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八十六章 生死雪域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八十五章 狼窟

我此刻刚退到洞口,隐约还能看到洞外的情况,只见路人甲此时竟然已经爬到了那个掌中棺的旁边,这家伙竟然视狼群如无物,所有靠近身边的白毛狼,都难逃他手中的小冲锋。

他单手端着枪扫射,另一手成爪,有靠近的漏网之鱼,都被他的手爪解决掉,但即便如此,他也是浑身浴血,想来已经受了不少伤,而此刻,他竟然还没有放弃,倒退着一边扫射,一边往掌中棺的方向移动。

该死的,那里面的东西对他而言那么重要吗?即使明知道是个陷阱,也非要一探究竟?

这时,胖子冲我叫道:“天真无邪同志,你他娘的还要含情脉脉的看多久。”此刻狼只数量已经越来越多,纷纷想挤进山洞里,但迫于我们的火力太猛,才没有一下子冲进来,我也顾不得路人甲了,正打算撤退,结果最后一眼,我却看到路人甲猛的后退一步,旋即快速顺着绳子向下,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。

他看到了什么?

我突然想起了黑瞎子,他当时也是让我们快走,难道那具掌中棺里,有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?

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整个山洞突然剧烈的震颤起来,仿佛突然来了十级地震一般,瞬间震落了许多石块。不仅是我们,仿佛连狼群也没有预料到,纷纷被这股震颤弄的东倒西歪。

这时,我突然看到狼群中出现了一只三眼狼王,赫然就是当初伏击我们的那只白毛狼,它此刻呲牙咧嘴,完全没有了之前气定神闲的摸样,如同被人踩到痛脚,蓦地一声长嚎,那些狼群纷纷后退,一个个拼命的往回跑,似乎想钻回狼眼里。

但时间太慢了,仅仅片刻间,那具巨大的石像就一分为二,如同被撕裂的壁画一般,于此同时,洞窟上方,无数石块纷纷倒塌,整个山体剧烈的震颤起来。

怎么回事?难道是路人甲刚刚启动了什么机关?

我已经来不及多想,因为我们此刻所处的山洞,原本可以容两人并行的通道,已经缩窄到一人宽,大部分都被石块堵住了,胖子此刻处于最后,赶紧叫道:“他娘的,姓齐的干了坏事,这墓要塌了,快跑!”我们一行人在不断震颤的山壁里没命的奔跑,如果此时山洞坍陷,我们这批人,就得被活埋了。

山体的震颤越来越大,到最后,我们几乎稳不住身形,耳朵里全是轰隆隆的声音。

胖子体型大,由于下坠的石头太多,他跑起来十分吃力,因此落在了最后,我一边东倒西歪的往前跑,一边骂道:“你他娘的回去必须减肥。”

胖子边跑边喘:“听你的一准儿倒霉,不减。”话刚说完,前方的敏敏就叫道:“出口到了。”我和胖子一听,立刻跟打了鸡血似的,哼哧哼哧的往前跑,就在我刚要出洞口的时候,后面的胖子突然惨叫了一声。

这一声惨叫来的极其突兀,我顿时浑身一个激灵,出什么事了?

霎时间,我立刻端着枪回身,只见后方的地面上有一滩血迹,而胖子……失踪了。

我觉得自己的心都凉透了,想也没想的就要往回冲,就在这时,我的肩膀被人狠狠一抓,接着,一股大力将我往后拉,然后我看到了解语花的脸,他一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上,全是擦伤的痕迹,冲我骂道:“你疯了。”

我顾不得解释,一把耍开他的手,叫道:“胖子出事儿了。”说完就要往里冲,但没等我跑两步,我眼前的洞口,彻底塌了。

轰的一声,我的眼前扬起大片尘雾,洞口彻底被乱石堵住,而胖子还没出来。

山体还在震颤,似乎真的要完全垮塌了,我呆立在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这时,二叔冲我喝了一声:“滚过来,快走。”他被黑面神扶着,一脸疲惫,此刻瞪着还没动腿的我,一副想扇人的表情。

