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六十九章 石棺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六十八章 改造

这时,我们已经走近了离的最近的那具石棺,石棺的造型与近代的棺木有很大差距,整体设计很圆润,四角没有陵,颜色灰白,大概由于长期的水汽侵蚀,很多地方都显现出一种霉黑的颜色。

这具石棺的棺盖是被打开的,棺盖已经断成两截倒在地上,我低头去看石棺内部,本以为会看到干尸粽子,谁知里面是空的,仅有一堆破烂的布,皱成一团,已经看不出颜色。

这里地处昆仑雪域,温度极低,尸体无法腐烂,我一路走来,尸体见了一堆,但都是不露骨的,本以为又会看见一具干尸,谁知棺材却是空的。

尸体去哪儿了?

这时,老六将手电光一转,照向西面的位置,顿时,更多的石棺从黑暗中显露出来,我一看,也赶紧调转手电筒,这一下,我看的清清楚楚,不由依次数过去,赫然是九具石棺。

这九具石棺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墓室的东北角,其中有四具棺盖都被打开,其余的几具棺盖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。老六冲我做了个手势,示意分头查看,于是他往西,查看西边的四具棺材,而我则打着手电往墓室的角落而去。

第二具棺材,棺盖只盖了一半,里面依旧是空的。

我觉得这种情况有些诡异,首先,从这些棺材内部遗留的东西来看,这里曾经有过尸体,其次,这里地处昆仑山内部,尸体在棺材中,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,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有人将它们从棺材中拉了出来,第二种可能,那就是尸体自己从棺材里爬出来了。

如果是第一种情况,那它们的尸身被放在了哪里?那些人为什么会这样做?那帮人是三叔和还是黑瞎子等人?我不由想起了那个身怀应声虫的喇叭,他既然能找到这个地方,那么这几千年来,到过这座墓的,绝对不止我们这几批人,会不会是古代的土夫子做的?

如果是第二种情况……尸体自己爬起来了……我想到这里,不禁打了个寒颤,觉得是自己想多了。

我听三叔说,古墓里的粽子起尸,大多是受了活人阳气的惊扰,用科学解释,大概是死人和活人的生物电不同,但我从没听过,粽子没事会自己从棺材里爬出来的。

想到这里,我定了定心神,打着手电筒去看第三具棺材。这具棺材棺盖向一边翻,只盖了一半,我将灯光打过去,顿时看到一对幽黑的眼珠瞪着我。

这一下子没有心理防备,吓的我整个人手都抖了一下,紧接着,一双手突然从棺材里探出来,还没等我发出声音,一手捂住了我的嘴,一手抓住我的肩膀,把我往棺材里扯,我被这股大力一带,整个人都被拉进了棺材里,手电筒啪的掉在地上,灭了。

但我此时没有挣扎,因为我发现捂着我嘴的那只手,是温热的,而且也没有那种粽子特有的味道,因此我断定,这不是粽子,是个人。

是谁?

我没动,压在那个人身上,眼前黑漆漆的,什么也看不到,但鼻尖却闻到淡淡的血腥味,还有压抑的呼吸,气流喷在我的脸颊旁边。

接着,我听到外面传来响动,是老六奔跑的声音,他已经跑过了查看了,有朦胧的手电光透进来,借着微弱的光芒,我看清了这个袭击我的人,霎时间,我觉得自己的大脑轰鸣了一声,因为我看到的是解语花,而他此时,正一手捂着我的嘴,另一手撑起,将石棺的棺盖缓缓往旁边移。

我耳里听到了轻微的摩擦声,是棺盖移动的声音,这得有多大的劲儿,才能单手移动一块石板?

棺盖被盖上,我的眼前有陷入了一片黑暗,于此同时,我听到有脚步声停在我们的棺材面前。

解小九没有死?那么秀秀和路人甲他们是不是也活着?他怎么会在这里?他是怎么进来的?为什么要把我拉进来?为什么要躲在棺材里?

躲?小花在躲什么?

黑暗中,我瞪着眼,脑袋乱成一团,接着,我伸手拍了拍小花的肩膀,示意他放手,我不会说话。

接着,小花放开捂着我嘴的手,我察觉到他手臂移动的时候身体似乎抖了一下,再联系到石棺内的血腥味,难道他受伤了?

