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六十章 孩尸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五十九章 殉葬坑

我举着打火机观察着周围的环境,突然想到,如果这真的是一个殉葬坑,那么必然会有通道连接着墓室。

殉葬制度始于商周,商周之前也出土过不少殉葬坑,但大多没有记录,因此也不能作为史实依据。而中国古代,历来以左为尊,以右为卑,因此墓葬也沿袭了这一传统,殉葬的奴隶地位低下,因此往往陪葬于墓的东南方,此为极阴极卑的方位,而为了这些殉葬奴隶能好好的为墓主人服务,秦汉以后,发展出了一条连通主墓的通道,《葬经》中称其为鬼道。

著名的秦兵马拥便是陪葬的一种,只不过那时候没有鬼道一说,因此兵马俑与秦皇陵隔的很远,而我眼前的这片地带,如果真的是殉葬坑,那么很可能会有一条通往天渊棺椁的鬼道。

我心中一貌起这个念头,顿时精神大振,先前被吓的紧绷的心也松了下来,这个打火机也不知还能坚持多久,随时都有油尽灯枯的危险,我现在要做的,就是尽快做一个长久光源,然后找到那天鬼道。

思及此处,我的目光不由放在了那些尸体上,那些尸身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身上的衣物早已经与尸身融为一体,由于这里寒冷的自然环境与高海拔的气候条件,这些尸身历经千年依旧栩栩如生,甚至连眼球都没有萎缩。

惨淡的光芒下,有数具尸身的眼球,刚好直勾勾的盯着我,我被看的浑身发毛,再加上全身湿透,顿时觉得一股寒气直往骨头里冒。当即不敢再多想,连忙跛着脚在尸身里搜寻,希望能找到做光源的材料。

脚下的伤口因为寒冷,此刻反而失去了痛感,就这样一瘸一拐,直往前走了十来米,依旧只能见到密密麻麻的尸体,连木屑都没看到丁点。眼见打火机的火苗时明时暗,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完蛋,我心里急的跟火烧一样,如果不是周围布满尸体,我几乎都想骂娘了。

打火机一但熄灭,那么我将被困在这里,在黑暗中陪着一堆粽子,保不住就有一两个活泼的粽子想跟我交流感情,我想到这儿,愣是浑身哆嗦的冒了一头冷汗。

打火机的光芒已经闪烁的更加厉害,我此时已经远离了水边,往岸上走了有二十来米,回头已经看不见那片水面,不仅没有找到可以用来做火把的东西,便是鬼道的影子也没见一个。

这片殉葬坑也不知有多大,光我至今所见的尸体,已经不下百来具,也不知当时修建之初,究竟杀了多少奴隶。

这时,我的目光落到了一具很小的尸体上,看体型,这具尸体应该是个小孩的,死亡时大约是六七岁左右,但从我这个角度看去,他仰起的脖胫下,有一道狰狞的伤疤,翻卷着发紫的皮肉。

小孩脸上,至今保留着临死时惊恐的神情,虽然皮肉已经萎缩,但那种扭曲的神情,即使看上一眼,也是触目精心。古代人民创造了很多至今无法解释的奇迹,那棵青铜树,那扇青铜门,在让人心生敬畏的同时,又觉得愚昧。

这孩子,当年被人割喉放血,扔进满是尸体的地下时,该是多么怨恨与恐惧。我心中一面为这具尸体的遭遇感慨,一面却萌生出一个疯狂的想法。

我的目光移到了那具孩尸的手上,他的手生前似乎被人砍掉了,没有手掌,只有光凸凸的手臂,那手臂已经收缩干煸,形成一种黑紫色,但里面的脂肪依旧没有完全流失,如果将它点燃,可以燃烧很久。

这个想发刚冒出来,我整个人都打了个寒颤,我不知到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,但当我看到那随时都会熄灭的火光时,想到我接下来要面临的下场,心中除了恐惧,居然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狂热。

我不能死,死在这里,真是太可怕了。

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自己的尸身与这些千年粽子共眠的画面,几乎要被自己的想象给吓死。我眼睛死死盯着那具孩尸,内心激烈的挣扎着,想到要拔下他的手臂用来照明,我就觉得自己的手心似乎浮现出那种触感,僵硬中带着柔软,还有淡淡的腐败气味……但仅仅片刻间,我就走向了那具孩尸,这一刻,我突然有些明白了那支德国队伍当时的疯狂,人到了极度恐惧与绝望的时候,真的什么都能做出来。

我喉咙发僵,伸出去的手哆嗦着,看着那孩尸扭曲的痛苦面孔,我忍不住喉咙发紧,虽然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催促我速战速决,但我就是下不去手。

