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六十八章 中毒(下)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六十七章 中毒(上)

此刻我头晕脑胀,浑身难受得想撞墙,有没有尿骚味都感觉不到了。

接着,我把其他两块布包到了路人甲和德国美女的口鼻间,也不知是不是这方法真的管用,片刻间后,我消失的嗅觉突然回过来,尿味直冲鼻腔,被这味道一激,我的大脑却像是打了清醒剂一样,意识开始恢复过来,甚至手上也有了些力气。

我不知是真的有用,还是我的心里作用。

不得不承认,人的心理作用是一种很强大的能力,最简单的例子就是,有两位同样情况的癌症病人,心态积极的那位,不出意外,总会活的长一些,因为他时刻在给自己做心理暗示,我很健康,我身体很棒,癌症没什么大不了,我相信医学。

此刻,我也顾不得是不是心理作用,赶紧去摇路人甲和德国美女,我自己现在已经是无法可想,这个装备包能支撑多久也不知道,一想到被拉进洞里的四眼,我就忍不住扇了自己一耳光,啪的一声脆响。

这一巴掌打散了我的自责,我清醒的认识到,现在不是愧疚的时候,再不采取措施,我们三人都要去陪葬了。

这间石室有毒气氤氲不散,不能长久待下去,而唯一的出口,里面全是尸魁,剩下的,只有想办法找找有没有别的机关,但我自己也觉得,这个希望太过渺茫,如果不是这两年来绝境求生的次数太多,我自己几乎都想放弃了。

这时,路人甲突然咳嗽一声,似乎醒了过来,接着,他动了动,显然觉得自己现在趴着的姿势不舒服,想换一下,我赶紧按住他,喘息道:“别动,你下面压着东西,有尸魁。”

路人甲似乎也中毒不清,半晌才低下头看着自己压住的装备包,旋即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,便乖顺的躺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我看他肩头虽然没有流血,但伤口处依旧血肉模糊,再这样下去,肯定会感染也不知这装备包里还有没有药。我用匕首将装备包的一边划开,在里面摸了一遍,发现里面还剩下几把重型的枪支弹药,大约是老孙一个人带不完,所以选择了带走轻装备。

而医药用品里面,还剩下一些消炎药粉,里面还有清水,此刻我也顾不得节约水源,如果不能出这间石室,早晚都是要死的。

我用水冲洗了一下路人甲的伤口,这才发现,那似乎是匕首一类捅出来的,当时路人甲已经中毒,我和小龙女等人都晕了过去,以路人甲的性格,肯定不会坐以待毙,估计跟老孙打了场硬架,不过看样子,他这次也是阴沟里翻船,被老孙欺负的够呛。

处理完路人甲的伤口,我指了指那扇墙壁,道:“我觉得,机关在那块地方,不过启动机关的东西,被老孙拿走了。”

路人甲嗯了一声,道:“你找找,医药包里有没有一种蓝瓶装的针剂。”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但这人确实比我强,这种所有人都性命危机的时刻,个人恩怨还是暂且放下,我立刻去掏装备包,里面倒是有一些针剂,不过都碎的差不多,而且没有看到什么蓝瓶的。

我冲路人甲摇摇头,他嘴角抽了一下,随即骂了句:“我一定要宰了他。”不出意外,他让我找的针剂,估计也被姓孙的带走了。

小龙女依旧昏迷不醒,如今我们唯一的光源,是那只打斗中被扔在了墙角的手电,灯光晦暗,时明时灭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断电。

我看路人甲的样子也不像有什么办法,便叹了口气,抓着匕首,跌跌撞撞的往浮雕处走,不死心的去戳,任何可疑的地方都不放过。

戌时,路人甲似乎才反应过来,自己口鼻间包裹的东西,嘴里狠狠骂了一声,旋即起身,将德国美女扔到了背包上压着,向着我这边走来。

此时我力气差不多耗尽,戳了没多久,便颓然的跌坐在墙角,几乎要断绝一切希望。

大多数人都会有依赖思想,有一个比自己强的人在身边时,就会放弃思考,而如今,连路人甲都毫无办法可想,我几乎都绝望了。

最后,我俩纷纷靠在石壁上喘息,姓齐的此刻很奇怪,上半张脸带着墨镜,下半张脸被布包着,几乎看不见脸部的皮肤,他身上受了伤,失血过多,靠在墙壁上没多久,呼吸就逐渐粗重起来,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,我有种感觉,仿佛他会就这样永远的晕过去。

看着他生命逐渐消失的感觉,我不由升起一股兔死狐悲的念头,恐怕接下来就轮到我了吧。

伸脚无力的踢了他一下,姓齐的没反应,接着,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,恍惚间,我下意识的想到,电视剧果然是骗人的,这玩意根本没用,临死前还让我包个尿布在脸上。

正当我无意识的去扯自己脸上的布时,墙角那盏手电筒终于灭了,整间石室,陷入了一种深邃的黑暗,黑暗中,似乎有什么东西爬动的声音,我知道是那些尸魁,它们还没有放弃,正在不断的顶着那个装备包,估计要不了多久,就会成功。

正当我意识模糊,连大脑都停止运作时,胳膊突然被人拽了一下,紧接着,一股针刺一般的疼痛顺着手臂传来,似乎有什么液体注射了进来。

我睁开眼,黑暗中看不见是谁,但想也能猜到,唯一可能这么做的只有路人甲。

听声音,他似乎就跪在我面前的位置,他的喘息声很粗重,拽着我的胳膊,在注射什么,接着,那种针刺的感觉消失了,但没多久,我就觉得浑身都热起来,仿佛身处在火炉一样,身体的力气也逐渐恢复过来,这时,我听到姓齐的说:“这支药剂撑不了多久,我们抓紧时间找出口。”

我不知道他给我注射的是什么,但我现在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。

不!

