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巫山妖棺 第六章 夜探祖宅(下)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巫山妖棺 第五章 夜探祖宅(中)

这是一本老旧的黑皮笔记,在过去,机关工作人员大多用这一种,然后胸前插支钢笔,走到哪里都特别拉风。

我将笔记打开,里面的文字,只第一眼便让我无法动弹,确切的来说,这不是一本笔记,更像是一部小说手稿,而且最奇特的是,这部小说手稿的主人,是我爷爷。

我们这一代人,拿毛笔的不多,但我由于受家世的熏陶,还没有用铅笔时,爷爷就已经手把手的教我练毛笔字,爷爷年轻时并没有读过多少书,后来的一手好字也是倒斗阔起来之后才练的,做古董这一行,不懂颜筋柳骨,说出去是要遭人耻笑的。

这本笔记上的字,是毛笔书的蝇头小钻,的的确确就是爷爷的真迹无疑,然而最奇特的是,它既不是工作笔记,也不是回忆录,反而像是一个人,随手写下的一个离奇故事,这个故事的主角,不是现实中的任何一个人,似乎是虚构出来的。

我顺着这篇故事看下去,越看越觉得古怪。

上面记载了这样一件事:

古时候,有一个人叫柳,名自真,擅长堪舆风水术,能认龙脉,断宝穴,而且他还有一项绝活,能通过山川地理的走势,看透天下运气,所以没多久,就被当时的帝王招进了宫里。

帝王就问了:“你小子真能凭借着山川走势判断国脉?那你说说,我的国家能有多少年?我能活多少年?”这个问题当然不好回答,不管是说真话还是说假话,后果都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
姓柳的不知该如何作答,便想出了一个拖延的说法:“人寿几何,国寿几何。”也就是说,你人能活多少年,国家便能存在多少年。

都说帝王是千秋万岁,这样的回话,也就意味着国家千秋万代,姓柳的以为自己答的好,结果帝王却勃然大怒:“好你个小子,人生不过匆匆六七十个寒暑,高寿不过百,你这意思,是说这国家一百年都挺不过了?该死!”当即就让把人拖出去斩。

柳自真没想到帝王这么现实,不喜欢听阿谀奉承的话,便对帝王说:“我没有说谎,天生万物以养人,海中就有神龟能寿万年,并不是人类无法千秋万岁,而是没有找到其中的法门。”

千秋万岁的法门?恐怕人人都难以抵挡它的诱惑,更何况是坐拥天下的帝王,于是帝王停下杀念,让柳自真继续讲,姓柳的便真真假假的编出了一通瞎话,他对帝王说:“盘古开天辟地后,面北而卧,头颅与四肢,各成了一方宝穴,汇聚天下龙气,是万物生机的发源,里面汇聚了成千上万年的精气,有能令人千秋万岁的宝物。”

帝王动了心,便问如何能得到。

柳自真暗暗叫苦,这个关于千秋万岁的宝物,事实上只是一个传说,谁也无法得知真假,现在帝王已经当了真,为了保命,便只好拖下去,于是他对帝王说:“天下洞天宝地不计其数,究竟在哪里谁也不知道,必须要派人去找。”于是,帝王便以柳自真为首,另他秘密组建一支队伍,为帝王寻找掩藏于山川间的万岁奥秘。

但找人又成了一个问题,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柳自真堪舆的本事,所以,最后在选拔的时候,柳自真提拔了一大批风水相师,这其中,就有摸金校尉,发丘天官一类善于识别宝地的人士,于是,柳自真为了保命,带着这一帮不知真相的人,开始在天下山川间游走,而帝王则一直在等柳自真的消息。

谁知整整三年都一无所获,帝王开始心生怀疑,召回柳自真问话,帝王此时已是年近花甲,而柳自真正值壮年,本着等皇帝先入土,自己救自由的思想,姓柳的又编起了瞎话,说:“天下龙脉始发于昆仑,绵延神州浩土,上下古今,也有十大洞天,三十六小洞天,七十二福地,八百名山,更有无数宝穴隐匿于罕有人迹的山川之间,要想找到万岁的奥秘,非一朝一夕所能成功,不过,我经过这三年的钻研,总结出一个投机取巧的法门,可以一试。”

帝王说:“讲。”

柳自真认为,要找到万岁的奥秘,需要很长的时间,皇帝必然是等不到,但这三年他带着人马行迹与深山浩泽,看了不少诡异之事,也见识过很多上古陵墓,那些陵墓地理位置精辟,其中的尸身有些至今未腐,如同活人,与其等许久才能找到的万岁奥秘,不如尝试先找一处好墓,将来百年之后,保护好尸身,再图回活。

“臣尚壮年,还有三十载效力,三十年之内,必能找出千秋万岁的法门,为今之计,保全自身最为重要。”暗示帝王,已经年过花甲,是不可能等到三十年之后,与其空等一场,不如先给自己修个好陵,保护好尸身,将来等找到了东西,再复活也不迟。

帝王无奈,虽有心杀柳自真,但对于千秋万岁的法门难以割舍,便听了柳自真的话,三年后,帝王呜呼西去,柳自真依旧带着人马行走于山川大河之间,却再也没有露过面,但后世之人,经常能在险恶的山川间,看到有人开凿的痕迹,怀疑是柳自真的遗迹。

