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无声之城 第六章 雅布达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无声之城 第五章 张博士

我心里暗骂,胖子说的果然没错,这看人不能看外表,刚才我还觉着这丫头跟个女神似的,现在这又傲又冷的臭脾气,简直就神仙看了也要骂人,但无奈有求与人,我干巴巴赔了个笑脸,便见姓张的点了点头,对胖子说道:“具体是什么,没说清楚,大小、形态都没有描述,不过这里面用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词——终极。”

“操。”胖子终于也没忍住,一听这个两个字眼,顿时爆了句粗口。

姓张的脸色一变,道:“你们还想不想知道后面的内容。”

胖子赶紧捂住嘴,点头哈腰道:“瞧我这张臭嘴,您说,我保证不打岔。”胖子这人,就是见了天王老子也照骂不误,偏偏我和他两个,这次为了这份赞生经上的东西,又是买酒,又是赔笑,这会儿在这个姓张的面前,还得跟孙子一样乖。

该死的闷油瓶,这次要不把你从青铜门里整出来,小爷和胖子这些孙子,算是白装了。

一想到闷油瓶,我又挤出一个笑脸,张博士对我们的态度还算满意,又点了点头,才道:“这个东西,被放入了一扇门里,是所有人都必须守护的东西,然后,这个人回到了西北,估计是今天的青海西藏一带,这是一篇回忆录的格式,看样子,后面应该还记录了很多重大的信息,可惜是个残本。”

我和胖子对望一眼,知道到此为止了,便问道:“张博士,您有没有相关的文字对应,我想回去好好研究一下。”姓张的皱了皱眉头,道:“有,不过还没有完全破译,看在石教授的份上,如果你需要,这次鬼日语的考察完成后,我可以给你一份。”

我心中一动,问道:“你们要去的,莫非就是雅布达?”

张博士似乎有些惊讶,随即点头道:“不错,至今为止,这个名字我只在两个地方见过。第一次是我老师当年从沙漠中带回的拓本里面,第二次就是你这份复印件。”

我笑了笑,道:“恕我直言,您刚才也说过,鬼日语是很冷门的东西,您从国外回来,为祖国效力,为什么不研究更有价值的东西呢?难道这个地方,有什么吸引你?”

姓张的笑了笑,道:“你这是想套我的话?”说实话,她笑起来的样子,跟我心中的女神形象一般无二,可惜脾气太臭。

我也跟着赔笑,道:“哪儿能啊,只不过我刚才就说了,我这人好奇心比较重。”

姓张的眯了眯眼,随后吐了口气,道:“我的老师,是maximilian教授,六十年前,曾经组建德国考察队进入过中国的塔克拉玛干沙漠,据我的老师讲,那支队伍里,有他的导师和同学,他的导师十分醉心中国西域文化的研究,因此组建了那支队伍,他们原本的目标,是要探寻西域三十六国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西夜遗址,结果由于一场意外而迷失方向,反而被他们发现了另外一座城市。”

“那座城市中所隐藏的秘密,让导师十分震惊,当时我的老师还只是一名学生,并不太清楚导师究竟发现了什么,不过后来,导师着了魔一样的穿梭在那座城市里进行考察,直到一次黑风暴来临,所有的考察人员全军覆没,唯一活下来的,只有我的老师maximilian和另一个女学员,导师在掩护老师逃走时,曾经有过一句遗言,说:“来救我们,无论多久,我们都活着。”

说完,看着我和胖子,摇头笑道:“是不是觉得这句话很惊悚?”我并不觉得惊悚,但我却觉得,这句话仿佛让我抓住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。

无论多久,我们都活着。

难道那座雅布达,那个松达剌人曾经去过的地方,有关于长生的秘密?

六十年前,那位maximilian的导师,究竟在城市里发现了什么?为什么会说出那么诡异的一句话?

我又一次想起了昆仑山里的德国人,那个活了几乎一百多年的人,难道这其中,真的有什么关系?松达剌人从雅布达带出的东西,究竟是什么?

或许,就写在另一半赞生经上。

胖子道:“惊悚是有一点,难不成您这一次,是去救您老师的老师?那救出来也成粽子了。”粽子两个一出口,我恨不得抽胖子一耳光,居然把黑话给冒出来的,这些考古的,和我们盗墓的打游击打了一百多年,我们的黑话,他们那一句不熟。

我赶紧去看姓张的,她没什么反应,看来是海归的,还没学会我们倒斗的黑话。

张博士道:“老师通过这些年的研究,推测导师当年,很可能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,你知道,我们这些考古的,寻找的就是历史的真相,我老师年纪大了,所以这一次我才亲自组织人手,怎么,还有没有疑问?”