我一肚子的疑问,偏偏什么也不能问。

老六一直站在棺材边上没有动,他似乎在观察我们,他是个很小心的人。

接着,我耳边听到了摩擦声,石棺被移开了一条缝。有淡淡的光透进来,紧接着,小花迅速伸出手,瞬间将石棺给盖严实了,我不知道老六有没有发现我们,但任何人面对一具开不了的棺材,都会有所忌讳。

外面的老六半晌没有动静,就在这时,我听到了第二个人的脚步声。

旋即,隐隐约约传来对话的声音:“爷,怎么是你?”

“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

老六道:“对不起,人跟丢了,不过他侄子在我手上……嘶,好像也丢了。”他说到最后,声音似乎有些无奈,压的更低,隐隐有忌讳。

“不管他了,你是从哪里进来的?我们先离开这里。”

老六道:“什么?离开……是!”他似乎有很多疑问,但还是很听那人的话,立刻点头答应。

虽然两人的对话仅仅片刻,但那第二个声音我还是听出来了,是路人甲。

老六和路人甲是一伙人,而且听这对话,路人甲似乎是他的头,那么小花要躲的人,是路人甲?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?小花的伤是谁造成的?

我本以为两人会离开,结果就在两人话音刚落时,我的耳里,突然响起了咯咯咯的磨牙声,这声音我太熟悉了,是粽子起尸后的声音。

自从下斗后,我做了很多关于粽子知识的学习,比如最早记载粽子的书《葬论》,这本书成书早于《葬书》,至今流传下来的,也只有残本,由于知识面偏僻,市面上不好找,我是在一家老图书馆的角落才翻出了一本,而且还是89年出版的。

《葬论》里第一次记载了粽子,里面的学名是僵尸,上面说:死而不亡着为傀,亡而不腐者为僵,僵而起怪者为害。在于齿,声若叩屐为硬尸,声在骨骼为活尸,声在脚底为假尸。

这段话的大概意思,是说:死了却如同活人一样的,是傀,死亡后尸身不腐的是粽,粽子起了尸就会为害一方。粽子的分别,从声音来分辨,声音从牙齿里发出来,如同敲木门一样的,是硬棕,声音从骨头里发出来,关节活络的,是活尸,声音从脚底发出来,是假尸。

这里面的傀我没见过,死了却如同活人一样能说能动,想想也觉得不可能。

硬棕和活尸我到见过,鲁王宫的血尸,关节灵活,还有心跳,是活尸的一种,其它的硬棕更是见了很多。

假尸我虽然没见过,但却听说过,很多乡下农村至今还保留着停尸的风俗,即死后停尸七天,七天满后还有大小法事,往往十天半个月才能入土,而在这个过程中,有时候尸体会突然从棺材中坐起来,眼珠甚至可以转动,仿佛就要起尸变成硬棕,但又不会真的起尸,只需要亲人上前诚心告慰或者周围摆上公鸡血,尸体便会躺下去,这种情况,即是《葬论》中的假尸。

而我现在听到的声音,如同牙齿摩擦一样,是个真真切切的硬棕,紧接着,我听到路人甲嘴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,随即便是枪声,喝声,打斗声,仿佛唱大戏一般。

估计是路人甲跟粽子干上了,这时,我才低声问小花:“怎么回事?”

小花正要开口,突然,我发现他眼睛瞪的大大的。

不对,这里明明没有光,明明是漆黑一片的,我怎么会突然看见小花的表情?

难道是……棺材盖打开了?

我心头一跳,立刻侧过头,果然,棺材盖不知何时露出了一条细缝,细缝透出微弱的光芒,细缝外,一双眼珠直勾勾的盯着我们两人,也不知看了多久了。

那双眼睛,只有眼白,没有黑瞳。

我顿时头皮发麻,浑身仿佛被泼了一层凉水,从头冷到脚,而这时,一双干紫的手从细缝中插了进来,那双手上,青黑的指甲足有一指长,手指上青筋如同树根一样盘结,它手心朝上,旋即碰的一声,我们身上的石棺顿时被拍了出去,于此同时,一具全身赤裸的男尸暴露在我的眼前。

紧接着,我整个人被小花狠狠一推,如同停尸般从棺材里弹跳起来,还没等我回过神来,耳边突然吹过一阵凉风,一股恶臭顿时冲过来,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,旋即便有热液往下流。

他娘的,这粽子速度也太快了。

我察觉到手臂上的疼痛,顿时一个矮身,一脚就往后踹了出去,偏偏我右脚跟个残废一样,左脚一踹,仿佛踹到了铁板上,右脚一个不稳,啪的又栽进了棺材里。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七十章 粽子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