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| 鬼吹灯小说| 藏海花| 九幽将军|

第十三章 摩尼宝石

目录:主页 > 鬼吹灯 >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>     作者:天下霸唱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12

上一篇:第十二章 活人变鬼

大金牙说:“河中的女尸,那就不该用海犀了,那得用河犀啊……”这个恐怖的密咒,绝不是持咒修行人暗诵的法咒,法咒对人有用,对飞鼯可没用。

将人置于死地的,只是密咒伏魔殿中来源不明的回响!胖子说:“你可真够孙子的,合着你是没安好心,想拉上我们俩给你当垫背的?”山腹中的宫殿结构非常拢音,越往高处去,声响越大,但是这个声音似乎又并不存在,将耳朵塞住也没用。

咱们要想活命,必须找出密咒的来源。

我和胖子、大金牙无不暗骂,这是将我们当成在前面趟地雷的了,可是人在矮檐下又不得不低头。

三人抬头往前看去,分持七件法宝的伏魔天尊更具威慑,而法台上有棺座,摆了一个树椁,整个一根合抱粗的楠木,上边树皮还没剥去,仅用中间一截,从当中掏出人形,装进死尸之后,再将树椁合拢,两边扣上两个大金箍,金箍上以独角犀牛为纹饰,共有九牛,两头各有一个大铁环,以人臂粗细的铁链钉在棺座上。

我说:“那就只好揭开她的覆面,看看这粽子到底长什么样子,当真一半是人,一半是鬼?”我心想:“那可真是怪了,西夏人从什么地方找来这样一具女尸?给她造了一座密咒伏魔殿,还放置了这么多当朝的珍宝作为陪葬?也就是树椁中的这个粽子不会说话,否则我真想问个究竟!”我又对大金牙说:“你不是鼻子好使么,你给我闻闻,这粽子死了多少年了?”雪梨杨脚上穿了吉莫靴,相传古时剑侠多穿此靴,可以在壁上行走。

其实吉莫靴底部,有若干倒刺,可以借助一冲之势,在垂直的绝壁上飞奔几步。

雪梨杨伸手将摩尼宝石接住,轻轻跃上了伏魔天尊另一边的肩头。

密咒伏魔殿中的一干人等,都看得瞠目结舌。

我刚要叫好,尕奴长鞭已经出手,卷向雪梨杨的手臂。

明月珠的外壳碎裂,余下当中的摩尼宝石,光华渐渐收敛。

此时密咒伏魔殿中已变得黑灯瞎火,雪梨杨看不到尕奴的长鞭,但听风声不善,只好缩手一闪,尕奴的鞭梢儿如同长了眼,卷住了摩尼宝石,同时她从壁画上一跃而下,如同一只大鸟,无声无息地落在法台上。

大金牙抹了抹口水,伸手一指说:“这都了不得啊!单说粽子金冠旁的这些簪子,这叫龙凤簪、麒麟簪、云雀簪、游鱼簪、梅花簪、莲花簪、云形簪、龙纹簪、凤凰簪,再说这钗头,还有这些珠子……”

3

大金牙摇了摇头,只说了一句:“奇了怪了,树椁中的女子是从海中而来?”大金牙告诉我,他在很多年前听过这个说法,可你要说什么叫密咒,那他还真说不上来,他说:“是不是字儿特别多的咒,密集的咒?”我攀到金翅鸟背上,这才觉得手脚都在发抖,身上全是冷汗,可是一秒钟也不敢耽搁,脚踏伏魔天尊的大手,爬向壁画中的明月珠。

