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六十七章 做戏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六十六章 尸煞

就这会儿功夫,老六已经将绳子缠在腰上,绳子的另一头栓这金二胖血淋淋的头颅,我为了避免被人发现,只能半眯着眼,也看不真切。

接着,老六将那颗头颅狠狠往上一抛,地上的绳子如同被带动一般,直溜溜的竖起来,就在头颅高度达到极限,正要往下落时,一根白色的触须闪电般的伸了出来,将头颅狠狠往上一扯,老六被这股力量带动,整个人双脚离地,他立刻攀着绳子往上爬。

这时,由于位置的关系,我已经看不清老六的状况,想了想,便重重咳嗽了一声,‘悠悠转醒’,然而问二叔:“我怎么了?”

二叔表演的很到位,跟影帝似的,忧心忡忡的看着我,焦急道:“你晕过去了,好点没?”我心里打了个寒颤,第一次看见二叔变脸的功夫,真是迅如雷电,绝对是和闷油瓶一个级别的。

我很配合的摇摇头,道:“没事了。”旋即‘不经意’的抬头一看,随后惊讶的叫道:“老六怎么上去了?”

这时,敏敏低声道:“别说话。”只见老六一半的身体都隐入了黑暗中,但是由于他嘴里咬着冷烟火,因此还是能模模糊糊看清他附近的情况。

他此时两只脚缠着绳索,双手松开,极快的把冷焰火掰成两截,将里面的化学液体全部甩了出去,一时间,墓顶的地方,到处散发着莹莹的绿光,如同上面飞了一只只萤火虫。

冷烟火中的化学物,含有极高的磷,这东西,即使没有明火,温度一高都会自燃,因此老六将冷烟火中的物质洒出去后,迅速打燃了打火机。

他的打火机仅轻轻一触,大火就轰的燃起来,将整个墓室照的红亮。整个过程极其短暂,老六身手迅速,从洒磷到点火,几乎不到半分钟时间,就在大火燃起的一瞬间,我们看清了墓顶的东西。

那是一个类似大萝卜的东西,只是体型比殉葬坑那只要小很多,身上挂满了尸体,这时,敏敏惊呼出声,道:“天呐,是老马他们。”我眯着眼,发现上面有三具现代尸体,一具是金二胖的,另外两具估计就是在墓道里走散的那两个人。

但真正让人惊奇的是,这只大萝卜居然是被关起来的。

因为我们头上的墓顶,竟然是如同铁窗一样的构造,刚好将大萝卜关在里面,而我们之前以为是枪子阻止了大萝卜下来,实际上是那些如同铁窗一样的栏杆。

此时,隔着铁栏里面的大萝卜,浑身已经被熊熊的烈火包裹,墓室里散发着浓烈的尸臭,是那种人肉烧焦时的味道,许久之后,或许是外面的尸体被烧光了,火蔓延到了大萝卜内部,我们才听到了大萝卜的惨叫,仿佛脖子被什么掐住一样的尖叫声。

老六这时已经下到了墓底,我们站在下方,仰首看着上面的大萝卜痛苦的扭动,不时有焦肉掉下来,许久之后,最终化为一团焦炭,再也没有动弹。

墓室里,焦糊的味道依旧很重,让人有一种呕吐的欲望。老六抹了把头上的汗,接着对二叔道:“出路就在头顶,那几根铁栏的空隙很大,我们都能爬过去。”

接下来的事情比较好办,由于没了大萝卜的威胁,我们在绳子的另一头栓上东西,凭借着老六极准的手法,很快钩上了一条绳子。

我看着地上多出来的那个装备包,心里有些难受,那是金二胖的,现在已经没人背了,于是我接过来,背在了背上。

我此刻无法形容心中的感觉,老祖宗有句话,说: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,而金二胖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就是我害死的,我当时太武断了。

在古墓这种危险的地方,居然任何防范措施都没有,就让他赤膊上阵了。

我也没多说什么,一行人挨个挨个往上爬。第一个上去的是黑面神,二叔在我前面,我垫后。

那个铁栏杆只有三道竖栏,我们是挑的中间那一根,这时,其他人都已经爬了过去,二叔伸着手准备拉我一把,我爬到顶,抓着栏杆准备往上时,突然感觉脖子后面冒起一股凉气,于此同时,我整个人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拉扯,几乎就要跌下去。

在千钧一发关头,二叔猛的抓住了我的手腕,他到底上了年纪,拉着我一个成年人,一时间额头青筋都跳起来了,老雷赶紧帮忙,把我往上拉,但我感觉扯住我的东西力道极大,最可怕的是,我的身体没有任何被抓的感觉,而扯住我的,似乎是一种无形力,一种无中生有的力量。

就在这时,我耳边忽然划过一阵凉风,紧接着,我听到有一个声音,似乎是在我大脑深处响起,它说:“你们都走了,就留下我一个人吗?留在这里,很惨的……”然后我感觉到,拉扯我的那股力道越来越大,我的手腕被二叔等人抓着,在这股力道的争执下,几乎都要脱臼了。

