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三十五章 变故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三十四章 麒麟吼

我心中狂跳,左手被德国人抓着,尚且自由的右手连忙去端枪,未等我摆好架势,德国人嘴里不知骂了句什么,又扯着我调头,转身跑进了那条峡谷中,而此时,身后的狼群也更近了。

两边是高耸的冰壁,前路只有一条,也不知通往何处,我被德国人扣着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心中大脑却渐渐清晰起来,这人装疯卖傻,必然有所企图,我们一路上那样对他,他还不怀恨在心?若伺机报复,那我身上有枪支倒也不怕,只是这人城府太深,要来阴的,我不一定招架的住。

正想着怎么能甩开他,我整个人就被甩了出去,似乎是德国人狠狠推了我一把。

那一下来的太快,我也没瞧清,巨大的惯力让我摔了出去,身上的装备因为跌跌撞撞的跑动,本就掉在身上,这一下更是甩了出去。

我整个人脸朝下,摔进了冰雪里,雪沫子呛了满腔,我耳边狼嚎已经极近,虽然咳嗽的厉害,但还是慌忙爬起来,结果一起身我就愣住了,德国人不见了,而我的装备也不知所踪,黑漆漆的峡谷里,哪里还看的到半个人影?那家伙显然是抢了我的装备自己跑了。

没有装备,和队友失踪,后面还有狼群追击。若是以前,我恐怕已经吓的不知所措,但也不知是不是这几年训练下来的本能,在认清形势的瞬间,我整个人居然头也不回的往前冲,反映之快,如有神助一般,让我自己都有些愕然。

这条冰谷越往里跑,积雪越深,原本巴掌厚的雪层逐渐漫过了脚背,最后上了小腿,直覆到膝盖。我在雪地里狂奔,到最后几乎是在一步步挪,而就在这时,我发现了一丝不对劲。

狼群的速度极快,按照我此刻一步一步挪的速度,早该冲上来将我撕个粉碎了,但我却活到了现在,怎么回事?那些狼也跟我一样跑累了?这个想法显然有点不靠谱,匆忙间,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下,这一看,我不禁愣住了,身后哪里还有什么狼群?

那些黑暗中碧绿色的眼睛消失的无影无踪,此刻,我耳边只有风的呼啸声,那声音从狭窄的冰谷里吹过,在裂缝间徘徊,如同鬼的呜咽声。

黑暗中我看不清周围的环境,只觉得雪很深,已经漫过了膝盖,也不知这雪层下面有没有空洞,如果一不小心踩空,那么以我现在的情况,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了。

那些狼群呢?鸣金收兵了?到嘴的肥肉都放弃了吗?在这冰天雪地里,可猎食的动物极少,我们这几块‘肥肉’,该不会这么容易放弃吧?

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心中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,但眼下也不是我瞎想的时候,赶紧跟小花他们汇合才是,不知道小花几人是不是也进入了这条冰谷,他们还不知道德国人跑了,这黑灯瞎火,冰天雪地的,要那德国佬追上了小花等人,在背地里放几枪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想到这儿,我赶紧振作精神,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前挪。

在我模糊的映像中,这个峡谷的入口处,落差不是太大,但两边的冰川高出很多,很可能是第四季冰川移动的痕迹,因此入口处虽然只低于地平面一两米左右,但越往里面跑,两边的冰川越高,现在,连微弱的月光都挡住了,我眼前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,但也是黑麻麻一片,前后左右都分不清楚。

此时,我也只能按照映像中的方向走,慢慢挪着脚步,这么深的雪层,我即使想跑也跑不起来,如果现在那些狼群追上来,我绝对只有当点心的份儿。

也不知是不是这个冰谷地形环绕,我走了十来步,手便摸到了寒冷的冰层,冰层摸上去不太冷,更像是石头的触感,这种上古遗留的冰川,积淀了千万年,寒气都封在冰里面,触摸外面,反而不会觉得冷。

据说人在黑暗中,即使自认为走直线,最后睁开眼也会发现,路线早已经歪了,我此刻就是这种情况,我以为自己路线走歪了,于是左手贴着冰壁,摸索着前进,结果出了三步左右,手有接触到了一面冰壁。

怎么回事?左边和前面都是冰壁?不应该啊?