法台下边的玉面狐狸也急了,命尕奴上来抢夺。

而其余几个廓尔喀人眼中只有棺椁上的金箍,拥上法台,争抢金箍和棺中的明器。

胖子和大金牙只得从法台另一边逃了下去。

这时候我完全不敢想,我要掉下去是不是会摔成烂冬瓜,只听耳畔“呼呼”生风,迅速接近了密咒伏魔殿北侧的壁画。

我借势放开手,刚好扑住伏魔天尊手持的金翅鸟,但听胖子在下边对大金牙说:“我早跟你说了,这孙子是神风敢死队的!”胖子说:“你就别犯嘀咕了,赶紧打开树椁,看看这里边儿的粽子究竟是人是怪,顺手掏它几件明器,再从壁画中抠下明月珠,明月珠一拿到手,密咒伏魔殿里就得变得黑灯瞎火。

咱们趁乱抢他几条枪,给玉面狐狸那个狐狸精塞进棺材,让她当个粽子,方才出得这口恶气。

你们看我这计划怎么样?”大金牙说:“不是。

您容我把话说完,到了这会儿我可不那么想了。

咱胡爷那是多大本领,破了密咒伏魔殿,又有您胖爷反败为胜的奇谋妙计。

你让我看,咱哥儿仨,不但不会把命扔在这儿,还能掏了明器,逃出升天。

这可都是西夏的奇珍异宝啊,从今往后,咱们是荣华富贵,吃香的喝辣的。

我媳妇儿跟了我那么多年,没过上一天好日子,死到临头我才想起来对不住她,这回我大金牙要是发了,我让她一年四季都穿貂毛!”雪梨杨对我说:“这都无关紧要,先把摩尼宝石拿回来。

”玉面狐狸冷冷一笑,说道:“你真绝!”说罢突然转身,纵身一跃,跳进了密咒伏魔殿中裂开的石台。

那下边好似无底深渊,她这么跳下去哪还活得了命,摩尼宝石我们也别想再要了。

4

我发现在密咒伏魔殿中,相距巨幅壁画越近,心中的恶意就越多,整座大殿犹如一个巨大的转经筒,发出无数高僧念诵密咒回响,将人心中的“魔”逼了出来!尕奴正要伸手抠下摩尼宝石,忽然飞来一只利箭,从她面前掠过,“嗖”的一下,钉在壁画上。

只见一个人用飞虎爪勾住大殿穹顶,从半空中飞了过来,捷如飞燕,正是雪梨杨。

始终压在我心口的那一块大石头,直到此时才完全移开,不由得精神一振,爬上壁画要抢摩尼宝石。

手还没伸出去,屁股上先挨了一鞭子,连皮带肉扫掉一片,鲜血淋漓,疼得我一龇牙:“打哪儿不好,偏打屁股,让老子怎么坐?”大金牙说:“胖爷你倒是说啊,什么叫秘密的咒?”我立即招呼胖子和大金牙行动,三个人抬起上边的椁盖,往石阶下奋力一扔,楠木椁盖从上而下,撞上人就得是一溜血胡同儿。

玉面狐狸等人急忙躲闪,跃上台阶两边的斜坡。

我看下面那伙儿人一乱,让胖子赶快上去把明月珠抠下来。

胖子这会儿却变成缩脖儿坛子了,他说:“太高了,不敢上!”我说:“你不要气急败坏,犯了错误不要紧,何况你只是中了美人计,将功补过,还是好同志嘛!”我一听还真对,胖子他真是一语道破,我以前在昆仑山上,听寺庙里的人讲过,也是隔的年头多了,我给忘了,密咒乃是在心中暗诵的咒文。

那又说回来了,谁在密咒伏魔殿中暗诵咒文?又将密咒灌注到我们身上?胖子说:“净他妈胡扯,鬼还会念咒?那怎么没把自己超度了?”大金牙说:“树椁金箍上的独角犀牛纹,叫海犀,乃是治水之兽。

”如此看来,西夏妖女是深水沉尸,树椁上也有治水兽的纹饰,而西夏人十分相信这个预言,这才造密咒伏魔殿,以密咒困住树椁中的西夏妖女。

我没想到,西夏妖女尸骸说没就没了,而玉面狐狸等人正快步抢上法台,我心知肚明——不抢在她们之前抠下明月珠,我们三个人一个也活不了!胖子和大金牙也都瞪大了眼,好奇地在我身后张望。