这两年下斗,胆子虽然肥了不少,但用尸体照明这种事,我光是想一想都觉得渗的慌。

我看了半晌都不敢下手,面上装出镇定的表情给自己做心理暗示,手却抖的要命,现在这样子,如果给胖子看到,绝对要笑话我三年两载。

就在这时,我耳边响起了轻微的扑嗤声,是打火机火苗跳动的声音。

我赶紧抬头,只见火苗已经比先前矮了半截,虽然没有发绿,到估计也快撑到头了。

我见此,再也顾不得害怕,在心中狠狠骂了自己一顿,旋即对着那孩尸磕了个头,说道:“小朋友,我现在受困于此,需要借你的尸身用一下,希望你大发慈悲,别惦记我,如果我能活着出去,保证找西藏最好的喇叭给你超度。”

我以前自认为是新时代青年,大脑里是马克思理论,从来不相信什么鬼神,认为求神拜佛的人都是头脑简单,受了封建茶毒,但这几年倒斗下来,遇上的粽子鬼魂,怎么也有十来个了,光鬼打墙就跟吃便饭似的,谁要再跟我谈什么无神论,我直接抽他。

我对着孩尸说完,周围一片寂静,打火机的光芒虽然跳的人胆战心惊,但好歹没被吹灯,我对着粽子说了句谢谢,便咬着牙,忍着神经的颤悚摸上了孩尸的手臂,努力忽略手中诡异的触感,狠狠一用力,那截干枯的手臂就被我拔了下来,我赶紧用打火机去点。

虽然冻的很僵,但夹杂着布料的脂肪很快就点着了,也就在这时,那只特别配备的三防打火机终于亮起了绿光,绿光幽幽一闪,噗的灭了。

声音及其微小,但在这死寂的空间里,确格外的清晰,那微弱的声音,仿佛是在你的神经深处一般,让人觉得有些诡异。

我拿着‘火把’,看着它跳动的火苗,突然觉得冒冷汗,我从没想过,自己竟然会作出这么惊悚的事情,下意识的去看那具孩尸,这一眼,我顿时对上了一对冰冷的眼珠。

我心里咯蹬一下,觉得浑身发软。

刚才这具孩尸明明是仰着脖子,现在怎么低下头了?顿时,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,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具残破的孩尸,或许是我刚才太用力,那具孩尸的其余三肢也一副随时会断的样子,看的我头皮都发麻了。

当即不管三七二十一,举着人手火把,拔腿就跑,于此同时,我身后响起了一种骨头摩擦的声音,仿佛是太久没有活动的人在活动经骨一样。

不用看我都知道,肯定是那千年冰粽子起尸了,我顿时有种骂娘的冲动。刚刚不跟你说的好好的么,也没见你反抗啊,这时候添什么乱啊。

突然,我想起了灭掉的打火机,顿时一个激灵,难道那打火机……是被吹的?

此时,身后那种骨头摩擦的声音越来越近,我此刻手中的人肉火把是唯一的光源,自然不可能放弃,只能屁滚尿流的逃命。

以前在斗里,关键时刻总有人拉我一把,可这一次我知道,再也不会有人拉我。

美国有个心理学家,说人到了极度恐怖的时候,会忘记一起到恐怖的东西,进入一种癫狂的状态,我想自己此刻离那个状态也不远了,刚开始还躲着脚下的尸体跑,到最后,几乎是踩在这些粽子身上跑。

这时,我脑海中却突然冒出一个想法,老子这么无惧无畏的时候,居然没人欣赏,真是有些对不起场景。

想完,我连跳崖的心都有了,他娘的,我一定是受了太多刺激,已经神经紊乱了,居然会有这么不靠谱的想法,绝对是被那死胖子传染了。

我一路举着‘火把’跑,跌跌撞撞跑了足有百来米,尽然一直没看到头。

我心中一凛,觉得有些不对劲,这殉葬坑的规模也太庞大了,桑巴所讲的那个传说,年代大约是西周,到即使是周朝的王室,也无法拥有这么大的殉葬规格。

那么,这座天渊棺椁究竟埋了谁?这个规模如此宏大的殉葬坑究竟是用来干嘛的?这种时刻我也无法想的太多,只能牟足了劲儿往前跑,连回头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,只听见那东西似乎越来越近,伴随着骨头摩擦的声音,还有一种焦糊的味道。

须时我才反应过来,是人手火把燃烧的味道,这东西十分经烧,这半天,尽然丝毫看不出缩短的痕迹,就这时,我感觉耳后传来一阵腥丑,味道直冲鼻腔,我心中一惊,反射性的蹲下身,只听耳边嗖的一声,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我脑袋上飞过去了。

我察觉到那东西到了我前方,吓的我连忙后退,结果刚跑一步,脚就传来一阵剧痛,被萝卜抓出的伤口又开始往外冒血。

而这时,我发现在我前方不远处,已经是殉葬坑的尽头,而那幽黑的石壁上竟然有一扇灰白的墓门,墓门正中已然破了一个大洞,显然是被炸药一类的东西炸开的,我心里一惊,有人已经到过里,是谁的队伍?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六十一章 二叔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