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五十章 地洞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四十九章 炸药

这里怎么会有血迹?我暗暗想,莫不是路人甲的?如果真是这样,那可就太爽了。鉴于以前被空袭的次数太多,我先用手电筒照了下通道顶部,上面滑溜溜的,既没有毛球兄弟,也没有禁婆,很安全,于是我打了个手势,带着三人踏上了通道。

李老大三个到底是部队出身的,一看到血迹就十分谨慎,由于通道位置宽敞,可以容三四人并排而过,三人都端起了枪,直直指着前方,躬身屈膝快速行走,我一个人走在他们前面,感觉有点像拍警匪片,特别拉风,难怪路人甲牛屁轰轰,有这么一帮跟班,想不骄傲都不难。

我顺着通道往前走,发现那滩血迹很大,而且还有点点滴滴的血点洒在地板上,我几乎可以想象出,这滩血的主人,受伤的部位应该在上半身,捂着伤口奔跑时留下的血点。

我当即加快了脚部,手中的小散弹枪抓的紧紧的,顺着血迹跑了没多久,血迹突然到了尽头,而这条通道也一分为二,变成一个t字型。

我走哪一边?我站在交叉口左右望了望,手电筒的射程不足五米,两面都看不到头,我低头去寻地上的血迹,发现血迹到这里就到了头,那人难道在这里消失了?

我心中一动,猛的把手电筒射向头顶,瞬间,头顶上方县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。

上方的通道,仿佛被人用蛮力凿开一样,石板显露出碎裂的痕迹,露出了一个足有两人宽的洞口,难道那人钻进去了?

我后退了一步,以便手电筒的光芒能够照到洞口的深处,那里面黑漆漆的,内壁也是土石结构,隐约还能看见暗红色的血。就在我打着手电观察时,李老大问道:“要不要追进去?”进入这条通道的,一共只有四个人,路人甲、小龙女、四眼、老孙,当然,有可能还有闷油瓶,但显然有点不太可能。

对于李老大三人来说,无论是路人甲还是小龙女,都是自己人,自然要上去查个明白,我现在要靠着路人甲带路,也不得不去看看,就在我准备点头,说往上爬时。

上方的洞口深处,突然露出一双黑亮的眼睛。

那双眼睛又黑又亮,特别大,根不是人的眼睛。闪着寒光直勾勾盯着我,我还没来得及警戒,从洞口的位置猛的伸出一只爪子,动作快如闪电,瞬间抓住了我的脖子就把我往上提。

我耳朵里只听到一声脆响,接着脖子便被卡主,整个人双脚离地,脖颈处传来巨大的痛苦,手电筒砰的掉在了地面上,整个人嗖的一下被提进了洞口里。

操,又是空袭。

我直接被提着脖子拽进了洞里,那种痛苦简直是难以言表,脖颈处的那一声响动过后,似乎扭到了脖子的经脉,我想挣扎一下,居然一动就痛。

于此同时,我听到一阵阵枪声,操,现在放枪顶个屁用,会误伤的。

那个抓着我的爪子酷似人手,手掌很大,五指卡着我的脖子就把我在洞里拽,我整个人都被拖着,完全不能呼吸,混乱摸到了腰间的匕首,猛的就拔出来,去扎抓着我的东西,这一扎顿时就有一阵热液扑到我脸上,我耳里只听吱呀一声尖叫,有些类似于猩猩的叫声,旋即脖子就被松开了。

卡在脖子处的血顿时冲上了脑,弄的我头晕眼花,我肺里的空气都耗光了,连忙大口大口的喘息,这一吸,差点没把我恶心死,空气中全是一种类似于粪便的味道,看来这个洞口是怪物的巢穴。

黑暗中,我看不清那玩意长什么样子,但通过刚才掐着我脖子的东西和那声尖叫,我估计这洞里居住的是一种类似猴子一样的东西,当即也顾不得恶臭,匕首在身前乱挥,整个人连忙往后退,这时我才发现,自己脖子被扭到了,此刻是偏向左边歪着,往右一动就痛,完全没办法纠正过来,操,难不成自己要一辈子做歪脖子了?

