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八章 打架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七章 出卖

胖子有些错愕,嘴里骂骂咧咧操了一句,嘀咕道:“一大早,脑袋被门挤了,我说天真,你又发哪门子神经?”我径自走到了正堂,正堂的中央,挂着升官发财的牌匾。

我看着那四个字,问胖子:“赞生经的事情,只有咱们两个知道对不对?”

胖子听我突然提起,声音有些错愕,点头道:“对啊,这东西宝贝的很,哪敢透露风声,不是……天真,你突然问这个,什么意思?”

我转身,盯着胖子,一字一顿道:“你真的没有告诉任何人吗?”

胖子怒了,往凳子上一坐,咕嘟咕嘟灌了口凉茶,随即一拍茶几,道:“我说天真,胖爷我奔波了大半夜,一大早就赶着去接你,你好歹体谅体谅我这把老骨头,有什么事痛快说出来,别搞的我心里不上不下的,我最恨人来这一套,他娘的,你说话,什么时候也学会藏头露尾了。”

我不知道自己此刻心里是什么感觉,如同一汪幽深的水,仿佛有巨大的水压扑过来,仿佛随时都会将我冲走,我看着胖子的脸,突然觉得有些陌生。

我感觉自己的声音都不是自己的,嘶哑而阴戾,冷冷道:“如果不是你说出去,他为什么会知道。”

胖子一脸的不明所以,将杯子重重一放,我以为他要开骂,结果他没吭声,脸色的肉抽出几下,似乎在强忍着什么,最后沉着声缓缓道:“还有谁知道?”

“姓齐的。呵……难道不是你说的?”

胖子脸色很难看,我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,仿佛被扭曲一样,接着,他盯着我的眼睛,道:“你不相信我?”

“胖子,我、你,还有小哥,咱们认识有四年了,这几年下地,出生入死,不知为对方挡了多少粽子。你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?我把你们当成过命的兄弟,如果有一天,我吴邪要因你们而死,我眼皮都不会眨一下。可是你们呢……王胖子!我家里有几口人,有几个盘口,老子交代的一清二楚,可是到现在为止,我***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!我认了四年的兄弟,全都是假的。”

我喘着气,眼睛痛的厉害,仿佛有一阵阵血在往脑袋上涌。

胖子的脾气和为人,我很清楚,他的名字、他的朋友、他的过去,他从来不提,既然不提,我也不问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想为人知的部分,我没有往心里去过。

但这一刻,联想到路人甲的事情,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傻瓜一样。

胖子依旧坐在凳子上,听我说完。

他的脸色很阴沉,嘴角都肉隐隐都在抽动,片刻后,他起身走到我跟前,我还没来的及反应,脸上传来一阵剧痛,整个人被一拳打翻在地,之后便是一阵拳打脚踢,一拳一脚,都揍在肉上,浑身都痛。

我左手被路人甲折了,几乎都没有了知觉,只拼着一口气,举起右手跟胖子肉搏。胖子的表情凶狠的就像昆仑山里的狼,眼球充血,我知道自己的表情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,打到后面,能露出肉的地方,几乎全部都是青的,我们谁也不肯放过谁,没有人痛呼,除了打斗声,连一句脏话都没有冒出来。

最后,我体力不如胖子,还是让他给制住了,他骑在我身上,脸色扭曲,举着拳头就要往我脸上打,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挡,那一拳却没有砸下来。

许久没有感觉到痛感,不由睁开眼,胖子依旧举着拳头,随后轻轻一拳咂在了我的肩膀上,声音嘶哑的道:“吴邪……你他娘的混蛋。”他话说完,从我身上起来,自己理了理衣服,随即走出了门,出门前,胖子突然停顿了一下,大吼一声狠狠一脚踹出去,将一个红漆木的茶几踹飞在地上。

啪……砰!

伴随着这一声,我的大脑逐渐清明起来。

胖子转身,看着我,脸色阴沉,道:“胖爷不想背黑锅,出了什么事,你给我说清楚,不然,咱们兄弟,不用做了。”我心中一惊,整个人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。

我将赞生经交给了姓齐的,我出卖了闷油瓶。

不错,我出卖了闷油瓶,满心都是自厌与痛苦,所以我想找一个人来承担,当赞生经的消息走漏时,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胖子。

那一刻,胖子背叛的想法冲淡了我的罪恶感。

但现在,我才发现,自己确确实实是个混蛋。

我的脑海越来越清明,心中那股巨大的水压却更大,压的我喘不过气来。

我和胖子是被小花救起的,昏迷的一路,在那一路上,接触我们的人很多,比如秀秀、比如老毛、甚至那个桑巴,既然它能将人插进二叔的队伍里,为什么不可能送来一个看似纯良的桑巴,而我却去怀疑胖子。

我希望用胖子的背叛,冲淡自己的罪恶感。

这一刻,我突然觉得,我就是个混蛋,可是,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?