但见覆面之下,仅是一个枯骨,皮肉俱消,长发犹存,张着大口,根本看不出之前的样子。

尸骨形态虽然可怕,我倒松了一口气,对我来说,密咒伏魔殿中的西夏妖女是人是鬼,并没有多大分别,只要与雪梨杨无关即可。

可是连胖子都知道,西夏国位于河西走廊,这一带没有海,我又问大金牙:“树椁上以治水之兽作为纹饰,这里边儿有没有什么讲儿?”今天也是我的报应到了,我是正经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作百口莫辩,什么叫作蒙冤不白,真是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可恨的是,胖子和大金牙明知我不是那种人,这俩孙子却想看热闹。

按理说,我该对雪梨杨如实相告,可这密咒伏魔殿已经开始崩塌,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话,反而让玉面狐狸逮到了机会,干脆我来个一不做二不休,这一个念头转上来,我就对雪梨杨说:“胖子和玉面狐狸有奸情!我掉进流沙洞,顺暗河而下,在密咒伏魔殿中意外撞见了胖子,原来这小子在暗河中救了玉面狐狸,二人勾搭成奸,俩人在看妖女壁画的时候,玉面狐狸还问胖子,胖子哥,你看我美不美?胖子趁机摸了人家的小手儿。

这对儿狗男女见我撞破了他们的好事,便想诬陷于我,我老胡顶天立地,会怕他们俩诬陷我?”我想到这里,如同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,眼前豁然一亮。

大金牙说:“胡爷,你这可真说到点子上了,大殿中有这么多持咒修行人的头骨,那还能不闹鬼?难怪我觉得阴风阵阵!也就咱哥仨看不见,这地儿指不定有多少鬼呢!”大金牙说:“不是西夏的也差不多,前前后后吧,也有宋、辽、吐蕃的。

”胖子说:“那可不能告诉你,告诉你了,那还能叫秘密的咒?不告诉你的,才叫秘密的咒!”大金牙说:“胡爷,之前我真以为我要玩儿完了,说吓尿了那都是轻的,眼前已经转上走马灯了。

都说人死之前眼前要过走马灯,往事历历在目,悔不该省吃俭用,真得说连肠子都悔青了。

可我一看见你们二位,寻思咱们哥儿仨死在一起我就不怕了,下到阴间之后多少有个照应。

跟在您二位后头,到了阎王殿上也吃不了亏。

”大金牙说:“胡爷,你瞧这粽子怀中抱着的金册,说不定金册中会记载这女尸从何而来!”哥儿仨凑近一看,女尸头下是金花银枕,脸上有个覆面,头顶垂珠金冠,身穿金丝殓袍,坠五彩玉佩,脚踩银花金靴,双手套在金丝手套之中,怀抱金册,佩戴玉柄金刀,镂雕金荷包,双鱼金镯,尸身两旁塞满了诸如“金链水晶杯,黄金琥珀杯,翡翠鸳鸯壶……”之类的明器。

我问大金牙:“从海中而来?何出此言?”玉面狐狸手握摩尼宝石,她面无人色,怔怔地站在地裂边缘。

胖子手持工兵铲将她的去路挡住,大有要痛打落水狗之势。

大金牙在胖子身后,拎了一背包明器,手中还举了一支信号火炬。

我终于会合了雪梨杨,心中惊喜欲狂,可是看到尕奴和马老娃子的下场,又如同打翻了五味瓶,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。

当即走上前去,对玉面狐狸说:“摩尼宝石到了你手上,却死了这么多人,这东西真值得用人命来换吗?如今你孤身一人,插翅也逃不出去了!我劝你把摩尼宝石交给我,我让胖子看在我的面子上,给你留条活路,不搞满门抄斩。

