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十章 鬼梭梭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九章 金算子

金算子说:“有,不过还有更离奇的东西。”

离奇?

胖子一听来了劲,说着大半夜赶路,挺无聊的,都有什么离奇的东西,你说说。

金算子想了想,道:“行,跟你们说一个,这可是真事,绝对不是吹的。”接着,金算子给我们讲了一件他刚到田和纳时遇到的离奇事件,以打发夜间沙漠赶路的沉闷。

金算子说,他从小是个孤儿,七八岁的时候,被北京的手艺人瓷王李收为徒弟,学了一身鉴别瓷器和制西贝货的手艺,瓷王李没有留下传人,死后铺子便被金算子接了。金算子年轻时凭借着一手以假乱真的仿制绝活,在北京混的风生水起,相继认识了胖子一伙人,也跟着干过倒斗的勾当,后来认识了现在的新疆老婆。

金算子从小没有亲人,跟新疆妹子组建家庭后十分恩爱,把老婆的爸妈当自己的爸妈一样伺候,便舍弃了繁华的北京,移居到乌鲁木齐,在田和纳做起旅游生意。

他老婆叫古丽,家里从事的是牛羊养殖,金算子刚到乌鲁木齐的时候,很不习惯这里的气候,但为了有一个家,便下了功夫适应这里的生活,住了半个月,便跟着阿爸学习放牛赶羊。

乌鲁木齐当时正赶上新建设,到处都在修楼房,从事养殖业的牧场离的很远,往往家里的男人是轮着去,半个月换一回,由于金算子没有经验,阿爸便带了他一个月,地点是距离乌鲁木齐二十公里外的草原,那片草原是当地最大的草场,草场的边界处绵延入沙漠,有现代科学家估计,虽然这片草场很大,但如果沙漠化的速度无法减下来,那么再过一百年,那片草场就将被沙漠吞噬。

在放牧的日子里,住的是简易的帐篷,类似于蒙古包,清晨将牛羊赶出去,到了下午四点钟左右,便把牛羊赶回来,为了带金算子熟悉地形,那一天阿爸吆喝着牛羊走的比平时都远,金算子的阿爸是个闷不吭声的老实人,他觉得一家人走在路上,一句话不说很是尴尬,便找话题跟阿爸聊。

先是侃自己在北京的事,但阿爸去过的地方不多,对北京也迷糊的很,完全没有办法跟金算子接话,最后金算子干脆就聊起了草原,一说草原阿爸就来了劲头,从春说到冬,一年四季,草原的变化,说的头头是道。金算子见有门,便可劲的挑草原有关的话题,谁知说道最后,说到草原沙漠化的问题上。

阿爸没什么文化,不明白草原怎么会变成沙漠,金算子用科学的解释说了一大堆,阿爸还是不认同,他有自己的一套理论,于是阿爸给金算子讲了一个关于草原沙漠化的传说。

新疆人大多信奉伊斯兰教,他们认为,万物皆归真主,维吾尔族称之为胡大,而胡大则是一切真理的主宰。

相传很久以前,胡大钦点了牧民嘎什达管理草原,忠诚的嘎什达将草原打理的很好,牛羊肥美,水草丰茂,久而久之,嘎什达便想:即使没有胡大,草原也可以被我管理的很好。胡大感应到这件事情,于是很愤怒,对嘎什达说:“从今以后,这片草原将逐渐被黄沙掩盖,牛羊将因饥饿而死亡,水流将因烈日而断流,我要你化身为草梭梭,被蛇蝎咬、被风沙磨,直到长满沙漠才能恢复人身。

从此,草原一夜之间变为了沙漠,胡大仁慈,在沙漠的边缘留下了一片草场,供人类居住。

金算子是典型的唯物主义,他只当个故事听了,但阿爸话头被吊了起来,平时话不多,现在话匣子一打开,就跟泄洪似的,金算子为了讨老丈人的欢心,也跟着天南地北的侃,结果一不小心耽误了时辰。

草原的秋季,一到六点就黑的没影儿,牛羊入了夜,便分作好几堆窝在一起睡觉,金算子和阿爸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它们赶到一处,一眼瞟过去阿爸就发现不对劲,说道:“羊少了。”

阿爸对羊十分熟悉,一眼就看出来,但金算子没察觉什么不对劲,三十多只羊,黑压压一片,哪里分的出来,为了确认数量,两人打着火把,在黑暗中一只一只数,结果一数,竟然差了三只羊。

