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八十二章 青铜人俑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八十一章 丧魂灯

被胖子这么一提醒,我不敢再轻举妄动,但就这样待着也不是办法,刚才那阵枪声,肯定发生了什么,但现在,那些人却离奇失踪了,难道他们进入了其中一条通道?

这时,胖子指了指那个青铜人俑,道:“我觉得那东西有些怪异,你想想,青铜是多么珍贵的宝贝,没事造这么大个人俑,肯定有原因。这东西有合缝,我估计应该能打开。”

听胖子这语气,他对着个青铜人俑极其有兴趣,跃跃欲试的想要打开,我说道:“娘的,这又不是棺材,你急什么?”胖子呸了一声,道:“自从跟了你在身边,胖爷我开棺就没有顺利过一次,好不容易来个人俑,你就让胖爷过过瘾咋的?而且你想啊,刚才放枪那帮人,崩管是谁,他们既然下来了,肯定会看到这具人俑,难道他们就没做什么?”

胖子这么一说,我有些心动,这具青铜人俑,出现在这里,却是有些不寻常,当即我同意了胖子的看法,二人到了那具人俑边,准备开俑。

胖子双手卡着那条缝,试着往上台,结果是纹丝不动,看来盖的挺紧,我从装备包里翻出一把登山撬递过去,道:“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,人首先学会使用工具。”

胖子吐了口唾沫在手心搓一把,接着把撬子卡到合缝处,道:“那你知道人使用工具的时候,动物在干嘛吗?”我没反应过来,挑挑眉示意他往下说。胖子嘿嘿一笑,道:“动物在旁边看着。”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,刚想开口顶回去,胖子嘿的一使劲,那具人俑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,似乎耗开了一点儿,透出黑漆漆的细缝,于此同时,我鼻尖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味道,那是一种介于香与丑之间的怪味,难以形容,但这味道,我却太熟悉了。

霎时间,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仿佛被凉水浇了个透,下意识间,猛的扑了上去,一下子压住了那个人俑,失声叫道:“住手!”

胖子被我这一压,刚撬起来的那条缝顿时合上了,他累的气喘吁吁,满脸通红的冲我叫道:“天真无邪,你他娘的不出力气也别捣乱啊,现在胖爷忙着干革命,哪有功夫逗你玩。”

我咽了咽口水,没心情跟胖子顶嘴,那味道,是尸化的味道。

而且比尸化是更浓烈,是酷似禁婆的味道,但是,这里怎么可能会有禁婆?

我想起文锦在西王母国时就曾对我说:“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”难道……文锦最终没有支持住,她在这里尸化了?我脊背上嗖嗖冒着寒气,这样的猜测,让我心中升起一种说不出的哀伤和恐惧。

胖子看出我的不对劲儿,神色一变,道:“咋回事儿?我怎么看你……挺怪异的。”我不住喘着粗气,哑声道:“胖子,你没闻到什么味儿吗?”

“味儿?”胖子鼻子动了动,在空中嗅,随后慢慢嗅到我身上,立马扇风,道:“天真,你太臭了,真有什么味道,也被你掩没了。”

我此刻,几乎连骂娘的心都有了,欲哭无泪的说道:“胖子,你再仔细闻闻,他娘的,你平时鼻子不比狗还灵吗?”胖子嘿嘿一笑,又动了动鼻子,旋即神色一变,脸上的肥肉都僵住了,他目光转向我,旋即又转向那具青铜棺,咽了咽口水,声音压的极低:“天真……这、好像是……那个味道。”

我点点头,苦笑道:“就是那个味道。”

胖子倒抽一口凉气,一手抓着我的胳膊,就把我从青铜人俑上扯过去,枪一上膛,呸了一声,道:“出门遇禁婆,晦气。”

那个撬子还卡着合缝处,纹丝不动。

胖子谨慎的盯着青铜人俑,道:“这地方怎么会有禁婆?”

我此时已经逐渐冷静下来,对胖子说了两个字:“文锦。”

胖子嘴里嘶了一声,摇头道:“要真这样,那就可惜了。”

接着,他又说了句:“怎么会被关在这人俑里面?”

我想起了那一阵枪声,还有黑瞎子那句没说完的话,难道小花他们遇到了尸化的文锦,在打斗中,想办法把文锦给关进去了?

