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七十九章 变鬼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七十八章 铁门

我一看,是德国美女,正握着脖子咳嗽,泪眼朦胧的看着我和胖子。

“咳咳,吴……你们……”德国美女话说一半,看到了地上的尸体,突然呆住,一副被吓傻了的表情。我看了看黑漆漆的铁门,心中急着去追路人甲,便将德国美女扶起来,问道:“还能不能走?”德国美女脖子上有一圈青色的淤痕,在德国人雪白的皮肤上显得尤为刺目。

她动了动脚,结果直接就往地上倒,我连忙扶了她一把,随后,德国美女抹了抹眼睛,故作坚强道:“没事。”声音都快断气,还说没事,事到如今,我除了背着她走,也别无选择。

胖子在旁边拨弄小金毛的尸体,叹息道:“想不到这小怪物最后还救了咱们一次,天真,胖爷心里难受,有时候,畜生可比人有情义多了。小怪物同志,走好。”说完,还一脸哀伤,正儿八经的敬了个礼。

我看着那东西的尸体,心里也不是滋味,早知道,当时就不应该把那东西从洞里带出来,它们的种族有护幼崽的天性,只要它在洞里叫唤几天,应该会被其它怪物领走抚养,可惜现在……

我顿了顿,道:“胖子,它死了,估计那些怪物闻到味儿,不会善罢甘休,这里不宜久留,说完我微微蹲身,示意德国美女趴上来,她到不客气,就在我背起她准备往铁门里走的时候,从门内,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,那响声十分骇人,如同导弹爆炸一样,我甚至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都在颤动。

怎么回事?

难道是路人甲在里面做了什么?该死,他不会又启动了什么奇怪的机关吧?

我和胖子对视一眼,立刻往门里冲。

一进去,眼前顿时被一片幽深的黑暗包围,那种巨响产生的回音如同成千上万的蜜蜂振翅,在耳廓里不停的响,我背着德国美女,手上不方便,胖子便打起了手电筒,手电筒的光芒直直照像前方,没有照到头,但我们的前面没有路。

确切的说,这扇铁门的后面,只有两人宽的一条道,道路的前方则是一片虚空,根据那声巨响的回音,我推测,这里应该是一个类似天坑一样直上直下的巨大洞窟,现在,我和胖子正站在洞窟的石壁上。

脚下平台的道路,有明显人工打磨的痕迹,胖子将手电筒往回收,打向左手边,这时我才发现,就在我脚边不远处,有一条靠着崖壁凿建的石阶,这里的石崖依旧是那种深黑色,黑色的石阶顺着崖壁一直往下,也不知通往何处。

胖子看了一圈,最后指着石阶道:“姓齐的肯定从这儿跑下去了。”我点点头,将德国美女搂紧,道:“走,咱们追上去。”

胖子似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但最终没开口。我一心想着追路人甲,也顾不得胖子,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。胖子在后面打着手电筒,我顺着石阶开始往下。

这里的石阶明显是依山凿出来的,而且宽度与高度落差都比较大,一层石阶大约有半米宽、半米高,走了没多久,我突然发现,前方似乎站了个人,身材高大,不像是路人甲。

那人站在手电光的尽头,一时看不清是谁,我蓦地停下脚步,身后传来胖子枪上膛的声音。

我警惕的问:“是谁!”没有任何人回答我,前方的人依旧矗立在那里,周围只有我自己空荡荡的声音,胖子觉得不对劲,道:“你让一让。”我不知道这小子要干嘛,侧过身体,接着,胖子从地上捡了块石头,直接朝着黑暗中的人扔了过去。

那石头应该是剩下的石料,足有成人两个拳头大,这要砸人脑袋上,准是头破血流,我还没来得及阻止胖子,他已经扔了出去,接着,便听到砰的一声闷响,石头仿佛是打到了石壁上。

胖子侧耳一听,立刻超过我走到前面,直接向着那个人影走去,片刻,他大笑道:“我说天真同志,你也忒胆小,是个人俑。”我跟在胖子后面一看,果然是一具石俑,造型与真人无异,不过脑袋已经掉了一半,矗立在石阶的一侧,顺着手电筒看去,接下来的石阶上,每个九个台阶就会有一个人俑,仿佛是站岗的士兵,只不过这些石俑大多不完整,要么缺胳膊少腿,要么就倒在了地上,如果我没猜错,这些倒下的人俑,估计是那声巨响造成的,路人甲刚才进来之后,究竟做了什么?

就在我思考关头,前方的胖子停了下来,他嘴里突然骂了声:“操,地震了。”我抬起头往前一看,顿时也愣住了,因为我们前方的石阶到这里就断了,而旁边的山壁,如同地震一般,凹进去了很大一个,在这个凹槽的对面,又有一段石阶。

山壁的凹槽处还在往下滑着碎石,显然,这里的变化时刚刚才发生的,空气中似乎有一种火药的味道,胖子鼻子动了动,脸色一变,道:“姓齐的居然用炸药把这段路炸了,看来,他是铁了心不让我们下去。”

这个被拦腰炸出的坑,足有七八米,此刻我身上也没有探阴爪一类的东西,而且山壁上还不断往下滚石头,也无法攀爬,这么长的距离,除非长了翅膀飞过去。

我看着眼前断裂的石阶,忍不住咬牙切齿,这姓齐的手里有地图,他做出这样的举动只有两个可能,要么这下面还有出口,要么他就是不打算活着出来,他的死活我不想管,可是如果闷油瓶在下面怎么办?岂不是连他的退路也断了?

