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鬼吹灯小说| 藏海花| 九幽将军|

第十七章 真相

目录:主页 > 鬼吹灯 >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>     作者:天下霸唱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12

上一篇:第十六章 宝藏

雪梨杨说:“你有什么话,但说无妨。

”大金牙说:“胡爷,这玩意儿可真是个宝啊!哪怕咱们这趟什么都没捡到,仅将这摩尼宝石带出去,那也不亏了!这得值多少钱呐!”我对胖子说:“等一等……”话音未落,就见三个大石孔中涌出许多沙子,竟似喷泉一样,无穷无尽,不止不歇。

转眼之间,我们的脚下到处是流沙,古墓中常有流沙机关,非常难对付,腿脚稍慢便会被流沙活埋。

可从石孔中涌出的流沙,在手电筒的光束下,金光迸射。

大金牙抓起一把,捧在眼前看了看,他的声音都在发抖:“二位爷!咱们哥们儿真发了,金沙!”

3

我抽出工兵铲,从后方悄悄接近,见玉面狐狸刚要往岔口中走,一抬手揪住她的头,将她拎了回来。

只见玉面狐狸跑出几十步,她用摩尼宝石在自己手中用力一划,摩尼宝石的边缘将她的掌心割破,她用鲜血抹在宝石上,又将狼眼手电筒按在上面。

但见从中放出一道奇光,比之前可要亮得多了,那道光往前一照,通道中居然有一个原本并不存在的岔口。

我又将摩尼宝石放出的光往四下里一照,照见通道中的一个岔口,招呼其余几人:“别看了,快往里边走!”雪梨杨等人也感觉到了情况危急,再不走,就让这通道夹扁了,一行人拎上背包,快步进入岔口。

大金牙说:“胖爷,您太会算了,我这儿掰半天手指头还没数明白呢。

对!五个人,一人两成!”我说:“什么叫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,我们可也没比你低了一头,还要分什么贵贱不成?”我又惊又喜,对玉面狐狸说:“原来这就是摩尼宝石中的秘密!”胖子说:“老胡,你干什么去了,身上怎么全是血?”

4

说话这会儿,对面的石壁又近了两米,倒在地上的大金牙突然像诈尸一样跳了起来,叫道:“胡爷,胖爷,通道变了!”胖子说:“谁敢牙崩半个不字儿,老子一铲子一个,管杀不管埋!”我一听这话可有几分斗气的意思,雪梨杨平时从不这么说话。

这二人再说下去,怕是要掐起来了,还是赶快打开石椁,找条生路出去才是。

当即让玉面狐狸去推椁盖,又给胖子打了手势,让他在后面用步枪对准玉面狐狸,如果玉面狐狸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,立即干掉她。

玉面狐狸无奈,只好上前去推动椁盖,我们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。

狼眼手电筒的光束和黑洞洞的枪口,都对准了玉面狐狸和石椁。

雪梨杨帮我止住鼻血,又擦掉我脸上的血迹,她也问我:“你怎么全身是血?”一行人往斜坡下走了许久,尽头是一道石壁,下边摆了个方方正正的大石椁,周围空空荡荡的,没有任何东西,更让这石椁显得十分突兀。

我并不知道这是不是石椁,但是以往我在古墓之中,见到有石盖的棺椁,大抵也是如此。

只不过这个石椁上没有任何阴刻或是浮雕的纹饰,上边也没有积灰。

我心想:“玉面狐狸口中所说的宝藏,十有八九在这其中!”虽然我很想看看这里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,但是走到这一步,我不得不处处小心。

因为我完全想象不出,见到石椁中的宝藏之后会发生什么。

这时,雪梨杨对玉面狐狸说:“宝藏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胖子说:“她看你去了半天不回来,往前面找你去了,你没见到吗?”胖子说:“咱可没蜡烛了,还开不开这个石椁?”我稍稍往旁边一闪,又顺势一仰头,发出一声闷哼,滚倒在地,感觉鼻子中的血已经流到了嘴里。

虽然有所准备,我可没料到玉面狐狸会下如此狠手,不是我躲得快,从我鼻子中流出来的可就不光是血了,那还该有粉红色的脑浆子!我往地上一倒,手中的狼眼手电筒和摩尼宝石也都扔在了地上。

玉面狐狸捡起这两样东西,惶惶往前跑去,可能是怕雪梨杨等人随时会过来。

我心口“怦怦”直跳,看看这几个人分别是胖子、大金牙、玉面狐狸……没有雪梨杨!我刚一转头,玉面狐狸忽然伸出两根手指戳在我肋下,我捂住肋下一弯腰,同时将头转了回来,一个“啊”字还没出口,她右掌一抬,又在我的鼻子下面狠狠往上一托,这招儿可太狠了。