我心中一惊,难道是前面没路?

我立刻抛弃左边的冰壁,双手摸索中前面那一面冰墙,开始顺着冰墙的方向前进,如果前面真的没路,而是冰封的绝壁,那么我这样走下去,大概不出十不远,前面又会出现一面冰壁。

我细细数着脚步,刚走到第十步,我伸出去的手果然摸到一面坚冷的墙壁。

完了,这条峡谷的尽头,是一个倒u字型的绝地。

我一个人茫然的站在黑暗中,不知该哭还是该笑,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儿,怎么什么背运的事都让我给遇上了?我跑了这大半夜,心口痛的厉害,仿佛连接的地方就有断了一样,而现在这种绝地,前后都进退不得,我又什么装备也没有,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?

在原地足足站了十多分钟,我混乱的思绪逐渐冷静下来,发现事情远远还没有到绝境。

首先,德国人消失了。

这条峡谷只有一条路,当时我们身后又狼群追击,他甩了我,自然也不可能往回跑,只能一直向前,而我现在已经走到了尽头也没用遇到德国人,那么只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在这条冰谷中,还有其它通道,另一只可能就是,这里并不是尽头。

其次是小花他们,他们虽然跑的比我快,但那只三眼狼显然很早就等在那里,小花等人很可能跟我做出了同样的选择,进入了这条雪谷里。

现在他们也同样不见了。

那么,我与他们之间唯一的差异就是,我没有灯光。

在黑暗中逃亡的过程里,我很可能错过了其它出口。

既然有出口,那么我只要沿着墙壁一直走下去,就一定能发现,但关键是,出口时在左边还是在右边?难道我要将左右的冰墙都摸一遍?先不说体力能不能跟上,光是手一直摸着冰川,那种寒冷都够呛的。

现在离天明,大约还有两个多时辰,如果这两个时辰之内,狼群没有再追上来,那么等到天明之后,我的情况会好很多,关键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一点侥幸,一咬牙,我还是决定现在就开始找出口,当即,我开始摸索着冰壁往回走,双手细细的摸着身边的冰川。

我睁着眼睛瞪着黑暗处,双手已经被冻的僵硬,完全没有了知觉,只有长了冻疮的地方,疮眼一抽一抽的痛。冰谷里的风刮的很猛烈,风吹过大大小小的冰缝,发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声音,有时候像狼嚎,吓的我以为狼群又追上来了。

脚踩下去,雪一下子吞进了膝盖。裤子早已经被雪溶湿,但好在我特别配备的长筒靴,此刻发挥了它的功效,脚底还保有一丝热气,每踩一脚,就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,我在黑暗中,听着风声和脚步声麻木的走着。

我整个人身体发僵,脑袋都冻的模糊,也不知前进了多久,腿肚子开始打颤,我实在是撑不住,只得停在原地缓口气。我的脚步刚停下来,就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一开始我没有反应过来,究竟哪里有问题。

但仅仅片刻,我就觉得自己头皮发麻,因为我停下来了,但那咔嚓咔嚓在雪地里走路的声音,却没有停下来。

难道这里还有其它人?

他是谁?为什么一直没出声?他究竟跟了我多久?我僵硬的脖颈,目光在黑暗中搜索,可想而知,这样的黑暗中。我看不到任何东西。

但就在我转头的瞬间,我看到了半张人脸。

那个人脸出现在我的右手边,嵌在一个巨大的冰缝里,它只有下半张脸,嘴唇雪白僵硬着,其他地方都看不清。我脑袋里轰鸣一声,心脏吓的一抖,就在这时,那半张脸竟然动了,嘴角咧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慢慢向我飘了过来。

我脑海中瞬间被勾起不好的回忆,那些藏玉髓里的密洛陀,仿佛又像我走过来,而且,我眼前的东西比密洛陀更恐怖,那半截惨白的脸,在绿油油的光芒中分外骇然。

等等……光芒?