胖子赶紧说道:“没有了,没有了,您忙,我们不打扰您了,有空常联系啊。”姓张的点了点头,又道:“不急着走,我帮了你们得忙,你们是不是也该帮帮我?”我和胖子对望一眼,旋即我说道:“呵呵,你可真是说笑了,我们两个古董店小老板,能帮上什么忙,这不是拿我们开玩笑吗?”

姓张的摇摇头,道:“别多心,我只是想问一句,这东西,你们真是从老农民手上收来的?”我笑了笑,不动声色的挡回去,道:“您也知道,做我们这一行,都是走南闯北的到处收货,现在不下农村,收不到好东西啊。”

她又问:“是在哪个地界收的?还能不能联系到人?”我胡说是人家自己找上门的,最后三人无话可说,我便跟胖子出了门,临别前,姓张的给了我一张名片,说有类似的拓本,可以随时找她帮忙。

出了博物馆的门,胖子感慨道:“还是云彩好啊,这样的女人,谁消受的了。”我还在想着关于雅布达的事情,没搭理他。胖子见此,拍了拍我的肩膀,道:“现在怎么办?那姓张的说,松达剌人把一个叫终极的东西送入了一扇大门,估计就是青铜门里的东西了,咱们现在怎么弄?进青铜门,把那东西砸了?”

我心烦意乱,没好气道:“能砸小哥早给砸了,那东西能存在这么久,必然有它的奇特之处,不行……胖子,我觉得,要想把这东西弄明白,咱们一得把赞生经的另一半搞清楚,二……我看,还得走一趟雅布达。”那件东西究竟是什么,谁也无法说清,但它能纠缠千年,必然不简单,或许,那是比青铜树更了不得的东西。

胖子拍了我一把,道:“跟我想一块儿去了,不过那个雅布达,卫星都找不到它在哪儿,咱们两个,怎么去?再说,这一次又不是下地,又不能夹喇叭,咱们两个人进沙漠,南北都找不准啊。”

我一咬牙,看着手上的名片,道:“先回去好好商量商量,实在不行,咱们跟在考察队后面,再不济,直接投靠姓张的。”

胖子骂道:“靠,那不得一路都给她装孙子。”

我踹了他一脚,道:“他娘的,小哥救了咱们多少次,为了救小哥,装孙子又怎么了,***,乌龟都得装。”

我俩一路骂骂咧咧驾车,正准备回四合院的时候,胖子接了个电话,随后脸色一变,骂道:“什么,他娘的。都别慌,对外说胖爷旅游去了,电话接不通,口风给我把严点。”随后,胖子挂了电话,眼中神色转变几下,一踩油门转了方向,他脸色难看的很,就跟吃了粽子似的,我赶紧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胖子脸上肥肉抽了几下,道:“盘口被条子查了,但还没往深里追究,最迟明天我就得去警局走一遭,天真,这事来的蹊跷,那个四合院你不能待了,我把你送我那老房子里去,雅布达的事情,咱们过后再讨论,实在不行,投靠姓张的,***,装孙子就装孙子吧,胖爷当年刚到北京闯的时候,又不是没装过。”

我听胖子这么一说,顿时心凉了半截。

怎么会这样?难道是全国性质的打击文物贩卖?但为什么出事的都是我身边的人?

我问道:“你能不能搞定?”

胖子罢罢手,道:“只要不查到出货上去,就出不了大事,我的帐做的很平,小心应付,应该不打紧,就怕是有人故意整我们。”说话间,胖子将车停在了一栋很老的楼房前,他没下车,直接将钥匙扔给我,道:“上面504,你先将就着,还有,你们吴家现在也出了事,没事你别瞎溜达,我这儿风声一过,就联系你。”

我看着手中的钥匙,再看胖子的神态,不由道:“娘的,整的跟金屋藏娇似的,你现在打算怎么做,我能不能帮上忙?”

胖子摇头,道:“要有你出力的地方,胖爷第一个把你拽出来当牛使,不过这件事情,越低调越好,越少人参与漏洞就越小,天真,现在可不是你逞强的时候。”胖子说完,一踩油门就走了。

我在原地呆了半晌,拿起手机去打王盟电话,电话无人接听,不知道他在干什么,一时间心烦意乱。

我眼前的是栋老楼,周边环境很乱,大多房间都空着,胖子之前跟我提过,说他当年跟一位兄弟,刚到北京闯的时候,就住这里,这房子上上世纪的产物,本来早就该拆了,但不知什么原因,一直搁置下来,听说再不久这里就要搞房地产开发。

从某种程度来说,胖子是个十分怀旧的人,因此这房子一直保留着。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七章 出卖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