不、我不能走。

胖子还在里面。

我没理二叔,发了疯似的冲上去,死命的去搬那些石头。

小花似乎有些不忍,冲我吼道:“那胖子已经被埋了,再不走你也得玩完。”我手一顿,旋即又继续扒石头,我不信,胖子肯定还活着。他当时一定是被什么东西攻击了,所以没能出来,现在这洞口封了,他指不定被困在哪个角落里,等着我去救他。

如果我现在走,胖子就连唯一的希望都没有了。

二叔气的咳嗽起来,随即对小花道:“让你看笑话了,麻烦你把他弄走。”我心里一惊,立刻抬枪对着小花,此刻我的大脑无比清明,我说道:“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,就不要阻止我。”解小花手抬在空中,看来刚才他是想把我敲晕。

不断有石块往下落,那条往下的石阶也仿佛被撕裂一般,如果再不走,恐怕就来不及了。

我将目光看向黑面神,道:“我二叔就拜托你了。”

解语花黑亮的目光直直盯着我,旋即他点了点头,道:“我们永远是朋友,吴邪,再见。”接着,他飞快的出手,打晕的是我二叔。黑面神狠狠瞪了我一眼,随即背起二叔就走,小花留了一个装备包给我,也匆匆走了。

我继续扒石块,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但我不能放弃,胖子应该是被困住了,我一放弃,他就彻底没希望了。

那一刻,我心中想到了老痒,想起他腐烂的尸体,被困在山洞里,一个人慢慢的死亡。如果我放弃,那么胖子也会是同样的下场。

我无法再去考虑其它,只能不断去搬石块,手指已经被磨的血淋淋的,肩膀的伤口也因为不断使力而崩裂,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到达极限时,一个洞口显露出来。

我背着装备,打着手电往回跑,洞里到处都是乱石,山洞还在持续震颤,我几乎是在里面爬行,而就在这时,我听到了胖子的叫声:“天真同志,是你吗?”

我眼泪差点没出来,赶紧吼了一嗓子:“王胖子,你也忒没用,怎么就掉队了,害的我还历经千难万险回来找你。”我趴下了一块石堆,看到胖子果然被卡在一块石头下面,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空洞,他在里面翻身都困难,只有头露在外面,如果不是我来的及时,再掉一个石块下来,绝对会砸的他脑袋开花。

我赶紧去搬石头,胖子也在里面使劲,这才将石块给挣开。

我也顾不得问胖子发生了什么事,两人一句话也没说,立刻又往回跑,那条来时的石阶,已经因为山体撕裂而破碎的不成样子,我们一路上几乎是攀岩一样的在往上爬,胖子体力比我好,一直爬在我前面。

我感觉肩膀处伤口血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流,整个人也因为失血过多而没有力气,这时,我一抬头就看到了一片月光般朦胧的光晕,看来是到了那个明珠照顶的墓里,我还想往上爬,整个人却使不出力气,肌肉僵硬,颤颤巍巍的抓了几下都抓空了,最后两眼一翻,没了知觉。

醒过来的时候,我的第一感觉是很冷,有猛烈的风在刮,吹的脸颊生疼。

一睁开眼,入眼是满目的冰川与积雪。

我怔了一下,艰难的转动着头颅,这才发现自己正被胖子背在背上。此刻,我们已经出了斗,正行走在冰天雪地中。我有些反应不过来,这就出来了?怎么出来的?

我动了动嘴唇,问胖子,胖子见我醒了,便跟我大致说了经过,由于山体塌方,明珠顶的冰层倒塌了一半,露出了一个洞口,胖子便背着我从那里钻了出来,接着胖子说:“看样子,你二叔他们也应该是从那里逃出去了,不过他们有装备,脚程快,我背着你这个病号,一直没遇上。”

接下来,我和胖子在雪地里闷头赶路,希望能遇上二叔他们,毕竟我们现在装备不足,唯一的食物,只有一包压缩牛肉,而我们的回程,至少还有八天。

但直到第四天,我们也没有遇到二叔的队伍,这时,唯一的一包压缩牛肉也告竭了。我和胖子站在雪地里,衣衫单薄,也没有护目镜,刺目的白色扎进眼球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犯雪盲症,而我肩膀的伤虽然没有流血,但我的整个左肩都失去的知觉,受伤的脚腕处更是僵硬的厉害。

