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八十一章 丧魂灯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八十章 夜光

胖子的手刚碰上黑瞎子的脸,手腕就被人抓住了。黑瞎子跟诈尸一样扣住了胖子的手腕,我以为有变,正要举着匕首冲上去时,黑瞎子突然急喘了几声:“快走……有、有……”话没说完,又栽了下去。

我和胖子对望一眼,不由目瞪口呆,他娘的,以为这是拍电视剧吗?关键时刻就死了?我赶紧去探黑瞎子的鼻息,还没断气。

他说快走……难道这里有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?黑瞎子我只跟他合作过一次,这个人是只典型的笑面虎,在蛇沼的时候,不管是危机关头,还是宿营众人谈笑时,他都一副乐呵呵的样子,虽然知道他不简单,但我也没把他想的太坏,如果不是胖子的描述,我恐怕跟他见了面,还会请他吃个饭什么的。

结果现在,这只深藏不露的笑面虎,居然遇到了极其可怕的事情。

我正思索关头,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沉闷的枪响。枪响从最黑暗处传来,由于回声的扩散,如同是一支鬼怪的低吼。

这里怎么会有人放枪?是二叔还是小花的人?我被这枪声响的一个激灵,也顾不得去想黑瞎子的话,胖子听见这声音,也懒得去管黑瞎子了,火急火燎的拉了我就要走,我说道:“等等,他们怎么办?”

胖子一愣,道:“管他们死活干嘛,没听见下面打起来了?说不定你二叔正被那个姓齐的欺负,咱得快点去救场啊。”胖子话说的没错,但这八个人虽然都是奄奄一息,但毕竟还没有断气,如果我们放下不管,他们恐怕得死在这斗里,毕竟是八条人命,我想到这儿,还是狠不下心。

我忍不住在心中唾骂自己,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吴邪啊吴邪,你活该。

最后,我还是拿出了一包吃了一半的真空牛肉,放到了黑瞎子怀里,现在这情况,即使想救他们也是有心无力,是死是活,就听天由命吧。

胖子似乎想说什么,动了动嘴唇,最后叹了口气,扯着我的胳膊就往阶梯下面蹦,一边蹦一边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:“你说说这都啥时候了,你同情心泛什么滥啊,那包压缩牛肉,够我们危机关头四天的口粮,你到大方,手一挥就给人送出去了,还送给了胖爷的死对头。”

我听胖子这么一说,心中觉得抱歉,毕竟我和他的命是系在一起的,这包牛肉看似小,实则意义重大,也算是保命的东西,在没有征求胖子的同意下,我送出了共有的保命装备,却是有些不像话,于是我也不好吭声,憋着气任由胖子骂,骂到最后,我自己都被胖子给说服了,开始后悔不该送牛肉,于是我跟胖子说:“咱们回去的时候,我把牛肉拿回来。”

胖子骂声停了,嘿嘿一乐,道:“天真,你这么听话,我真有些不习惯。”

我明白胖子这是气消了,当即不客气的顶回去:“皮痒,欠揍型的。”本来我被那枪声搞的神经紧张,跟胖子一扯皮,心情也松懈下来。

胖子道:“喂喂,你刚刚才犯了革命性的错误,不好好反省居然还敢顶嘴,不行!我得好好对你进行再教育。”胖子正打算长篇大论,我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东西,当即挥手,示意他闭嘴。

我们此刻已经顺着棺材漏斗,下了不下百米,里面黑黝黝一片,唯一的光芒只有我手中的民用手电筒,而这时,我却发现,在下方楼梯的黑暗处,竟然隐隐有一个人形,如同睡觉一般躺在黑暗处。

难道快到底了?

我和胖子赶紧加快脚步,连蹦带跳的往下走,终于,我们靠近了那个人形,而这时,我们也到达了底部。

随着手电筒的光芒,我看清了那个人形的原貌,那是一个巨大的青铜人俑,横躺在底部的石台上,石台有一米高,上面雕刻着各种纹饰,仔细辨认了一下,竟然无数恶鬼的造型。

我走近了看,发现这具青铜人俑十分古怪,在身侧的位置,有一条缝隙,显然,这个人俑可以打开,里面很可能有尸体一类的,而最奇怪的是,这个人俑的额头位置,开了一个孔洞,脚底的位置,也开了一个孔洞,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这两个孔洞,有什么奇特的意义?

