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七星鲁王| 圣雪寻踪| 黄河鬼棺| 老九门| 怒江之战| 藏海戏麟| 无声之城| 南部档案

昆仑狼窟 第七章 地

目录:主页 > 盗墓笔记九(邪灵一把刀) > 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六章 猜测

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赵旺已经过来上班,一见我下楼,立马热络的跟我打招呼,问:“邪哥,吃早饭了没有,我正好要去买。”他刚大学毕业,二十出头,有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,也不叫我老板,管我和王盟都叫哥。

我想了一夜,还是觉定要去三叔的地址那里查探一下,但忙了一晚上也确实饿了,便让赵旺去买了早餐,他买了两碗热乎乎的馄饨,用塑料盒子打包。现在才早上八点,街道上基本没什么人,我跟他坐在木桌子上呼啦啦的吃馄饨,他突然说:“邪哥,昨晚上王哥打电话来,说你电话一直关机,让我转告你,你让他办的事情,一切顺利。”

我掏出手机一看,发现没电,早已经自动关机了。经过一年多的磨练,王盟对盘口的事情都已经上手,我身边留下的人,也就他跟的最久,算来也只能信任他了,盘口里明面上的生意都让他在跑,每个半个月就向我汇报一次,算来昨天正是汇报的日子。

我点点头,喝咬下最后一口馄饨,发现对面的赵旺连汤底都喝光了,果然是年轻人胃口好,我发现他一直盯着我瞧,于是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对我说?先说好,加薪的话免谈。”

赵旺嘿嘿一笑,道:“没,我这不是看你两个黑眼圈太惹眼了么,老板,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,该不是闹鬼吧?”

我瞧着这小子最近胆子越来越大,于是黑着脸道:“我吴邪的名字时白取的?有我在,什么妖魔鬼怪都来不了。”赵旺咽了咽口水,说:“可我听说,古董店这类地方是最容易招鬼的。”我发现这小子今天有些不对劲,平时从没看他讨论过这方面的话题,今天还越说越来劲,不由奇怪道:“你发什么疯?”

赵旺抓着自己额前的碎刘海,砸了砸嘴,说:“邪哥,你前几天刚走的那天晚上,我关了门回家,走到一半想起自己手机忘带,所以回去拿手机,结果我就听到二楼霹雳巴拉的响,就像是有人再翻东西一样……”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,我心中一惊,不动声色的敲着桌子,四平八稳的说道:“然后呢?”

赵旺见我没什么表情,于是又说道:“我当时以为招了贼,于是抄起锁门的铁杆子猫上楼,结果灯一打开,一个人也没有,所有的东西都原封不动,当时吓的我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,邪哥,你以前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?”我喝了一口汤,敲了一下赵旺的头,白了他一眼,道:“他娘的,我遇到过,做梦的时候遇到过。”

赵旺揉着脑袋,嘀咕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,爱信不信。”

我自然相信他的话,但我可不认为是什么鬼怪,看来事情比我想象的复杂,我人一走,家里就遭了‘贼’,而且这个贼还能瞬间隐匿踪影,又什么东西都没拿走,他到底想找什么?

我忽然一个激灵,握着汤勺的手就忍不住抖了一下,瞬间想到一个东西——鬼玺!我不知道赵旺有没有发现我的不对劲,如果是以前,我肯定立刻冲上楼,但现在我却不敢了,不是我不相信赵旺,而是这些年经历的事情让我明白,任何时候都不能被别人看透,否则你越想守护的东西,丢的越快。

喝完最后一口汤,我擦了嘴,眯起眼打了个哈欠,转身上楼,赵旺在后面问道:“邪哥,你不是要出去吗?”我递给他一个白眼,道:“这么早,我出去遛鸟吗?”赵旺语塞,等他反应过来,我人已经上了楼。

一到二楼,我懒洋洋的身体立刻僵直起来,冲进房里就将门反锁,随即拉上窗帘,整个房间瞬间阴暗下来。

靠墙的一排书架上,放着一个笔架,上面栓了些各个型号的毛笔,我将其中的一个细金狼取下来,笔头的地方刻着花纹,扒开最上层的书,书后面的架子上露出一个小孔,将笔头塞进去,只听卡擦一声,随即响起一阵机关运作的声音,后面的书柜往旁边缩露出墙里的一个暗格。

这件铺子本就是三叔给我的,设计的时候就有这个暗格,这些年来,值钱的东西我都是放在里面,现在这个暗格里只有一个块黄布包裹的东西,我看东西还在,不由松了口气,这玩意儿如果丢了,我立刻冲出去跳西湖。先不说它值几个亿,光是十年后我还得靠它开门,这东西就不能丢。