故事到这里便是结尾,整本笔记,再也没有其它多余的东西。

这个故事中的帝王,没有具体的年代,显然是虚构出来的,而整个故事的结构,却让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一个骗子,骗了天底下权势最大的人,被迫去执行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在这个过程中,他将一帮堪舆风水师和倒斗的人拉了进去,这个桥段,让我不由自主联想到了被张大佛爷所拉进去的老九门,当年那场史上最大的盗墓活动,契机和故事中的柳自真却是非常相似。

爷爷有很多故事,但他的故事大多是自己亲身经历或者道听途说的民间传说,这样一个明显是虚构,而且亲笔写下的小故事,显得很奇怪,而且还被二叔郑重其事的锁进了这个木箱子里。

我并不认为,爷爷倒了大半辈子斗,会对创作小说有兴趣?当年倒斗就是为了发财,写小说,早饿死了,这么傻的事,我爷爷不会做。

既然爷爷不会莫名其妙的跑去搞文学创作,那么这篇明显是虚构的小故事,又是为什么而诞生的?我不由心中一动,难道这个故事,实际上是暗暗预示着什么?

故事中被柳自真拉下水的倒斗人和老九门,千秋万岁的法门与长生,难道……爷爷是借这个故事在记述什么不能言明的事情?

我忍不住将笔记再一次从头读到尾,如果这篇故事是暗喻了当年老九门的事件,那么故事中起着重要作用的柳自真,又是代表了谁?

难道是张大佛爷?

故事的结尾,帝王死后,柳自真带着队伍,从此消失在山川大泽之间,而以我对老九门事情的了解,张大佛爷死后,尸身的下落不明。

之前我曾经猜想过,当年在阴山古楼湖边作业的考古队,就是特意将张大佛爷的尸身送回了张家古楼里,但我和胖子亲自走了一趟张家古楼,从里面倒是发现了张大佛爷他爷爷的尸身,但却没有见到本尊的。

后来,三叔曾说,他的老宅子下面,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,正是这件东西,使得他和解连环紧紧的绑在了一起,那么,真正的张大佛爷,尸身会不会已经毁在那一场大火中了?

三叔为了掩盖那件被埋在土里的东西,租下了周边的民房,甚至最后不惜放了一场大火,烧了一整片的宅子,如果这个故事中的柳自真暗喻了张大佛爷,那么最后的结局,为什么不是柳自真死亡,反而是失踪?

我心中隐隐有股不安的猜想,难道张大佛爷并没有死?我虽然知道张家人长寿,但据当年解小九所说,张大佛爷那一支,早已经和普通人杂居通婚几百年,变得与普通人无异,事到如今,就算真活着,也该有一百来岁了,百岁老人虽然少见,但并不是没有。

如果张大佛爷真的没死,那么闷油瓶他……

我立刻将目光看向闷油瓶,他此时正背对着我,青铜古刀被黑布包裹着插在腰后,手指粗细的青铜链条密密麻麻砸叠在一起,随着动作,发出轻微的声响。

就在我目光看过去的一瞬间,闷油瓶突然抬起了头,紧接着,我看到他的手臂往后一拉,随即,一根不知什么的黑色物体,被他从书架后的墙壁间拉了出来。

什么玩意?

我没戴眼镜,加上是晚上,房间里的灯光不知是不是坏了,除了墙上的一盏小壁灯,其余的都没有亮,昏暗下更是看不清楚。

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猜想告诉闷油瓶,或许根本不用我告诉他,如果闷油瓶真的已经恢复了全部的记忆,那么他所知道的,只会比我多,不会比我少。

想了想,我不动声色的将笔记本合起来,放到了木箱子的最下方,随后又将照片按之前的顺序摆放好,关上木箱子,这才走过去,这时,我发现,闷油瓶拔出来的,是连在墙后面的一条铁链。

铁链?墙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

难道是暗格?

“小哥?咱们把书柜搬开看一下。”我看完链条,便准备动手,但我突然发现,这些书柜都是嵌入式的,而且三面书柜相连处是一个整体,根本就无法挪动。

闷油瓶冲我打了个手势,示意我站远些,接着,他两根手指摸到了书柜相连的地方,紧接着,往下一抠,我耳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吱呀声,如同千年老树即将倒塌时发出的暗哑声音。

随着声音的持续,嵌入式的书柜竟然慢慢与墙壁分离。我曾经见过闷油瓶徒手抽墓砖的功力,片刻的呆愣后也就反应过来了,连忙想去帮忙,结果连手掌都卡不进去,一时之能在旁边干瞪眼。

很快,书柜的一边与墙壁形成了一个约四十五度的夹角,夹角的入口站着闷油瓶,将昏黄的灯光挡住,我探过头去,只觉得有墙灰在飞舞,眼前都是黑的,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。

就在这时,闷油瓶打开了手电筒,手电的光芒顺着夹角射进去,这时我才发现,书柜的后面,有一扇铁门。

铁门上挂着一条锈迹斑斑的铁链,铁链的另一头,正被闷油瓶握在手里。

我看着这个暗门,瞬间觉得脑海里阵阵轰鸣,这间祖宅里,果然有古怪!

下一篇:巫山妖棺 第七章 古尸研究室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