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二十一章 地下河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二十章 通道

就这样疯狂的往前冲,即使后面有东西咬住我的脊背也不曾停下来,突然,我的耳边响起了一声闷响。

扑通!

是水声!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。

没等我缓过神,我的脚下一空,整个人急速往下掉,仅眨眼睛,便砸进了冰凉的水里,咬在我背后的东西受惊之下,纷纷退去,它们似乎畏水,瞬间消失无踪。

这水冷的异常,与地下水的阴冷不同,这是一种冻入骨髓的冷,显然,我所掉入的这条地下河,外面一定连着着雪原。

我此时浑身都在冒血,但一股狠劲上来,便什么也不顾了,当即顺着水流的方向往下游,没游多久,整个人就虚软下去,这一夜的折腾,流血过多,身体已经到达极限,再也游不下去了,就在我以为自己要完蛋的时候,黑暗处竟然透出一点微光。

难道是出口?

我一看见那点光芒,萎靡下去的身体顿时如同打了一支兴奋剂,跟回光返照似的,凭空生出一股气力,卯足了劲往下游,终于到了光口,我顿时连死的心都有了,只见出口竟然开在头顶上,而水流的中端处,竟然是一个水下瀑布,如果掉下去,估计就是进地狱长期驻守了。

我下的连忙往回游,但在接近瀑布口的地方,水流速度极快,游下来的时候轻松,而现在往回游,却是进三步,退两步,眼看着就离地下瀑布越来越近,我觉得心都凉了,一旦栽进去,我一个人泡在阴冷的地下水里,那是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了。

正这时,突然传出一声‘接着’。

我往声音的方向一看,朦胧的光线中,只见路人甲一手攀着洞壁,脚泡在水里,那里似乎有个可以落脚的地方,而他的衣服和裤子全都没了,而是撕成了布条做了一根绳子。

那根绳子扔过来,一瞬间就被水流打歪,我没抓住。

只听路人甲嘴里不知骂了句什么,收回绳子后,舞了几圈又扔了过来,这一次我瞅准了,立刻抓紧,路人甲在那边发力,我发了疯的往那里游,好歹算是上了岸。

这个岸是洞壁边突出的一小块岩石,仅够一人落脚,我一上去,直接踩到了路人甲脚背上,他嘴里嘶了一声,骂道:“以为自己是娘们啊,重的跟猪一样,滚下去。”

我这时候刚刚从鬼门关逛了一圈,喘的跟牛一样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到终于缓过气来,我也觉得不好意思,这么冷的地方,如果不是为了我,这位兄弟也不至于只穿内裤,刚想感谢几句,路人甲忽然道:“换只脚。”我没反应过来,下意识低头一看,只见路人甲甲发青,显然被我踩的血脉不通。

我尴尬的笑了一声,两人小心翼翼的换了脚,随即望着头顶那个洞口。

那个洞口距离我们大约有四米高的距离,而且离我们栖身的石台隔着至少五米远,根本没办法过去。我看了会儿,便转头看着栖身的石壁,本想看看能不能顺着石壁爬上去,这一看才发现,石壁带着溶洞特点,十分光滑,根本无法落手。

我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路人甲道:“你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照明工具?”

我苦笑一声,道:“如果有,我早拿出来了,你准备怎么办?”洞顶的地方虽然透光,但这地方太大,所有的一切都处于朦胧之中,看不真切。

路人甲叹了口气,右手一抬,在自己耳边按了几下,我这才发现,他的墨镜旁边还有几个微型的按钮。他这一按,我立刻想起了当时看杂志介绍的时候,这副w镜好像有很多特殊功能,其中就有红外线夜视什么的。

果然,他按完按钮,整个w镜开始变红,虽然没有明显的变化,但我知道,他现在一定看的很清楚,当即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路人甲的头颅缓缓转动,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片刻后,他摇头,道:“没有路。”

我顿时绝望了,遥望着头顶的洞口,只觉得希望近在咫尺,却无法靠近,那种感觉,就跟用刀在割脖子一样,慢慢磨蹭,偏偏没个痛快。

就这样双腿泡在冰凉的水中,片刻后,我感觉腿又痛又涨,路人甲整个人踩我脚背上,只一会儿就血脉不通,我于是说道:“换脚。”

路人甲一动不动,半晌吐出两个字:“不换。”

我顿时觉得血往脑袋里冲,本想把他一脚踹下去,但一想他舍生取义穿内裤的表现,于是忍,我吴邪也不是忘恩负义的,我忍。

又站了片刻,我腿已经冻的没知觉时,路人甲忽然将绳子往我手中一放,道:“往回游。”

