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三十三章 扎营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三十二章 绝密档案

这封密案让我们所有人都无从下手,半晌,小花将东西收起来,摇头道:“算了,这件事本来就跟我们没关系。”秀秀指了指那个傻笑的德国人,道:“那他怎么办?”

毛德贵在一旁道:“留着是个祸害,我看不如……”小花冷冷看了他一眼,随即道:“先带着一起走,是死是活,到时候再说。”

我没什么意见,而且我隐隐觉得,这个德国人可以如此长寿,必然有什么奇特的地方,说不定跟我们要去的地方有很大的关系。

接着,小花给众人分配了任务,其实也没什么事,只是分了下守夜的班次,我们这伙人里,我跟路人甲身上的伤虽然不致命,但动物咬出来的伤口,稍不注意就有感染的可能,其他几人翻山越岭的,也累的够呛,小花安排众人今天好好休息,特别嘱咐我,让好好养病,明天不管我是发烧还是干嘛,必须要上路。

接着一天无话,到了第二天,我烧也退了下去,除了伤口痛之外,到没有大碍,当天早上,天空中依然刮着卷毛风,雪花打着旋儿往衣领里钻,我们接下来的路程,海拔更高,每一步都走得很吃力,那个德国人被五花大绑,由一根绳子捆着,被毛德贵牵在手上,跌跌撞撞的走在最后,老是摔跤,鼻青脸肿的。

我看着都觉得可怜,于是跟毛德贵说:“你累了吧,我来。”毛德贵乐的将绳子扔给我,我牵着绳子放慢脚步,带着那个德国人跟着队伍,时不时的就要扶他一把,完全看不出秀秀嘴里说的,此人行动敏捷,整个一笨手笨脚。

越往高处走,风雪越大,夜晚我们连个山洞都找不到,这里几乎全是雪,雪下的山石埋的很深,有些雪积聚不知多少年,全化成了坚冰,刚开始我们是在雪地里走,到后来就是在冰上走,一路上动植物绝迹,一眼望去,千里冰封,蔚为壮观。

但此时没人有心情欣赏这壮丽的景色,每个人只知道埋头往前走,我们手上的路线只有一个大概,经过推算,我们至少还要走四五天才能到达目的地,然而,第三天下午的时候,风雪变得更大了,即使带了护目镜,那些风还是能从细缝里往里面灌,刺的人眼睛都睁不开。

我两双手都起了冻疮,当年去长白山我也没长过这玩意,这里的气候,真他妈不是人呆的。

毛德贵顶着风雪,冲桑巴道:“这么大的风,你给找个歇脚的地方啊。”桑巴根本不愿意走这一趟,一路上是敢怒不敢言,他跟着小花走在最前面,闻言吼了一句:“没来过,不知道路。”

毛德贵骂了一句:“***废物!”

我牵着德国人走在最后,他整个人都是疯傻的,也不会说话,只偶尔看着小花蹦出几个短短的字,发音大概是:罗卢尔,德国话发音很奇怪,用汉语我也标不出,不过我们听久了,都知道是什么意思,大约是德语中老婆的意思。

我体力本来就不如小花,牵着德国人走了一路,已经累惨了,眼见跟他们距离越来越远,我赶紧吼了一嗓子:“小花,你德国老公掉队啦。”秀秀在我前方不远处,她扑哧笑了一声,道:“吴邪哥哥,你也太毒舌了吧。”

小花果然被气的脸色发黑,站在原地等了我们一阵,旋即皱眉看着那个半死不活的德国人,转头对桑巴和路人甲道:“在这里歇吧。”他似乎是在征求路人甲的意见。

路人甲伸出手,手上依然带着那副乌金手套,雪花静静的伏在他的手心里,半晌不化,这里的天气太冷,不像山脚,雪一落地就化成水。

这里的雪经过千百年的堆积,一层层加压,慢慢变成了白色的雪夹冰,再深一点的,就变成了蔚蓝色的坚冰,而我们此刻,就处于这样一个坚冰层上。

脚下的路面只有一层薄薄的雪,比起最初那种埋入膝盖的厚雪层,这里的雪大概只有一指厚,下面就是坚冰层。现在的时间大约是下午四点左右,天空布满厚厚重的阴霾,压得极低,仿佛下一刻就会倒灌下来,将太阳光遮的严严实实。

风雪弥漫下,可见度很低,现在的情况,确实不再适合前行,但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,右面是一层坚冰山壁,上面布满大大小小的冰缝,在风雪中,时不时就有冰块砸下来。

而我们的前路则看不到尽头,极目所望的地方一片昏暗,靠左则是一片下坡,坡度很陡,一眼望去,下面雪气蒸腾,在风雪下翻滚,看不见有多深。

那面冰壁是明显不安全的,因此我们只能选择顶着风雪,就地扎营,但好在这一次的装备是一等一的好,所携带的帐篷,有四个倒锥,足有二十厘米长。

先将倒锥打进冰层里,再将帐篷的支架与倒锥结合处拧紧,使得整个帐篷牢牢的钉在地面。

毛德贵的手下点起了一个无烟炉,将铁锅夹在上面,往里面捧了一锅子雪,不下一分钟就全部化成了水,装了有半锅,我坐在锅旁,待水煮的冒白泡便往里面扔了些压缩饼干,这里海拔太高,水根本无法沸腾,只能保持在冒白泡的状态,但好在是雪水,没有什么细菌,倒吃不死人。