正在这时,胖子突然拍了下我的肩膀,示意我将手电的灯光打到墙壁上,我将手电一举,登时发现,这里的空间比我想象的更大,地底经过扩宽,整个底部显得很宽阔,山壁上开了黑漆漆的八道山洞,也不知通向何方,更奇特的是,山壁上都绘满了壁画。我仔细辨认了一下,发现不是画上去的,而是用尖锐的东西,刻画上去的。

难道这壁画上,记载了什么重要的信息?

刚才放枪的人呢?他们到哪里去了?

我不断挥舞着手电筒,发现地上有很多打斗的痕迹,到处都是碎弹壳,难道他们进入那些山洞里面去了?我刚想蹲下查看,胖子突然大叫了一声:“操,小哥!”

我手一抖,手电筒差点没掉到地上,闷油瓶?难道他在这里?

下意识的回头四顾,只有我跟胖子两人,我当即骂道:“王胖子,你瞎叫什么,小哥在长白上守门,就算你思念他,瞎叫也叫不出来。”

胖子声音兴奋道:“不是,刚才我真看见小哥了!我发誓,千真万确。”我心里一惊,听胖子的口气,难道闷油瓶真在这儿?该死的,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守门什么的,都是骗我的?

我大脑一片混乱,手电筒不断挥舞,下意识的叫道:“小哥!小哥!别玩了。”墓室里空荡荡的,只有我的回声。就在这时,我的手电光突然扫到一个人影,那个人站在黑暗处,静静矗立的,那一晃眼,看身形、看姿势,竟然都和闷油瓶无异。

我手一抖,手电筒瞬间打了过去,直直射到了那个人影上,这时,我看到一具石像。

一具和闷油瓶身形极其酷似的石像。

胖子兴奋的声音一下子停了下来,喃喃道:“这……小哥石化了。”我激动的心霎时间被泼了一盆凉水,招呼了胖子一句,道:“走,看看。”

我和胖子站到了那具石像前,那是一尊真人大小的石像,身形消瘦,没有穿衣服,下体的位置与石座相连,他的面容古拙,与闷油瓶相差甚远,胖子刚才之说以会叫闷油瓶,估计是心理原因。一来,这石像身材与闷油瓶很像,二来,一个身材很像的人出现在这种斗里,恐怕谁都会误会。

我心中有些失望,看了石像半晌,没有发现什么不同,这时,我的目光却被石像身后的壁画吸引住了,因为我发现,这具石像所处的位置,竟然是壁画的开头处。

难道……这具石像,就是墓主人?

我赶紧打着手电光,开始细细的看这幅壁画,然而接下来所看到的内容,让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,因为那一切太神奇了,简直像是神话里才会出现的故事。

壁画里记录了一个民族,这个民族的聚居地在西藏脚下的地方,大约是现今的青海一带,他们供奉的是麒麟神兽这个民族曾经因为一个原因,进行过一场漫长的迁移,他们从西藏迁移到了长白上一带。

壁画上的描述是,这个民族实行的是族内通婚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族内的人很难怀上孩子,即便生下来,大多都有一些缺陷,因此在这个民族,繁衍与长寿是所有人祈求的。

他们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迁居长白上以后,由于是外来民族,因此受到了当地本土的入侵,由于族内人丁稀少,不堪战乱,他们于是退居到了长白山内,然后,发现了那一扇青铜门。

这样宏伟的建筑,让他们以为是神迹,于是便年年朝拜,甚至驯养了一种人面鸟,久而久之,他们发现那扇青铜门是有神力的,因为族人的寿命都不同程度的被延长了,有些甚至能活到两百岁,族里的一切都朝着好的方面发展。直到有一天,那扇青铜门突然开了。

是别人打开的,还是自己打开的,我无从知道,因为壁画上只有一扇打开的青铜门。

族人认为,青铜门后面,居住着神灵,现在神灵打开了大门,必然是向他们索取什么,于是便送了一男一女进入青铜门,是为活人祭。

那扇青铜门又在某一天,无声无息的合上了。

这时,他们发现自己长寿的能力在逐渐消失,难道是贡献的祭品神灵不满意?随后,有有人被送进了青铜门,但依旧如此,连送了十批人,族里觉得吃不消了,因为他们人丁本来就很稀少,而且更可怕的是,他们的寿命开始变得比普通人还要短暂。

