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四十一章 ZOJP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四十章 人头蛇

胖子点了点头,道:“对,对,咱们快点从这鬼地方出去,胖爷我现在最讨厌的就是蛇,天真,咱们要不要把这些歌蛇蛋都砸了,也好为人民除害?”

我道:“少没事找事,小心把蛇妈蛇爸引过来,一口吞了你。”胖子悻悻的摸了摸鼻子,燃着打火机开始四处找。

我们身后是来时的通道,左右两半是黄土夹杂着碎石块的墙壁,前方则是快要堆砌到顶的蛇蛋,只有最上方的位置,留了一个人口大小的缝隙。

洞里的一切,一目了然,也不知这地方原来是干什么的,竟然修的如此奇怪,看前面那些兵器,大约是古代西域权贵们的兵器库,规模估计不小。

找了一圈,胖子指了指那堵蛇墙,道:“没其他通道,肯定被这些蛇蛋给堵住了,还是胖爷说的对吧,得砸!”事到如今,也只好如此,但这里显然是一个蛇窝,蛇的嗅觉极其敏感,我和胖子这一砸蛋,也不知会不会引出大蛇,这个蛇窝离上方的图腾柱不远,如果我没猜错,没准就是那两天大地黑蟒的窝。

胖子说完,便将打火机搁在一旁凸起的石块上,伸着脚准备去踹那一面蛋墙,我正打算帮忙,忽然发现,胖子放打火机的墙壁处,似乎有什么印记。

我赶紧扯了胖子一把,道:“等等。”接着,我走到了打火机旁边,将自己手中的塑料打火机也燃起来,顿时,周围变得更加明亮,这时候,黄土墙上,那个隐隐绰绰的痕迹也显现出来。

那痕迹已经非常模糊,画在黄土壁上,稍不留神就会忽略过去。

胖子嘶了一声,道:“这什么东西,十字架?耶稣?”

墙壁上是人为画出的一个十字架图案,黑漆漆的,仿佛是什么标记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画上去的。胖子一说十字架,我不由想起了后面那具骷髅,会不会是那个人留下的记号?

他为什么会死在这里?

我和胖子下来的地方,是我们踹开的一条路,而那位骷髅兄弟,显然是从其它地方进来的,而唯一的通道,就是眼前这面蛇墙,也就是说,这里之前是没有蛇的,是在那个骷髅进来之后才成为蛇窟的。

那么,他留下这个标记,是因为什么?

还有没有其它线索?

我赶紧燃着打火机,道:“再找找,说不定还有其它东西。”我们两个一人一把打火机,地毯式搜索一般,将墙壁地板都看了个便,戌时,我突然发现,在最底下的蛇蛋处,有一块黑乎乎的东西,似乎是什么黑色的布料。

我燃着打火机仔细辨认了一下,布料露出来的地方,还有半截已经烂掉的拉链,拉链下方有一个牌子,模模糊糊可以辨认出‘zojp’等字样。

zojp?

我觉得这几个字母有些熟悉,埋头想了想,才想起来,这是一个老牌子的德国登山包品牌。之前下斗,经常丢装备,因此后来我无事闲在家里的时候,总喜欢搜索一些装备品牌,曾经在一段资料里看到过这家公司的介绍,那是上个世纪德国最好的登山用品公司,很少出口到中国,不过现在这家公司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倒闭了。

看来这半截露出来的东西,应该是一个装备包,只不过此刻全被蛇蛋压着,我赶紧招呼胖子把它弄出来,我们两人一扯,上面的蛇蛋就摇摇晃晃,最好我一咬牙,道:“反正都要砸,扯!”

胖子嘿嘿一笑,大手一用力,整个装备包都被他拽了出来,上面的蛇蛋顿时噼里啪啦砸下来,满地都是粘腻腻的浅色蛋黄,蛇蛋黄比鸡蛋黄的颜色还要浅,我和胖子满头满脸都是蛇蛋的味道,衣服手掌上黏糊糊的。

随着蛇蛋的大面积倒塌,后方果然露出了一条黑黝黝的通道,由于打火机的光芒有限,光线无法穿透过去,也不知有什么。

胖子将扯出来的装备包掂量了一下,乐道:“嘿,还挺重,看来咱们又有物资了。”说着便去翻那个又臭又烂的装备包。接着,一堆绳子、匕首、甚至还有枪支从装备包里被胖子捣鼓出来。

胖子拿着枪,兴奋的两眼放光,道:“天无绝人之路啊,胖爷我的人品,连胡大他老人家都感动了,这真是旱地里的及时雨啊。”一边说,一边忙去检查枪支弹药,枪还能用,但由于老旧,可能会有走火的风险,匕首之类的都完好,绳子已经腐烂,还有干成一团的食物,烂掉的旅行帐篷,真正能用的东西已经不多,其中,我们还找到了一本笔记本。

一看到这本笔记,我的心就扑腾的跳了一下,因为此刻拿在胖子手中的笔记本,竟然和嘎达绿洲上,那个德国干尸身上的笔记本一模一样。

那是一本黑皮包的笔记本,正中的位置有几个拓上去的字母,之前应该是白色的,现在颜色已经褪掉,和笔记本的黑色融为一体。

这款笔记本的样式,和张博士手中那本一模一样。

难道,这本笔记,是那位骷髅兄弟留下的?他也是六十年前的德国考察队中的一员?我赶紧翻开了笔记本,里面的字迹没有水浸,因此保存完好,但依旧是密密麻麻的德文,我和胖子大眼瞪小眼,完全看不明白,但那上面有几个数字,因此大致可以判断,这也是一本考察日志。

我粗略的翻了翻,翻到最后时,突然看到了一个大大的十字标记。那个十字型的记号,占了整页纸,用钢笔涂的很粗。

又是十字型。

我不由看向墙壁上的那个记号,这个十字有什么特殊的意义?