胖子见我在断裂的石阶处走来走去,忍不住道:“我说行了,你先把人放下,德国友人都被你绕晕了。”我侧头看了看德国美女,她闭着眼睛,不知是在休息还是晕过去了,此刻也走不了,于是我将人放在地上,正准备和胖子讨论一下眼前的困境,却发现胖子一脸严肃的盯着我。

我想起他刚才似乎有话要说,便问道:“对了,你刚才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?”胖子张了张嘴,片刻后,摇头道:“天真,你有没有照过镜子?”

镜子?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照镜子?我知道自己好几天没洗脸,而且脸上还被溅了一泡血,想必形象很不雅,但这胖子这种时刻居然还嫌弃我,我忍不住就开骂了:“照镜子!***,你要不要再问问我有没有洗澡,有没有换内裤,操,死胖子,你脑袋被门挤了。”

胖子神情有些无奈,摊手道:“天真,胖爷可啥都没说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说着,他把装备包放下,在里面捣鼓一阵,还真找出一个梳妆镜,这装备包原本是姓张的,在女孩子的装备包里找个镜子,也是正常事,但对于胖子这种不靠谱的举动,我真的有种想踹他的冲动。

胖子完全不自觉,将镜子往我面前一举,道:“你看看。”我看……我看个毛啊我看……突然,我被镜子里反射出的那张脸吓了一跳,整个人几乎一个踉跄,后退一步。

镜子里出现的,是一张有些浮躁发青的脸,脸上还有干涸了的暗红色血迹,一双血红的眼珠子,在镜子中与我对视,简直比鬼还可怕三分。

这刺激来的太快,我后退一步,差点踩空,还好胖子一把将我抓了回去,严肃道:“你现在知道了吧,天真同志,之前还好好的,但你这脸部变化也来的太快了吧,从实招来,你小子究竟干了什么缺德事。”

原来,那张脸是我自己的。顿时,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,想起镜子里那张可以跟血尸合演恐怖片的脸,顿时浑身发凉,眼巴巴的看着胖子,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脑海里全是刚才惊鸿一瞥的恐怖场景,我真佩服胖子此刻还有勇气面对我的脸,特别是他见我一副快哭的模样,很仗义的把我肩膀一搂,道:“没事,不怕。”

操,好兄弟啊!

我感动的眼泪差点出来,咬牙切齿的拍着胖子的肩膀,道:“……不怕你娘个蛋!变鬼的是小爷我,你他娘的当然不怕!老子这样将来怎么娶媳妇……死胖子,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,啊……不怕,不怕个球!”我揪着胖子的衣领,直接踹了他一脚。

你能想象自己突然长出一张鬼脸吗?一张比血尸更惊悚的脸,特别是我在镜子里,对上自己那双血红的眼珠子时,我仿佛觉得那不是我的眼睛,而是一个鬼,正在镜子里阴森的看着我。

此刻,我已经把路人甲忘到了九霄云外,心中巨大的惶恐袭来,为什么会这样,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难道是鬼狜国遇上的那东西?下意识的,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背,难道是那个拔开始了?民间传说中,拔里的鬼物,会侵占活人的身体复活,我我现在这幅鬼样子,难道是它弄出来的?可是,为什么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察觉到?不痛不痒,甚至精力充沛,该死,我这是招谁惹谁了。

这时,德国美女已经醒了,看着我的眼神明显带着害怕,最后还是说了句:“吴,我不嫌弃你。”看她缩在墙角离我八丈远的距离,我对她这句话的真实度表示十分的怀疑,靠,女人果然都是以貌取人,难怪云彩当年放着大献殷勤的胖子不管,一个劲往闷油瓶身边凑,世风日下。

胖子捂着被踹的地方,道:“我刚遇到你那会儿就觉得你脸色不好,还以为是你太累,所以也没在意,不过这情况也太严重了,刚才进了门,胖爷我一转头,发现你……吓的我差点想塞黑驴蹄子,本来想跟你说的,谁让你一副急着要去追媳妇的模样。”

我气的手都抖了,交了这种不靠谱的兄弟,究竟是他的幸运还是我的不幸,我指着胖子半天说不出话:“你……王胖子!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拿我开涮。”胖子见我真急了,连忙端正神色,道:“行了天真,胖爷我这一辈子,什么奇怪的事没见过,不过也是第一次看大活人变成这样,究竟怎么回事,你给我说说。”

我之前一直怕胖子担心,没有跟他说鬼狜国的事情,此刻一想,胖子虽然不靠谱,但他说的也对,他阅历比我丰富,是个老斗,估计知道的怎么也比我多。

我理了理思绪,便将鬼狜国的事情说了,胖子一听跟那个长毛的兄弟有关,顿时骂道:“操,我就说自己跟长毛怪物反冲,你小子怎么也不早说。”

见胖子一副跳脚的表情,我反而镇定了,摆摆手道:“咱们在沙漠里,说了也不过徒然担心。”胖子皱着眉,道:“少屁话……这个拔,胖爷我好像在哪儿听过。”我一听,顿时不敢再打扰胖子。

戌时,胖子抬起头,看了我半晌,道:“没想起来。”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八十章 朱砂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