将暗格重新关好,我下了楼心中默念着信上的地址:南尾路老教宿舍1栋303。刚跨出门,赵旺就奇怪的问道:“邪哥,你不是不出去吗?”我回头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遛鸟。”

赵旺一下子扒上来,道:“邪哥,带上我呗。”我骂道:“带上你,我的铺子不用开张了啊?”赵旺嘿嘿一笑,道:“都半个月没开张了,不差这一天。”我想了想,赵旺租的房子刚好在南尾那一段,带着他也可以省些麻烦,于是让他关了店门,跟他说了地址。

我们二人赶到南尾路时已经是12点左右,这一带是老区,住的大多是外来工,赵旺问:“邪哥,要不要去我家坐坐。”

我说:“去你家干嘛?大眼瞪小眼?赶紧找路。”赵旺说他认得路,跟着他走了半个时辰,路越走越偏,我都有点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想谋财害命,于是问道:“还有多久。”

赵旺停下脚步,说:“到了。”我们现在正处于一片废墟之上,到处都是破碎的水泥板,废墟里唯一矗立着的,是一栋墙壁已经裂开的老楼,我不可置信的指了指那栋建筑,道:“它?”赵旺点头,道:“如果再晚几天,它就跟你脚下的东西一样了。”

摇摇头,我让赵旺在楼下等我,自己独自一人进入了老楼。

脚下的楼梯是老旧的灰白色,楼道上光线昏暗,这里的住家早就已经搬走,如今只剩下一栋空楼,我径自到了三楼,数着墙壁上绿漆刷出的房号,最后停在了303门前。

没有铁门,是老式的那种木门,门上的印迹斑驳,包皮脱了不少,我伸手推了推,门是锁住的,这种老木门,里面只有一个锁头,属于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那一种,我直接就伸腿踹了几脚,震的我腿脚直发麻,踹到第三脚,整个门被踹开,一股沉闷的味道铺面而来。

楼道里的电已经完全断了,整个楼道都是昏暗一片,而我眼前的房间更是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,我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之前在格尔木疗养院中不好的记忆冒出来,胳膊上就忍不住起了层鸡皮疙瘩。

还没进去已经被自己给吓到,我越想越窝囊,在心中骂了自己几句,于是燃着打火机走进房内,下意识的看了看房顶,还好,没有禁婆,什么都没有。

我发现对面就是厚重的窗帘,于是立刻将窗帘打开,窗外的阳光瞬间射进屋内,原本阴沉的房间被正午的阳光镀上一层暖意。

心中的不安瞬间就定下来,接着我开始打量起这间房屋,这是一个单间,靠门的墙边有一排书柜,书柜前面是一张桌案,对面摆放着一张铁床,桌椅之内的东西都是破破烂烂,我完全无法想象,三叔曾经有一段时间住在这样的地方。

接着,我开始对这间房屋进行搜索,整个房间的布局一眼就能看穿,没有什么能藏东西的地方,我将抽屉书柜都找了一遍,浑身蹭了一层灰也没什么发现。

在房间里踱步环视了一圈,我有些泄气的发现,这里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,目光一转落在了那张桌案上。上面铺着一张落满灰尘的中国地图,地图是镀了膜的那种,上面虽然落满尘埃,但擦一擦就能看见。

我拿了一本书,撕了开头两页空白纸,将地图擦了擦,这一下果然有发现,只见地图上被人为的画了条线。

线的开口在四川,形成一条弧形,直跨青海和新疆地区,我心中一惊,这线条的走势,明显是昆仑山脉的大致走向图,难道真被我给蒙对了?三叔临走前,一直在研究昆仑山的地形图?

压下心中的震惊,我再次仔细观察这张地图,这份地图的比值较大,而且是立体图效果,属于比较专业的地形用图,一般都是专业的旅游人士才会买,价格也比较贵。

整个地图张开有一米多宽,上面的山脉河流都有标注,而那条人为画的线条旁边还有备注,由于地图镀过膜,上面的笔墨并不好保存,被我一擦已经看不出原先写了什么,只能看到写字的痕迹,我赶忙打开抽屉,想看看能不能找出一只铅笔,将笔记临摹出来,结果刚一起身,整个后脑顿时传来一阵剧痛,霎时间大脑混沌一片,倒下时,只见二叔一身藏色唐装,正蹙眉看着我。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八章 联络

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