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五十三章 爆炸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五十二章 德国目标

我心中虽然疑惑,但时隔这么久,即便当初真有什么天大的目的,如今也已经是尘归尘,土归土了,我看了眼那个装备包,发现里面胀鼓鼓的,估计有不少东西,但愿能找到对我有用的。

装备包已经烂的不成样子,我将包扯出来往外倒,顿时砸下来一连串的东西,借着微弱的火光,我仔细一辨认,顿时心惊不已,这个装备包里,没有任何食物或是武器,反而全部是倒斗的装备。

里面有洛阳铲、摸尸手套、探阴爪、铁锹、黑驴蹄子、还有散了满地发黄的糯米,这些可都是融合了南北盗墓门派精髓的东西,六十年前的土夫子下地,这些玩意是必不可少的。

顿时我明白过来,自己的猜测是真的,这支六十年前的考古队,恐怕是个幌子,严格来说,恐怕它还是一支倒斗队伍。

从这个人的装备包就可以看出,当初那支队伍组织是非常严密的,各司其责,他的包里没有任何食物和水,也没有武器,也就是说,每个人承担的装备不一样,使得这个团体无法生出二心。

这批德国人,居然会带洛阳铲和黑驴蹄子,显然,他们是来倒斗的,而且他们的队伍,必然是通过事先组织,甚至有可能,这支德国队伍中,还有一个老斗带队,否则几个德国人,怎么懂得准备老祖宗摸尸的装备?

难道这座雅布达里,还有一个斗?

我心中一惊,再一联想被自己炸开的洞口,顿时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进了墓室里面,但先前进入的那条旋梯和通道,也不像墓室的布局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我想了半天不得要领,便压下心头的疑惑,不管怎么说,当务之急是打通青砖从这里出去,否则下面那支人马走远了,自己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可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了。

也不知胖子有没有危险,当时他的脚印一路蔓延到了广场,广场上也没有打斗的痕迹,我估摸他出不了什么大事,或许是发现了什么,等看到我留下的记号,肯定会追过来,只是不知道他此刻有没有追上李老大的队伍。

想到这一点,我便将那些倒斗的装备捡起来,现在至少有一点可以证明,那就是在雅布达的地下,深藏着一座陵墓,跟我之前的猜测不谋而合。

如果这座城市,真埋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,那么最适合它的地方,便是雅布达最后一任统治者的皇陵,这个秘密事关青铜门后面的东西,我相信,雅布达的统治者一定会留下信息。

闷油瓶和路人甲所要寻找的,或许就是那座陵墓,既然要去追闷油瓶,恐怕这次不下斗都不行,三叔虽然死了,但我每每想起来,还是有些不甘心,如果雅布达是最后一站,我也想走到底,看看那所谓的终极,究竟是什么东西。

洛阳铲这些装备虽然老套,已经被现代土夫子淘汰,但黑驴蹄子、摸尸手套却是到哪儿都适用,况且我现在手头上没武器,再不济,关键时刻也能抄把洛阳铲当拍子使。

装备包已经烂掉了,没办法背,我将衣衫下摆扎进裤子里,然后把黑驴蹄子和摸尸手套这些东西踹到怀里,那只探阴爪的绳子,是用摸金派秘术治炼而成,据说这种绳子遇火不化,入土百年不腐,我曾问过胖子,说怎么炼制的,胖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最后只甩给我一句,老祖宗的智慧,你们这些小年轻是不会明白的。

现代倒斗,这种古老的技艺已经越来越少见,便是跟三叔下的几次斗,也没见他弄到过探阴爪,主要是这东西,已经没有路子弄到了,如同失传了一样。

我觉得探阴爪是倒斗行业里非常伟大的一项发明,它摸样成爪型,用钨钢炼制,下面连着一道绳索,绳索末端,还有一个匣子。

它的用法在斗里一般有两种,一是摸尸用,人说,粽子起尸,大都是受了活人的阳气惊扰,因此在摸尸时,人不能离尸体太近,而探阴爪的尾部极其尖锐,一钩就能钩死,把钩子扔到粽子身上,再把尸体钩出棺材,最后才去拿棺材里的东西。

第二个用法则是当绳子用,最下面的匣子,是一种发射性机关,将绳子完全收进匣子里后,瞄准地方发射,绳子和探阴爪就会射出去,钩住目标点。

这其实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机关术,但在古代就能将这种机关术如此灵活运用,不得不感慨倒斗先人们智慧超群,或许正应了一句话,经济可以推动发展,为了倒斗发财,什么玩意都能被折腾出来。

我将探阴爪挂在腰间,又把洛阳铲背在背后,能带的装备全部都带上,最后我拿起一把山撬子。

这种撬子跟平时见的不一样,它榔头的那一面很大,另一面钩缝很窄,主要用于登山、开凿、还有撬棺材钉。

这撬子挺重,虽然生了锈,但由于年代不长,并不影响使用,我又回到露出青砖的位置,对着露出的缝狠狠的砸,砸了没几下,青砖就松动了,我看的一阵激动,连忙趁热打铁,拿出吃奶的劲儿猛砸,砸着砸着,下面的青砖砰的往下掉了一块。