”我赶紧收摄心神,接着刚才的念头往下想——如果说密咒伏魔殿中可以让活人变鬼的原因,是所谓的“密咒”,那么“密咒”又从何而来?“密咒”是声音?是这整座大殿如同经轮转动一般的轰鸣声?那为什么堵住了耳朵,仍可以听得到?雪梨杨借助飞虎爪,登上了伏魔天尊的肩头,问我:“老胡,你要不要紧?”我说:“这就是给我挠痒痒!”如果说,捂住了耳朵,仍然挡不住经轮一般的轰响,那么这个“密咒”就不是寻常意义上的“声响”。

大殿中有成千上万持咒修行人的头骨,难道是这些亡魂一直在吟诵法咒?我问大金牙:“海犀怎么说?河犀又怎么讲?”密咒伏魔殿中的海潮一般的巨大轰鸣,是因为形势构造将这个声响扩大。

任何人都无法承受这个声响的频率,从而变成恶鬼,那几只飞鼯也是因此死亡!我一看胖子和大金牙两块料儿正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我,而玉面狐狸也使出她惯用的伎俩,想挑拨我和雪梨杨的关系。

尕奴长鞭出手,分击我和雪梨杨,一将我二人迫退,她就用力去抠摩尼宝石,摩尼宝石的外壳碎裂,里面的宝石也随之松动。

她将摩尼宝石抠出来,顺势一放手。

玉面狐狸正站在壁画之下,眼看着摩尼宝石落下去,便会被她夺走。

我一想大金牙更指望不上了,还得是我去。

伏魔天尊壁画相距大殿正中的树椁尚远,但是伏魔天尊分持六件法宝的手臂,均从壁上探出,而殿顶倒悬九盏长明灯,则是兽头口中所衔的琉璃盏,距离法台顶部仅有一丈左右。

我踩在胖子背上,使劲往上一跃,双手抓住其中一个琉璃盏,只听得下面乱枪齐发,好在那琉璃盏荡来晃去,打过来的枪弹难有准头,又听玉面狐狸喝道:“当心!不要打坏了明月珠!”我见他们投鼠忌器,心想:“那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!”当即拽住琉璃盏,使出腰腹之力往前一荡,倒悬在大殿穹顶上的琉璃盏“呼”的一声,向前摆了过去。

我说:“你说了等于没说。

密咒伏魔殿中将人变成恶鬼的东西,并不是壁画,而是诵咒一般的轰鸣之声。

”我看见胖子的背包还没扔,问他:“你还有没有蜡烛?”我感觉到再往前走出一步,可就抑制不住这个“魔”了,赶紧向下退了几层台阶,心想:“我们是被密咒伏魔殿中的壁画误导了,也许密咒伏魔殿中可以让活人变鬼的东西,根本就不是伏魔天尊壁画,甚至西夏金书的暗示中都没有出现过壁画,之所以称之为密咒伏魔殿,是以‘密咒’来伏魔。

在西夏金书中的图案,棺材的边上有两个无脸鬼,脸上只有双目,那似乎是在暗指接近棺椁的人,要用双眼来看到真相,而非传说中一见壁画就会变成恶鬼。

”我让胖子先将女尸怀中的金册掏出来,打开一看,竟如我们在圆沙古城中看到的经卷相似,也是一个半人半怪的女子,从死亡之河中出来,致使天下大暗、死人无数。

记得雪梨杨说过,这是一个古老的预言。

胖子说:“这还无关紧要,这关系到我的名声啊!”我说:“打住!你不用一个一个地给我报,你就说这是不是西夏的东西?”这个所谓的密咒,不仅是为了镇尸,还将盗墓贼挡在外面,以防有盗墓贼进来倒斗,偷出棺材中的女尸,到现在为止,我还无从知晓关于西夏妖女的预言是否属实。

