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十七章 逃亡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十六章 袭击

我发现不管是哪种情况,似乎对我们都不利,于是说道:“现在贸然走不安全,我看在还是在这里等着,小花他们醒了,看不见我们自然会来找,我记得我们并没有走出多远。”

路人甲的脸隐在半面镜下,看不出表情,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于是靠着墙坐下,需时,从兜里摸出根烟,问道:“带火没。”我摸出裤兜里的打火机扔给他,两人各靠着一边的墙壁,没什么话说,至今我连他名字也不知道,我想着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,好歹今后还要合作,而且看他的身手,我还是不要得罪的好,正准备找个话题开口,路人甲抽烟的动作忽然顿了顿,随即我看见他微微侧头,朝着我们左手边的通道,似乎在倾听什么,于此同时,我也听见了一阵细微的声音,滴滴滴,有点像手机的声音。

这种地方响起手机的声音?我愣了愣,正想着要不要去看看,路人甲突然将烟一踩,拿起冷烟火只说了一个字:“跑!”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人已经向着右边的通道跑去,于此同时,那种手机铃声的声音更加清晰,但仔细听又有些不同,这其中,似乎夹杂着一种牙齿摩擦是的声音,咯咯咯的响着。

我顿时觉得后背发寒,二话不说拔腿就跑,路人甲举着那只冷烟火,速度非常快,只片刻功夫,就突然看不见人影了,我慌忙的往前跑,感觉身后手机的声音似乎消失了,但那种咯咯咯的磨牙声却一直尾随而来,我压根没有心思回头看,只听得那声音越来越近,仿佛就在我耳朵边上,霎时间,只感觉脖子里直冒凉气。

一路在隧道里狂奔,前路仿佛没有尽头似的,这时,我隐隐看到前方出现了三条岔道,岔道口都极不规则,显然是天然形成的,看来我这次掉进了一个迷宫形的地下洞窟,真他娘的不走运。

我一路只顾往前跑,身后磨牙般的声音却越来越近,我急忙回头一看,在冷烟火的绿光下,只见隧道顶上,一只活生生的绒球正掉在哪里。

两只布满关节的细长双腿,不知有什么能力,紧紧吸附着隧道顶端,那几只细长的触手如同蜘蛛网一般展开,将后路封的死死,绒球里露出一双通红的双眼,圆溜溜的泛着一点红,在惨绿的灯光下异常骇人,而那咯咯咯的磨牙声,正是从那张隐藏在绒毛下的嘴里发出的,此刻那张嘴大张着,露出密密麻麻尖锐的利齿,里面猩红一片,看的我头皮发麻,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!

我奋力狂奔,这时已经到了三个隧道口,该走哪一个?该死的,那个路人甲去哪儿了?来不及多想,身后的声音已然逼近,我下意识的拐了个弯,跑进了右手边的通道里,还没等往深处跑,脚下突然一绊,尽然又被缠住了。

我吓了一跳,如果是以前,我恐怕吓的人都软了,但经历这么多事情后,胆子好歹是练出来了,知道现在害怕也没有用,立刻抽出腰间的匕首就往脚边上捅,没等我的刀子下稳,眼前猛的扑过来一团毛球,与此同时,一张猩红的血盆大口就着我的脑袋就咬过来。

那东西来的太快,我根本躲避不及,只在千钧一发之际侧开头,但肩膀上却随之而来一阵剧痛,随即感觉一阵热热的东西流出来。

捅向脚下的匕首立刻收回就往毛球身上捅,谁知这一刀下去,如同捅到了一块香皂,那东西居然一滑就移开了,随即张口就向我的脑袋咬过来,如此近的距离,我什么反应都来不及做出,而那张血盆大口却突然停下了,我立刻往后退,只见路人甲不知何时冒了出来,竟然又是一招黑虎掏心,手直直的穿透了毛球的身体,那血就全洒我身上,一股腥臭扑鼻而来。闻之欲吐。

路人甲将毛球的尸体一甩,见我还坐在地上,一直没有弧度的嘴角微微上翘,嘴里‘啧’了一声,直接在我腿上踢了一脚,道:“起来,难道还要老子背着你跑。”说完自己又一马当先的逃命,我反应过来,狠狠在自己脑袋上拍了一下,赶紧跟上去,这次我算是知道了,这小子有些本事,我现在身上什么武器也没有,要跟丢了,绝对会被那种东西给咬死。

路人甲动作极快,好几次都差点跟丢了,跑了不知多久,这条隧道依旧没有尽头,我脑袋都开始缺氧了,现在虽然在地下,但这可是海拔三千五的高原,我这么一番折腾下来,大脑里面都开始打鼓了,耳鸣气喘,眼前发黑,再咬牙跟了一段,终于脚下一个踉跄,光荣的跌倒了。