这个声音我并不熟悉,但我还是听出来了,是金二胖的声音。那一瞬间,一股惊恐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兄弟,虽然是我间接害死了你,但我真的不想死,你放过我吧。

就在这时,老六的单筒突然穿过铁栏,向着四周空放了几枪。

似乎被枪声震慑到,拉扯我身体的力量蓦的消失了,二叔等人瞅准机会,瞬间把我拉了上去。我人一上去,顿时就瘫软了,整个人如同被冷水浇了一遍,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。

此时,我们手里只打了一支手电筒,光芒很暗淡,我下意识的看了下墓室底部,墓室角落的地方,似乎缩了一团东西,隐隐是个人形。

我浑身一个激灵,赶紧道:“快,我们先离开这里。”结果我一抬头,脑袋顿时撞上了一层墓砖,这时我才发现,我们又进入了一条墓道,只不过这一条墓道十分矮小,成人蹲在里面都无法抬头。

二叔立刻道:“先离开再说,刚才那是什么东西,力道真大。”

我喉咙仿佛被掐住般,说不出话俩,半晌才咽了咽口水,道:“是……金二胖。”

这话一出,墓室里顿时陷入安静,片刻后,老六道:“先离开这里。”我们现在身处的墓道,前后相同,一时拿不定主意该走哪边。经过金二胖的事情,我心里压力极大,就怕再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,害了其他人。

半天没人说话,最后老六皱眉道:“那就往前走。”我们便排成纵队,跟蛇一样往前爬,但没爬多久,我们眼前又出现了一道栏杆,一时间,我觉得我们这批人,就像是关在笼子里的野兽。

这条栏杆很宽,我们侧着身体就能出去,爬出去后,是一间墓室。

我用手电筒四处扫了扫,墓室里很空,里面没有看到任何陪葬品,完全是一间空室,只不过墙壁上有灯座。我于是找二叔要了打火机,挨个挨个的点燃了,点到第四个角时,我的眼角突然瞟到一张邪异的鬼脸。

那张鬼脸突兀的出现在视线里,几乎让我心跳都漏了一拍。

它隐在烛光的死角处,脸是瘦长瘦长的,仅有成人巴掌大,但在那巴掌大的脸色,两只眼睛却很长,从眉心一直延伸到了发鬓的位置,显得十分邪气。

我心里咯噔一下,下意识的握住了腰间的匕首,这时,老六突然点着一支蜡烛走过来,显然他也发现了墙角的东西,接着,他说道:“好像是雕像。”然后也没管我什么反应,径自走过去,那个角落里的东西,随着烛光的逼近,也显出了原形。

那是一个人身狼首的石雕,矗立在墙壁的一角,狼脸上凸起的狼嘴微张着,似乎还在笑,狭长的双眼瞪大,有种威严的感觉。我瞬间响起了桑巴的话,他说在昆仑山深处,是库拉日杰的宫殿,而库拉日杰,正是狼首蛇身,难道,所谓的天渊棺椁,是库拉日杰的墓穴?

但,这样一个传说中的神,是真实存在的吗?

我有些心惊,或许是心理原因,总觉得石雕有些怪异,那双眼睛,仿佛在打量我一般,透着一股子邪劲。我下意识的将目光一转,这时才发现,石雕的身边是条墓道。

如果我们已经进入墓室的东宫,那么按照墓葬的格局,这条墓道后面,应该连接着不同的耳室,再往前,就是停棺的主墓室。

一想到这里,我的心脏不由紧张的跳动起来,那枚鬼玺,是不是就在主墓室里面?那里会不会有三叔的线索?还有陈文锦所说的,这里有救闷油瓶的方法,有关于终极的线索,马上就能揭晓答案了吗?

我想到这儿,仿佛有一剂强心针打了下来,先前一切的顾虑都变得不重要,我只知道,再加把劲,我就能触到想知道的一切。

我正想开口让二叔等人跟上,结果一回头,我发现我的身边突然空了。

二叔、老雷,敏敏都不见了,空荡的墓室里,只剩下我和老六。

这个墓室,除了这个石雕所在的地方,再也没有其他墓道,二叔他们去哪儿了?

我的目光迅速将整个墓室都搜索了一遍,墓室里的四角都点上了灯,一切都看的很清楚,但就在我和老六观察这个石雕的时候,三个大活人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。

我心中一惊,难道是二叔他们触动了什么机关?该死的,这座墓到底是怎么回事?要发难也不提个醒儿,搞的人措手不及。

老六显然也想不明白,眉头皱成川字,眼光四下一扫,旋即蹲下身,将手电的灯光打向我们来时的那条狭窄墓道,透过栏杆往里张望。

我不由觉得有些奇怪,于是问道:“你看什么?难道他们还走回头路了?”

老六皱了皱眉,起身道:“我怀疑这里面有翻板之内的机关。”说着,他又拿出那个小铁锤,挨个挨个的敲着墓壁,半晌,叹了口气,道:“找不出来,怎么办?”