刚退了没几步,前面那东西就发出了一声尖啸,我心中一惊,知道那玩意估计还要攻击,连忙用力将匕首舞的刷刷作响,因为这里太黑,我根本看不清情况,只能尽力护住前面,谁知才舞了没两下,胸口顿时被什么东西踢了一脚,整个人往后一仰,手中的匕首也不知掉到了哪里去。

这一脚差点没把我踢的吐血,巨大的力道让我瞬间猛的咳嗽起来,才咳了没两下,又被飞快的卡住了脖子,呼吸顿时被卡在喉咙里,我只觉得肺要炸开一样,随即那只卡着我脖子的爪子,又拖着我在地洞里急速动起来,我整个人都被拽着,在黑漆漆的洞口里横冲直撞,脑袋是不是磕到洞壁,似乎还流血了。

不行,再这样下去我非得被玩死。

顾不得周围的环境,我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一把小散弹枪,顿时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,刚才还用什么匕首,直接放枪不就得了。

混乱中,我连忙去摸腰间,还好那把小散弹枪还在,摸出枪立刻朝着前方开了一枪,只听砰的一声巨响,枪声在狭窄的地洞里回荡,一阵热辣辣的血液直接溅了我一脑门,我耳里只听得一声哀嚎,卡着我脖子的手又送了,我此时反应也算快,它一松手,我立刻又朝着前方的黑暗处开了两枪。

这种小散弹盒子,一次只有十发子弹,每次只能连发三次,两枪打出去,我听那声音,似乎都打到了土里,有大量潮湿的土块飞溅到我身上。

枪声过后,周围很安静,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不知道那东西还在不在。

戌时,我压着呼吸侧耳倾听,顿时,我听到在我前方不远处,有一阵剧烈的喘息声,我心中一紧,那东西还没走?

黑暗中,我手中的小散弹需要重新上膛,正当我一面凝听着呼吸声,一面摸索着给手枪上膛时,那种急促的呼吸声突然中断了,紧接着砰的一声响,似乎是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。

我听了半晌,那呼吸再也没有响起过,立刻想起自己身上还有打火机,摸出来打燃后我才看清,我现在所处的地方,是一个土洞,土不是黄土,而是一种发黑的土,土里还夹杂着黑色的石块,这不像沙漠里能有的东西,仅看了一眼,我便判断,这是人工填出来的加固层,估计被那怪物挖通做了窝。

借着打火机微弱的光芒,我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双脚,一双比正常人大出很多脚,脚是黑色的,布满这褶皱的皮,我将打火机举高,顿时,一具巨大的尸体出现在我眼前,那东西看的我顿时一阵恶心,我眼前是一具布满棕色毛发的黑色尸体,居然和我在嘎达绿洲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难道嘎达绿洲里的群居怪物,是从这里走出去的?

那个怪物此刻已经一动不动,我小心翼翼的坐起身,头一下子顶到了洞顶,此刻看去,我顿时发现了不对劲,这个袭击我的怪物身上,有很多伤口,腹部有一处枪伤,应该是被我打的,手臂的位置也在冒血,大概是被我刚才用匕首戳的,而更奇怪的是,在怪物肩膀的位置,还有一处更加狰狞的伤口,我仔细一辨认,顿时心中一惊,这伤口太熟悉了,不就是路人甲那双爪子造成的吗?

五个血窟窿将怪物的肩部完全沁红,难道入口处的那滩血并不是路人甲的,而是这个怪物的?

这个怪物或许一开始将路人甲当做食物一样攻击,结果最后反而被捅了五个血窟窿,因此才一路逃跑回了地洞里?此刻怪物倒在隧道里,将前方的路堵了一半。

我又回头望了望,也不知自己被这怪物拖了多深,当即带着小散弹开始往回走,结果走了没两步,眼前出现了七八个地洞,没错,我仔细一数,整整八个地洞。

刚才我是在黑暗中被一路拖着,而且不断拐弯,此刻身后的路,上下左右前后都是挖出的洞口,正所谓狡兔三窟,这怪物明显比兔子还精明。

该走哪一条?

我刚才既然是被拖进来的,应该会留下拖拽的痕迹,于是我燃着打火机,将每一个洞口处都观察一番,遗憾的是,几乎每一个洞口都有拖拽的痕迹,看来这东西捕猎之后都会将猎物带回窝里,那我现在要走哪一条?

如果选择错误,那么我或许会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,再次与队伍走散,到时候没有装备,没有食物,简直就是送死。这个神庙的下方,也不知开凿出来是做什么用的,虽然西域人民房屋下都有地下室,但在神庙下挖地下室就显得有点不寻常了。

一番思索后,我决定哪一个洞口都不选,我选着往前爬,据我对地底动物的了解,它们的洞绝对是想通的,最常见的是v字洞穴,有两个出口。

我曾看过一本生物杂志,上面说在南美有一种庞大的地穴蜘蛛,它的地洞就像蜘蛛网一样,出口数都数不清,既然我后路的选择性太大,不可预料的危机也太多,不如选择另一条路,或许与李老大他们相遇的机会还大些。

李老大几人虽然重情重义,但我与他们必定不熟,我估计他们肯定不会到地洞里找我,充其量在出口等我一段时间,然后走人,现在时间已经耽误不少,与其冒险回去找不到人,不如另辟新路。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五十一章 小金毛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