但是西夏妖女摆放于九龙归一的形势要冲,不将西夏妖女的头骨击破,可没人拿得到伏魔天尊壁画中的明月珠。

大金牙心中的魔以贪为主,恨不得立刻爬上石台,打开棺椁,掏出明器,抠下壁画中的明月珠,将一个死字抛到了脑后,口中自言自语,咬牙切齿地说密咒伏魔殿中的西夏国宝只能是他一个人的,别人谁也别想动。

好比是希特勒看地球——全是他的了!最下边的胖子情况稍好,可他也动了杀心,责怪大金牙扒灰倒灶、背信弃义,扬言要将大金牙的脖子掐断。

胖子说:“兴风的没见过,下面那主儿倒是够浪的。

你瞧她把咱胡司令迷得神魂颠倒的,俩眼都直了!我说老胡,你把招子放亮了,可别一脑袋撞棺材上!”我说:“她就是天王老子的心头肉,我也该割就割,该剁就剁!”胖子从中掏出一支蜡烛,往东南角点上。

大金牙说:“治水之兽也无非是用来镇水的,过去水旱之灾频繁,水灾也好,旱灾也好,老百姓赶上哪个都够呛。

古代传说中,犀角可以通天,入水可以降服蛟龙,不过棺材上拿这做纹饰可当真罕见。

除非棺材里这位……是个兴风作浪的主儿。

”雪梨杨扔出一枚信号火炬,整座大殿又亮了起来。

我往下一看,尕奴已将摩尼宝石握在手中,正要扔给壁画下的玉面狐狸。

马老娃子忽然从法台一侧转出,从尕奴身后一刀捅了个对穿。

1

正当此时,有几只倒粘在墓道顶上的飞鼯,嗅到那几个廓尔喀人死尸上发出的血腥之气,飞进来争抢死人肚肠。

我心想:“我从来都是直道而行,没干过出格的事儿,但我也有我的问题,很多时候习惯信口开河,嘴上没有把门儿的,说话没个正形,如果换作别的情况,雪梨杨当然会相信我,不过今天这个情况可太不一样了。

”我叫了一声:“我来给你帮帮忙!”手中工兵铲掷出,带起一股疾风,直奔尕奴头上飞来,工兵铲来得快,尕奴躲得更快,她向后一闪,工兵铲正击在明月珠上。

史书上记载:“明月珠,径二尺。

”本来我还不相信有如此之大的明珠,可到近前一看,二尺是至多不少,寒光射目,我并没想用工兵铲去打明月珠,结果歪打正着。

我当即一闭眼,心说:“完了!”我正在想之前在地宫中做了一个噩梦,棺椁中的女尸一张脸分成两半,一半是雪梨杨,一半是玉面狐狸,那是一个预兆吗?念及此处,我也不免胆怯,生怕这个噩梦成真。

可是转念一想,那又怎么可能?我们的处境已经凶险至极,实在没必要自己吓唬自己。

这么一分心,就没在意胖子在说什么。

胖子说:“大金牙,你还不知道呢吧?趁这会儿还没死,我得把他的光辉事迹给他全抖落出来。

”我对胖子说:“你只管放心,我会给你保密,一定不会说出去。

”说完,走向玉面狐狸,对她一伸手,“你还不把我们家的摩尼宝石交出来!”我往法台下面一看,玉面狐狸已经沉不住气了,带领手下正一步一步往法台上走。

我心说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我倒要看看西夏妖女长了一张什么样的脸!当即伸手过去,揭开了女尸脸上的覆面。

我们听不到,并不表示没有声响,那是大地自转发出的回响,只不过经历了亿万年的衍变,人类和所有的生物乃至于植物,都已经适应了大地发出的回响及震颤,所以才会“充耳不闻”。

不知我们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,但是不抠出壁画中的明月珠,我们也无法脱身。

胖子说:“你们俩连这都想不明白,什么叫密咒,那就是秘密的咒的简称,知不知道什么叫秘密的咒?”大金牙趴在树椁边上,口水都流下来了,这孙子真是见了明器,连命都不要了。