这种时候跌倒,我真想抽自己一个耳光,再抬眼一看,那小子果然已经没有踪影了,心中真是欲哭无泪,此刻人往地上一趴,我就再也起不来了,腿肚子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,我趴在地上侧耳倾听半晌,没有那种磨牙声,也没有那奇怪的手机铃声,不由缓了口气,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。

在地上趴了许久,气息才算平复下来,此时肩膀受伤的地方疼的越发厉害,我就着冷烟火看去,只见血糊糊一片,好在已经蒙了层血痂,因此没有出血,但再这样跑下去,我绝对会失血而亡的。

现下还算安全,当即撕了块衣服,勉强将受伤的地方裹了下,被撕掉的地方露出半截肚子,低头一看,我忍不住苦笑,他娘的,我这是要跳肚皮舞还是咋的?

原地休息了会儿,我站起来继续往前走,虽然不知道前路通往何方,但现在回去的路只有一条,而且那条路上不知还有多少那样的长腿兄弟,往前走至少还有遇到路人甲的可能,运气好说不定就能找到出口。

我一面给自己做心里建设,一面支着冷烟火前进,隧道里面十分干燥,我偶尔抬头看看顶部,也不见有什么裂缝,估计了下时间,离我们下到这个隧道大约已经有一个多时辰,此刻估计已经是凌晨三四点左右,如果小花那帮人中有人起夜,此刻估计已经发现我和路人甲失踪了。

我顺着隧道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前方再一次出现两条岔道,我站在岔道口看了半晌,忽然发现其中一个隧道口尽然写着一个字,歪歪扭扭的一个邪字,显然是用什么尖锐物品划上去的。我霎时心中一热,看人果然不能看表面,路人甲虽然拽的跟二八五万似的,还算够义气,当即朝着写了字的隧道跑去。

接下来的时间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隧道里走了多久,每遇到一个分叉口,都能找到一个歪歪扭扭的邪字,我看了半晌,妈的,不知道写好一点,没文化,真可怕。

就这样追着路人甲留下的信息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隧道里走了多久,刚开始还期待着下一个转弯处就能看到出口,走到后来都几乎麻木了,最后,当我肚子出现饥饿感时,我开始着急了,因为这意味着我下来的时间已经不短了,又走了不知多久,我开始感觉到口渴,而这时,我已经开始丧失时间观念,但我知道,此刻外面必然已经是天亮啦。

路人甲也一直在前进,在岔口处,我时不时能看到他留下的那个邪字,一开始我还在嘲笑那个字写的真他娘难看,到最后,我几乎是渴望看见那个字,一看到那个字,我才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呆在这亢长的隧道里,那种孤独寂静的感觉,起初还不觉得,到最后,我的神经几乎蹦到极限,仿佛永远也走不出去似的。

在我不知第几次看到那个邪字后,一直寂静的隧道里,忽然传出一阵细微的响声,我身体一僵,凝神细听,又是手机的声音。

滴!滴!滴!

滴!——滴!——滴!——

细微的声音从前方不知名的黑暗中传来,我下意思的想到了毛球兄弟,整个人被这声音吓的几乎要跳脚,随即快速镇定下来,感谢汪藏海他老人家的训练,钻多了斗,别的没长,胆子肥了些。

我听着那时远时近的声音,慢慢冷静下来,因为这不一定是毛球兄弟的,也有可能是路人甲的手机,现在在这隧道里,只有我跟他两个活人,除了路人甲,别无他想,我当即举着冷烟火往声音传来方向跑去,没跑几步,声音却突然断了。

周围瞬间恢复死一般的沉寂,于此同时,我手中的冷烟火光芒更加暗淡,里面的磷用的差不多了,原本有五六米的照明范围,现在缩小到一米左右,几乎只能看见眼前的东西。

我瞪着前方黑暗处,停下脚步侧耳倾听,那声音如同来时一般神秘消失,我忽然产生一个联系,想起了在西王母国的水洞里,那个引诱我前进的野鸡脖子,也是弄出奇怪的声音。

我突然觉得脖子发寒,不敢再往前走了,就跑走到前面,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正被自己的想象力吓的脊背发寒时,前方的黑暗处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那个人影站在远处,一动不动,如同一座雕像般。我几乎要跳脚了,他娘的,刚刚还什么东西都没有,从哪儿冒出来的?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匕首,我正犹豫着还要不要往前走,那人影忽然动了,并且慢慢向我走了,与此同时,那种滴滴的手机声音又跟着响起了。

这时,我看清了,来人是路人甲。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十八章 路人甲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