面划,水路就越窄,抬头一看,只能看到一线天空。巫山云雨,神女施雾最是有名,到最后,我们头顶全是云雾缭绕,连天都看不到了,阳光也透不进来,到处是阴沉沉的,当时,年龄最大的那个男孩力气也大,他领了先,我的筏子紧跟在他后面,水牛和另一个小伙伴落在最后。”

“当时雾气升腾,周围又阴气沉沉的,我胆子小,就冲前面领头的那个人说回去,那个男孩子好奇心重,说都划到这里了,不如看看尽头处是什么样子。我一个人也没办法走,只能划着筏子跟在后面,结果划着划着,我突然觉得不对劲,身后紧跟着的水声似乎消失了,我赶紧转过头一看,雾霭氤氲的江面上空无一人,只剩下一直竹筏。”

胖子嘶了一声,道:“后面那俩小子,下水摸鱼了?”

老江叹了口气,道:“我当时也是这么想,就赶紧冲江面叫:“水牛!你们快出来,弄湿了衣服,回家要挨骂的。”结果我喊了半天都没人应我,年纪较大的那个男孩,就说等一等,估计水牛两个是看到大鱼,潜下水了。我们生在江边的,刚学会走路就会水了,潜下水两分钟不换气,所以我们就停下筏子等,结果足足等了五分钟都不见有人冒上来。”

胖子道:“那完了,肯定溺水了。”

老江点点头,苦笑道:“我们又等了二十多分钟,知道水牛两个是遇难了,这才害怕起来,当时年纪小,也没有想到其它方面,只觉得可怕,赶紧撑着筏子往回走,一路头也不敢回,结果……结果……”

老江突然瞪大眼,声音低哑,干涩道:“等我们一路划着筏子回到江边,告诉大人这件事的时候,人们突然发现,在我们的竹筏下面,有两具尸体。”

我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,这、这他娘的,讲起鬼故事了。

胖子摆明了不信,道:“难不成那两个小鬼,死了不甘心,抓着你们的筏子回家了?”

老江脸上顿时浮现怒色,估计是不满胖子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,厉声道:“不要乱说,他们、他们死的很惨,身上血淋淋的,而且还捆着很多水草和蔓藤,老人们说,是被水鬼山精钩去了,变成了水鬼的喽啰。我永远也忘不了他们的死状,太可怕了。”

我正被他说的有些发悚,原本觉得秀美的风光,顿时变了味儿,陡峭神奇的石壁在我眼里,立刻扭曲成了一张张狰狞的脸,被我的想象力无限放大,古松翠柏也变成了一只只往外伸的鬼爪。

就在我恼恨自己的想象力如此不靠谱时,小花突然收起了手机,似笑非笑的看着老江,道:“发生了这种事,你还敢进江口里面,胆子挺大的。”

小花一说,我顿时也觉得不对劲,一般人要有了这种经历,肯定是不敢再来的,这老江,听他之前的说法,似乎不止带游客进入过一次,难道他就没有一点心理阴影吗?

我立刻想到了山东瓜子庙那一次,不由一惊,难道又是个做黑道生意的?小爷的运气真有这么背?

老江显然也听出了小花的意思,嘴角一拉,脸色阴沉沉的,声音不怎么客气,道:“我是靠劳力吃饭的,全家老小都靠我一个人养,只要能赚钱,就是不敢也要咬牙撑下去,我比不上你们这些,一看就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,不管你们怎么想,反正我不去,钱我退给你们!”

说完,沉着脸,竹篙在水里一拨,竟然开始往回划。老胡立刻做了个阻止的手势,按住老江的手,道:“兄弟,我们没有别的意思,既然你说那里有危险,那咱们就不进去。”

胖子一听,立刻道:“老胡,你怎么说话的,忘了咱们的目标了?就是真有山鬼,胖爷也要进去会一会。”老胡一手按着老江的双手,一手放在身后,冲我和胖子比了个手势,示意我们不要出声。

我估计老胡另有打算,便冲小花道:“老江也是一片好心,那条狭缝,看起来确实险要,咱们是来观山取景的,又不是勘测探险队,还是算了。”

老江听到这儿,脸色缓了缓,冲我点点头,我朝他笑了笑,又道:“胡哥,你怎么看?”

老胡立刻笑了笑,热络的拍了拍老江的肩膀,道:“实在不好意思,勾起了你的伤心事,来来,抽根烟,咱们接着往下游。”接着指了指小花,道:“我那位兄弟心眼就是小些,你别介意。”

烟是个好东西,逢人办事,不管亲疏,递上一根烟,立刻就能拉近距离。

老江脸色总算缓和了,接着大概也觉得自己过分,不该这么对待客人,便歉意的致笑,将烟夹到耳朵上,冲老胡道谢,然后才道:“既然我做了几位老板的生意,就得对几位老板的生命负责,虽然这裂谷不能去,,但往下还有还几处风景,我都带大家转转。”

下一篇:巫山妖棺 第十九章 进山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