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三十二章 绝密档案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三十一章 松达剌人

匕首插得并不深,但刚好钉在山壁上,摇摇晃晃的,这、这他娘扥得要多大的力气?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看着对面路人甲没有一丝弧度的嘴角,很没骨气的问: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声音却已经弱了许多,我自己听了都忍不住想抽自己,吴邪啊吴邪,我以为你长进了,怎么还是这么窝囊。

他钩了钩手指,转而趴在地上,脱了衣服露出上半身,懒散散的说:“上药。”

我嘘了口气,内心忍不住抽搐。

上药就上药,再怎么说你也救了我两次,我给你上个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你能不能好好的说出来,非得进行语言攻击?还他娘的动刀子?
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我已经得罪了毛德贵这帮亡命徒,要在得罪路人甲这位杀球不眨眼的大爷,我恐怕还没到天渊棺椁就被他们解决了。

我一边给路人甲上药,一边想着胖子的事情,眼下天渊棺椁的事情太过扑朔迷离,我一点头绪都没有,相反的,比起这个,我更担心三叔和胖子的下落,胖子这人,轻易动不了他,但这一次,我怎么看都觉得胖子是被人挟持的,这样想来,事情就有些大头了,陈文锦挟持了胖子?怎么想怎么不对头。

我这一走神,手下的动作就重了些,路人甲嘴里嘶了一声,背部的肌肉一抖,随即不客气的骂出来:“你他娘的手残啦,轻一点。”

我听着就一肚子火,又不敢惹毛他,转眼瞥见了医药装备里的消毒酒精,于是撇撇嘴道:“你伤口好像有些感染。”

路人甲哦了一声,我发现他嘴角下吊,似乎显得很不高兴,我心中暗爽,嘴里却淡淡道:“要消一下毒。”他撇撇嘴,嗯了一声,接着我便直接抖着瓶口往他伤口上倒消毒酒精,路人甲吭都没吭一声,不过肌肉绷得很紧,我良心刚有点过意不去,准备收手时,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
我挣扎了一下,那力气大的跟牛一样,没挣开。

被发现了?我干笑一声,声音有些狗腿:“怎么了,是不是太痛了,哈哈,这个……忍一忍就过去了,男子汉大丈夫……”我还没说完,路人甲突然笑了一下,道:“是啊,老祖宗说,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,你对我这么好,我也不能忘恩负义。”说完,把我手中的酒精瓶一把躲过去,冷冷道:“脱衣服。”

我身上被咬出的伤口,现在都还痛的厉害,一瞟到那酒精,我就感觉肌肉都在绞痛,不由哭丧着脸,道:“我伤口好了,真的。”

我俩正说着,秀秀和小花进了山洞,看见我和路人甲的样子,两人似乎愣了愣,小花看了我一眼,什么也没说,走到那个还在昏迷的德国人面前,踢了几脚,将人给弄醒了。

路人甲这才放开酒精瓶,我赶紧将医药包收起来,就怕他一个记仇,就有帮我消毒。

这时,秀秀扯了扯我的衣袖,欠着我到了德国人跟前,她目光小心翼翼的瞟了眼路人甲的位置,声音极低的说道:“你怎么跟他搞在一起了。”

搞在一起?我正要出声,秀秀压低声音道:“他不是你我惹得起的。”我听秀秀这么一说,刚要说出口的话不由咽了下去,转而低声问道:“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秀秀沉默一会儿,摇了摇头,说了句不知道。

我心中暗骂,不知道个屁,压根是不愿意告诉我,鬼知道你们和那个人做了什么交易。

这时,小花突然开口,指了指我们所带的装备,声音压得极低,一字一顿,轻声道:“这些装备,都是通过他搞到的。”小花这么一说,我顿时一个激灵。

我们这次所带的装备,可以说是历次下斗以来最好的,这种装备,即便是三叔也弄不到,全是正规军的装备,而是都是上等货色,就我们此次携带的枪支,从小弹到长筒,甚至还有连发的小冲锋,这些可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。