我和胖子在青铜人俑旁边站了半天,里面也没什么反应,最后胖子说道:“如果里面真是你文锦阿姨,那这件事情可就大条了,胖爷我一直在想,她在陨玉里看到了什么,现在看来,估计是悬案了。”

我点点头,心里沉重无比,里面的人究竟是不是文锦,很难断定,但这种味道,以及禁婆这种产物,出现在这里简直是太巧合了,既然没有看到里面的东西,我几乎可以百分之九十的确定,里面就是文锦。

这样一来,什么线索都断了。

文锦说,在陨玉中,她看到了所有人的过去,包括闷油瓶。

那个陨玉的材质,与鬼玺一模一样,或许就是制作鬼玺的材料,那么,文锦是不是曾经看到过,制作出鬼玺的经过?而现在,唯一一个可能知道所有秘密的人,在这昆仑山深处,尸化了,变成了一种可怕的怪物。

我脑海里浮现出了文锦年轻而温柔的脸,心里觉得又闷又酸,更多的是沉重,文锦一死,什么线索都断了。

就在我和胖子说话关头,突然响起了一声哐当声,我和胖子下意识的看向声音的来源处……只见那个原本卡着合缝处的铁撬,此刻已经掉在了青砖铺就的地上。

我心中一惊,看着那具青铜人俑,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。

这时,胖子连忙道:“娘的,天真同志,别看了,这青铜人俑里既然关了禁婆,估计也没有什么赞生经了,咱们还是从这八个山洞入手,再不行动,就要被粉衬衫和姓齐的抢先一步了。”

胖子一句话提醒了我,不管这里面是谁,此刻也无法开俑求证,现下最重要的,是找到那一卷,记录了松达剌人毕生经历的赞生经,那或许是救闷油瓶的唯一方法。

我点点头,正打算去研究那八道山洞时,眼角突然瞥到,在青铜人俑的下方,似乎有一块白色的东西,我眯起眼,将手电光打过去,蹲身去看那个东西。

那似乎是一块布,很新,颜色发白,只有小孩子的巴掌大小,其中一半,被青铜人俑压住了。由于青铜人俑弧度的人体造型,我很容易就将那块布取出来,那是一块白布,上面用黑色的线,绣了一个草书的九字。

瞬间,我整个人如遭雷击。

这个九,是老九门当家的标记,当年老九门鼎盛时期,曾有过一面:九字开山旗,便是由老九门竖起来的,后来由于太过招摇,遭到了不少打击,这面旗子便成为了历史,但那个九字却在老九门里传来下来,我爷爷告诉我,这个九字,有两层意义。

一是,盗墓这一行的,抓了都是掉脑袋的事情,而且干这一行的人少,不像正经行当,到处都有传人,因此我们这一行的规矩,是人源不绝,指的就是,内里怎么斗都行,但如果外部势力牵扯进来,一定要团结一致,不能就此断送行业的香火。

关于第二层含义,爷爷没说,但这个草书绣出的九字,我却是在三叔的一件衣服上见过,那是一件雪白的唐装,只有堂口开年度会的时候三叔才会穿,雪白雪白的,浑身上下,就袖口有一个如同龙腾般飞扬的九字,扎眼的很,我一直觉得那身衣服不吉利,跟送丧似的。

但这个九字,如今却出现在了这个青铜人俑的底下。

那一瞬间,我想起了三叔信里写的话:我的身体已经开始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,那种味道,我当年在海底墓曾经闻到过,那是死亡的味道。

难道……这里面的人不是文锦,而是……三叔。

我整个人保持着蹲下的姿势,脑海中不断浮现各种猜想,想将这种想法给否决掉,但如论如何,我都无法说服自己,此刻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打开这具人俑。

可是,如果里面是一只禁婆,就我和胖子两个人,恐怕是自寻死路,可是,如果真的是三叔……不行、无论如何我也要确定一下。

但是胖子……

我起身,将自己的想法静静的跟胖子说完,然后缓缓道:“胖子,真的。我吴邪这辈子最值得纪念的……有两件事。第一件事,是跟三叔下斗,第二件事,是跟你和小哥做了兄弟,我谢谢你。但是这件事情,让我来完成吧,你回去。”

胖子没啃声,嘴角抿成一条线,两只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我,半晌,才开口说道:“吴邪,你过来。”我吸了口气,朝胖子走近些,我知道他心理肯定气的狠了,但开了这具人俑,等待我的,很可能是一只禁婆。以前有闷油瓶在,我们次次都能化险为夷,但这一次,就凭我和胖子两人,几乎必死无疑。

我刚走进,整个人就被狠狠揍了一拳,这一拳胖子下了大力,打的我趴到了地上,顿时脑袋都懵了,我下意识的就骂了一句:“王胖子,你欠揍!”

胖子呸了一声,道:“你他娘的才欠揍。我来这个斗里是为了救小哥,不找到赞生经,绝不回头,你要开人俑就开,管他里面是粽子还是血尸,来一个拍一个,来一对拍一双!***,凭什么让胖爷回去!”

我眼眶一热,道:“胖子,这青铜人俑,我不得不开,里面的结果对我很重要,你的情义我吴邪都记在心里,这是我们吴家的家事,你还有救小哥,这个人俑,让我来开,你走。”

胖子脸色铁青,咬牙看着我半晌,突然上前。将我狠狠一推,我本来就受了伤,胖子这一推,让我踉跄的退后好几步,接着他拿起地上那个登山撬,又卡进了合缝里,这才冲我吼了一声:“如果里面真是你的粽子三叔,待会胖爷放枪的时候,你可别拦我。”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八十三章 三叔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