我烦躁的抓着头发,看向皱眉的老六,突然心中一动,二叔他们,会不会是故意触动什么机关的?通过上次的事情,我几乎可以肯定,老六跟二叔不是一路的,或许就像小花跟路人甲一样,因为什么原因,不得不在一起,而二叔此刻突然消失,会不会是找到了什么办法,特意将老六摆脱了?

我越想越觉得可能,敏敏当时提醒我装晕,现在看来,她也是在为二叔办事,而老雷更不用说,跟二叔关系非比寻常,这三个人明显是一伙的,现在却一起失踪了。

而老六刚才的第一反应是去查来时的那条通道,这显然有些不合常理。因为在这种情况下,主墓室离我们只有几步之遥,没有人会莫名其妙的走回头路,因此,当我发现二叔等人失踪时,我的第一反应是这里难道又有什么奇怪的东西,把二叔他们抓走了?或者,这里有什么机关道?

但我从来没想过二叔等人会走回头路,因为完全没有意义,但老六则不同,他知道二叔想摆脱他,因此发现二叔等人失踪后,第一反应是二叔等人通过那条狭长的隧道逃跑了,因此蹲下去查看。

我这么一分析,顿时觉得八九不离十,而且二叔事先给我打过预防针,那番如同交代遗言的话,显然是在暗示我,他现在处于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,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。

一开始,我以为二叔说的危险是指大萝卜,现在看来,他是在暗指老六。

我顿时觉得头大起来,为什么二叔会跟这个人一起下斗,而且以二叔的实力,很少有人能让他如此忌讳,这个老六到底是什么来历?

想通这一点,我心中稍微安定下来,虽然不知道二叔用了什么方法,但我也不能拖他后退,这里既然没有机关,那么二叔很可能真的走了回头路。

老六一番敲打下来,没有发现,于是又将目光看向那条墓道,似乎想回去找一下。二叔既然如此费事的要摆脱老六,必然有他的打算,我怎么能在此刻拖二叔的后退?

虽然心里把二叔骂了个狗血淋头,既然知道这老六不安好心,居然还把我一个人给丢下,我心中不断腹诽,面色却一脸凝重,旋即打断老六,道:“你不会真认为二叔他们回去了吧?我看,这里的机关很了不起,看看我们之前走的那条墓道吧,这种古墓的设计者,手段不俗,我们虽然没找到,但并不意味着没有。”

老六挑挑眉,目光看向我,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我装出一脸为难的表情,挣扎了半晌,才道:“二叔他们有三个人,即使出了什么事,应该也能应付过来,咱们的食物装备都在二叔那里,经不起这么耗,依我看,还是先往主墓室走,只要我们的目标地点是一样的,总能遇上。”老六这才点点头,接着,我们打起手电,进入了那条墓道里。

墓道里有些潮湿,里面的环境很暗,我们的灯光打进去,光芒仿佛都被黑暗给吸收了,这时,我发现墓道的墙壁上,还有一些壁画。

以往下斗,我们大多直奔墓室,对壁画什么都不是很在意,毕竟我们是盗墓贼,不是考古学家,但这一次我不由细细看起来,因为对于这座墓,我有太多疑惑,因为至今为止,除了桑巴的那个传说,我们连墓主的身份都一无所知。

然后,仅仅是第一幅壁画,就将我的目光牢牢吸引住了。

古墓里的壁画,大多分为三类,第一类是记述型壁画,大多记载了墓主人的生平事迹或参与的重大事件。第二种是寄托性壁画,大多为虚构,比如墓主人如果信封仙道,那么墓室的壁画上,往往会有诸多神仙降临的场景;还有一种是装饰性壁画,这种壁画,常见于东宫。

一般陵墓的修建,都是按照墓主生前的规格,即墓主死前住的什么样子,死后的地宫也会照葫芦画瓢,所以,老祖宗又有:阳宅太广,阴宅难造的说法。当然,这只是古时候贫苦人民的玩笑话,算是讽刺的一种,讽刺为富不仁的一些人,房子造的太大,小心死后的墓修不了。

装饰性的壁画,大多在阴宅的东宫里,东宫就是墓主的阴灵,在墓穴里休息的地方,上面的壁画会有花鸟装饰,有些富豪权贵,甚至会在东宫里陪葬妻妾。

而我眼前的这幅壁画,如果说是记述性的,又显的太过离奇,如果说是寄托性的,又显得有些不伦不类,更不像是装饰性的,因为壁画的开头,画了一支军队。

这座墓不知有多少年头,壁画上的颜料早已经剥离,只偶尔能看到一点漆红挂绿,壁画上的人物,是一支行走在深山的军队。

比较奇特的是,这支军队,有些断手,有些断脚,仿佛刚刚打了败仗,由于时间太久远,连人物线条都有些模糊了,人物的神情都看不清楚,看上去很难辨认。

军队的领头人,身形画的十分高大,大概是古人的夸张。那个领头人一直走在前面,整幅壁画都是他们行进的图案。

我跟在老六身后,打着手电筒一幅幅看过去,然而越看到最后,心中越来越惊讶,甚至是冒起了一股寒气。

因为当壁画进行到第六幅时,这支军队进入了一条隧道。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六十八章 改造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