我将他拽回来说:“你之前不是已经吓尿了吗?怎么一往这法台上走,你又死人放屁——见缓?”我说:“妹子,就知道你舍不得往哥脑袋上打,你再容我们一会儿,我们哥儿仨还有几句遗言没交代完!”大金牙听直了眼,说:“啊?胡爷你又拿下了一个?”我说:“蜡烛又没灭,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?”玉面狐狸在法台上端起步枪就要打,却被胖子冲上来,一铲子将步枪劈成两半儿。

玉面狐狸自知不是胖子的对手,只好抽出鱼尾刀,虚晃一招,夺路跑到壁画下方,高声叫道:“阿奴,快把摩尼宝石抠出来!”我这话一出口,所有的人都听呆了,胖子原想看我的好戏,结果让我这一番话把帽子直接扣在了他的头上,他这脑子一时半会儿转不过来了,骂道:“老胡你这孙子,还有比你更损的吗?”我说:“等一等,我可能已经发现了密咒伏魔殿中的秘密!”如同巨大经轮转动发出的回响,又如同无数持咒修行人暗诵法咒,发出海潮一般的巨大轰鸣,为什么会出现在本不该有任何响动的地宫之中?我们三个人正位于法台坡道的二分之一处,玉面狐狸九九藏书等人站在法台底部,见到飞鼯死状恐怖,尽皆胆寒。

大金牙说:“胡爷,她冲你这么吆五喝六的,连我都听不下去了,你居然还忍得住!”胖子说:“你不怕把她捂死?”我心想:“西夏地宫如此规模,以密咒困住这树椁之中的女尸,该不会连金箍上的纹饰都搞错了?”胖子说:“飞鼯也让密咒吓死了?”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雪梨杨疾奔而前,这可不是在地上,她身子与地面平行,几乎是在壁画上垂直行走,不等摩尼宝石落地,已在半空中被她接住!胖子说:“大金牙你个孙子,你再多说一个字儿,我把你从这上边儿扔下去!”胖子说:“老胡,你上还是不上?你要是不敢上,我们就下去,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,干掉一个够本,干俩赚一个!”我虽然没见过西夏古墓中的棺椁,想来却不该是这样,我问大金牙:“见没见过?”此时玉面狐狸也上了法台,她见马老娃子接连捅死了几个廓尔喀人,抬手给了马老娃子一枪。

马老娃子见她开枪,急忙闪身躲避,却一步踏空,滚下石台。

可惜尕奴身手了得,到头来遭了马老娃子的黑手。

正当众人一愣之际,忽听壁画中发出轰然巨响,伏魔天尊破壁而出,手持六件法宝,往这石台上压了下来。

众人见状不妙,再不走可就被伏魔天尊砸在下面了,只得分头逃窜,我捡了工兵铲和一个廓尔喀人的步枪,与雪梨杨一同逃向殿门。

五个廓尔喀人,各自掏出金光灿灿的明器塞进各自的背包。

想不到马老娃子悄无声息地上了法台,从背后一人一刀,将这哥儿几个都给捅了,他一个人拖了装在五个背包中的明器,拼了老命也拽不动。

玉面狐狸在下边儿等得不耐烦了,端起步枪向上瞄准,叫道:“姓胡的,你到底上还是不上?”说话一扣扳机,“砰”地打了一枪,子弹“嗖”地一下从我头顶上飞了过去。

我一拍大腿,说:“好,这就叫作置之死地而后生!”大金牙本来都已经绝望了,一听我这话,他就见到了一线生机,忙说:“那还得说咱胡爷,红光罩顶、紫雾随身,天子不得以为臣,诸侯不得以为友,绝品的高人……”我用狼眼手电筒将那些位置上的修行人头骨一一指出,又让玉面狐狸在下面用步枪将头骨逐个击破。