这比兴奋剂还要厉害,因为我现在浑身的肌肉都在发烫,仿佛有无穷的力量要爆发出来,整个人兴奋的想嘶吼,几乎是在瞬间,我直接就从地上跳了起来,有一种想跟人狠狠干一架的冲动。

压抑着自身激烈的反应,我明白这不正常,该死的路人甲,他究竟给我注射了什么?听他刚才的说法,这种针药大约能刺激人体潜能,跟兴奋剂或者吗啡是一类的东西,但愿不要有什么后遗症。

我刚想问他接下来怎么做,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点灯光,只见德国美女脸色通红,手里打着一只狼烟小电光,她依旧是原来的姿势,趴在装备包上,压着那个洞口,此时,嘴里正呼哧呼哧的喘粗气,眼睛亮的如同一团火,显然,这人也被路人甲祸害了。

我去看姓齐的,他身形站的笔直,肩头的伤口好像不存在一样,默默的戴着手套,一见他这动作,我就知道,这人是真的发飙了。

路人甲戴好手套,冲德国美女做了个手势,似乎是让她不要燃手电筒,很快,石室里又陷入了黑暗,这时我突然发现,在墙角的位置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发光,绿莹莹的,有些像萤火虫,但这种地方,显然不可能有什么萤火虫。

那是什么东西?为什么我们之前没发现?

紧接着,我听到了脚步声,路人甲似乎正在朝那块发光的地方走,我忍不住跟了上去,越靠近墙角,那团荧光就越显眼,最后我看清了,居然是墙角的石壁在发光,我正打算蹲下去看清楚,突然,德国美女又把灯光打燃了,随即叫道:“它们出来了。”

我吓了一跳,转头一看,装备包下面,已经挤出了一只干紫的手,正顺着装备包往上爬,准备去抓爬在上面的德国美女。

路人甲已经蹲下身形,随着德国美女手电筒的亮起,墙角的光芒居然消失了,他嘴里发出不耐烦的声音,起身朝着德国美女而去,旋即扣住那只手臂,五指一收,只听啪的一声,那只手掌齐声折断,那种极其暴力的声音,竟然刺激的我更加兴奋起来。

我想也没想,立刻跑到装备包旁边,拖出里面的大冲锋,直接将德国美女拎了起来,随后一脚踹开那个装备包,蹲身提着冲锋枪,直接就对着洞口扫射。

那里已经聚集了无数的手臂,几乎将里面的洞壁挤得水泻不通,我完全不用瞄准,指着洞口使劲放枪,弹壳崩裂出来,反弹在脸上,我居然感觉不到疼痛,甚至那种微微的刺痛,反而让我更加兴奋,浑身的血都在沸腾。

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劲,但不知怎么回事,我就是控制不住,一听的枪声,就仿佛得了强迫症一样,兴奋的完全无法停下了。

这时,路人甲嘴里啧了一声,道:“药好像打多了。”我一边兴奋的放枪,一边忍不住想骂娘,操,究竟给小爷注射了什么,为什么我现在就跟个破坏神一样,一想到暴力的东西就控制不住。

紧接着,路人甲似乎也觉得我不对劲,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,随即我听到他倒抽了一口凉气,嘀咕道:“完蛋了,这样下去一定会傻的。”

我此刻连骂娘的心情都没有了,何止是傻,我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架绞肉机,看着那些从洞口里飞溅出来的烂肉,我居然兴奋到不行,一开始大脑还能思考,到最后,满脑子都是杀人、打架,血肉横飞的画面,大脑如同被电击了一样,我自己都能感觉到,里面的脑髓在突突突的剧烈跳动。

紧接着,我手中的枪被路人甲夺走了,这时,洞口那些尸魁的手完全已经成了一滩烂肉,他将我枪一抢,我整个人都控制不住扑了上去,愤愤的想抢回来,我自己也知道这样的举动很白痴,但就是控制不了。

路人甲被我扑倒在地,大约是牵动了他身上的伤口,我听他闷哼一声,紧接着,路人甲便将手中的枪扔给了另一边的德国美女,我立刻转身想去抢,结果一转头,后脖子突然传来一阵闷痛,接下来,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昏过去之前,似乎听到了路人甲自言自语的声音:“药好像用多了,在这样下去,大脑很可能傻掉。”

操你妈,我总有一天要砍死你。

昏过去前,我满脑子都是自己变成傻子的模样,流着口水,嘿嘿傻笑,随地大小便,这幅画面,简直比我遭遇的任何事情都要惊悚,天呐,我真的挖过他祖坟吗?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六十九章 石蜡壁画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