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五十八章 红丹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五十七章 地形

会不会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地方?

为什么这个死人身上会有这么多东西?

按照他手中的地图信息,这个人几乎对雅布达的地形了如指掌,不仅有城市的布局图,还知道神庙所隐藏的部分,更让我觉得惊奇的是,在神庙的周围,用圆圈做了很多标注,细细一数,竟然有二十八个,而且这二十八个圆圈排列的顺序让我觉得有些眼熟,

看了半晌,我才反应过来,他娘的,这不是周天二十八星宿的分布图吗?仔细一看,我发现,其中有一个圆圈,刚好是在我炸开的神庙大殿里,难道这些圆圈是表示机关?

也就是说,一共有二十八个入口可以通向神庙的后面?

我觉得自己掌握的信息逐渐混乱起来,在怪物洞穴里,我找到德国人的倒斗装备时,便认定雅布达有一座大斗,这个斗或许就是闷油瓶和路人甲争相前往的地方。

我一直以为,青铜门后面的秘密,或许就藏在这个斗里,但现在这三张地形图却让我疑惑,这里没有任何古墓的标记,所有的切入口,都是这座神庙,难道六十年前的德国队伍,进入雅布达,为的就是这座深埋地底的神庙?

这座神庙为何会建造成这样?还有后面的悬尸阵,根本就是一座古墓的设计,这里究竟是神仙庙,还是陵墓?我觉得有些头大,反复的对比三张图纸,这时我发现,在图纸的右下角,都标有数字,那张鸟瞰图上,标了1,神庙图上标注了2,而到最简陋的那副图纸时,上面却什么也没有标注。

难道这几份图纸并不是完整的?如果按照这个标记数下去,或许还有其它的图纸。我立刻将目光转向身边的尸体,他的外套被我扒下来当火把,但身上还套了衣服,裤子的口袋似乎鼓鼓的,仔细一看,连他的嘴都是鼓鼓的,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。

我见多了从嘴里爬出来的尸蹩,便提高了警惕,小心翼翼的去搜他的裤兜,这一摸,又摸出了一些东西,其中有一本极小的手册,还有一只白瓷瓶,瓶口用红布堵着,我不知道瓶子里有什么,便先搁置在一旁,转而翻起了那本小手册,我本以为自己又会看见什么外国字,没想到这一次看到的,却是中文。

这本手册有很多随手画的凌乱图形,有些像一个石室,有些又像迷宫,翻到最后才看到了一行小字,是繁体字,上面写着这样一段没头没脑的话:东西,在无底深渊中。

东西?什么东西?

我吃不透这句话的意味,心想,难道这帮人是有目的的来倒雅布达里的东西?

翻完整本手册,除了这段没头没尾的话,我没有发现任何东西,不过上面的中国字引起了我的猜测,我所携带的这些倒斗装备,会不会就是这个人的?

按照我之前的推测,六十年前的那支德国队里,应该有一个老斗带队,而这个人面前放置的图纸,上面标注了很多机关,再加上图纸的特殊画法,怎么看都像是出自盗墓贼之手。

最后,我将目光移向了尸体的两颊,那里十分鼓胀,与干瘪的尸身显得很不对称,而且一动不动,倒不像有尸蹩的样子,难道这人死之前,把什么重要的东西含在口里了?

我拿出摸尸手套戴上,一手托着尸体的下颚,五指捏住他的两颊,微微一用力,尸体的嘴里顿时露出一颗散发着红色光芒的圆形珠子,我一看顿时目瞪口呆,如果我没猜错,这玩意是一枚定尸丹。

古代人下葬,有‘口含’的风俗,即在死者的舌下放一些东西,这样做有两层意味,一是死者死后,可以随身携带钱财,买通地府的牛头马面,也好少受痛苦,二来寓意着死者来生投个富贵人家。

平常人家,大多含铜钱,富贵些的则含金银,为官的权贵,喜欢在嘴里含珠玉,而王侯将相所含的,则是定尸丹。

定尸丹的制作方法早已经失传,但我听三叔讲,这东西是炼丹的道士在无意中弄出来的,就跟火药的发明一样,练着练着,就练出了一颗水火不侵,能保持尸身不腐的东西,后来又经过无数试验,使得定尸丹有了品级之分。

定尸丹是按颜色分类,从低到高,分为:暗、白、青、红、紫,定尸丹的炼制,有随机性,而且材料珍贵,因此非常难得,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。

普通的王侯,能含个白丹都要偷笑了,青丹则算比较上档次的,已经是少见,红丹和紫丹更被誉为是传说中的东西,据说尸体含红丹一百年,就能蜕皮换新肌,含两百年换筋脉,三百年换肌肉,四百年换脏腑,五百年换骨,然后就能复活,我估计,它跟玉佣是一个道理,五百年后活过来的,是不是人那可就不一定了。

至于含紫丹,三叔说紫丹是神器,含紫丹一百年,可以羽化飞升,变为尸仙。我对此嗤之以鼻,尸体就是尸体,道士要真能练出这么牛逼的丹,那长生不老药早就成地摊货了。

但我眼前,这颗红光潋滟、熠熠生辉的圆形朱丹,赫然就是一颗红色定尸丹。我估计眼前这具尸体,就是德国队伍里那个老斗,他想必盗过不少墓,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,让他挖掘到了一颗红丹,后来被困此处,临死前还希望可以复活,于是死之前,自己就含了红丹。

随着我的动作,定尸丹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,这可是好宝贝啊,我下意识的把它捏在手里,突然觉得不对劲,这定尸丹一取,会不会尸变?

