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二十章 通道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十九章 尸体

在手机的上网记录里,我居然查到了机主的msn账号,而且还是保存密码的状态,我当即按了登陆,但这里完全断网,跟本连接不上,正灰心丧气时,路人甲道:“这个账号是一段拼写。”

我一看,果然很像,账号是libaoyi,如果是姓名拼写的话,那么机主应该姓李,叫李宝义或者李包意什么的,但绝对不姓王,而且就胖子那素质,他只会玩qq,按胖子的话说,msn是连通国际,而qq是联通国内,他的业务只限于母国,不为外国同胞服务。

我正安心,路人甲又将尸体完全翻了个面,完全不受这具无头尸的影响,他将尸体的上衣扒光,随即说道:“看皮肤的老化程度,这小子应该二十来岁。”

我心中一喜,那就绝对不是胖子了。接着,路人甲又道:“这人的腿部肌肉很硬,关节粗大,生前应该练过腿部功夫,很可能是甲子腿。”我一看,果然,尸体脚关节很大,甚至有些突出,这一下子,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不是胖子了,路人甲接着问道:“怎么样,他是不是你的人?”

这下子我是由衷开始感谢他,不管怎么样,他帮了我不小的忙。心一安定下来,我就开始思考,为什么这具尸体会出现在这里?

如果不出意外,他很可能和我们的遭遇相同,受到了毛球兄弟的攻击。但最重要的是,这具尸体的身份,他是谁?或者说,他是属于谁的队伍?

从尸体的腐化程度看,他的死亡大约只有两天,而这里是高原,尸体腐化较慢,那么保守估计,死亡时间应该在一周左右,那么,洞壁上那个邪字,会不会是他刻的?

我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然后问道:“你觉得呢?”路人甲摇头,我忽然想起他刚刚的话,于是问道:“你说在雪地里爬的人就是他,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

路人甲指着尸体道:“这里没有雪,但是尸体身上很多水,而且保存程度相当好,所以我想,这具尸体的死亡地点应该是在洞外,被雪冻住,然后被这里的东西给挖出来,在那些东西运送尸体的过程中,我们误以为是人,跟了上去。”

结果就被困在这里了。

路人甲的话有道理,那么那个邪字是谁刻的?他刻什么字不好,偏偏刻个邪字,让人心底发悚,难道还有其他人到过这里?

那么他是谁呢?

来过这里的有四批人,他显然不可能是三叔的人,三叔是一年前到这里的,那么从时间上,最接近的是陈文锦和二叔的人。

而这俩批人中,二叔不知道我会找来,陈文锦也不会猜到,那么……只有胖子!

他刻意给我留下线索,告诉我陈文锦还活着,紧接着一路都留下线索,那么这就可以解释胖子的失踪了……他现在很可能跟陈文锦一路,或者说,是被陈文锦胁迫,那么,他也去了昆仑山?

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打转,一时间,我只觉得混乱不已,如果真是这样,陈文锦为什么要胁迫胖子去昆仑山?如果是跟终极的秘密有关,那么,显然挟持我更合适。

正无所头绪时,路人甲道:“这具尸体被放在这个地方,肯定有什么问题,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手机声音?”我回过神,点头道:“记得,不就是充电提醒吗?”

“是充电提醒,不过第一次响起的时候,可不是在这个地方。”路人甲声调微扬,有一丝戏谑。

我心中一惊,不错,这声音最开始并不是出现在这个地方,而这具尸体现在出现在这里,说明被人移动过。再一联想隧道里的毛球兄弟,我顿时头皮发紧,道:“这里空间比较大,不会是它们的食物储存室吧?”

路人甲没好气的开口,道:“知道还不走。”

说完,拿着打火机照明,手一太高,光照范围跟着扩大,只见在前方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,我稍微整理了下衣服,跟在路人甲身后进入了洞口。

打火机的持久性有限,只燃烧了片刻就开始发热,路人甲熄了打火机,周围陷入一片黑暗中,我们两人摸索着洞壁前行,周围一片寂静。

在黑暗中前行,完全没有时间概念,也不知走了多久,我突然撞上一堵坚硬的墙壁,没路了?

黑暗中传来一声闷哼,随即响起了路人甲的声音:“你没长眼睛啊。”我还以为是撞了墙壁,没想到是撞上了路人甲,估计是撞到他背上的伤口,因此他一开口就不怎么客气。

我也没往心里去,揉着发痛的鼻子,道:“怎么突然停下了?”

