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七章 出卖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六章 雅布达

我摸索着到了五楼,楼道里的声控灯大约是坏了,角落处还裸露着地线,真不知到怎么住人。

但现在风声太紧,住酒店都不安全,只能先在这里窝着。

我点着打火机,眯着眼一个个数过去,绿漆的铁皮门上锈迹斑斑,仿佛鬼故事里的场景,最后我停在了504的门前,那三个数字,数用红漆刷的,有种血淋淋的味道,或许是环境原因,我想的有点远,然而,就在这时候,我听见房屋里传出一声响动,似乎是什么人的脚步声。

我心脏扑通跳了一下,难道里面有人?

脚步声走到了门口,然后停住了。

半晌没有动静。

操,装神弄鬼。

我掏出钥匙就插进孔里,一扭,咔嚓一声,铁皮门露出一条缝,于此同时,有惨白色的光线从门缝里透出来,不知不觉间,我额头竟然伸了一层冷汗。***,胖子之前住的地方,都可以当鬼屋了。

我推开门,正对着一台电视,电视闪着雪花点,画面白花花一片,就跟贞子似的,仿佛会有什么从电视机里爬出来。

正对着电视的是一条沙发,这样的摆设很奇怪,一进门就看到沙发背和电视,一般人家里不好这么摆,我相信胖子也不会有这么诡异的爱好。

难道我走错了?可是,门是被钥匙打开的。

这时,我突然发现沙发顶部有一个黑色的东西,眯着眼仔细一瞧,顿时一个寒颤,那是一颗人头。

“操!”我狠狠骂出声,给自己壮胆,与此同人,整个人忍不住后退一步,结果刚一退后,便撞上了一个硬硬的东西。

什么玩意?什么时候到我背后的?我头皮发麻,瞬间想起了在格尔木的记忆,猛的一回头,看到的是一个黑衣大汉,他冲我一咧嘴,露出一个白牙,旋即我整个人被狠狠一推,踉踉跄跄的被推到了沙发后面,胸口抵着沙发靠垫,整个人挂在上面。

而这时,沙发后的那颗头颅缓缓转过来,冲我勾了勾嘴角,道:“你好。”我目瞪口呆,看着眼前的人,最后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好个毛,你个混蛋,装神弄鬼干什么,你他娘的怎么会在这里!”该死,这家伙果然一直在跟踪我。

因为这个坐在沙发上,仅露出一个人头的,赫然是老熟人,路人甲。

紧接着,我被身后的黑衣大汉反锁着双手压到了沙发前面,两人在雪白的电视前静坐。片刻后,我冷静下来,道:“说吧,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路人甲做了个手势,那个黑衣大汉将我放开,关上房门走出去,布置诡异的客厅里,只剩下我和路人甲两个人。

路人甲没说话,抽出一根烟吞云吐雾,半晌才道:“你以为,我一直跟着你很好玩吗?如果你配合一些,我保证,我会从你的人生中彻彻底底的消失。”

我逐渐冷静下来,如果我没猜错,这个人从杭州开始,就已经在盯我的稍了,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难道我猜想的那个第三代‘张起灵计划’是真的存在的?

我放松了身体,掏出我的黄鹤楼,抽了一半时,我道:“怎么配合?”

路人甲声音依旧是冷淡的,缓声道:“天渊棺椁里,你拿到的东西,给我。”我心中一惊,如同被人泼了一盆凉水,这件事情,只有我跟胖子知道,他怎么会知道我从昆仑斗里带东西出来了?

不、不可能,这件事情不应该有第三个人知道才对。

想必我那一刻脸色是极其扭曲的,路人甲突然笑了,道:“吴邪,你现在在想什么我管不着,你应该明白,我是站在它的立场。人的一生,有两样东西是无法抗拒的,一个是自然法则,一个是社会法则,它是这个社会的法则,你应该清楚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。”

听到路人甲说出这样一番话,我心中竟然有一种平静的感觉,一直以来,三叔等人所畏惧的,努力不让我去接触的,此刻离我如此之近,但我还是摇头道:“没有,我没有带出任何东西。”很多事情我可以让步,但闷油瓶的事情让我没有办法让步,如果是一般的朋友也就算了,但闷油瓶和胖子是不一样的,他们是我生死相交的兄弟,不管再多么危机的关头,只有他们,从来不嫌我是拖累,也只哟他们会拼死救我。

