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八十九章 黄泉阴兵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八十八章 深入地底

只见就在胖子脚下,离我不到三米的距离,目光所及之处,躺满了古怪的尸体,这些尸体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腐烂,偶尔能看到一些破布或者锈烂的盔甲,头发披散着,几覆盖了全身,但他们的死状和脸型十分奇特,嘴巴统一的大张着,而且他们的脸,是一张张长方形的脸,完全不是正常人该有的面容,似人脸又似马脸,乍然低头一看,那些畸形的怪脸似乎全都在望着我。

这一幕实在有些惊悚,难怪连胖子都忍不住抽气,我看着这些尸体,最初有些毛骨悚然,片刻后,想到有倒斗一哥闷油瓶在,便觉得安心,潜意识的认为,虽然恐怖,但出不了大事。

这时,胖子咽了咽口水,道:“天真,你有没有觉得,这些尸体跟阴兵太像了。”

我道:“这还用你说,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不过这儿的阴兵没穿衣服。”我说完,心中一动,想起之前所看的壁画,壁画里确实有一些酷似阴兵打扮的人,最后他们抬着棺椁进入了十八层地狱,难道那些下去后再也没有上来的人,就是我脚底这些尸体?

如此说来,我就可以理解了,这大约是为墓主人殉葬的,将棺椁安置好了之后,就被人残忍的杀害,当然,或许是事先被吃下毒药,总之在当时那个年代,活人殉葬并不稀奇,即便稍微富贵些的人家,都会买一些穷苦儿童来做陪葬童子,更何况是一国的统治者。

想到这儿,我反而更加平心静气了,人类所惧怕的,往往是未知的东西,之前我因为受了壁画的暗示,总觉得洞底下等待我的将是十分邪恶的东西,结果现在一看到尸体,想到不过是殉葬而已,反而不觉得害怕,于是我对胖子道:“赶紧下去,咱们去看看。”

很快我们便下到洞地,站到了尸体堆里,我正打算往前走一段距离,闷油瓶突然伸手将我一拦,道:“别动。”这两个字几乎是我的死穴,只要是在斗里,我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,立马身体都僵直了,跨出去的脚悬在空中,愣是没有踩下去。

我正想问闷油瓶,是不是脚下有什么机关,胖子就在我后脑勺直接拍了一巴掌,骂道:“胖爷还以为你小子长进了,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了,你忘了刚才那石头是怎么蹦的了?”

我被他拍的一个踉跄,这才反应过来,这个地下洞穴的构造还没有摸清楚,如果我再往前走两步,说不定就会遇到气流反弹,那种力度,恐怕能直接把我甩到石壁上拍碎。

我赶紧后退一步,背贴着石壁,随后打着手电筒慢慢观察周围的环境,除了我们背后的石壁,前方光芒所及之处,全是一具具尸体,足足有五米开外,我觉得不对劲,如果这底下也有气流的话,这些尸体顶多一排,不至于叠了三四层,于是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两步,估摸着已经超过了三米的距离,正想嘲笑一下胖子的胆小,结果一回头,不由懵了。

胖子和闷油瓶居然不见了!

我眨了眨眼,以为这两个家伙是去别处溜达了,赶紧打着手电筒扫了一圈,这一看,顿时觉得毛骨悚然。我手中的手电筒有限照明范围是五米,晕出的光大约有三米,也就是说,可视范围在八米左右,但我将手电筒整整扫了一圈,都没有看见胖子两人,相反,我只看到了密密麻麻排列着的尸体。

在手电筒的光芒下,这些长发盖身的尸体,只看的到诡异的马脸,如同一只只被扭曲了的禁婆,空气中散发着腐败的气息。

闷油瓶两人当时就在我身后,我不过才走出了三米左右的距离,他们怎么可能会突然消失?

打了个寒颤,我尽量忽略周围的尸体,拍了拍自己的脸颊,让自己镇定下来,接着,我进行了分析,闷油瓶和胖子不可能失踪,第一,时间太短,就是被粽子暗杀,也要惨叫一声,更何况有闷油瓶在,被粽子暗杀的几率实在太小了。第二,距离也不对,即使是胖子他们自己走开,也不可能在一瞬间,不声不响走出八米的距离,那么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,我又遇到鬼打墙了。

这事儿我算是有了经验,得出这个结论后,到不觉得慌张,只是眼下尸体这么多,究竟是哪一种软粽在捣鬼,我到是找不出来,如果一直这样,恐怕我就得被困死了。

不知道闷油瓶他们是不是也遭遇了同样的状况。

我身上现在剩下的东西不多,一把手电筒,一把匕首,除此之外,真是一无所有,在这种情况下,要想找出那只粽子,实在是难如登天,我立在原地想了半天,最后实在想不出办法,只得咬了咬牙,脑海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粽子分为硬粽和软粽,硬粽大多是受了活人阳气惊扰,所以才起尸,而软粽大多是死前最后一口阳气未散,因此阴魂不散,所以我想了半天,想出了个办法,那就是给这些粽子放气!