是什么东西在发光?

我忍不住后退,但体力已经到了极限,一动腿,肌肉就开始抽起来,我真是连哭的心情都没有了。

这时,那半截脸突然发生了变化,它已经离我越来越近,而我也看得越来越清楚,那张脸的上半截,竟然是一副黑色的全包墨镜。

操,路人甲!

那淡淡的绿色光芒,是一支快要燃尽的冷烟火,光芒很暗淡,被它插在胸口,只能照出二十厘米左右的范围。我此刻真是连骂娘的心情都没有了,这么一惊一松的,心脏哪能受得了啊。

我一句话也说不出,看着眼前如同鬼的路人甲,这才发现,他是从我右手边的冰缝里走出来的。这条冰缝开的比较大,如果我刚刚在坚持着摸一段,肯定也能发现。

难道这里就是出口?

我们两人谁都没有说话,半晌,路人甲道:“就你一个人?”

我本想说德国人的事情,但现在的情况,怎么也不是时候,于是点头道:“你呢?跑散了?”路人甲摇摇头,道:“我是来找你的。”

“什么?”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看了他半晌,有一种想扯他脸的冲动,这家伙……不会又是闷油瓶演的吧,在我映像中,能在这种时候,还回来找我的人,除了胖子,就只有闷油瓶了。

但闷油瓶现在在长白山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,而且一个在西边,一个在北边,差着十万八千里呢。我摇了摇头,甩掉自己奇怪的想法,道:“解九爷他们呢?”

路人甲转身,道:“在前面,冷烟火没了,你牵着我。”我要真牵着他走,将来还不被胖子笑死去?我赶紧道:“走吧,我没问题。”他态度突然这么好,我还不习惯了,难道这小子逃跑过程中受什么刺激了?

接着,我跟着路人甲后面,在这条冰缝中穿梭。

这条冰缝形状很不规则,两头宽中间窄,刚开始进去,张开双手才能摸到周围,越往里走越窄,最后是一个仅够一人过的狭窄细缝,我跟在路人甲后面艰难的往前挪,大约二十来步后,前路又宽敞起来,就在这时,我发现前面有灯光。

灯光一闪而过,随即又打回来,射到了我和路人甲身上。

这时,我听见秀秀的声音,她叫道:“吴邪他们回来了。”

强烈的灯光中,我发现小花等人都靠着山壁在休息,我走到他们其中,谁也没说话,只有桑巴开口道:“感谢赞生神,小哥你总算是平安无事。”桑巴到底年轻,这一路上,又只有我和颜悦色些,因此跟我很亲近,我听着他叫我小哥,一时有些晃神。

正这时,秀秀摇着我的手臂,道:“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

我此刻已经是累趴下了,整个人都靠在山壁上喘,歇了会儿,才将后来的事情跟他们讲了一遍,小花听的神色一变,道:“被他给算计了,吴邪,你装备包里都有什么东西?”

想到这个我就有想撞墙的冲动。

我们这一群人,可谓是各怀心思,虽然小花没有害我之心,但关键时刻,我要有个什么闪失,他也不会像胖子一样拼命来救我,因此当初在选装备的时候,我可劲儿的挑重火力,现在这些重火力装备,都到了德国人手上了。

我有些尴尬,道:“额……有一把小冲锋,有食物、狼眼、烟火、绳子、睡袋、一把小弹,还有……”毛德贵听到这里,叫道:“还有?”接着又道:“你他娘的,装备这么齐全,是不是随时想着单干啊!”我被他一语戳穿,顿时有些尴尬,路人甲嘴角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瞧了半晌,看的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。

小花到没有什么反应,他那双桃花眼瞅了我半晌,道:“他身上装备食物齐全,恐怕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秀秀皱着眉头,想道:“他会不会带着装备又回那个地洞了?”

路人甲道:“他一直隐忍不发,必然有原因,我们还是小心点。”他一句话,点明话题到此结束,有那么一点帮我解围的意思。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三十六章 狼群围猎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