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六十二章 寻尸带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六十一章 青铜鼎

摸到这玩意的瞬间,我愣了愣,难道这鼎下有尸体?可是刚才我用探阴爪的时候为什么没发现?

由于带了摸尸手套,我抓住这只泡在黑水中的手后,到没有多少恶心感,当即拽了一下,将半截手臂都拽出了水面,下面的东西很沉,我估计这是一只男尸的手。

被我拉出水面的手被黑水泡的发紫,皮已经形成了一种层层叠叠的褶皱,拽在手里,还不如一只女人的手大,张博士也吓了一跳,紧接着便轻声道:“拉上来看看。”

我点点头,慢慢直起身体,准备把鼎中的尸体拉出来,结果拉了没几下,一件令我头皮发麻的事情产生了,因为这只手,竟然一直拉不完!

我拉到最后,手离开水面的长度,已经足足有两米,而且似乎还没有尽头,该死!难道这里面的尸体,还是万奴王的亲戚?

正当我被这支长长的,似乎永远也拉不完的手惊的发悚时,姓张的突然惊呼一声:“小心!”可惜她说的太迟,我还没反应过来,那只被我拉出水面的手,突然自己动了起来,紧接着,反抓着我的手腕,一下子把我扯进了黑水里。

乌黑粘腻的液体瞬间淹没了光裸的皮肤,我猝不及防之下,狠狠喝了好几口,那种粘腻又滑溜溜的感觉,如同一下子吞了很多苍蝇卵一样,让人恶心的只想吐,结果我连吐的时间都没有,那只手就拽着我不断往下扯,这时我的腿探到,鼎的下方,不知何时开了一道一人宽的地下洞口,而那只手,就是从那个地下洞口伸出来的,鬼知道那下面是不是什么怪物的老巢。

我顾不得恶心,在黑水中混乱的挣扎,身上没有什么武器,唯一能当武器用的,是那支探阴爪。

它形状如手,前段的四指弯曲成钩状,顶端十分尖锐。

混乱中,我拔出了那只探阴爪,狠狠的朝着抓住我手腕的长手钩过去,一击而中,那东西猛的收起手,我趁着空档,连忙冒出水面,张博士已经朝我伸出手,急切道:“快,上来。”

我连忙抓着张博士的手拼命往鼎外爬,结果那东西竟然又伸出了水面,姓张的惊呼道:“你后面……”我一惊,想也没想,脚往后一蹬就踹了出去,结果我后面不是个人,而是只手,因此并没有踹中,反而一脚踹上了青铜鼎的内壁,顿时激起了一阵如同梵钟响彻的声音。

紧接着,我腰间的皮带一紧,整个人被一股大力往后拉,那股力量实在太大,我几乎一屁股就坐进了黑水里,姓张的也不能幸免,被我带着一起栽到鼎里,混乱间我顾不得其它,连忙拿着探阴爪准备再钩它一下,结果那东西如同有思维一样,吃了一次亏就不吃第二次,将我拉进水里后,扯住我的脚就把我往那个洞里带。

那洞口里湿滑一片,全部都是那种黑水,而且十分曲折,我被它拖着,整个人沁在水道里,完全无法呼吸,在洞口里穿行,如同滑板一样。

不久,我肺里憋不住,开始有大量的黑水往我鼻腔和嘴巴里灌,大脑因为缺氧而阵阵胀痛,连意识都不甚清醒,模糊间,我不由想到:难道这玩意是故意把人拖下水淹死?那不跟水鬼一样?

这时,我的头顶突然一重,一团柔软的东西顶着我的脑袋,半晌我才反应过来,姓张的也被拖住了,由于洞道狭窄,她在我头顶,估计她比我更难忍,此刻是头朝下,而顶着我头的东西是什么,自然不言而喻。

就在我和姓张的都开始呛水时,周围的水突然消失了,紧接着,我俩被大力一摔,扔到了坚硬的石壁上,朦胧间,我听到有人喊:“那东西又出来了!”

“不要慌!开枪!”是路人甲的声音!