我还没反应过来,周围的青砖也跟着往下滚,整个人顿时落空,砰的一声摔在地上,那地上还有几块砖,一个不留神摔下去,其中一只角磕到我脑门上,虽然没出血,却也痛的我脑神经都抽搐起来。

我随手一揉,也顾不得疼痛,赶紧就地一个打滚,滚出了塌方区。

黑暗中,青砖掉落的声音十分清晰,大约十秒钟过后,声音静止下来,我摸出打火机一照,头顶上方,塌出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洞口,地面上则布满了青砖和黑土。

举着打火机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我发现自己是处于一条通道之中,四下幽黑一片,通道两头,前后都看不到尾,也不知通向何处。

我记得先前那阵声音,似乎是往前走的,于是便举着打火机向前,走了没几步,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如同猴子一般的叫声,随即肩头一重,我一看,那只金毛小怪物居然又跟上来了。

***,还真赖上我了,难不成知道我毙了它老爸,这是跟过来为父报仇了?

我提着它的脖子将它又扔到了墙角,那东西呜咽一声,顺着我的脚飞速往上爬,片刻又爬上我的肩膀,我被它骚扰的不耐烦,忍不住就起了杀心,这东西留着也是祸害,正想着要不要一拍子拍死它,通道里却突然响起了滴滴答答的声音。

这种声音,不像手机铃声,到有点类似我在战争片里,听到的定时炸弹的声音,难道有人在这里放了定时炸弹?我觉得这个想法有些不靠谱,别说那帮人有没有带定时炸弹还不知道,即便有,想必也不会笨到在地下放炸药,那还不把这个地下室给炸塌了?

我顾不得肩头的东西,忍不住加快脚步,到了通道尽头时我拐了个弯,结果就在不远处,果然有两个闪着红光的东西在滴滴答答的作响,上面的数字不断减小,我看了眼。

是个5.

……瞬间,我头皮都发麻了,居然真的是个定时炸弹,看这上面的数字,难道还有5秒钟爆炸?就这会儿工夫,数字已经退到了3,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,想也没想,转身就往后跑,结果没跑出两步,耳朵里轰的一声炸开,紧接着身后一股气流冲过来,我人直接就摔到了墙壁上,身后被炸飞的石块全部冲了过来,撞的我差点没吐血。

爆破的声音在地下响彻,我的耳朵都失聪了,巨响过后,便什么也听不到,耳心深处阵阵发痛,我趴到地上,感觉震动还在继续,该死,究竟谁那么白痴,居然在地底下放炸药,是想所有人都被活埋吗?

我顾不得周身的剧痛,连滚带爬的往回跑,这次炸药威力不小,我估计这条墓道会塌,再不跑,恐怕就要被活埋了。

究竟是谁在那里放了定时炸弹?他到底想炸什么东西?

黑暗中,我气喘吁吁的往前奔跑,不多时,就越过之前掉下来的洞口,又继续往前跑了一阵,前方出现了一堵石墙,左右两边是一条贯穿的通道,黑漆漆的不知通向何方。

走左边还是走右边?该死,这地窖怎么修的这么大?我微微一犹豫,旋即用洛阳铲在墙上砸了一个记号,由于难度较大,我尽量弄的醒目又简单,最后,我下意识的用洛阳铲在墙上砍出了一个十字。

砍完我就觉得不对劲,如果胖子看到了,八成以为又是德国队伍留下的,于是我又在十字下方加了一道斜痕,只要胖子细心一些,就会发现这痕迹是我留下的,而我自己也可以当做参照路标,不至于迷路。

刻完十字,我便朝着标有记号的通道跑去,直到此刻,我的耳朵都还隐隐作痛,连自己跑动的脚步声都听不到,大约过了十分钟,周围的通道依旧很稳固,我明白这里塌不了,便停下逃跑的举动。

按理说,在地下引爆炸弹,带起的连带反应是很大的,但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并没有受到波及,从建筑学的角度来说,这里的通道设计,应该是隔开的,并不是一条道通到底,而是迷宫一样,有无数单独的支撑点,只有这有,才能解释我此刻的安然无恙。

此时,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,打火机在奔跑中无法稳定,根本没办法打燃,周围黑漆漆的一片,正当我停下脚步喘息时,一直伏在我肩头的金毛小怪物,突然躁动起来,两只小爪子死死扣着我的肩膀,嘴里发出连续的叫声,听声音,似乎有些惊恐。

动物对周围的危险感知,天生就比人类强,我瞧见它这动静,顿时心中一抖,难道这周围有什么危险?

黑暗中,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,侧耳倾听,耳朵依然有些失聪,金毛小怪物的叫声似乎离的很远,我此刻身处黑暗,也不清楚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,见小怪物反应剧烈,不由将打火机点燃了。

昏黄的火光穿破黑暗,我眯起眼,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跑出通道,而此刻,正站在一扇石门前。

石门已经被人打开过,看上面的痕迹,应该是被铁撬一类的东西撬开的,半掩的石门上,有雕琢而出的精美浮雕,这还是我第一次在雅布达看到这类东西,立刻凑上前去观察。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五十四章 机关铃铛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