这种军用装备,除非你跟军队有关系,否则脸面再大也没用。

小花说完,看了我一眼,只说了三个字:“防着他。”显然,小花也一直在防着路人甲,既然如此,那么他们为什么合作?此时人多眼杂,我有再多的疑问也无法问出口,只得先压着。

这时,那个德国人有了些反应,他眼皮动了动,似乎就要醒过来,小花戒备起来,弄的我也跟着紧张。这时,那个德国人睁开眼,目光在山洞里转了一圈,然后盯着山洞的洞顶不动了。

我顿时说不出来,这货不是小哥亲戚,这货不是小哥亲戚……

秀秀显然也很惊讶,她伸出脚踢了下德国人,道:“喂,你老实点。”德国人不动,我于是说道:“秀秀,人家外国同胞听不懂中文,咱换德语试试。”

秀秀恍然大悟,道:“吴邪哥哥,你说的对。”然后我俩同时将目光看向小花,我心中默念:德语四级,德语四级。

小花不负众望,一张口就是我和秀秀听不懂得东西,叽里呱啦一番,将路人甲和毛德贵那帮人都吸引过来。

听到德国话时,那个德国人动了动,将看山洞的目光移到了小花脸上,然后笑了笑,松垮垮的皮肤笑起来,跟个鬼似的,接着,他嘴里吐出一段话,不长,我听不懂是什么意思,于是将目光看向小花,我发现小花的脸色都青了,一脸咬牙切齿的表情。

我不由奇怪,这德国佬说了什么?好像不是太长的话,怎么把小九爷气成这样?

我没开口问,秀秀却赶忙道:“他说什么?”

小花嘴角一抽,道:“他叫我老婆。”

“啊!”我叫了一声。

小花接着皱了皱眉头,随意的踢了德国佬一脚,道:“这人神志不清,估计已经疯了很久了。”秀秀叹了口气,道:“看来上面的东西破解不了了。”

我问的:“什么东西?”

小花从怀里掏出一张折成方块的纸,随即打开,里面是密密麻麻的一片字符,那不像是文字,倒像是密码。

我在杭州的时候,有一年夏天,一个农民到了我店铺里,那鬼鬼祟祟,小心翼翼的神色,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在做亏心事。

当时我估摸着,这农民伯伯莫不是从地里挖出什么好货了?这种事情本来就屡见不鲜,很多农民在种地的时候,一不小心挖到古墓,最后的结果就是充公,比如兵马俑、三星堆,等等数不胜数。

在国际上有一个惯例,喜欢用人名命名新发现的事物,比如1972年,英国一位女生物学家,发现了一种深海小型食人鱼,一般来说,深海的鱼类都有巨大的体积,这样才能抗衡海水的压力,那那位生物学家发现的鱼却十分小,只有成人巴掌大,但它用来对抗海水压力的法宝,是一身如同鳄鱼一样坚韧的壳,因此,那种鱼类被冠上了那位生物学家的名字,命名为艾琳娜深海小鳄鱼。

当然,这种事情在中国就少多了,就像兵马俑的发掘,总不能管它叫陈二狗兵马俑,或者三星堆的天目人,总不能管它叫王麻子天目人吧?所以,以后给孩子取名字,一定要深远一些,那些个二狗什么的,当小名用也就算了,大名一定要响亮。

我当时一看到那位农民伯伯,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就冲他这神情,这装扮,准是在地里挖到什么宝贝了,我赶紧把他让进屋里,让王盟端茶倒水,一番伺候之下进入正题,结果他给我的不是什么挖出土的宝贝,而是一张信纸。

确切的说,是一封密电。

然后那兄弟跟我讲了这封密电的来历,原来他祖籍是革命圣地延安,按他的话说,他祖上爷爷那一辈,在延安给**领导人当过警卫。

后来,1947年3月,国民党单方面撕毁停战合约,对当时的革命根据地延安进行了狂轰滥炸,**领导人在接受到国民党间谍人员的密电之下,在蒋介石还没出兵之前,就退出了延安,保全了兵力。

