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七十三章 青铜棺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七十二章 悬尸

路人甲的脚下,放着老六的单筒,显然,刚才老六先是放了两枪,接着被什么东西袭击了,然后枪掉到地上,再然后他就消失了?

路人甲看向我,嘴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,很低,旋即他说道:“吴邪,现在我才发现,你让我觉得好笑,你这种人下斗,就像是个大笑话。”我知道,他在讽刺我,他的毒舌我已经领教过很多次,狠辣的手段,更是亲眼看了,也亲身尝试过了,我没辩驳,只是说道:“他是你的手下。”

路人甲嘴角微钩,笑道:“现在不是了。”

我苦笑一声,现在还能说什么?

这时,我脸上突然有些发痒,似乎有水滴在上面,接着,我看到小花两人都死死盯着我的脸,我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,于此同时,鼻尖闻到了熟悉的问道。

我伸手在脸上一抹,旋即低头看,是血。

旋即,仿佛下大雨般,大量的鲜血淋在了我的身上,那种用血洗澡的滋味,我无法形容,更不想去描述,我只感觉浑身都是热的,是血的热度,又粘又腥,还有一种猪大肠一样的味道,恶心的要命。

我整个人呆了,身体僵硬的无法动弹,这时,我的眼前划过一样东西,一团黑漆漆的东西从眼前落到了地上。我僵硬的低头去看,似乎是内脏,黑红黑红的一团,碎了。

紧接着,我抬头,看到有血,顺着头发一缕缕,如同顺着屋檐淌下的雨水,往下淌,淌在我头上。眼睛里热的狠,是别人的血流进来了,这时,我看到在那浓密的头发中,有一双乌黑的眼睛在窥视着我们,紧接着,啪,一颗头颅掉下来了。

头颅已经看不清模样,上面血淋淋的,仿佛被剥了皮一样,但即使看不清样子,我们也知道那是谁的头,而藏在头发中的那对眼珠,还是在瞪着我们。

我直愣愣的盯着它,它也看着我,仿佛下一刻就会从头发里掉下来,紧接着,眼珠仿佛在后退,缩进了头发深处,再也看不到了。

而我的身上,是血淋淋的,望着地上那颗头颅,我再也忍不住,狂吐起来,一张口,满嘴都是血的味道,仿佛我不是在吐,而是那些血钻进了我的嘴里。

我吐了一通,整个人都浑身发冷,但我还是把外套脱了下来,随后扔到地上,那件外套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了,上面全是血,接着,我又脱了一件,将满头的血擦干,随后扔在地上。

此时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很少了,在昆仑山这样的地方,冷的厉害。这个过程中,我们三人没有一个人说话,只有粗重的呼吸在回荡,我做完这些,将单筒对着上方的悬尸,我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东西,但能将老六轻易弄死的东西,一定不是我一个人能应付的。

接着,小花和路人甲也将武器对准上方,我们三个人背靠背,成三角形,武器和目光紧紧锁定着上方。

就在这时,墙上的火龙突然跳了一心,我的心也仿佛被一双大手突然抓紧,瞬间,火龙又暗了下去。

要来了!

在火龙暗下去的一瞬间,我看到头顶上方的头发突然分开,上面的悬尸摇摇晃晃,随即头颅缓缓扬起,一张干枯的脸正对着我,那眼窝是空的。

朦胧的黑暗中,悬尸的脖子底下,又探出了一个东西,具体看不清楚,只是那东西的眼睛黑亮黑亮,我只看清一对眼珠,旋即,一个巨大的黑色阴影向我扑过来,或许是人的应激反应,在这短短的一瞬间,我朝着那个扑下来的黑影,啪啪连放两枪,接着,我感觉一个干枯的东西掐住了我的脖子,旋即一股大力,我整个人瞬间从地上被扯了起来。

喉咙一阵剧痛,仿佛所有在流动的血,都一瞬间被卡在了脑袋里,随着这股巨力,我被拉进了一团头发中,那些头发扫过我的脸,我由于被抓着喉咙,嘴巴和鼻腔都生理性的大张,不断有头发钻进我的嘴里和鼻腔,旋即,我又撞上来很多硬邦邦的东西,估计是那些倒吊的粽子。

接着,我耳边听到了杂乱的枪声,腿上一阵剧痛,似乎有子弹擦着肉飞过去了。

该死,我今年跟子弹反冲。

黑暗中,我看不清抓住我的是什么东西,但一想到老六的那颗头颅,我整个人都紧绷起来,吓的什么都无法思考,只想挣脱这个东西,它速度太快,仅仅片刻,我感觉有触手一样的东西从我脚底缠上来,把我捆的很紧,只片刻便捆到我腰上的位置。

我此刻已经开始缺氧了,鼻尖是血腥味和粽子特有的暗臭,还有一种奇特的骚味,我挥舞着手挣扎,手中的枪早已经因为这一番折腾掉了,现在我的情况真是跟老六一模一样,先放两枪,然后枪掉了,然后头掉了。

但我头还没有掉,因此大力反抗起来,也不管那东西还掐着我脖子,牟足了剩余的力气,死命的往上招呼,这一打,顿时打进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里,毛有些硬,像是猪毛,但比猪毛更加密集,是什么东西?