人的鼻子是软骨,正面挨一下顶多把鼻子打断,玉面狐狸这却是要命的招儿。

从斜下方往上发力,可以将人鼻梁中的骨头直接插进脑子!我再也按捺不住,将她紧紧抱在怀中,雪梨杨挣脱开说:“成什么样子,这里还有其余的人在。

”我对玉面狐狸的话不以为然:“你先祖是拘尸国主君,那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?如今这都什么年头了,你顶多也就是……”大金牙说:“杨大小姐所言甚是,埋了上万年的古国,其中的东西是不该出世的,换句话说,就是不该让人看到的。

可这话也得两说啊,什么人该看,什么人不该看?不该看的那是村夫愚妇、贪财忘义之辈,可咱们这儿都是什么人呐!你们三位乃是当世的摸金校尉,别看我大金牙只是在潘家园儿混口饭吃,但是鸟随鸾凤飞腾远,人伴贤良品自高。

我见天儿跟你们三位后边转,不敢说流芳百世,是不是也足以遗臭万年……”玉面狐狸也吃了一惊,从地上站起身来,正在这时,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雪梨杨跑了过来,她一看我这一身的血,同样吃惊不已,我见她还在,顿觉心头一热。

可情况紧急,来不及多说什么了。

我抬起胳膊抹一把脸上的血,又涂在摩尼宝石上,手电筒的光束照上去却没有任何的反应,宝石全被鲜血遮住了,连壁画也照不出,我心下一惊:“我的血不成么?”来不及再想了,我一把将旁边的玉面狐狸拎了过来。

玉面狐狸目中含怨:“你既然都知道了,还用得到我吗?”我们在通道中都曾见到玉面狐狸用她的血使摩尼宝石发光,这才照出道路来到此地,她这话倒是让人无从反驳。

玉面狐狸大惊:“姓胡的,你要干什么?”我对玉面狐狸说:“我还不知道宝藏是什么,可又怕让这东西咬了,所以还得你先上。

”我用狼眼手电筒照向对面的石壁,相距我们只不过六七米了,再也没有时间和力气跑去下一个地点。

我用一种我自己都觉得可怕的声音从喉咙中挤出几个字:“雪梨杨在哪儿?”玉面狐狸将脸扭到一旁,这俩人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,我在她们对面都能闻到一股陈年老醋的酸味儿。

我原以为玉面狐狸不会回答,没想到她想了想,对雪梨杨说:“我不告诉你们宝藏的真相,是不想你们送命,可人若当死,拦也没用!”我一听这话,当时两条腿都软了,扶住石壁也站不住,不由自由坐了下去,之前在屁股上挨了尕奴一鞭子,破了一道大口子,在我这一路狂奔之下,还在一直渗血。

这时候往下一坐,伤口又裂开,可我也不觉得疼,整个人有一种被掏空了的感觉。

当年在老山前线,很多战友在我面前倒下,过了很久,我仍会在梦中回到硝烟弥漫的火线上。

之前倒下的那些人,还会站在我身边,有人跟我说话,有人冲我咧开嘴笑。

我知道那是梦,在梦中我觉得这些人都还活着,而在我从梦中惊醒之后,我才会想起这些人已经不在了,一去不返,再也回不来了。

随即而来的,是心中刀绞一般的疼痛,那种感觉虽然非常痛苦,我至少觉得我这个人还在,此时我一想到再也见不到雪梨杨了,我觉得我这个人都已经不复存在了!大金牙凑上来说:“杨大小姐,鄙人有一愚见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”雪梨杨说:“这个史书文献上没有记载的古国,埋在流沙之下,又深陷地底,说不定有上万年了。

西夏人又造了一座密咒伏魔殿,挡住了下来的入口,可见其中颇有古怪,或许这个秘密是不该被世人揭开的。

”在这个5号地点中,大金牙在石壁上撞破了头,倒在地上半死不活,胖子手握步枪,紧紧盯着玉面狐狸。

玉面狐狸把脸扭到一旁,不去看胖子,然而这其中为什么没有雪梨杨?我几乎要发狂了,握住手电筒和摩尼宝石的两只手中已全是冷汗,不住发抖。

那三个人都被我的脸色还有这一身的鲜血吓了一跳。

1

玉面狐狸用轻蔑的目光逐一将我们四个打量了一遍,冷冷地说:“我先祖乃拘尸国主,身上流淌着鸿蒙宝血,你们也配同我相比?”只见玉面狐狸缓缓推动石椁,将椁盖向后移开。

我忍不住踮起脚尖,抻长了脖子,往那石椁中看。

奇怪的是上边一层石板下,并不是一个石函形状的巨椁,只有三个巴掌大小的石孔,我心想:“这三个石孔中能有什么,宝藏在这里面?”此时,忽听那石椁中发出一阵异响,胖子骂了一句:“他娘的,狐狸精,又耍花招!”对准了玉面狐狸,举枪要打。

我看了看一旁的玉面狐狸,她已经将自己的手包扎好了,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不知在想什么。