给粽子放气,跟闷油瓶捏粽子的喉咙是一个道理,我就不信,小爷我逃不出去。

不过这样做有两种可能,第一种是我运气好,直接把粽子给弄死,第二种是我运气差,粽子被我逼急了,直接现身,我还记得长白山里的大头尸胎,凶悍异常,要不是阿宁那帮人当时火力够猛,恐怕会种下大祸。

但眼下虽然有风险,却是我能想出的唯一办法,无可奈何之下,我只能强忍着恶心,走到石壁边上,弯下身,捏着匕首准备给尸体放气,只需要将它们的喉咙割断,就能见分晓。

一弯下身,我的眼睛立刻对上了尸体古怪的脸,上面那对凹陷进去的眼窝十分夸张,眼窝特别大,几乎占了足足有半张脸,我几乎都要怀疑,这些尸体,究竟是不是人的。

这里的尸体很多,我不知道要割多久,但多年的经验告诉我,凡事即便到了绝境也不能放弃抗争,因此我打定主意后,便强忍着恶心,对着粽子放气。

这些尸体都因为特殊的气候环境,变成了发黑的干尸,我每割一下,就能看见脖颈处的肌肉慢慢松开,然后又干黄的劲健暴露出来,看的我一阵恶心,心里有一种毛毛的感觉,仿佛这种亵渎尸体的举动,会引来无数恶鬼一样。

但没多久,我就彻底麻木了,这里的尸体多到吓人,我从靠着山壁的地方开始向前割,到最后,几乎连腰的直不起来,尸体也没有到尽头,周围的环境依旧没有任何改变,看来那只捣乱的粽子,还没有被我割到。

到最后,我什么负罪感都没有了,只剩下咬牙切齿,一心想把那只捣乱的粽子给揪出了,于是头也不回的埋头割,再也不去看那一张张扭曲的脸,只看脖子,看见一只脖子就割一下,到最后,整把匕首都覆满了碎肉,突然,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那种感觉很奇特,一开始在很专心的做一件事,但突然就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你,有危险。

我不知道那个声音是哪里来的,严格来说,它不是我耳朵听到的声音,而是从我内心深处突然发出来的声音,就如同前两次仿佛闷油瓶上身一样,毫无征兆可言,我下意识的就直起身,腰部顿时发出噼啪几声脆响,就像炒黄豆一样的声音。

而就在这时,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,我忍不住回头看,昏黄的手电光芒下,那些被我放过气的尸体,竟然……竟然全都站起来了!

我头皮一麻,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,怎么会这样……我想起了胖子的话:书呆子。难道这一次,我真被老祖宗的著作给懵了一回?这一放气,不但没消停,反而集体起尸了?

想也没想,我整个人后退一步,二话不说就开始跑。

这时候再去研究老祖宗有没有骗我,已经是没什么用了,我立刻想到了爬到山壁上去,先躲一躲再说,结果刚一挪动脚步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悠远的号角声。

“呜……”声音仿佛从地底传来一样,悠远的号角声占据了我所有的听觉,紧接着,我发现脚下那些没有被我放气的尸体,也如同弹簧一般,猛的弹了起来,最奇特的是,不管它们最初是面朝那个地方,弹起来后,面容竟然统一朝着北方。

北方?难道那里有什么东西?

强烈的好奇心击碎了我的恐惧,我停下准备跑路的动作,下意识的将手电筒打向了北方,这时,我才发现,地面不知何时冒起了淡蓝色的烟雾。

瞬间,我的大脑轰了一声,长白山下,闷油瓶混进阴兵队伍的那一幕,鬼狜国尸玉上的文字记载,号角一响,就会复活的不死军队,走马灯似的再我脑海里放映。

眼前的一切,已经超出了我的世界观,如果说秦岭那颗青铜树,让我认定了神秘力量的存在,那么眼前这些被号角召唤,仿佛就要复活的尸体,则完全击垮了我的世界观。

这一刻,我连逃跑都忘记了,紧接着,我做了一件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事。

随着蓝色烟雾的蔓延,悠远的号角也越来越响亮,这些尸体竟然整齐的迈动脚步,开始向着北方而去,而我也忍不住抬起脚,混迹在这些尸群中。

猛地,我冒出一个想法,难道闷油瓶当年进入青铜门时,也如同我一样,是身不由己的?那么这些形似阴兵的死尸,会将我带向哪里?

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,这个洞底很大,但并不是无边无际的,随着尸体的走动,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条地下河,那是一条静静的流淌在山壁间的地下河,看不清有多宽,也看不清有多深,但它的水是浑浊的黄色,下意识的,我的脑海里冒出了一个词:黄泉!

连黄泉都有,这里,真是名副其实的十八层地狱。

很快,那些形似阴兵的尸体走到了黄泉地下河边,紧接着,黄泉水将它们淹没,我身不由己的跟在其中,混迹在这些尸群中,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一步一步朝着浑浊的黄水走过去。

不,就算是死,我也不想跟这些尸体泡在一条河水里,我努力想夺回身体的控制权,却完全无法做到,猛然间,我想起了一个民间传说,说这种状况被鬼上身,只要咬一下舌尖,舌尖的血直通心血,心血乃是阳气最旺的血,一点心血就可以震慑鬼魂。

我少年时看电视里的良家妇女,被阔少爷逼得咬舌自尽,于是也试着咬了一下,没使力都觉得痛,更何况要咬出血,但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么,一闭眼,将舌尖压在门牙下面,使劲一咬,嘴里顿时腥甜一片,疼痛让我整个人浑身一震,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。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九十章 环形空间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