持咒修行人的头骨,分布在地宫各处,有的在殿门上,有的在法台上,两侧巨幅壁画上也有,位置十分隐蔽。

但是摸金校尉寻龙定穴,百不失一,随着将这些位置上的修行人头骨击碎,我们再从台阶往上爬,发觉那如同巨大经轮转动发出的回响,开始迅速减弱。

而伏魔天尊壁画前的回响仍然存在,我又用分金定穴之法一看,还有一个头骨应该在这法台上的棺椁之中。

如果不将这个头骨击碎,还是无法抠下伏魔天尊口中的明月珠。

玉面狐狸说:“胡哥,你从来都不信我说的话,我要说摩尼宝石值得用所有人的命来换,你会信吗?”她这话一出口,我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雪梨杨目光从玉面狐狸转向了我。

而胖子和大金牙也在不怀好意地朝我脸上看。

我立即对玉面狐狸说:“你不要花言巧语,赶紧把摩尼宝石交出来!”我让大金牙下去,问玉面狐狸要回我们的工兵铲,三个人在树椁上一通撬,使出九牛二虎之力,那金箍终于松动了。

三个人又合力推动,将上边的椁盖缓缓移到一旁。

树椁之中并没有腐尸的恶臭,明月珠的寒光照下来,树椁中金光晃动,金丝装裹的尸身仰面躺在内棺中,从头到脚都是黄金美玉,看不到女尸的样子。

众人齐声喝骂,这也是玉面狐狸没有知人之明,她并不知道马老娃子是什么来路,这个老土贼比大金牙还贪,又是九幽将军的传人,专从背后捅刀子,只要是他看上的东西,亲娘老子他也下得去手。

他一定是觉得密咒伏魔殿中的明器过于沉重,壁画上的摩尼宝石才是世间至宝,于是趁尕奴不备,在后边捅了一刀,抢了摩尼宝石在手。

巨大经轮轰鸣一般的声响,从四面八方而来,越往石台上走,声响越是巨大。

然而密咒伏魔殿深处山腹,置身其中感觉不到四周有风,如此巨大的声响,究竟是从何而来?玉面狐狸在台阶上盯住我们的一举一动,叫道:“你们三个不赶快开馆,又在那里嘀咕什么?你小子胆敢搞鬼,老娘就将你乱刃分尸!”胖子说:“西夏周围没有海,大概是从河中浮上来的女尸!”我额头上青筋直蹦,此时此刻的处境有如临渊履冰一般,一步走错,尸骨无存,身后有好几支枪对准了我,身边这两块料又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不但帮不上忙,还一个劲儿给我捣乱,煽阴风点鬼火。

我从未感觉如此孤立、绝望,好不容易想到一点儿头绪,让这俩人一打岔,我又无法集中注意力了。

2

雪梨杨说:“好!先取摩尼宝石!”马老娃子夺了摩尼宝石,原想趁乱逃走,怎知尕奴并未气绝,从后一鞭卷住马老娃子的脖子,将他拽了回来。

马老娃子让长鞭勒着直翻白眼儿,手中的刀子和摩尼宝石都掉在了地上。

尕奴抬脚将摩尼宝石踢向玉面狐狸,玉面狐狸张手接住,叫了声:“阿奴!”尕奴忽然张开口,发出狼嗥般的叫声,而伏魔天尊手上的金刚杵也落了下来,结结实实将尕奴和马老娃子砸在了下面,血肉横飞。

殿中法台被伏魔天尊往下这么一砸,居然从中裂开一个大口子。

胖子说:“别吹牛逼了,先开棺材吧!”玉面狐狸见我们三个人上了法台,她带领手下上到法台二分之一处便不再前进,示意我们将那个棺椁打开,以防再有变故发生。

此事大出我之所料,没想到她会轻生,再伸手想拽她已经来不及了。

正在此时,雪梨杨突然从我身边掠过,在地裂边缘将已经跃在半空的玉面狐狸拽住,没想到那脚下砖石受不住力,在她落足的同时塌了下去,她和玉面狐狸两个人落入深渊,转眼不见了踪迹。