“什么?”我呆呆拿着绳子,没反应过来。

路人甲解释了一句:“呆着也没用,往回游,看看上游有没有出口。”黯淡的光线中,我看见他满身的伤痕,再一想自己如今也浑身是伤,再在水里泡下去,迟早是个死,于是点头道:“行,咱们换着游。”

路人甲点点头,拿着绳子下水,一手扶着洞壁,贴着石壁艰难的往上游,当绳子绷直后,已经游出了四米远。紧接着,他抓住一块石壁的凸起,道:“你来。”我紧跟着下水,游到他前面,当绳子再一次绷直时,路人甲又接着上。

我们就这样,靠着这个衣裤做的绳子交替游,一人拽着绳子的一头,防止被水流冲走。

这水融进了山里的雪,冷的骨头都在痛,全身的肌肉更是一阵阵抽搐,伤口都被冻的麻木,渐渐远离了头顶的洞口后,周围又陷入了黑暗,只能听到水流声。

就这样不知游了多久,我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,渐渐的,再也挥不开手脚,整个人也跟着往下坠,水立刻四面八方的灌进来,此刻我整个人已经没有意识,只死死的抓着手中的绳子不愿意松开。

这是我唯一的希望,我不想死。

恍惚间,我仿佛回到了海底墓里,周围都是海水,一样的窒息感,一样的昏迷,但最后有两只手把我拉了出去,一只是闷油瓶,一只是胖子。

“慢乌龟……你死了没有……”

“真死了?行,那你去水里呆着吧,拜拜。”

我睁开眼,死死瞪着黑暗中的人,一开口,声音嘶哑的可怕:“闭嘴,小爷死不了。”

路人甲呵呵一笑,道:“还活着……乌龟的生命果然是顽强的,祸害遗千年呐。”我的眼前依旧一片黑暗,冰凉的水已经泡着身体,只是上半身已经出了水面,此刻,路人甲又找到了一块落脚点,比刚才那地方大一点,至少我们不用互相踩脚背。

周围依旧是一片黑暗,许久,路人甲道:“还要继续游吗?”我瞪着黑暗处,暗沉沉的一片,仿佛永远没有尽头,而我们两人的体力,已经耗的差不多了。

我说:“游!”声音斩钉截铁,只要还没有死,就不能放弃,这是我无数生死关头总结的经验,如果这一次我真的逃不过,那么,我宁愿是死在通往希望的路上,也不要在这里等死。

路人甲半晌没有说话,需时,他嗯了一声,道:“好。”随后我俩继续一人拽着绳子的一头,交替往前游,最大限度的节约体力,就这样在冰凉的水中交替着,直到原本紧绷的绳子忽然松了。

我猛的回头一看,依旧是黑暗,我赶紧叫了一声:“喂……”我发现,我不知道路人甲的名字,我又道:“喂,你怎么了?”黑暗中,响起了咕噜的水泡声,我心中一惊,靠,那小子也溺了。

不敢多想,我立刻下水摸,好在我反应够快,那小子还没沉深,一下子被我拧出水面,我一手拖着他的腋下,一手摸索着洞壁往前游,绳子咬在嘴里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,只能机械性的往前游,就在这时,前方再次出现一片光亮,而且是很大的一片,瞬间照亮整个黑暗。

一时间,我以为是在做梦,整个人都有些呆愣,只瞬间,便发疯般的往前游,我一边游一边叫:“喂,路人甲,有出口了,你他娘的醒醒。”

“重的跟猪一样,小爷快拖不动你了。”

终于,我游出了洞口,迎接我的是一片冰雪。

我拖着路人甲上了岸,湿淋淋的坐在雪地里,完全感觉不到寒冷,我整个人已经冻的麻木了。外面正是白天,我现在正处于一个山沟里,具体方位无法判断。

但不论如何,我总是出了那该死的隧道,此刻,我真想一觉睡过去,但显然也只能想想,现在我上身只有一件‘半身装’,裤子湿透,而路人甲更惨,只穿了一条内裤,我想到这儿,感觉去探他的脖子,脖颈下传来细微的跳动,显示他还活着。

现在的情况,睡觉显然是不可能,必须先找个地方取暖。我跌跌撞撞的起身,将路人甲用那条绳子绑在自己背上,开始在雪地里寻找取暖的地方。

这里是一片山沟,雪地里有很多枯死的灌木,取火并不难,关键要找一个避风处,好在运气不差,我背着路人甲走了百来步便看到一个山洞。

严格说起来,这不算是山洞,只是一块山壁的凹陷处,但好歹能避避风雪,我将路人甲扔进去,跌跌撞撞的在雪地里收集柴火,我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升一堆火,然后睡一觉。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二十二章 危机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