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四十一章 鬼脸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四十章 血脸

那张如同血尸一样的脸上,颗粒一样的肉糜在慢慢脱落,有些落到了我的脖颈里,那里的皮肤已经被冻的麻木,我竟然没有任何感觉。

眼前的一幕,让我的头皮都炸开了,只觉得一阵麻酥酥的感觉,就这时,我发现那些掉下来的肉糜竟然动了。

这是是什么东西?我不敢大意,下意识的就想把德国人扔开,然后这家伙被我用绳子捆在身上,我一推之下,竟然纹丝不动。然而,那些肉糜落在我脖颈里后,仿佛会爬动一般,直往我衣领一面钻,由于位置关系,我也看不清那些东西是什么,只能手忙脚乱的去解绳子,待绳子一解开,我背上的德国人立刻滑了下去,啪的一声倒在雪地里。

我还没来的及去看他,突然,整个身体都痒起来,那些掉进衣领里的肉糜,仿佛虫子在蠕动一般,原本冻的麻木的皮肤,竟然升起一股痒酥酥的感觉。于此同时,我脸上手上,被蓝虫子要出来的伤口处,也痛痒的厉害。

我心知有变,也不知该不该抓捞,只得将衣服脱落,侧过头去看瘙痒的地方。这一看,差点被把我恶心死,那种虫子蠕动的感觉,哪里只是相像而已,我此刻一看,只见皮肤上,赫然有些蛆虫一样的虫子在爬来爬去。

这虫子比蛆虫还要大些,身体是透明的,里面的肠道经脉清晰可见,外表包着一层褶皱的淡蓝色皮,也看不清头尾,我脑袋一炸,心中恶心的要命,连忙拿着衣服将那些虫子扫下去,这一下力气太大,不少虫子都被我按扁,擦成一道花花绿绿,肠道身体都被磨碎,沾了汁液的地方,顿时火辣辣的痛起来,也不知这虫子体内是不是带了毒。

我见此,不敢再用衣服,只得忍着恶心,用手一个个往下拨,这时,我发现我的手指头上鼓起一个东西。

那个位置本来长着一个冻疮,后来被那种蓝色飞虫咬了,冒了一片红彤彤的肉糜,此刻,那些不规则的肉糜竟然蠕动起来,我只觉得手指痛痒的厉害,随即,那些肉糜一个个脱落,掉到了地上,这时,落在地上的肉糜里,竟然钻出一条蓝色的蠕虫,如同破壳的小蛇一般,慢慢爬出那层肉糜,在雪地里蠕动。

我瞬间明白过来,这种肉糜一样的东西,根本不是什么伤口,而是那种蓝色的虫子,在咬人的同时,会把虫卵产在伤口处,形成肉糜一样的东西。

想到这里,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特别是脸上被咬的部位,更是觉得痛痒难耐,不时便有红色的肉糜往下掉,但我身上伤口不多,很快这种感觉便消失了,真正的伤口也露了出来,是那种很正常的虫咬的伤口,只是伤口处血色较少,显得有些发白。

我赶紧去看德国人,一看之下,顿时心中一惊,只见他的整个脸都扭曲了,红色的肉糜在他脸上蠕动,不断变化,使得他的脸部如同电脑特效一般,一会儿凸起,一会儿凹下去。

而那些掉下来的肉糜,都变成了蠕动的蓝色虫子,这些虫子爬出来后,便爬到肉糜上,不一会儿,肉糜消失的干干净净,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,看来,是被这些东西给吃掉了。

我看着德国人在地上抽搐的样子,估计这些虫卵并不只是寄生在伤口上那么简单,它们很可能还会通过伤口吸血,来使自己成长。我被咬的地方不多,自然没太大的感觉,但德国人浑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,就算一条吸一口,那也是很大的损失。

想到这里,我一咬牙,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,从腿部抽出一把匕首,靠近德国人,道:“你忍着,我试试能不能把这些东西快点弄下来。”德国人整个身体已经痛的在抽搐,四肢如同被电到一般,摆出各种奇怪而诡异的造型,也不知有没有听明白我的话。

我见此,也知道时间不多了,再不动手,德国人迟早是一个死。虽然我对他没有好感,甚至是厌恶,但在我有能力的情况下,看着一个人活生生痛死在我的面前,我心里还是觉得难受,一看到他此刻的样子,我仿佛就想到了自己的结局,我们这些人,不是死在斗里,就是死在去斗里的路上,如果有一天我也变成这个样子,能有人在这种时候拉我一把,那该是一件多幸运的事。

我不知道将来如果真到了那一步,会不会有人来救我,如果是胖子和闷油瓶,我坚信会,可惜,这些人都不再了。去了长白山生死不明的闷油瓶,失踪的胖子,死去的解连环,一年前进入天渊棺椁的三叔,这些会在我落难时抛弃性命救我的人,如今都不在了,那么只能换一种方式,换我去救他们。