接下来,我和胖子又咬牙走了一天,顶着风雪前进,期望能和二叔的,这一天,我们肚子空空的,最后只能往嘴里塞雪,冷的刺骨的雪水顺着喉咙滑进胃里,仿佛连内脏都冻僵了。

到了当天的夜晚,我们体力到达了极限,完全无法再行动,只能在一个背风口歇息,夜晚我们轮流守夜,不敢深眠,说不定一不小心,就再也醒不过来。

我和胖子身上,全部都是紫红色的冻伤,到最后,我浑身都没有知觉了。下半夜轮到我守,隔半个钟便叫他一次,到最后,我自己却没撑住,仿佛只一秒钟的时间,便在冰天雪地里睡过去了。

我醒过来的时候,感觉身下有些颠簸,半晌我才反应过来,胖子在背我。

此刻依旧是夜晚,黑的一点星光都看不到。

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这么黑的夜,胖子是怎么看见的?

即便是要赶路,也不该是现在。我们的手电是小花留的新手电,电光很足,胖子为什么没有打手电?

我瞬间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,下意识的去摸眼睛,这时,胖子察觉到我在动,骂了一声:“动不动就晕,你给我争气点,下来,累、累死我了。”胖子的声音明显中气不足,断断续续的,喘的厉害。

我浑身都是僵了,想说话,发出的声音却嘶哑的不成调子:“现在……是白天?”

“废话,不然呢?”胖子把我放下了,坐在雪地里喘。

我苦笑一声,说道:“对不起,我也不想这么没用……不过,我好想又看不见了。”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默,我耳里只有风雪的声音,那一刻,我突然想起了德国人的队伍,想起了那个被队友抛弃,最后连尸体也被吃掉的德国人,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。

片刻后,胖子抓着我的胳膊,问:“还能不能走?”

我试着动了动脚,很僵硬,但勉强能动,于是点了点头。接着,胖子说道:“牵着衣服,走不动了我背你。”我眼眶灼热的厉害,一句话没说,扯着胖子的衣服,在黑暗中顶着风雪前进。

就这样又不知道走了多久,我手中扯着的衣服突然滑了,手掌空空的。

“胖子?”

“咳咳……不小心摔了,爬、爬不起来,拉我一把。”

我摸索着去拉胖子,发现他完全没有使力,又扯了几把,他挺尸似的没动静,我一惊,赶紧道:“胖子?你挂了?”胖子半晌才回话:“你、你他娘的才挂了,我、我歇一觉,你待会儿记得叫醒我。”我心一寒,知道胖子撑不住了,赶紧去摇,边摇边骂:“别、别他娘的挺尸,你睡了……谁来背我。你想死,小爷可不想死,给我起来。”我连摇带踹好几脚,胖子才哼了几声又摇摇晃晃爬起来,说:“走吧。”

这一次,我们俩谁也没办法依靠谁了,因为两人的体力都已经到达了极限。

我们一直走,一直走,渐渐地再也感觉不到严寒,不仅身体冻僵了,连意识似乎都冻僵了,有时候胖子走在我前面,有时候又在后面叫我,我眼前是黑的,偶尔也能突然见光,但仅能看到光,看不到具体形态,到后来,我率先倒下了,失血过多、伤口一直没有愈合,终于再也无法支持。

倒下的一瞬间,我的意识很清醒,犹如回光返照一般,仿佛游离在身体之外,看着自己那具躯壳倒在雪里。最后,胖子还是把我背起来了,我不记的自己在说什么,我只是觉得身体和语言都无法控制,我知道自己一直在说话,却又记不起自己刚刚说了什么。

“胖子,你能背多久……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背不了的时候,就把我放下,我不怪你。”

“嘿……你自己说的。”

最后,我感觉到胖子也倒下了,我跟着他一起,倒在雪地里。到最后,他没放下我。

我不知道他此时是活着还是死了,天地间只剩下风雪呼啸的声音。

我依旧趴在他背上,感觉到冰冷的雪,一层一层的往身上铺。

死亡的感觉,也不过如此。

下一篇:无声之城 第一章 祖宅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