于是,这个民族又一次迁移了,他们开始回迁故土。

当时的年代很混乱,在战乱中迁移的民族,最后四分五裂,而墓主人所在的这一支,回到了西藏。本以为离开那扇青铜门,一切都会恢复正常,谁知道族人的寿命越来越短,生下的孩子又大多有问题,最后不得不放弃了世代的同族通婚制度,开始与外族通婚。

这样的通婚逐渐的延续出了西藏一支大家族,这个家族,传到墓主这一代,是松达剌人。

接下来的事情更加离奇,与桑巴口中的传说相差甚远。壁画中记载,松达剌人统治了西藏很长时间,在位期间,发动了这里的陵墓修葺工作,并且派出很多人出去寻找,具体是寻找人还是物品则不甚明了,在壁画的最后,松达剌人似乎进入了一次青铜门,接着,他带着门内的东西走了出来,走入了雪山深处。

壁画上刻画了一卷经书的摸样,估计就是桑巴口中所说的赞生经,据说那里面记载了松达剌人的一生,那么会不会这个关于终极的线索,就是指那卷赞生经?

我越想越觉得可能。

首先,根据壁画的记载,这个民族曾经进行过一次贯穿西北的大迁移,并且在迁移途中流离失散,那么古老的张家,实行的恰巧也是族内通婚的制度,而且闷油瓶对于终极的执着,一切似乎都预示着,闷油瓶和这个松达剌人,曾经属于同一个民族。

那么,由此看来,长白山下那扇青铜门,存在的时间甚至更早了,早在被松达剌人发现以前,那扇青铜门就已经存在,它是谁建造的,它的后面,是一个怎样的世界?

如果打开青铜门,必须要靠鬼玺的话,那么两千多年前的松达剌人,是如何找到鬼玺的?换句话说,制作鬼玺的人,会不会就是制造青铜门的人?

松达剌人曾经进入过青铜门,那么他会不会掌握了这一信息?

一切或许都记载在那卷赞生经中,那么那个东西会放在哪里,会不会已经被路人甲得手了?刚才的枪声又是怎么回事?

这个壁画很长,后面记载的,则大多数是松达剌人治理西藏的平生事迹,以及奴隶殉葬的场景,即使相隔千年,至今看起来,依旧触目惊心。

我大致的浏览完毕,然后对胖子说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咱们的真正目标,不是那第三枚鬼玺,应该是那卷赞生经才对。”

胖子道:“不用说,肯定在粽子身上,不过……这也没看到棺材啊。”接着,胖子又说:“天真,你说,那东西会不会在那些洞里?”

我皱了皱眉,道:“咱们看来得一个一个找。”

胖子啧了一声,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一个一个找,必要命了?你看看这些洞穴的布局,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?”我经胖子这么一提醒,不由开始仔细去观察,这一看,顿时心里咯噔一下,这他娘的,竟然隐约是一个阵法。

整个底部,以人形青铜俑为中心,周围的八个山洞,方位之间竟然一模一样,隐隐像是个八卦方位,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墓室里有名的八灯。

八灯又叫丧魂灯,土夫子们有时候会遇到这样一种墓,墓里的八个角,燃着八盏长明灯,墓室进入之后就会封闭,而打开生路的唯一方法,只有熄灭其中一盏处于生位的灯,如若灭错,则有无数机关启动。

这种机关,依靠温度进行控制,一旦灯熄灭,里面的针扣便会产生变化,或由于温度变低而弹起,十分古怪。但这它必需要有鲛油作为原料,才能保持千年不熄灭,但鲛油本身极其珍贵,后世的人大多造不起这样的机关,因此有些土夫子即使遇到了,里面的丧魂灯都已经自己熄灭了,机关暗箭也早已经射尽。

这种机关,是根据易数中的阵法延伸而来,灭了死灯,则万箭齐发,唯一的机会只有一次。

那么我们周围的这八个山洞,会不会也是如此,一旦走错,里面等待我们的将是无数的机关?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八十二章 青铜人俑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