这一行人,都不是话痨,一路上沉默的狠,我吃过饭就进了睡袋,不由怀念起跟胖子倒斗的时候,就是生死关头也能调侃几句,哪像现在,这万里长征还没见个影儿,一队人都死气沉沉的,我想着,要是有人看见我们,八成以为我们是一队阴兵来着。

胡思乱想了半刻,我就觉得犯困,人在寒冷的环境就想睡觉,这大概是生物进化过程中,人类所丢失的冬眠习性在作祟,我不知不觉就睡到半夜。

半夜里,那风刮的更厉害,鬼哭狼嚎的,帐篷的布被风拍打的啪啪作响,我一睁眼,才发现大多数人都被吵醒了,一个个裹在睡袋里,盯着帐篷顶,跟粽子似的。

大约秀秀也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气氛,一见我醒了,立刻跟我搭话,说:“吴邪哥哥,这风可真大。”我心道,这不废话吗?

我揉了揉眼睛,瞧见一帐篷人都挺尸一样不说话,于是想着胖子平时是怎么调动气氛的,这后面的路还长着,士气低落成这样可不行,我于是清了清嗓子,准备学着胖子的样,先来一段**语录:“咳咳……咳!”刚清完嗓子准备开口,路人甲将脸转向我,冷冰冰的蹦出一句:“喉咙破了就别屁话,听的我心烦。”

我顿时有一种冲动,冲上去掐着他的脖子吼一句,你他娘的喉咙才破了!当然,这只能想象一下,我光是想想他对毛球兄弟用的那招黑虎掏心,我的心脏都跟着疼。

我决定学习闷油瓶,潇洒的无视他,淡淡瞟了路人甲一眼,我直接将目光盯向帐篷顶,路人甲明显被咽到了,盯着我半晌没转头。

经他这么一打岔,我调动士气的心情也没有了,盯着帐篷顶看了一会儿,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纷纷冒进脑海里,弄的我心烦意乱,索性准备再睡一觉,刚缩回睡袋里,秀秀忽然扯了扯我的睡袋,道:“这风真的很大,鬼哭狼嚎的。”

我心道,这小丫头是傻了还是怎么的,翻来覆去怎么就这一句话?经她这么一说,我不禁侧耳倾听,耳朵里全是风呼啸的声音,像鬼哭,又像狼嚎,我心道:秀秀这形容词用的还真不赖,不愧是受过新时代教育的女性。正想着,心里忽然一惊……这声音怎么不对劲儿?

若说风声,这狼嚎的声音,也太正宗了,还带着颤音?

我看了秀秀一眼,发现其他人也神色严峻,显然也发现了不对劲。小花从睡袋下摸出了一把小冲锋,打了个安静的手势,压低声音道:“其他人跟我出去,秀秀和吴邪,你们留下来看着他,呆着别出去。”他指了指那个德国人,这家伙被绑了几天,身上全是乌青捆绑的痕迹,连秀秀看着都不忍心,因此睡觉的时候,只给绑了手,其他绳子都撤了。

我听出小花这明显是在保护我,心中想着就憋屈,在斗里的时候,闷油瓶跟胖子,总把我当个娘们一样,也怪我自己窝囊,没什么本事,总得被人护在后面。

如果说我这几年里,最痛心的是什么,恐怕还是在张家古楼那一次。那一次我们三个被密洛陀困在山洞里,当那些东西快要钻出来时,闷油瓶把我往安全的地方一按,胖子也吩咐了一句躲好,别出去。

那地方真黑,我什么都看不到,缩在山壁里,耳边全是厮杀声,血腥味直冲鼻腔,然后我听到了胖子的一声惨叫,接着是闷油瓶隐忍的痛呼,那一刻,我有一种冲出去的冲动。

但那时候,我满脑子都是密洛陀恐怖的脸,尖锐的爪子,我心中不断想着,冲出去和他们一起战斗!可、可最后,我***竟然脚软了。

那个山洞很狭小,里面布满了密洛陀,我倒斗那么久,第一次离这些恐怖的家伙如此近,吓的腿肚子都抽筋了,后来,当那些东西终于消失时,我看到了倒地的胖子和闷油瓶,那一刻,我站在布满尸体的山洞里,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,骂了一句:吴邪,你他妈就是个娘们,你他妈就不是个男人!

然后闷油瓶醒了,他跟我说了句遗言:还好,我没有害死你。

那个时候,我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一定要救他们,如果救不了,我跟他们一起死。

这一次,闷油瓶不在,胖子也不在,但并不意味着我还会躲在别人后面,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,我不希望以后永远这样。

小花说完,我没吭声,拿出自己那一份装备,端着单筒枪解开帐篷的帘子,淡淡道:“秀秀,你和桑巴呆着别动。”

小花讶异的看了我一眼,旋即一皱眉,道:“走吧。”接着,我们猫着腰出了帐篷。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三十四章 麒麟吼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