想到鲁王宫里被脱了玉佣的血尸,我头皮发麻,赶紧抬头一看,结果这一看,顿时吓的我手脚发软,因为我眼前的这具尸体,表面的干煸皮肤,就如同被褪下的蛇皮,从头开始往下滑。

慢慢的,露出里面血淋淋的肉,等皮掉到鼻子处时,尸体的眼睛突然睁开,里面没有黑眼珠,只有一对眼白,很快,血流进了眼眶,这对眼白,很快变成了猩红。

一股呛人的味道猛的钻进我鼻子里,于此同时,这具血尸牙关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被血沁红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我,片刻后,那皮已经退到了它肩膀处,我手脚都是软趴趴的,现在就是把定尸丹塞回去也晚了,恐怕我手刚到它嘴巴边上,就会被它给咬下来。

我一阵虚软之后,立刻手忙脚乱的往前跑,手中的火把在奔跑中呼呼作响,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,但此刻我也顾不得那么多,朝着前面直跑,身后的血尸还在蜕皮阶段,但那玩意的厉害我在鲁王宫就见识过,一旦起了尸,十个我也不够它啃的。

向前跑了没几步,那种咯咯咯的磨牙声就清晰起来,我意识到那玩意已经起尸了,更是吓的慌不择路,猛然间,只觉得一阵呛人的气味直冲鼻腔,身后一阵腥风刮了过来,我没想到这血尸这么快就来了,这时再跑也没用,猛的一个打滚侧翻,眼角只瞥见一双血淋淋的双腿站在我先前所处的位置。

目光在向上移,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猛的转过头,牙关一呲,举着血淋淋的爪子就朝我扑过来,我此刻哪里还有心情研究血尸长什么样,吓的就差没屁滚尿流。

刚才那一个打滚,还没能从地上起来,血尸一扑过来,我几乎是手脚并用的往前爬,爬了才一步,屁股上火辣辣一阵痛,那血尸扑过来,血淋淋的手指钩住了我的内裤,霎时间,屁股仿佛被灼烧一样痛起来,一股火辣辣如同硫酸一样的液体顺着股缝往下流。

我听闷油瓶说,血尸身上的血,有毒,堪比硫酸,有腐蚀功效,***,这血要是顺着屁股缝流到我小兄弟处,那还了得?

虽然不想承认,但我确实还是个处男,要是还没跟美女亲热过就成了太监,那也太他娘冤了。我爹要是知道我残了,还不得活活扒了我的皮。

我被这想法一激,为了不让血流到前面,赶紧腰背一挺,与此同时,后脚猛的一踹,似乎踹中了那只血尸,借着这股力量迅速的爬了起来。

爬起来之后,我赶紧揉屁股,顾不得手摸到血液后灼热的疼痛,先把血蹭干了再说,一边蹭,一边头也不回的往前跑,手中的火把已经在混乱中熄灭,也不知掉到了何处。

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,我几乎是闭着眼睛往前跑,跑出没多久,身后传来一阵如同啃骨头一样的声音,隐隐还有一种咽喉病人大叫时的声响,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以前在斗里,我总能逢凶化吉,但这一次,我没有任何武器,也没有任何队伍,难道这一次真的要完了?

我几乎已经能感觉到,那只血尸就快要追上我了,下意识的想,要是闷油瓶在就好了,不过这一次,恐怕我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,最后我一咬牙,心想在这种地方,我怎么也跑不过血尸,早晚要被它给啃了,与其如此,不如搏一搏,正当我去摸腰间捆着的黑驴蹄子,准备验证一下倒斗先辈们的智慧,跟血尸决一死战时,砰的一下,撞上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顿时鼻头发酸,撞的我眼泪都出来了,他娘的,怎么又有墙!

但很快,我就知道那不是一堵墙,因为在我撞完之后,一只手突然搭上了我的肩膀,由于没穿衣服,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,那只手很冰很凉,我头皮一麻,脑袋都当机了,这、这是神庙吗?怎么到处都是粽子,这他娘的,根本就是个粽子集中营啊!

我想也没想,抄起黑驴蹄子就要往前砸,结果手刚抬起来,眼前突然一亮,一支防水式的打火机竖在我面前,紧接着,我眼前出现了一张人脸,一张我熟悉无比,令我瞬间跳起来的人脸。

闷油瓶!

我整个人呆立在原地,手里举着黑驴蹄子,脑海乱成一片,有千言万语要说,有无数的疑问想提出来,但最后我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闷油瓶黑漆漆的眼珠子盯着我,比起我一副见了鬼的模样,他居然一脸平静,随即,闷油瓶的目光越过我的肩膀看向后面,我这才想起现在不是震惊的时候,猛的一跳,大叫:“小哥,有粽子!”

闷油瓶嘴角一抿,随即一伸手,就跟扔粽子一样,猛的把我推了出去,我一个踉跄,被一股大力甩飞,背部狠狠的磕在石柱子上,被尸蹩挖出的伤口再这么一摔,几乎痛的我要吐血。

挨千刀的闷油瓶,居然下黑手。

我还在想着这人两年不见,怎么如此不讲义气,看到出生入死的兄弟也不给个表情,真是枉费我和胖子这一番折腾,还没想完,唯一的一点光芒忽然熄灭了,周围顿时又陷入了死一般的黑暗。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五十九章 血尸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