一年前,闷油瓶去青铜门时前来告别的画面至今留着我脑海里。

他说:“这一切完结了,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,似乎现在能找到的,只有你了。”如果我屈服于它,那么我等于亲手杀死了闷油瓶,亲手杀了我的兄弟。

路人甲冷笑一声,蓦的起身,带着墨镜的脸猛的凑近,离我几乎只有一厘米,隔着墨镜,我看不到他的神情是怎样的,但他的声音含着一种阴冷,随着他的话,一种阴冷诡异的气息扑到我的脸上,他说:“吴家……你不要了吗。”仅这一句话,我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,脑海中有一根名为理智的弦几乎就要断裂。

我猛的抓住了路人甲的衣领,呲目欲裂,一字一顿道:“是你们干的。”

“否则,还能有谁?”

没等我开口,路人甲接着道:“如果你不希望往下查,就把东西给我,否则,最迟后天,吴家,包括你那位兄弟,凡是扯上干系的,都跑不了,它已经没有耐心了。”

我整个人都虚软下来,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,我看着路人甲说话的嘴唇,猛的挥拳出去,他似乎没料到我会突然攻击,再加上我们距离很近,这一下子他没有躲过,生生被我打了一拳,嘴角都溢出血迹,仅仅片刻,在我挥出第二拳的时候,我的手腕被他狠狠一扣,伴随着咔嚓一声,一股剧痛从手腕处传过来,整条手臂都软了下去,接着,我的脸被人狠狠揍了一拳,那一拳力道极大,我被打翻在了地上。

路人甲擦了擦血,嘴角咧了咧,旋即向我走过来,这情景,让我想起了终结者。

该死,我此刻已经完全失去理智,那种巨大的压力让我完全无法思考,下意识的只想将眼前威胁我的人干掉,这是我第一次,有一种活生生杀了一个人的欲望。

我立刻从地上爬起来,挥着另一只手就冲了上去,几乎没有任何技巧,开始了跟路人甲肉搏,仅仅片刻,我就浑身是伤,身上被他踢了好几脚。

片刻后,路人甲蹲下身,看着我,嘴里啧了一声,道:“张起灵居然会跟你做兄弟。”随后他的手扣住了我的脖子,淡淡道:“最后问你一次,想清楚了再回答,吴家和那胖子的命,都握在你手里。”

一旦我拒绝,等待我的家族的,将是彻底的牢狱之灾。

整个吴家,所有盘口的兄弟,都会彻底完蛋,所有的人,他们的一生,都将毁在我手里。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一旦彻底查下去,老九门背后所干的勾当,全部都会被倒出来。

不仅二叔会完蛋,包括我毫不知情的父母。

我该怎么办,我究竟该怎么做?

“想清楚了没有?知道为什么只察假货吗?因为它在等你的东西,你拿的出来,只需要缴罚款,你拿不出来……呵,你们吴家,还有其他人,可以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。”

房间里很安静,黑暗中,只有电视雪白的屏幕,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到自己如同鬼一样嘶哑的声音:“在我身上。”

那份东西,是救闷油瓶唯一的希望,我知道有人在跟踪,因此不敢放在房间里,而是随身携带着。

我一直当那是最后的希望,可是现在,我把它出卖了。

我出卖了闷油瓶,我出卖了唯一可以救他的机会。

我出卖了他。

我出卖了他……

吴邪,你还是个人吗……

片刻后,路人甲从我衣服里将东西搜出来,他拿着那份赞生经,在屋里站了很久,片刻后,他又蹲下身,道:“一切都结束了,吴邪,好好过日子吧。”最后,他又补充了一句,道:“我以为你会拒绝,不过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屈服了,你知道吗,你现在的样子……就像一条丧家之犬。”

许久,房间已经没有人,我依旧呆坐在地上,直到天明时,我的手机响了,手机里传来二叔疲惫的声音:“事情解决了,他们没有往下面查,你收拾收拾,回杭州来。”

……

“吴邪!我在跟你说话!”

……

“小邪,出什么事了?”二叔冷漠的声音突然一变,似乎很紧张。

片刻后,我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道:“二叔,辛苦你了。”

二叔声音很不满,严厉道:“快点回来。”

我没回答,挂了电话后,拍了拍自己的脸颊,打了个出租车,往胖子的四合院开去,到四合院时,胖子正火急火燎的要出门,还拿着手机,似乎要打电话,一见了我,笑道:“他娘的,正想给你打电话,事情解决了,虚惊一场。”

我站在门口,看着胖子,道:“回屋,我有事情问你。”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八章 打架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