二十年前的三只羊,卖出去,够一家人四个月的生活费,这一丢阿爸急了,让金算子赶着牛羊先回帐子去,他得把丢的羊找回了,不然等到了天明,羊在外面一天就野了,闯进其它人家的羊栏里也分不出来,到时候就彻底丢了。

金算子骑马都是刚学会不久,更何况在黑漆漆的草原上赶三十多只羊回家,虽然不想让老丈人瞧不起,但这活儿确实接不下来,保不准,连这三十多只羊都得弄丢了,只得腆着脸说明了。

阿爸一想,也是这么回事,便不勉强金算子赶羊回家,于是对金算子说:“等找了羊,回去也晚了,今晚上就在这扎了。”

阿爸是个老手,他赶羊只需要打口哨,羊听熟了口哨,哨子往哪儿走,就跟到哪儿。阿爸说:“走散的孤羊,听到羊群的叫唤,自己就会跑过来。”金算子举着火把照路,一路上,牛羊的叫唤声此起彼伏,两人足足走了一个时辰,也不见有孤羊的踪迹。

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,阿爸望着远处,忧心忡忡,道:“别是被草梭梭抓去了。”

金算子觉得奇怪,道:“这个……草还能吃羊?”他本来想说太他娘扯蛋,但对老丈人说话,还是要客气些,斟酌了用词,便问出这么一句。

阿爸说:“你看,再往前走,草就长进沙子里去了,是沙漠的边缘了,嘎什达变成草梭梭以后,怨气大的狠,草梭梭下的沙子里,有好多梭梭鬼子,遇到梭梭鬼子饿的时候,遇上什么就吃什么。”

金算子觉得有些好笑,但看阿爸忧心的神情,便道:“您也累了一天了,不如在这儿先扎了,我再往前找一段,要真找不到,也没办法了。”

啊爸听得直叹气,他也上了年纪,便带着羊就地扎了,金算子赶了五只羊继续往前走,羊也累了,走一段便想卧下去,金算子就拿鞭子抽,羊叫的惨兮兮的,咩咩的声音在风里发颤,有些渗人。

他举着火把沿着周围又找了大半圈,脚已经踩进了沙漠里,这里有很多草梭梭,再往前走,连梭梭都看不见了,金算子想:那羊也不会那么傻,总不会自己往沙漠里面走,沙漠里又没有草。

梭梭草是苦的,而且没有水分,羊从来就不吃,就算金算子是个外行,他也知道,牛羊不会自己往沙漠里跑。他叹了口气,摸摸鼻子,准备放弃,心想:这下回去该被古丽骂了,第一次放羊,就丢了三只,想起老丈人脸上蹙起的皱纹,金算子心烦意乱,眼见火把燃到了头,金算子正准备赶着五条羊去跟阿爸汇合,结果晃眼间,似乎看见火光的尽头,似乎有一只羊。

金算子大喜,举高火把眯起眼看,真是一只羊,隔的有些远,居然跑到沙漠里去了。

金算子骂了声:“蠢畜生,去沙漠里啃沙子还能增膘不成。”他骂完,赶紧举着火把,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沙漠深处去。沙漠和草场交界的地方,由于位置关系,有很大的不同,有些是硬土,上面有一层薄沙,有些出了草场就是深沙,据科学家说,这是由于地底地热不同而产生的差异。

阿爸则认为,硬土薄沙,是因为草原在逐渐击败沙漠,当然,金算子没有办法说服阿爸,他也压根不打算去说服。深一脚浅一脚的赶到羊所在的位置,金算子觉得不对劲,这好像不是自己的羊。

这羊太瘦,几乎可以说是皮包骨。

雪白的羊毛在火光下很漂亮,但体型去是太瘦了,金算子已经走到了离羊不到一米的位置,羊也不见醒动,都说羊机敏,面前这头羊却跟傻了一样。

金算子用脚踢了一下,准备把羊踢醒,结果一踢就踢到了一根硬硬的东西,好像是骨头。

奇怪,怎么一点肉感都没有?

金算子赶紧上前一步,俯身看去,顿时觉得自己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只见这只羊,四个蹄子都陷在沙里,皮下的肉却仿佛被啃光了一样,只剩下一层羊皮批在骨头上,金算子这一俯视,正对上那张皮往下掉的羊脸,在火光下显得分外渗人。

金算子吓了一跳,这羊怎么成了这个样子?

这时,他发现那羊耳朵上有个铁环环,这不就是自己羊的标记么?难道以前还走失过羊?