路人甲一阵沉默,需时,才开口道:“这里有风。”

我凝住身形,细细感受,果然有一阵若有似无的风拂过脸庞,我下意识的就说道:“是鬼喘气。”

路人甲突然燃起打火机,转身面对着我,嘴角一抽,冷冷道:“鬼喘气?你以为我们是在古墓里?喘个毛啊喘。”我被他一骂,头脑立时清醒过来。这一路都在黑暗的隧道里走,我整个人都走迷糊了,下意识的就把这里当成墓道。在有些封闭的古墓中,盗墓贼常常会察觉到有风,但偏偏找不出源头,这种现象,被老祖宗们称作是鬼喘气,具体是什么现象,也没人能解释清楚。

我整个人神经处于浑噩中,本能的以为是鬼喘气,就没往心里去,被路人甲这一提醒,当即浑身一个激灵,低声道:“风……有出口!”

路人甲冷哼一声,看了看四周的洞壁,伸手在洞壁上刮了一下,他带的手套前端尖锐,一刮之下,竟然刮下了一块厚厚的膏状物体。我这才发现,周围的洞壁覆满了一层堆积物,有点像是什么沉积物。
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我凑上前看着路人甲指尖的东西,闻了下,有一股怪味,但味道很淡,在密不透风的隧道里,很容易被忽略。

路人甲没理我,举着打火机往前走,每隔一段时间就熄一下火,就这样一会儿明,一会儿暗的走着,没多久,我感觉抚摸着墙壁的手传来滑腻腻的感觉,手指一屈,就有泥巴一样的东西抠进手里,与此同时,原本淡淡的怪味愈加浓烈起来,有点像下水道的味道。

那东西摸在手里实在恶心,仿佛抓了一把大便一样,我收回手,如同盲人一般摸索着前进,脚步不觉加快了些,这一抓,竟然抓住了路人甲的背心。

前面的人脚步微微一顿,随即低声道:“小心脚下。”我本来打算收回手,见他没什么反应,便心安理得的抓着他的背心往前走,这下才发现脚下的路不知何时变得很滑腻,如果不出所料,地上应该也布满了那种滑腻的东西,到底是什么?难道真的是大便?

我这么一想,立刻想到了隧道里的毛球兄弟,登时寒毛就竖起来,于是问道:“你说……这些不会是那种东西的大便吧?”难道我们进了那东西的老巢?

我下意识的就往洞顶看,但到处都是黑漆漆一片,也看不见任何东西。越往前走,脚下那层东西就越厚,到后来,我感觉自己的脚一半都陷了进去,鼻尖的那股恶臭浓的让人窒息,简直都块赶上七星鲁王宫那块积尸地了。

我本想跟路人甲说句话的,但我想起他之前的态度,明白这人看不起我,便没有开口,如果我有他那手黑虎掏心的绝活,带着我这么个拖累,也不会给好脸色,但我现在要仰仗于他,也不好开口,等小爷出去,看我鸟不鸟你。

正想着,本来寂静的洞里突然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我浑身一僵,还没反应过来,胳膊突然被人一拽,只听路人甲叫道:“快跑!”又跑?

我刚想问怎么回事,就感觉脸上突然滴了一片东西,匆忙间抬头一看,一对血红的眼珠子在黑暗中直勾勾望着我,下一刻就猛的朝我扑过来,我整个人被路人甲一扯躲了过去,而黑暗中的洞顶上,突然出现了一对对血红色的眼珠,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一片,于此同时,我熟悉的咯咯咯的磨牙声也紧跟着响起。

操,真被我猜中了,果然进了毛球兄弟的老巢,路人甲,你带的屁路啊。

我一只胳膊被路人甲拽着,另一只手中拿着匕首不停挥舞。

这些东西长期生活在洞穴中,显然已经适应了黑暗,混乱间我的匕首还真刺中了几次,但这洞顶密密麻麻都是这些地下生物,前赴后继的扑上了,我几乎在瞬间就被咬了几口。路人甲此时放开了牵着我的手臂,双手如同闪电般动作,如同鹰爪一般,靠近他的东西基本都会负伤,因此前方的路一直无法被堵死,反倒是我手中只有一把短匕,顾得了左顾不了右,刚将头上一只挡开,左手就忽然被咬住,一时痛的整个手臂一抽。

连续被咬了好几口,我几乎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,但想也想得到,必定浑身都是血,或许是失血过多,我感觉浑身发软,疼痛与疲惫一起袭来,而路人甲此刻已经冲到了前方,剩下的东西一股脑的朝我扑来。

我被咬的发了狠,右手的匕首发狂的挥舞,左手护住面,发疯般的往前冲,我不知道前方是什么,更不知道出口在那里,但我知道,一定不能放弃,每一次遇到绝境,我都以为自己会死,都以为一定完蛋了,但只要去努力,只要去拼搏,总能露出一线生机。

我吴邪一定不能折在这里,他娘的,十年后我还要去给闷油瓶顶班,我还要去天渊棺醇找三叔,我还要去找胖子,这些事情完成之后,我可以死在任何地方,但至少现在我不能死,绝对不能死!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二十一章 地下河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