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八十三章 三叔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八十二章 青铜人俑

这时候我还能说什么?

见胖子心意已决,我只能咬咬牙,走到青铜人俑边上,跟着胖子一起使力。

我一边使力,一边问胖子:“你不后悔?”

胖子道:“摊上你这么个货,现在后悔有个鸟用。”青铜人俑逐渐被我们撬开了一条缝,那种奇特的味道也开始浓烈起来,我心中越来越紧张,砰砰的仿佛要跳出胸口,胖子也屏住呼吸,眼珠子直勾勾盯着那条细缝。

这时,或许是青铜人俑撬开了一定的距离,接下来,只听一声机括的响动,整个青铜人俑竟然自己打开了。

手电的灯光是昏黄的,朦朦胧胧的照射过去,一入眼,我看到的是布满了整个青铜人俑的黑发,黑发上有一种湿哒哒的粘液,隐约显出一个人形,在黑发中,我看到了一张浮肿的不像样的人脸。

那张脸惨白肿胀,仿佛随时都会爆开,半掩在那堆头发里,时不时能看到一些白色的衣角。

那张脸早已经彻底变形了,完全看不清人样。

这是一只禁婆。

但此刻,它却安安静静的躺在人俑里,如同一只蚕茧。

胖子倒抽一口凉气,问道:“天真,这是你三叔?”

我不知道是不是,眼前的这只禁婆已经完全看不出人样,但它为什么这么安静?

胖子的枪已经端在手里,黑洞洞的枪口直直比着禁婆的头部,半晌,依旧没有动静。怎么回事?我心脏跳的厉害,口干舌燥的盯了半晌也不见动静,这时,我突然发现,那堆黑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,大约处于人胸口的位置。

我拿起那只登山撬,试着拨了下那些头发,里面露出一根青铜刺。那是半截手指长的青铜刺,顶端尖利,有小儿手臂粗,此刻,将变异的人身穿透,狠狠的钉在了人俑里。

我心里一惊,立马挥动登山撬,顿时,越来越多的青铜刺露了出来,这只禁婆,已经完全被这些青铜刺贯穿,几乎是被钉在了上面。

我和胖子对望一眼,我发现胖子眼中有些不忍,他说道:“它还活着。”就在胖子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看到禁婆的眼球动了一下,紧接着,里面的头发剧烈的颤动起来,似乎想从青铜人俑里出来,但不知是什么原因,这些头发始终无法像在海底墓一样自有伸缩,它们如同煮沸的水,在青铜人俑里翻滚,最后慢慢将青铜刺覆盖住,一切又恢复成之前的摸样。

这时,胖子突然咽了咽口水,压低声音道:“天真,刚才……我看见这只禁婆眼珠子一直看着你,你没发现吗?”我一惊,当时我一直在观察那些青铜刺,完全没有注意到。

接着,胖子又道:“我怎么觉得,它看你的眼光,就跟要哭似的。”我整颗心瞬间跳了一下,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念头,难道这只禁婆,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?它是三叔吗?

我再一次将目光移向禁婆的头部,有一种扒开所有头发,一窥真面目的冲动,就在我拿着登山撬准备行动的时候,那些头发,竟然自己分开了,接着,我眼前看到了一具变形的尸体。

巨大的头部下面,连接着的是一个已经畸形的躯体,那具畸形的躯体上,罩着一身雪白的唐装,厚厚的保暖服碎片因为被液体沁湿而混杂在一起,青铜人俑中有一种黑色的粘液,那具畸形的身躯,就泡在那种粘液里。

看到那件唐装的一瞬间,我整个大脑轰鸣一声,眼泪瞬间涌了出来。我看着那只浑身被青铜刺穿透的禁婆,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迸发出来,为什么、三叔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……为什么会这么凄惨的躺在人俑里面?

我再也抑制不住,眼眶灼热难挡,似乎有什么液体冒了出来。那种看着亲人死去,甚至变成怪物的痛苦感觉,一般人无法体会。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严肃而古板,少有陪我的时候,二叔又历来少聚,虽然对我不错,但总是一副长辈对待晚辈的威严之态,只有三叔待我最亲近,我大学毕业之后,那间西冷印社,也是在他的操持下半送给我的。

我记得有一次三叔喝多了酒,拉着我的手就说:“大侄子,做事情要大气些,出了什么事儿有三叔给你撑腰,放开手干。你可是咱们吴家唯一的根苗,三叔这份家业,将来要传也是传给你,你可给我争气些。”

当时这些话我虽然感动,但并没有真正放在心上,毕竟就算三叔至今未婚,但他年纪也不算太大,又有一身家业,找个女人传宗接代并不是难事,我再怎么亲近也只是个侄子,哪真轮到我,直到后来下斗之后才明白,三叔这辈子一直不结婚的原因。