当时由于撤退的匆忙,难免遗漏一些东西,那兄弟的爷爷跟其余人留下来负责疏散当地人民,是最后一批才撤离的,撤离之前,他爷爷路过传讯室的时候,发现电报机正在运作,接着,噼里啪啦打出了一段密电,而且是那种ss级的三重加密文件。

他爷爷吓坏了,这种ss级的三重加密文件,必然是很重要的东西,只有**领导人才知道破译方法,想来必然是极其机密,他爷爷当即收起那份文件,想着要快点赶上大部队,跟领导人送去,结果还没出王家坪,**的轰炸机就到了,他爷爷在那次战役里被炸断了一条腿,趴在废墟里等死时,遇到了一批逃难的难民,被一个女的救了,后来的日子里,两人结了婚,过在一起。

但那时候,战争局势已经完全逆转,再加上那时候的交通和通讯状况,那封三重加密的文件一直没能送出去,就这么保留下来。

这位兄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但他不想一辈子种地,刚好村里承包了大片玉米地,玉米运出去总得要车吧?他瞅准了这个机会,想要来个咸鱼翻身,想凑钱买大卡车,所以把爷爷留下的这份绝密文件揣到杭州城里,想着能不能当古董卖。

我拿着那份文件一看,满篇是密密麻麻的数字加意味不明的混乱字符,这谁能看的懂?即便看的懂,现代的保密措施早已经经过改进,这种几十年前的密件,估计除了国案局的几位头头,一般的解码专家都不一定能破译出来,即便破译出来,这里面的东西谁敢买?

于是我说道:“抗战年代的ss级文件,那是个国家领导人看的,里面所记载的内容,必然也是绝密,这类型的文案,至今都还封存在国案局里,你手里这东西,谁倒卖都是掉脑袋的事情,这生意我接不了,你也别打它主意,我真心提醒你,这东西是真的会要命的。”

那位农民兄弟听了,失望的不得了,我心里也急啊,我本就是个好奇心极重的人,但这种跟政治扯上关系的东西,不是我这种普通人能参与的,这封绝密档案70年前没能发挥它的作用,那么就让它一直沉睡着吧。

我想起这段往事,再一看小花手中的东西,心中登时咯噔一下,心想,自己怎么尽碰上这档子事,赶明儿是不是该关了西冷印社,去研究密码破译?

没等我多想,小花将手中的东西摊开,我发现那不是电文,而是手写的密码档案,而且是羊皮卷写的。像这种密码设定,并不是想有就能有的,需要调动很多人的智慧,相当于重新发明了一种文字,能做出这样密码工程的,一般只有国家政府和某些大型组织,剩下的一些小组织的密码,大多很容易破译,而我们面前摆的这一份,明显属于前者,这是一份军事密码。

一支德**队,深入中国西部昆仑支脉,身怀一份国家绝密档案,他们是为什么而来?

眼前的一切,完全不是我一个古玩店老板和一个半路出家的土夫子所能揣测的。

眼前的德国人,再加上秀秀的描述,一切似乎都指向一个奇怪的推断,那就是,这个德国人已经活了很多年。他的‘长生’是怎么得来的,是跟闷油瓶一样的特殊体质,还是如同三叔等人一样,受到过某种物质的改造?

为什么其他人都死了,而他却活了下来?

这支德**队,在几十年前进入中国,他们寻找的是什么?

那时候的青海,尚未通公路,自青海到昆仑山一脉,绵延三百万,纵横千万里,飞机都难以飞跃,这批德国人,就这样步行的进入中国,然后跨越青海直到到达尼玛雪山。

这样似乎可以解释,为什么这帮人仅仅是到了尼玛雪山,就如此狼狈,因为那时他们的前进条件和我们有天壤之别,他们用脚步,一步步征服了高原,而我们却是火车汽车,一路如同旅游般走过来。

这张记载在羊皮卷上的绝密档案,记载的究竟是什么?是这支德**队的任务目标吗?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三十三章 扎营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