金算子觉得有些渗人,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,耳朵里突然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,于此同时,他发现地上的草梭梭似乎都动了起来,仿佛要从土里钻出来一样,金算子吓的后退一步,想起了老丈人刚才说的话,再加上漆黑的沙漠里只剩下他一个,因此有些胆怯,便转身就跑,草原边上那五只羊也仿佛受了什么惊吓,咩咩叫着,四处奔跑。

金算子怕羊跑丢,嘴里叫道:“畜生们,安静点。”羊当然不会听他的话,不一会儿跑的没了影儿,金算子急的跺脚,他在北京赚了好些家当,到不在乎这羊,但老丈人就不一样了,这些羊可是老丈人的命根子,自己一下子又搞丢五只,老丈人还不得被气死。

正当金算子后悔不跌时,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凄厉的惨叫,是羊的叫声,仿佛再被人活活啃一样,声音很渗人。

羊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身后了?

金算子赶紧回头,只见一只羊不知何时跑进了沙子里,四个蹄子仿佛被什么固定住一样,牢牢陷在沙里无法动弹,身体却在剧烈的摆动。

与此同时,沙子突然拱成了一条线,仿佛下面有什么东西在爬动,于此同时,那只羊在惨叫过后,也软软的倒在地上,金算子看的发毛,因为那只羊身上的皮,也突然软下去了,跟刚才发现的那只,一模一样。

沙子底下,到底是什么东西?

就在金算子额头见汗时,沙中的那些细线,突然开始向他游过来,越逼越进,金算子这才发现,自己的脚竟然还踩在沙里,他赶忙往草地上跑,那些细线一到草地的范围,立刻软了下去,沙子恢复平整,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
金算子说到这儿,看着我俩,道:“当时我就想,难道那个胡大的传说是真的?”

胖子赶紧骂道:“大半夜的,我还以为你能讲出个牛郎织女来,结果尽***牛鬼蛇神,你存心吓唬我们小吴同志吧,安的什么心。”

金算子在前头引路,道:“我看小吴听得静静有味嘛,被吓到的是你吧,死胖子,这么多年不见,还是膘肥胆小。”我听这话觉得有意思,胖子这人,我可从没觉得他胆子小过,不由问道:“怎么,这死胖子以前胆子很小?”

胖子一听就急了,道:“天真,你怎么跟着这只金毛吼瞎起哄,胖爷我上天能抓凤,入海能擒龙,粽子见了都要叫声爷爷……”

胖子还没说完,直接被金算子忽视了,金算子笑道:“小吴,你是太年轻,这胖子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,那会儿也刚下斗,他那怂样你是没见着,他娘的,我跟你讲啊,当时啊,我们……”

胖子一听老底要被抖出来,赶紧吆着骆驼上前,坐在骆驼上就踹了金算子一脚,骂道:“金毛吼,你安的什么心,谁没有过一段怂的岁月?你他娘的再满嘴放炮,你当年那点破事,胖爷我全给抖出来,不就是侃故事嘛,胖爷比你能侃。”

我看胖子是真发飙了,又是好奇又觉得好笑,于是对金算子道:“咱们到此为止,这胖子的怂人事迹,有空咱们私下交流。”

金算子一听,咧出一口白牙,道:“行,到时候请你吃正宗的烤全羊,咱们边吃边侃。”

胖子在旁边气的没辙,猛的在我和金算子的骆驼上,一人踹了一脚,骆驼受惊,顿时撒开四蹄在沙漠里狂奔起来,金算子到是很快就稳住了,可怜刚学会骑骆驼,它这一狂奔,就差没把我肠子给抖出来,金算子赶紧吆喝着骆驼追上来,教我怎么驯服,我临时抱佛脚,半天才稳下来。

我们俩轮番对胖子进行精神攻击,胖子招架不住,赔礼道歉才算完事。

听金算子这一说,我突然觉得这趟沙漠之行可能不会太顺利,下意识的看了眼脚下的沙子,黑漆漆的一片,在手电微弱的光芒中,显得隐隐绰绰,更远一些的地方,则完全是一片黑暗。

接下来我们便一路聊天打屁,骑着骆驼赶路,夜里一直有风,刚开始还会拍一拍身上的沙粒,到后来就懒得理了,当我们在黑暗中赶了接近四个时辰时,翻过一个沙丘,不远处的地方,出现了一片橘黄色的火光。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十一章 扎营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