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巫山妖棺 第十一章 仙丹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巫山妖棺 第十章 上京

我心知这事儿不对头,想打胖子电话询问清楚,又怕他正跟雷子交涉,打过去反而坏了事儿,便忍下,连忙回店铺,让赵旺给我订明天的机票。

赵旺愣了愣,道:“邪哥,你又要出去?”

我看他神色不对劲,似乎不想我走,难不成小爷魅力这么大,已经到了男女通杀的境界了?我点点头,道:“要出去一趟,你好好看店,回头给你算加班。”

赵旺神色有些为难,迟疑道:“邪哥,我正想跟你说,家里出了点事儿,我父母催我回去一趟,刚想给你请假。”我当是什么事儿,古董铺子是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的行当,平日里除了卖些小玩意,连店面钱都赚不回来,当即大手一挥道:“成,那就把铺子关了。”

赵旺眼睛一瞪,立刻叫了一声老大万岁,风风火火的去给我订机票。

我心里一乐,心道这孩子还挺会拍马屁,被人叫老大的滋味还是不赖的。

回二楼时,闷油瓶正坐在阳台上擦那把青铜古刀,那刀造型和先前的黑金古刀很像,只是刀柄处多了婴儿手指粗细的链条,也不知是什么材质,硬度惊人,看起来很细,但当初在雅布达的洞窟里,足足承受了我们三个人的重量。

我见着闷油瓶就有些拿不定主意,我不知道他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,但认识他这些年,大多数时候在斗里,吃的永远最少,受伤永远最多,即便后来跟胖子在北京呆过一段时间,听胖子的描述,属于地上生活能力九级残废,就比如这些日子,前些天我心思紊乱,常常忘了吃饭这回事,我一忘,他也一声不吭跟着挨饿,我和赵旺这一走,闷油瓶怎么办?

等我从北京回来,这小子会不会饿成干尸?

我不想让闷油瓶知道心脏的事,凭借着我对拔一知半解的见地,这玩意属于一种古老的巫术,在民间流传中,属于不治之症,闷油瓶这几年过的是什么日子,我都看在眼里,他如今好不容易在我的铺子里安生下来,如果又扯上他为我的破事奔走,我实在下不了决心。

大约是我在门口愣的太久,闷油瓶停下擦刀的动作,指了指桌上的盒饭,淡淡道:“给你留的。”我看过去,发现是中午让赵旺去楼外楼买的外卖,闷油瓶分成了两份,给我留了一份。

想不到这闷油瓶子在地面上也会照顾别人了,我顿时有种儿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感,感动的差点流泪,当即在心中打定主意,闷油瓶好不容易过几天安心日子,一定不能再让他跟着奔波,于是立刻掏出手机给王盟打了个电话,让他放下堂口的事,回来给闷油瓶当全职保姆。

王盟听完我的吩咐,立刻在电话里大叫:“啊,老板,不要啊,我手上还有一堆帐没对完。”

我打断他的话,骂道:“再不回来,我明天就让你失业。”安排完王盟的事,我对闷油瓶解释一翻,说二叔趁我下斗那段时间,在北京新开了堂口,我要过去督促督促,顺便慰问一下胖子,让王盟过来照顾你,说完,我忐忑的等着闷油瓶的回复,好在他比较识相,确切的说,我留不留下来对他没影响,只冲我点了点头,就继续沐浴夕阳。

孩子大了就是不好,跟父母交流少了,越来越闷,我真怕他会得自闭症。

第二天,做了两个小时飞机后,我又一次踏上了首都的土地,胖子照列亲自开车来接我,整个人红光满面,似乎又肥了一圈,打扮的非常骚包,黑色皮夹克加一条紧身皮裤,在机场回头率高的离谱,我十分怀疑他资产被刮空的说法。

最近事情太烦,我心里乱七八糟,一见着胖子就觉得亲切,当即上去就给了他一拳,笑骂道:“不是说最近风头正紧吗?你怎么不低调些,穿这么骚包,是想勾引哪位雷子。”

胖子揉着胸口,嘴里嘶嘶抽气,道:“哎哟喂,我说天真,胖爷这一身老肉好不容易养出来,您下手亲点,真当自己是林妹妹啊,这手劲是要杀人呐。”看得出来胖子挺高兴,揉完胸将我肩膀一搂,也不顾周围人怪异的眼光,屁颠屁颠的将我往车上带。