十字型,可以看成一个加号,也可以看成一个中国数字,还可以用来寓意上帝,它所能代表的意义有很多,那么我眼前的这个十字是什么意思?

装备包的主人,很可能是一个德国人,他们普遍也是信仰上帝,那么这个十字架的寓意,会不会是宗教意义?难道那位骷髅兄弟,在临死前,看到了什么需要上帝出手帮忙的事情,因此画了这些十字架?

我正想着,胖子已经把有用的装备整理出来,扔给我一把短兵匕首,道:“天真同志,又在想什么东西,快起来,咱们砸了蛇蛋,没准大蛇待会就要跟过来了,逃命要紧。”

胖子说的再理,我感觉将考察日记收起来,跟胖子燃着打火机,踩着一地的蛋液往前走,不多时,我们的前方又没路了,这一次,挡在我们前面的,是蛇皮。

黑油油的蛇皮,结成一团堵了大半个通道,一股强烈的腥臭味,冲的人几乎要呕吐,胖子打了个手势,示意我看墙边,我举着打火机一看,发现这条通道没有完全被蛇皮封死,靠墙的地方,贴着也能过。

我点了点头,深深吸了口气,跟着胖子,螃蟹一般贴着墙壁走。我整个人前胸都顶着墙壁,背后则是蛇皮,每走一步,那些蛇皮就在我背上蹭,由于先前和胖子烧了外套,此刻我俩身上,都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t恤,蛇皮的触感清晰的透过布料传到皮肤上,那感觉,别提有多恶心。

这条被蛇皮堵着的路虽然不长,但由于比较难走,因此我和胖子都挪的很慢,就像两只醉蟹,摇摇晃晃的。由于双手要扒着墙壁,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燃打火机,最后由胖子在前面,我给打打光,等走一段距离,再由胖子打光,等我挪过去。

此刻,我正趴在墙壁上,燃着打火机给胖子打光,胖子挪动的很艰难,半晌才过了两米多,逐渐走进了光芒透不进的地方,打火机已经有些烫手,我正要关打火机,准备等胖子给我打光,结果脖子后面突然一阵湿凉的感觉,我手一抖,打火机差点掉地上。

有东西在舔我。

随着湿凉的感觉过后,脖颈被舔过的地方,立刻就传来腐蚀般的痛苦。我脑海中蓦的闪过之前的画面,我被胖子按住脑袋,有个东西在舔我耳朵,随后,也是这样的疼痛,接着,胖子便告诉我,那是一条人头蛇,一条与闷油瓶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头蛇!

难道,此刻我的身后是……

几乎在瞬间,我浑身都出了一层冷汗,但脖子后面剧烈的疼痛在提醒我,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,我几乎立刻就拔出了腰间的匕首,接着猛的一个矮身转过头,瞬间,我感觉自己的肌肉都在抽搐。

在蛇皮中,隐匿着一张人脸,不是闷油瓶的脸,而是一张肥胖、苍白的脸,是胖子!

就在这一刻,那张脸猛的吐出信子,猩红的信子直直朝着我的眼睛舔过来,我整个大脑几乎都僵硬了,只能反射性的去躲避,好在这几年身手练的不错,一下子被我躲了过去,紧接着,那张脸猛的朝我扑过来,脑袋后面,却是一条蛇身。

我总算能理解胖子当时的恐惧,哪怕神经再大条的人,看到自己的兄弟变成这样,也会吓的不轻。

此刻空间太狭窄,我几乎无路可逃,在它扑过来的一瞬间,反手就胡乱的扎了上去,匕首猛的一紧,接着,一股火辣辣的血喷到了我的手上。

这时,前面的胖子已经听到了动静,立刻打燃了打火机,于此同时,他显然也被吓的不轻,瞪大眼倒抽一口凉气,接着才反应过来,随后也顾不得去避那些蛇皮,举着匕首猛的扑过来,那蛇无意中被我扎中,流了很多血,它狂怒之下,侧头就向我咬过来,我看着那蛇顶着胖子脸,嘴却张的比人头还大,那种感觉,别提有多惊悚。

我此刻匕首还陷在蛇的肌肉里,它一齿铜,肌肉夹的很紧,我竟然拔不出来,眼睛那蛇咬过来,只得松开握匕首的手,猛的往后一跌。

就在那蛇头离我不过半米时,蛇头顶猛的爆开一串血花,紧接着,胖子用他巨大的身躯,猛的将蛇头扑到在地,插进蛇头的匕首拔出来,又猛的插进去,那狰狞的表情,活像这蛇吃了他爹一样。

大蛇吃痛,还埋在蛇皮中的身躯剧烈的扭动,带动着蛇皮也跟着颤动起来,我见胖子吃力,也连忙扑上去,拔出匕首猛插,也不知多久,我满脸都是热辣辣的,那条蛇才终于停止了挣扎。

我和胖子靠着墙壁猛喘气,也顾不得去避那腥臭味,许久,胖子才又点开打火机,喘息道:“我到要看看,这玩意怎么长成了我的模样。”

打火机重新燃起,这时,我再去看那蛇头,发现依旧是胖子的模样,只不过此刻看来,已经没有了那一种活生生的感觉。

我发现,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脸,而是一层皮,皮上的鳞片极其酷似人肌肤的颜色,特别细密,乍一看,如同真人的皮肤似的。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四十二章 意外消息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