就在这时,下方传来路人甲的声音:“别磨磨蹭蹭,打!”

“等等,吴邪还在里面……”小花的话还没说完,便是一阵密集的枪声,紧接着,我耳边响起一声尖利的叫声,似乎是被打中了,路人甲此时估计是不顾我的死活,扫射开枪了,也算是歪打正着。

紧接着,我整个人被狠狠一甩,甩到了一块很硬的东西上,缠着我的触手顿时松口,连卡着我脖子的东西也松了。

枪声还在继续,夹杂着凄厉的尖叫声与路人甲的骂声,须时,枪声停了,接着我听到小花的声音:“吴邪!吴邪——!”

我喉咙还痛的厉害,眼前一片漆黑,嘶哑的回了声:“在——!”

“上面还有没有!”

“什么——?”我没明白他的意思,哑着声音问了句。

“袭击你的东西还有没有?”

我呆在黑暗中,周围静悄悄的,于是我道:“没了。”

“你快下来……”小花话没吼完,路人甲突然道:“上面有什么?”我心里暗骂,不安好心,这种关头还想抓我趟雷,我移动了下脚,蹬了蹬,脚下的东西很坚硬,但我一蹬脚,整个人便摇晃起来,脚下的地仿佛在动,与此同时,我似乎听到了铁链的声音。。

我身上没有任何光源,只得用手去摸索,赶紧趴下不敢动,须时,晃动停止了,我吼了一嗓子:“没火,看不到。”一边吼,我一边摸索,然后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,感觉了一下,顿时吓的撒手,那是一双人脚。

如果我没估计错,应该是悬尸的脚,它们是被倒吊着的,因此脚应该在上面。我撤了手,去摸别处,结果又摸到一双冰冷的脚。

该死,全是冻肉。

我缩回手,估摸着离地大约有十几米的高度,要是直接跳下去,估计不死也得断条腿,虽然已经跛了,但总比断了好。

尸体和头发将下方的火龙光芒完全掩盖,我眼前只是黑,伸手不见五指那种黑。

正这时,小花在下面叫道:“吴邪,你跳下来,下面有具毛尸垫着,死不了。”我听他这么一说,咬咬牙准备往下跳,正这时,我耳边突然响起了咔嚓一声。

仿佛是什么断裂的声音。

怎么回事?

我心中一跳,忍不住侧耳倾听,紧接着,我感觉脚下的地面猛的往下一坠,我整个人也跟着摔了下去,仅仅不到两秒,我耳里传来巨大的轰鸣,仿佛是一台大卡车从高速桥上摔到了标速道一样,然后,我整个人重重一弹,胸口一阵剧痛,终于眼一翻,晕过去了。

也不知晕了多久,或许仅仅是片刻,我清醒过来,解小姐正猛掐我人中,我脑袋都还是僵的,肩膀的枪伤渗了血,痛。脖子也痛,脚也痛,胸口也痛,浑身没有一块舒服的地儿,环顾四周,还是在这间巨大的墓室,只是我的眼前,多了一口巨大的青铜棺椁。

怎么回事?

这东西哪儿冒出来的?

我看向小花,他指了指天上,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见上方露出了一个棺椁形状的空缺,那里原本掉着悬尸,现在都没了,全部掉到了地上,被那巨大的棺椁压着,有些露出手,有些露出头,棺椁下面还有一堆血迹。

路人甲淡淡道:“是尼玛上遇到的那东西,不过个头比较大,压扁了。”又是毛球兄弟,它难不成是母的?看上我了还是怎么地?

我苦笑一声,几乎是颤微微地站起来,这时我才发现,那具青铜棺椁上,还缠着铁链,铁链已经锈迹斑斑,断口处已经呈现出强烈的腐蚀痕迹,这东西被吊在上面也不知多少年,铁链子已经腐蚀的差不多,估计被我和毛球兄弟这一番折腾,就掉下来了,我抬头看了看,还有半截铁链垂下来,离地有六七米,人如果叠一叠罗汉,应该也能上去,况且,以路人甲和小花的身手,估计不用叠罗汉就能上去。

这具青铜棺为什么会被吊到上面去?难道……这里面躺的就是墓主?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七十四章 黑影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