他当时说那些话,是真把我当成了唯一的后人。

此时我想起自己时常骂他老狐狸,虽然骗了自己无数次,但次次都是不希望自己涉险,而如今,谢连环死在了西王母国,三叔竟然也沦落至此,在这个昆仑斗里尸化,被关进了这个青铜俑里如此凄凉。

我趴在人俑边上,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涌,这种时刻悲痛大过一切,什么也顾不得多想了,胖子在旁边也没开口,许久才拍了我一把,低声道:“行了,眼泪收一收,你这样,你三叔走的也不安生。”

我抹了把眼泪,道:“胖子,我三叔这辈子太苦了。”

胖子叹了口气,道:“你还老是骂他,现在后悔了吧。哎,没想到吴三爷风云一世,最后竟然是躺在了这个昆仑斗里。”说完,胖子突然转来腔调,道:“不过你不觉得不对劲儿吗?”

之前在西王母国那一次,三叔虽然失踪,但毕竟没见着尸身,因此我心中一直怀着侥幸,并没有太过绝望,而此刻,三叔就躺在我面前,结合之前的种种,眼前这只禁婆的身份,已经确认无疑,我哪里还能冷静,大脑早已经因为这场大变而浑浑噩噩,满心都是一股悲痛之气,胖子这一说,我也想不到哪里不对劲。

胖子叹了口气,解释道:“你三叔能到这里,肯定跟我们一样也看过这些壁画,或许就在他找赞生经途中,尸化便开始了。文锦说过,那种变化很快,人会在瞬间就失去意识,那么你三叔如果当时是一个人,那么他是怎么被关进这具人俑里的?”

是啊,如果当时三叔是一个人赴昆仑山,那么他在尸化后,是谁把他关进青铜人俑中的?况且,禁婆的威力何其厉害,谁能有这个能力?

我心中突然想到一个可能,会不会……是三叔自己躺进去的?

假设三叔自己察觉到了尸化,因此自己将自己关了进去,那需要多大的勇气?我想到那些青铜刺,瞬间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,再次看向人俑中的禁婆,胖子说,它似乎还有意识。

我试着叫了声:“三叔。”两个字叫出口,声音沙哑的厉害,就跟要哭似的。胖子看不下去,也对着叫了声:“三爷?您还活着吗?”或许说完才察觉到不对劲儿,胖子又斟酌着开口:“三爷,我是小胖哎,我跟你侄子来看你了?”我觉得胖子说话太不靠谱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这么不严肃,但我现在是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谁知就在胖子说完的一瞬间,那堆黑色的头发又动了,于此同时,黑发中露出了一对肿胀的眼球,那只眼球直勾勾的对上了我的眼睛,接着,从黑发中,一个金色的东西被推了出来。

那是一只长方形的匣子,可以看出是纯金质地的,只是或许时间太久,金已经发黑了,显得很黯然,普通人一眼望去,会把它跟铁混淆了。

我看着这个突然被推出来的金盒子以及那对眼球,顿时觉得浑身发抖。

它还有意识……它还有意识!

它是我三叔……他被钉在人俑里,但是他还没有死。

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以这样!

胖子显然也没料到,事情竟然被他给说中了,他呆立当场,张着嘴一阵无言,好半晌才伸出手,将那个金盒子拿在了手里。

我依然看着那对眼球,那种明明不该出现的属于活人的情绪,竟然出现在了一只禁婆的眼中。

胖子似乎打开匣子看了一下,紧接着,他神情一喜,道:“天真,东西到手了。”

我呆呆的看着胖子,没明白他的意思。

胖子摇了摇手中的东西,低声道:“赞生经。”旋即小心翼翼的揣进了怀里。

那对眼球依然在看着我,里面有很多复杂的情绪,我看到最多的是痛苦和解脱,三叔,你一直在等我吗?你一直在等我来为你解脱对吗?

我盯着那对眼珠,旋即摸出了手里的打火机。

胖子瞧见我的动作,倒吸一口凉气,道:“天真,你疯了。”我不知道自己此刻是怎么想的,我只是隐约觉得,三叔在跟我说话,他说:大侄子,你终于来了。大侄子,帮我一把。

我的手抖的厉害,打火机缓缓地靠向那堆湿淋淋的头发,靠的越近,它们就越是缩成一团,但只有那双变形的眼球,依旧死死的盯着我,那一刻,我看到了三叔的眼睛。

即使已经肿胀变形,我依旧认出了那一双眼睛,充满了信心与赞赏,但就在我的火苗将要点上去时,我却停住了,我下不去手。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八十四章 送行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