而胖子已经走到石椁前,双手一使劲,感觉可以将这椁盖推开。

大金牙说:“充其量是一大胆民女!”我说:“没蜡烛不要紧,可以让玉面狐狸去开,咱们在后边看看,其中到底有什么东西。

”他觉得最后这句词儿用得不对,又琢磨换个说法,我可不想在这儿再听他胡侃乱吹了,对玉面狐狸说:“你去打开宝藏,让我们见识见识。

2

我并不理会她,用摩尼宝石割破她的手掌,又按在手电筒上,往前一照,漆黑无比的石壁上,浮现出发光的壁画。

其余几人均是“啊”了一声,这其中也包括玉面狐狸。

她完全想不到,为何我会知道摩尼宝石中的秘密。

那里边儿是个斜坡,一直延伸向下,不知通往何处,但是众人终于逃离了那条没有尽头的通道,再往身后一看,来路已被石壁挡死。

胖子说:“见面分一半,是一人分一半吗?”胖子说:“咱这儿有五个人,那我要没算错,一人占两成,对不对?”胖子说:“你这脸上怎么也全是血?你说你们一个个吃了什么迷魂药儿了?怎么都拿脑袋往石壁上撞?不知道鸡蛋不能碰石头吗?”大金牙摇头晃脑地说:“然也!”玉面狐狸让这两人气得直咬牙,再能讲理的人遇上这二位,也插不上一句话,她迫于无奈,只好对我说:“姓胡的,你们别欺人太甚!我再跟你说最后一次,宝藏不是你们想的掏出去就可以换钱的东西!”胖子强词夺理,说道:“埋在流沙下的古国,可比你先祖的拘尸国久远得多,怎么你倒成了这个宝藏的主子了?”胖子说:“石椁中还能有什么,顶多有几个粽子。

你瞧这上边连花纹都没有,怎么看怎么寒碜,里头能有什么好东西。

”大金牙也说:“胖爷所言极是,按道儿上规矩,一碗水得端平了,见面分一半,这叫雨露均沾嘛!”雪梨杨说:“生死有命,岂在人为。

”我说:“我们是挂了摸金符的摸金校尉,开棺取宝钻土窑儿,乃是份所当为,有什么可怕?再说尽头已无出路,不打开石椁来看个明白,又能如何?”玉面狐狸说:“我这才相信你是真心真意对我。

我原以为你在我说出摩尼宝石中的秘密之后,会一铲子削掉我的头!”我说:“那怎么可能,我可不是那么狡猾的人,我对你是一片坦诚,也不怪你不信我,我这人说话就这德行,着三不着两,一直也没人对我这么好过。

冷不丁遇上柔情似水的你,让我十分冲动,十分激动,十分感动,十分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总是归根结底一句话:我这一腔子血,都愿意给你泼出来,五脏六腑都恨不得一件一件掏给你看!”我当时却完全没有想到,雪梨杨之前跟我说的那句话有多重要——上帝扔出了骰子,上帝决定结果!雪梨杨对我说:“不像石椁,打开来看,只怕凶多吉少。

”玉面狐狸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望着我,说道:“我真没看错你!你瞧,那是什么!”玉面狐狸说:“拘尸国是已经没有了,可鸿蒙宝血还是传了下来,摩尼宝石中的光乃宇理之光,那是混沌初开时的头一道光。

只有拘尸国后裔的鸿蒙之血,才可以放出摩尼宝石中的宇理之光,因此我才是宝藏真正的主人!”我翻身而起,关上肩头的携行灯筒,顾不上去抹鼻子中流下来的血,摸黑跟在玉面狐狸身后。

从一开始我就没指望她会相信我的话,我也没打算相信她,我倒要看看她带走摩尼宝石究竟要干什么。

二话不说,一铲子挥下去,削掉了她的头,热乎乎的鲜血喷了我一脸,这次连衣服上都是血了。

说实话,要不是刚才玉面狐狸对我下黑手,使出这么阴狠的招数,在我知道这个人真是她的情况下,我还真下不去手。

我拎着她的人头看了看,心中叹了口气,又将人头放在地上,捡起摩尼宝石和狼眼手电筒,一路往前飞奔,我忽然感到通道两边的石壁变窄了,通道宽四五十米,狼眼手电筒的光束仅能照到二三十米,我紧贴右手边的石壁,按说狼眼手电筒照不到左侧石壁,我也没发觉通道在动,可在跑动中,狼眼手电筒的光束一晃,我发现手电筒居然可以照到右侧的石壁,狼眼的光束不会越照越远,足以见得通道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正在变窄,我暗叫一声:“糟糕!玉面狐狸用摩尼宝石打开了暗道,使这原本宽达四五十米的通道迅速变窄,如果我们不能尽快逃脱,可能都会被夹死在其中,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骰子已经落地,无穷的可能变成了一个!而我并不知道前面的人是否安然无恙……”想到这里,我几乎不敢再往前跑了,可又不敢停下,抬头一看,前方又出现了那几个人。

玉面狐狸说:“原来你也有见识不到之处,宝藏并不是你们所想的东西,石椁中也没有古尸,你们打开宝藏,并没有任何意义。

下一篇:第十八章 水池

盗墓小说粉丝群【680777584】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