这是一场,我输不起的斗。小花性情大变,秀秀突然与他合作,两个原本有芥蒂的人走到一起,在这一年里,小花遭遇了什么,秀秀遭遇了什么,我无法知道,但我只知道,现在的他们,一点太多,让我无法信任。

所以,此刻我看到德国人痛苦挣扎的样子,心中不由升起一阵兔死狐悲的感觉,旋即,我摇了摇头,将这些矫情的杂念甩出去,转而拿起匕首停在了他的额头,就像刮骨一样,顺着他的脸往下刮,似乎有些效果,越来越多的肉糜从我的匕首刃上掉了下来,被匕首刮过的地方,逐渐露出德国人惨白的面皮。

他似乎好受了一些,目光呆滞的盯着天空,任由我的匕首在他脸上动作,也不怕我一刀子捅下去。那些掉下去的肉糜,都变成了蓝色的蠕虫,越来越多的虫子开始往我们四周汇聚,我一边在心中痛骂自己的血液,关键时刻就失效,一边想着,要是闷油瓶子的正宗驱邪避虫第一宝血在,我也不用这么狼狈了。

但这也只能想想,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太没用,一离了闷油瓶和胖子,真是做啥啥不成。就这片刻间,那些虫子已经开始往我身上爬,而德国人身上的肉糜才清理了一半,我也不知这虫子有什么来头,会对人产生怎样的伤害,一时拿不定主意,于是急道:“你还能不能走,咱们打游击,换个地方刮。”

德国人艰难的点点头,撑着手臂就想起来,结果才起了个上半身,两手臂一大颤,就那么倒了下去,脸直直栽进了血里。

我此刻真是连骂娘的心都有了,然而正在这时候,真正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我的视线里,竟然出现了一点蓝光。那种蓝光很微弱,在狼眼散发出的强力灯光下,几乎一闪就看不见了,我心中一惊,赶紧上去一看,顿时脊背发寒,只见有一只已经长的很大的蓝色蠕虫,那层蓝色的表皮蠕动几下,竟然软了下去,于此同时,从皮里面,又爬出一只蓝色的虫子,这只虫子,赫然就是冰缝里的那种蓝色飞虫。

那只虫子爬出来后,原地转了几圈,随即身体一抖,展开加壳一样的双翅,竟然飞了起来,于此同时,它的整个身体也开始发出蓝光,不去想它咬人的样子,真算的上漂亮。

那蓝虫子一飞起来,更多的蠕虫也开始蜕皮,我哀嚎一声,赶忙去拿装备包,如果再被这虫子咬上,咬成德国人那样,那我还要不要活了。

我一面背装备,一边回头看地上的德国人,心中默念:“兄弟,对不住了。”在这种时刻,我也没有选择,况且我不能死,我死了,胖子怎么办,三叔怎么办?心里的话刚念叨完,那个德国人竟然诈尸一样的,直挺挺的从地上坐起来,眼睛直直瞪着我,那情形太过诡异,差点没把我吓趴下。

等我缓过那股惊吓劲来,德国人已经突的站起来,对我说了一个字:“跑。”然后,他就在我惊愕的目光中开始奔跑,我脑袋仿佛卡机一样,觉得这一幕怎么也不符合常理?怎么回事?这是回光返照还是小宇宙爆发?

但此时我也没空想太多,背了包袱就跟上去,这一夜疲于奔命,刚才那一阵歇脚,腿上的肌肉刚放松,现在一使力,酸的要命,仿佛在快速融化的冰,随时都会倒下去。

德国人也不知着了什么魔,跑的极快,我打着狼眼往上追,不多时,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视线里,也就是说,他至少比我领先了两百米。

突然间我竟然想起了一个笑话,说两个人去丛林探险,被食人部落追捕,跑了很久,两人力气都消耗的差不多,甲就说:“完了,我们跑不过食人族的,他们很快会追上来。”结果乙说:“没关系,我跑的过你就行了。”就本来是个很老套的笑话,但现在,我怎么想,怎么觉得应景。

就在我心里痛骂德国人没心没肺时,我的狼眼一晃,视线里竟然出现了一张人脸。

那张人脸仅仅一晃就不见了,但我却看得分明,那是一张极大极大的人脸,上面布满了狰狞的疤痕,在黑暗中,黑洞洞的双眼竟然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
我的心霎时间漏了一拍,如同被扔上了高空一样,慌的厉害,耳朵里全是打鼓的声音。怎么回事?前面是什么东西?我手中的狼眼几乎都要握不住,但仅仅片刻间,我便反应过来,哪里会有那么大的人脸?难道是我看花眼了?

我下意识的晃动狼眼的灯光,这时,那张巨大的人脸又清晰的出现在我眼前。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四十二章 坠崖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