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六十四章 水流洞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六十三章 尸魁

我突然觉得不对劲,道:“先不说这些东西是谁养的,这玩意是吃尸体长大的,而且胃口有很大,如果这是一片寻尸带,里面的尸体数量也有限,这些东西怎么会千年还没有绝迹?”

路人甲似乎愣了愣,随即嘴里啧了一声,突然笑道:“你总算聪明了一回。”接着,他将目光看向河面,又打着强光往河里照,我头皮一悚,这人,该不会带着我们往河里钻吧?

显然路人甲还没有这么骇人听闻的想法,他手电筒在浑浊的河面照射了半晌,就放弃了,旋即打着强光查看周围的石壁,道:“这些东西的食物会藏在哪里?”他自言自语,显然没期望我会回答,但就在他手电筒扫过的一瞬间,我发现上方的石壁里,似乎有什么东西,连忙按住路人甲的手,道:“等等,快看那里。”

路人甲一顿,将电光射向我手指的地方,由于光线的稳定照射,上方的东西也逐渐显露出来,那是一个在石壁上砸出的巨大洞口,从我这里仰头看去,如同怪兽张开的口,显得有些狰狞。

这时,四眼叫道:“怎么办,快顶不住了。”路人甲一手端起枪,接着冲我打了个手势,示意我往上爬,紧接着,他迅速插进了四眼身边,将张博士等人往后一推,意思很明显,他让我们先撤,他垫后。

我心中有种古怪的感觉,路人甲什么时候这么牺牲精神了?但此时那些尸魁已经离的很近,路人甲枪法虽好,到底寡不敌众,也撑不了多久,我也不再犹豫,转身开始向石壁上攀爬。

这种黑石壁表面凹凸不平,虽然质感光滑,但很容易攀登,我们五人收起武器,如同蜈蚣一般,手脚都贴在石壁上,奋力的往上爬,由于没办法打手电,我们只能靠路人甲身上手电的余光前进,头顶那个黑色的洞口,一时也看不清,越往上爬,我越怀疑自己刚才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幻影。

就在这阵激烈的枪声中,我却突然听到扑通一声,似乎是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,我心中一惊,突然冒出一个想法,这路人甲不会是故意的吧?故意让我们攀上石壁,他自己很可能已经找到了河水里的出口?

下意识的低头一看,只能看见下方有一团朦胧的光晕,路人甲依旧端着枪,只是这时,他被那群尸魁逼的,背部几乎已经贴着石壁。

路人甲没有开溜,那刚才那种落水声是怎么回事?

没给我多想的空间,路人甲眼看抵挡不住,迅速收了枪,转身开始往石壁上爬,我真不知道他究竟受过怎样的训练,身手敏捷的如同山间跳跃的猿猴,手脚攀登间,很快就要追上我的距离,而底下那些尸魁,成堆成堆的围着石壁,显然,这东西还没有利害到能攀岩的程度。

没等我庆幸,另我目瞪口呆的事情出现了,那些尸魁虽然没有往上爬,却伸出藏在腹部的手,顺着石壁往上爬,那手臂如同永远也伸不完一样,几乎片刻,就爬上了五六米。

由于路人甲走在最后,它们先是探着手去扯路人甲的腿,这小子启是好对付的,只见他一只脚被抓住后,双臂上的肌肉猛的鼓起来,十指紧紧扣着石壁,被缠住的那只脚抽离石壁,平伸在空中,紧接着一抽腿,又快速弹出,笔直的往山壁上踢,***,他这是要自残吗?

结果另我惊讶的是,随着路人甲踢山壁的动作,下面缠着他的那只尸魁,被这股力量耍飞起来,砰的一声砸到山壁上,顿时皮开肉绽,爆出一股黑红的血,接着,抓住路人甲那只手也垂直掉了下去,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。

这一幕看的众人目瞪口呆,路人甲见我们都呆在原地,嘴里发出一声不赖烦的声音,猛的加快速度,这时我才反应过来,自己刚才居然看呆了,操,太丢人了,不行,这次逮到闷油瓶,我一定要拜他为师。

山壁上出现越来越多的手臂,纷纷向着爬在石壁上的众人而来,那些东西仿佛是有智慧,似乎知道路人甲难搞,居然纷纷绕过他,反而朝着我们伸过来。

由于我是第一个往上爬的,因此最快摸到了那个洞口,黑暗中也看不清洞里的环境,转身便伸手去拉后面的人。老孙体力较好,第二个被拉了上来,剩下的四眼排在第三,离我所在的洞口大约还有六米多。

路人甲将手电筒插在胸口,笔直的一道强光从他胸口的位置直冲到洞顶,如同打开了一条金光大道,被这道光芒所包围的,还有德国美女和四眼,我突然发现,张博士不见了。

那女人去哪儿了?

我以为是环境太黑,她爬偏位置了,赶紧叫了一句:“张博士。”没人回答我,反而是德国美女惊叫一声:“啊,我被抓住了。”话音刚落,她整个人被一只干紫的手拽着往下扯,这玩意力道之大我是亲身体会过的,遇上它,我几乎没有还手的力气,更何况是一个女人。

德国美女瞬间被扯着下滑了数米,但她整个人都死死扣着石壁,漂亮的脸蛋摩擦着山壁一路往下,我几乎可以想象那张漂亮的脸变成什么模样,当即再也忍不住,掏出枪对着那只手臂狂射。

我枪法虽不是白发百中,但那些手臂数量很多,目标大就好瞄准,好几枪都打重了,那玩意一吃痛,放开了德国美女的腿,小龙女立刻拼了命的往上爬。

由于被尸魁扯下了一大段距离,小龙女此刻反而落在了最后,剩下的手臂如同看到了小肥羊一样,全部向着小龙女扑过去,我几乎可以想象德国美女被尸魁覆盖住的样子,头皮一麻,感觉抓住老孙的衣服,道:“绳子呢,有没有绳子!”