我看着胖子,张了张嘴,半晌才发出声音:“我把东西,丢了。”

胖子静静看着我,接着,我自言自语的将经过叙述了一遍,我不知道今后胖子会怎样看我,但我自己……无法原谅。我说完,胖子半晌没说话,许久,他走上前,猛的爆出一句粗口:“操他娘的,原来又是他在搞鬼!”

我苦笑一声,道:“他不过是为人办事,是它,我没办法。”接着,我被胖子从地上拽起来,他龇牙咧嘴的嘶嘶吸气,道:“靠,咱们两个黄金搭档,居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架。赞生经丢了就丢了,现在也没办法拿回来,那上面不是说那个什么终极出自沙漠里吗,大不了,咱们给姓张的装一回孙子,什么大不了的事,走,上医院。”

我愣了半晌,没有反应过来,胖子见状,又揉着脸骂了一句:“操,平时砍粽子也没见你这么起劲。”胖子驱车,我俩去医院,一路上气氛沉默的厉害,老祖宗有句话:良言一句三冬暖,恶语伤人六月寒。胖子这回虽然没什么表示,但我知道,自己这次,是真让他伤心了。

我想着给胖子道歉,但自己先前说的,实在有些过火,正琢磨着该怎么开口,胖子突然说话了:“天真,谢谢你。”我愣住,不明白胖子是什么意思。

接着,胖子不等我答话,继续道:“你做的没错,如果我是你,我也会把东西交给它。这次的事情很棘手,昨晚,我差点以为自己这辈子到头了。我自己不打紧,但我手下那些兄弟,全都要跟着蹲号子,他们上有老下有小,这一蹲,毁了不知多少家人。天真同志,你干的好,咱们虽然丢了赞生经,但好歹还有一点线索,咱们治好了伤就去给姓张的当孙子,小哥不会怪我们。来,乐一个,哑巴吴这个绰号不适合你。”

这一刻,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半晌才蹦出一句:“屁话多,开快点,小爷手再不治就要废了。”胖子嘿嘿一笑,道:“好嘞。”一踩油门,居然闯了个红灯。

我连忙提醒他,道:“操,交通法规啊。”

胖子撇撇嘴,道:“你个老斗子,装什么纯良小市民。”我俩一路驱车去医院治伤,回到四合院里,我和胖子坐在正堂商量。

按胖子的想法,为今之计,只有走一趟雅布达,或许才能知道当初松达剌人送进青铜门里的终极,究竟是什么,该怎样破解。

但我一想,觉得不对劲,对胖子说道:“石教授说过,咱们国内,唯一研究鬼日语的,只有那张博士,姓齐的拿到赞生经,也解不开上面的文字,他们要想知道赞生经上的内容,最后必然也会找到张博士那里,但路人甲没有你的路子,查不到那么快,咱们赶在路人甲查到之前,先教唆姓张的启程,到时候他们拿着赞生经,也毫无用处。”

胖子一听,道:“分析的挺靠谱,不好!姓张的好像明天就要走,咱们得快点找个理由投靠她。”我觉得直接投靠姓张的也不靠谱,毕竟是考古研究,她不可能让我跟胖子两个外人加进去,最后我一咬牙,道:“快,赶紧置办装备,咱们跟梢。”

当天,胖子火急火燎的去凑装备,由于时间仓促,装备都不是太好,但此刻时间是争分夺秒,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况且我们这次不是下斗,而是去寻找古城遗址,应该出不了多大的篓子。

晚上胖子打听好了姓张的行程,她们是第二天坐飞机,飞往维吾尔自治区的乌鲁木齐市,然后转站去一个名叫田和纳的集市,那里是进入沙漠后的最后一个补给点,从乌鲁木齐进入塔克拉玛干,大多要在那里补充食物和水源,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发展,使得原本的小集市,发展成了一个小镇。

张博士一行人的装备大约早就有当地政府置办好了,但我和胖子没那个能力,况且我们的情况也坐不了飞机,当夜我和胖子就订了火车票,拖着装备鼻青脸肿的往乌鲁木齐赶。

等我们下了火车,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,按这个速度,张博士等人应该已经比我们先一步到了田和纳,我和胖子连饭都顾不上吃,又坐汽车往田和纳赶。

随着汽车的颠簸,绿色开始退却,我们的眼前出现了大片荒漠,风沙并不大,沙漠的土层也没有完全退化,依稀还能看到许多草籽类植物,但我也叫不出名字。

这一天一夜折腾的人连口水的喝不上,胖子也是累惨了,脑袋一点一点的打呼噜,我闭着眼睛想抓紧时间休息,偏偏汽车马达声音很大,而且车内弥漫着强烈的汽油味,我都怀疑它是不是漏油了,会不会随时爆炸。

心烦意乱之下便拿出烟抽,车上有很多游客,抽烟的大有人在,乘务员也不阻止,坐在凳子上摇摇摆摆,似乎比我还困。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九章 金算子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