我脸上全是黑水,连眼睛都睁不开,周围响起了密密匝匝的枪声,似乎是在攻击什么东西,旁边的博士张已经开始吐了起来,我灌了一肚子黑水,喉间嘴里又粘又腻,胃里也翻,侧头也开始狂吐,吐到最后,胃里连酸水都冒不出来,整个人都要虚脱了。

随手抹了一把眼睛,我发现对面的张博士,完全如同一个黑色的泥人,只有因为喘气而张开的嘴露出一些粉红的颜色,就连牙都是黑的,上面似乎还有一种黑色烂棉絮一样的东西,我看着都恶心,估计自己也比她好不到哪儿去。

缓过劲儿,我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,这时我发现,枪声是从对岸传来的,对岸还有手电筒的光晕,不过隔的太远,只能模糊看清有几个人影,如果不是刚才听到路人甲的声音,我恐怕都不能判定那群人是谁。

我们的面前似乎是一条黑黝黝的河,借着火光,只见河里的水全是那种又黑又粘的液体,液体下面正在不停翻动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,但路人甲他们的火力太猛,那东西偶尔冒出一个头,就被打了下去。

姓张的剧烈咳嗽了一阵,从包里摸出手电筒打亮,接着我看清了周围所处的环境。

这里似乎是一条地下河,而我们此刻,正处于地下河道的旁边,背后就抵着黑色的石壁,这种石壁,似乎和那只麒麟雕塑所用的材料是一样的。

灯光随着姓张的动作打到头顶,我以为自己是从上面被扔下来的,但现在一看,头顶也是那种黑石壁,完全是密封的状态,我心中一动,难道我和姓张的,被一路拖进了这条黑水河?

姓张的显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,她快速将灯光打到河边,整条河的面目更加清晰起来,只见河里漂浮着无数可疑的物体,河水浑浊不动,似乎是条死水河。

我看了半晌,河面漂浮的,似乎是密密麻麻的人骨,偶尔还能看见几个骷髅,一想到自己是从这河里被扔出来的,再想到河里的尸骨,我觉得自己胃一抽一抽的疼。

我这是招谁惹谁了,那口腐尸井里煮出的牛肉汤已经让我恶心难当,现在还直接喝上了,真他妈变态。

姓张的手电筒一直在水面巡视,片刻后,她镇定的分析道:“是死水,我估计,这里曾经是一条寻尸带。”她见我不明白,于是解释道:“古代西域也有大河,溺死的人顺河漂流,容易搁浅在拐角处,这条地下河或许是由于河流变道,所以被单独留在了这里,里面的尸体经久就腐烂成黑水了,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条河的两头,都是死路。”

我觉得奇怪,问道:“这条寻尸带,为什么会连接着青铜鼎的机关?”

姓张的想了想,片刻后摇摇头,道:“不知道。”等于白问。

这时,河里的东西已经沉了下去,大约是被路人甲猛烈的火力给震慑到了,那边许久没有传来声音,路人甲似乎一直在观察我们,片刻后,他蹲身从装备包里取出一个东西,在空中舞了一圈,接着朝我们扔过来。

接过东西我才发现,那是登山爪,接着,路人甲面朝我,指了指我身后高处的墙壁,道:“我们要过来。”

我和张博士对望一眼,姓张的眉头一皱,道:“冤家路窄。”看来她比我更不想见到路人甲,可惜,我现在要跟着路人甲找闷油瓶的下落,即便是相看两相厌,我也必须得跟上去。

装作没听见姓张的话,我捡起那只登山爪,顺着身后凹凸不平的山壁往上爬,另一头路人甲也爬上了对面的山壁,大约离地有四五米左右,他冲我做了个手势,接着,我就近找了条凸起的石块,将登山爪固定上去,霎时间,绳子在离河五米左右的高处绷的紧紧的。

对岸的人一共有四个,是小龙女、老孙和四眼,路人甲一马当先,背着装备率先过河。

他十分聪明,将他那一头的绳子放的更高,使得绳子形成了一个斜坡,他将一条皮带子缠在绳子上,双手抓着,就跟空中飞人一样,快速的从高到低往下滑,看样子就是干惯了这些勾当。

不多时,我们六人聚集在一处,德国小龙女立刻给我们递了毛巾,待稍微收拾了一下,张博士拢了拢耳边的头发,声音平稳而客气,冲路人甲道:“齐先生,很高兴跟你汇合。”

路人甲点点头,嘴角依旧看不出弧度,带着的那副w镜,将他三分之二的容貌都包裹住,完全看不出神态。

“当然很高兴,希望张博士不要再脱离队伍,别忘了我们这一次的考察任务。”路人甲淡淡说完,转身盘腿坐下,似乎没有打算下一步行动,姓张的笑了笑,低声冲德国美女说了句什么,小龙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迅速翻着装备包,接着拿出一些食物给我们。

姓张的待遇较好,饭前还用水漱口,将牙缝里的腐肉给吐掉,我只能在一边干吐口水,这东西大约在水里泡太久,腐臭的味道已经没有了,但任何人牙缝里塞了一堆腐坏的人肉都不会有食欲,我冲好心递食物的小龙女摆摆手,转身猛吐口水,吐了没多久,一只带着手套的手递了个水壶过来。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六十三章 尸魁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