我跟胖子这些年,什么客气都是虚的,我正饿的慌,直接踹了他一脚,道:“小爷饿了,吃什么?”胖子想了想,眉头一皱,道:“想吃什么尽管点,不过你付账。”

我忍不住啧了一声,道:“已经穷到这份儿上了,要不要兄弟接济一下你。”

胖子乐道:“吴家小三爷家大业大,您要接济我,我可发财了。”我俩说完,都忍不住笑起来,这胖子别看堂口就那么几家,但每一家都是大场面,我见过一次,比我那小古董铺子不知高了多少档次,就算要接济,也是他接济我。

我们直接到了一家小肥羊,要了个单间,甩开膀子吃涮羊肉,待吃的差不多了,胖子也不磨叽,主动交代了他掌握的动向,胖子道:“我回来之后,问了美国那位兄弟,他跟我说这东西叫‘拔’,是古时候的一种奇门异术。古代人民认为,心是身体之主,魂魄所在,真正的死亡,是心脏死亡,魂魄消散,所以才发展出了一种异术,据说是人死后,立刻将心脏取出,用特殊的药水侵泡,可以保持心脏的活力,将人的魂魄保存在心脏中,再配以特殊的法门,寻一处灵气聚集的宝穴,修养千年,便可以借活人的身体复活,我朋友说,这东西……无解。”

我听了胖子的话,心中一沉,好在先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片刻后便回过神,点点头道:“跟我所了解的差不多。”

胖子举起杯子跟我干了一杯,接着道:“当时他跟我这么一说,我就开骂了,我说:“老胡,胖爷历经千难万险给你打越洋电话,就是为了问你怎么办,你少跟我磨磨唧唧。我可告诉你,这可是胖爷现在唯一的兄弟,你他娘的当年抱着老婆就到美国发财去了,留下胖爷孤零零一个人在国内凄凄惨惨,下了多少斗都是一个人,生生死死都没人过问,现在胖爷好不容易找到一倒斗黄金搭档,他要出了事,我跟你没完。”

我喷了一口酒,差点没被呛死,胖子鄙夷的看了我一样,给我夹了块羊肉,道:“他娘的,别喝了,是命重要还是酒重要。”我赶紧放下杯子,道:“继续,你说,我听着。”

“我跟老胡那么一说,他就让我等一等,他再去打听打听,过两天他就回电话给我,说经过多方的打听,艰难的勘察后,他找出了一个办法,可以试一试,不过……这办法有点儿悬。”

我在杭州那半个多月,发作了三次,每次都是突如其来,把我吓个半死,就怕被其他人看到,搞得最后出门都带镜子,没事就拿出来照一照,赵旺还以为我交女朋友了,一个劲儿跟我说:“老板,你很帅,不用照了。”

我都快被身体里那东西弄的神经质了,此刻胖子一说有办法,哪还顾得上悬不悬,羊肉也吃不下去了,立刻道:“什么办法?小爷命都去了半条了,还有什么方法不能试的。”

胖子笑了笑,拍了拍我的肩膀,道:“我那朋友说,他问了好几位华侨的专家,专门研究中国古代的奇门异术,有一位老教授说,有一种仙丹可以把那颗心脏咔嚓掉。”

仙丹?我愣了愣,忍不住拍了下桌子,瞪眼道:“仙丹?我找谁要?找太上老君?我跟他老人家不熟。”胖子啧了一声,拍着我的肩膀道:“你小子,说风就是雨,你能不能听我说完。”

我没吭声,挑了挑眉示意他说下去。

胖子道:“要说这个仙丹,就得从咱们老祖宗的葬俗说起,下葬讲究风水,我那朋友是根正苗红的摸金校尉,天下风水囊括与胸,据他说,这风水是天下万物始发的关键,风水好了,尸身能千年不腐,万年不改,甚至能生死人,肉白骨……”

“吹,继续吹,你这是要改行当风水先生啊?”