老孙神情依旧冷漠,不紧不慢的打开装备包,态度淡漠的让人想痛扁,仿佛现在落难的德国美女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似的,我虽然气的很,但见死不救这种事实在做不出来,况且这一路人马,人人都不是省油的灯,到是这个德国美女,有时候看起来颇为天真烂漫,比起老孙这些人,我对她到是很有好感。

老孙取出的登山绳够长,黑暗中,我感觉扔下绳子,冲小龙女叫道:“抓住……”小龙女抬起头,顿时惊了我一下,那张漂亮的脸,全是划出的血痕,血糊糊的,晃眼一看,还以为是血尸抬头了。

她迅速的抓住绳索,这时,四眼也爬上了洞壁,我们三个大男人,拉一个女人上来还是绰绰有余,德国美女在我们三个大男人一起用力下,几乎用上了坐电梯的速度,瞬间就被扯进了洞里,这是,路人甲的手突然扒住了洞壁,紧接着一使力,便翻入了洞口。

随着路人甲进来,强烈的光线瞬间射进洞里,这时我才看清,这个洞口里居然有很多石柱,就如同溶洞里的石笋一样,大小不一,密密麻麻的矗立在洞里,有的倒挂,有的斜插,千奇百怪。

张博士已经没有上来,我扒在洞口张望,又叫了一声她的名字,黑暗的空间里,除了我的声音,便是死一般的沉寂,接着,路人甲抽出胸前的强光手电,也蹲在洞口往下看,漆黑的石壁上,除了那些还没有死心的尸魁手,空无一人。

我心里咯噔一下,说不上是什么感觉,难道刚才我听到的那声扑通声,是姓张的不小心掉进水里了?她脚上被尸魁弄伤,步履维艰,再加上当时那种黑暗又紧张的情况,一脚踩空的可能性很大。

一时间,我心里沉甸甸的,这时,路人甲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,道:“它们上来了,尸魁的触手很有弹性,能延伸很长距离,咱们先走。”

德国美女惊犹未定,顶着血尸一般血糊糊的脸,害怕道:“张博士怎么没有上来?她、她没事吧……”没有人回答她,四眼不死心的喊了张博士几声,眼睛血红血红的。

路人甲面无表情,将小龙女的话当成而旁边风,举着手电筒,猫着腰开始往前走,看样子我们如果再不动身,他也不会等我们。

这个洞口虽有一人高,但由于里面有很多倒挂的石笋,因此在里面行走时,不得不时而低头,时而俯身,我走在最后,德国美女体力不支,走路都踉踉跄跄的,她的装备包由我接手了,此刻他们虽然都衣衫不整,但至少比我光溜溜的强,身上那种黑色的物质光靠擦的也弄不干净,黏糊糊的粘在身上,内裤被黑水沁湿,裆里黏糊糊的,也不知这些黏糊糊的玩意,会不会伤害我的小兄弟。

每走一段距离,我总忍不住回头,希望看到姓张的能跟过来,但在这条布满石笋的通道里绕了很久,身后已经没有任何动静,恐怕连那些尸魁都放弃跟上来了。

我心情很沉重,思考着一路上经历的事情,先是胖子失踪,也不知他有没有出事,有没有跟上来。即便他跟上来,他一个人,没有食物又没有装备,接下来该怎么办?这地方危机重重,又是让人产生幻觉的图形,又是那种芝麻还小的食肉虫,这地方还有尸魁,他那一身肥肉,岂不是所以东西都垂涎三尺?

再就是路人甲,他明显是不想让我跟上去的,所以才会在沙漠里,将计就计的甩开我们,更让我不安的是,他一直提到二叔。

难道二叔也卷进这件事情里来了?

他现在所要寻找的东西,一开始就不希望我发现,那么现在我死皮赖脸的跟上,他会怎么办?像在昆仑斗一样下杀手,还是会趁机又一次摆脱我们?

就在思考中,我又想起李老大他们的话,路人甲当初故意甩开张博士和我们的消息,他似乎并不希望‘它’知道,因此对手下撒了个谎。

我不由头大起来,这个姓齐的究竟搞什么鬼。

到底跟‘它’是什么关系,为什么我会有一种,他是墙头草的感觉?

之前在河道旁边,张博士和四眼等人被尸魁围攻时,我本来想出手相助,结果路人甲却拦了我一把,显然,当时路人甲是希望张博士等人就此牺牲,但如果路人甲真的希望张博士等人死,以他的性格,完全会自己动手。

想到这里,我心中冒出一个古怪的可能……难道路人甲被人监视了?他没办法亲手解决张博士等人,只能让他们的死看起来像个意外?

但路人甲为什么希望张博士等人死?

我脑海里瞬间冒出一个词:杀人灭口。

一开始,张博士等人就是被‘它’集合起来,进行雅布达的‘考察’,直到后来,青铜门的变故出现,甚至闷油瓶都出了青铜门,这个变故使得路人甲等人的计划被打乱,而分裂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。

路人甲开始疏远张博士,甚至在刚才,已经有了杀心。

那个变故究竟是什么?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六十五章 侮辱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