古代阴阳风水中也有此类记载,称之为“龙鸣”,乃龙气聚合所致,西夏地宫的形势称为“九龙照月”,寻龙诀有云:“寻龙先要认龙穴,龙来千里只一穴,若是九龙同穴聚,必有九龙归一处”。

胖子说:“我就怕你到时候下不了手!”胖子说:“咱倒了这么多斗,还头一次赶上蜡烛没灭。

这要不多掏几件明器,那可太对不起祖师爷了!”我在法台上居高临下,以分金定穴之术向周围一看,密咒伏魔殿在我看来即是龙穴,穴依龙以城内气,龙依水以城外气,若干持咒修行人口部大张的头骨,破掉了这九龙归一的形势,扩大了大地的回响,使密咒伏魔殿中密密麻麻的头骨产生共鸣,只有破坏那些位置上的头骨,才能打破这个恐怖的“密咒”。

我心想:“如果说人有心魔,而密咒伏魔殿中的密咒可以将这个‘魔’放出来,使人变成恶鬼,飞鼯如何也听得懂密咒?原来密咒并不是密咒!”我说:“忍不住也得忍啊,否则脑袋可就搬家了。

先忍她一时,有跟她算总账的时候!”正在走投无路之际,我忽然记起雪梨杨曾对我说过,即使在一片死寂的古墓之中也不是没有“声响”。

从久远的过去,到无尽的未来,有一个任何人都听不到的声响,一直存在于世。

胖子对我说:“你小子准有奸情,要不她怎么不一枪把你崩了?还给你留了个枪下留情,这一个情字,可大有名堂啊!”我问胖子和大金牙:“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密咒?”这话我主要是问大金牙,胖子不可能知道这个,可我还是得给他留个面子。

我对大金牙说:“你那都是后话了,这会儿脑袋可还都别在裤腰带上,稍不小心,脑袋就没了。

树椁中的女子大有来头,你先给我看看给她陪葬的这些都是什么明器?”不过树椁闭合了八百余年,西夏妖女的枯骨一见活气,登时变成一片黑灰。

我们三人急忙往后退了两步,再看树椁中的西夏妖女,已经形骸无存,壁画前巨大经轮转动的回响声,终于随之消失。

这一来,密咒伏魔殿中的几个人可都看呆了,而那明月珠被工兵铲击中,立时裂开,原来外面是一层珠壳,当中有一颗一握大小的宝石,原来这才是搬山道人世代供奉的圣物——“摩尼宝石之祖”!再一说那个一脸兽纹的尕奴,来得好快,几个起落登上了伏魔天尊的巨手,手中长鞭向我挥来,还好我躲在金翅鸟旁边,这一鞭抽在金翅鸟上。

可我只慢了这么一步,尕奴已纵身跃上壁画,伸手去抠伏魔天尊口中的明月珠。

怎知那明月珠死死嵌在壁上,她接连用了几次力,都没有将明月珠抠得松动。

大金牙说:“胡爷,我这鼻子闻明器那是不成问题,粽子我可闻不出来,这不是我大金牙的强项啊。

”我正要伸手,忽听胖子“哎哟”一声,我转头一看,见胖子一指东南角的蜡烛说:“你看,居然没灭!”余下的五个廓尔喀人见飞鼯在吃自己同伴的尸首,喝骂声中挥动鱼尾刀驱赶飞鼯。

飞鼯受惊,展开膜翼,在密咒伏魔殿中到处盘旋。

有两只飞到壁画前,却似一头撞到了一堵看不见的石壁上,直直掉落下去,在石台上摔得血肉模糊,却仍张开满口利齿,在法台上乱啃,过了许久,方才死透了。

大金牙说:“河犀两只角,海犀一只角,都是治水的。

下一篇:第十四章 照破一切无明之众

盗墓小说粉丝群【680777584】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!

最新章节
推荐章节