胖子一瞪眼,道:“是他吹的,又不是我吹的,我就是把原话搬出来,让你分析分析,你要不要听,要听就别打岔。”我闭了嘴示意胖子说,我倒要看看,他这位美国朋友能有什么办法。

胖子见我明显的不信任,忍不住在我脑袋上拍了一把,我喝的有些高,一时没躲过,被他拍的晕乎乎的。

“说到哪儿……对,生死人,肉白骨。这些风水穴位,大多数被王侯将相占去了,但真正的神仙穴,其实大多被一些有能力的堪舆师自己拿去了,你想啊,谁不想自己能死后复活啊,况且,做一行信一行,那些堪舆的,对风水学说深信不已,所以帮王侯找风水的时候,真正遇上了能起死回生的神仙穴,才舍不得点出来,最后往往自己钻进去了。但要在神仙穴里修建大型陵墓,并不是一般风水师能办到的,所以最后真正能得手的,都是一些了不得的人,民间俗称真仙,就像那传说中的……那什么……那什么……”

我心中一动,道:“张三丰,葛洪,张道陵。”胖子一拍脑袋,道:“对,对,老胡也那么说了,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能人,修仙练道,堪舆风水样样精通,在民间都被传成神了,在皇宫里都有封号,势力很大,他们最有能力驻进真正的神仙穴。”

葛洪这帮人,是道教的一些尊师,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,传承千年,历史悠久,吸收了古老的中华文明,传承了很多上古秘术,堪舆风水,不过是其中一部分而已,按照胖子的说法,这些耳熟能详的老祖宗,私藏一个神仙穴,也不是不可能,不过,这神仙穴跟我有什么关系?

胖子没等我问,便接着道:“当然,这些老祖宗有没有进入神仙穴,咱们谁也不知道,但必定有他们的同道干过这些事儿,这些人驻入神仙穴里,再加上自身的本事,将风水进行改动,就更了不得,传说,尸身在神仙穴里,如能安安稳稳放上千年,尸体额头的泥丸处,就会生出一颗尸丹,这颗丹,是神仙穴中的天地灵气汇集了人身的千年阴气,是至阴至阳,至正至邪的东西,活人佩戴它,百毒不侵,万恶皆退,死人死后服下它,十年就能返生,啧啧,比传说中的紫色定尸丹还要厉害。”

我只觉得云山雾罩,如同在听神话故事,忍不住问道:“胖子,虽然咱们这些年,古怪的事情见的不少,但你不觉得这‘仙丹’有些不靠谱?”

胖子一副了然的神情,点头道:“我也觉得不靠谱,要不,你给胖爷拿出一个靠谱的方案来?”

我要有方案,还用千里迢迢来北京,一时间,我和胖子相顾无言,最后胖子一拍我的肩膀,道:“这事儿,听起来是不靠谱,不过你不都跟我说了,人还能物质化出来,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,我那朋友虽然重色亲友,但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,他不会瞎忽悠我,咱们既然掌握了线索,怎么也得试一试。”

胖子说的也在理,但那神仙穴到底在哪里?就我一个半吊子土夫子,加上胖子一个半吊子摸金校尉,能找到神仙穴才怪。

我道:“你说的是,不过我就有些奇怪,你说这仙丹在尸体泥丸处形成,那古尸为什么自己不活过来?”

胖子嘶了一声,道:“这个……我还真没问。”说完,又道:“不过你放心,胖爷我是谁,面子比海大,我当时就告诉我那朋友说:“姓胡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胖爷不懂风水,这样吧,我邮寄一份中国地图给你,哪里有神仙穴,你给我点出来。”

我顿时有些头大,在中国地图上点穴,亏这胖子想的出来,我终于可以理解,为什么那位姓胡的朋友会扔下他跟美国人跑了,铁定是受不了他不靠谱的个性,跟这人搭档下斗,早晚得出事。

我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胖子得意的指了指桌上的菜单,我一咬牙道:“我买。”靠,难怪刚才可着劲儿点菜,茅台就开了三瓶,原来在这儿等我呢。

胖子顿时乐了,开了最后一瓶茅台倒上,大着舌头道:“我那朋友就问了,问我是不是非得去,我回答他,上刀山下火海,就是被人强奸,胖爷也要挖开神仙穴。我朋友一听,就跟我交代说:“咱们十多年没见了,开神仙穴非同一般,既然你主意一定,这次我回来帮你,顺便看看你究竟认识了什么兄弟。”

说完,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,道:“他、他明天就灰……到国内了,天真,好好打扮打扮,别让那卖国投美的小子看笑话。”

我顿时哭笑不得,我又不是大姑娘,打扮个屁啊。

说不感动是骗人的,但我跟胖子都不是腻腻歪歪的人,生生死死都过去了,这时候再说谢,就太虚伪了,我瞧他已经喝高了,便道:“得,茅台还剩一半,三千多一瓶呢,喝完,咱回家。”一人一杯干了。

下一篇:巫山妖棺 第十二章 解宅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